改革

|共15篇|

天主教改革,從何變起?

天主教飽受神父性醜聞困擾之際,教宗方濟各召集各主教團主席,明年 2 月起舉行峰會商議對策,但不少輿論都認定天主教改革的機會渺茫。專研天主教改革的賓夕凡尼亞大學社會學副教授 Melissa Wilde 卻指出,現在是時候回顧 50 多年前舉行的第二次梵蒂岡大公會議,如何促成戰後天主教的現代化變革,從而審視天主教還可以如何變革。

諾貝爾獎與科學界脫節?

今年各項諾貝爾獎的得主開始陸續公佈,一眾頂尖科學家,將有機會得到物理學、生理學或醫學,或者化學方面的最高殊榮。不過現今科學領域廣闊,這 3 個諾貝爾獎項,已不足以表揚在其他科學領域取得觸目成就的科學家。部分學者則認為,諾貝爾獎的不合理評獎制度,使其與 21 世紀的科學界脫節。

法國罷工難再帶來改變?

曠日持久的法國鐵路工人工潮,時間之長打破 30 年紀錄,仍無阻國會昨日通過改革法國國家鐵路(SNCF)法案,雖然工會揚言繼續抗爭,但參加罷工的人數不斷減少,整場運動已難掩疲態。正當左翼分子紀念 1968 年學運風潮及全國大罷工 50 周年之際,不少人都質疑法國工運是否已然沒落,罷工從此再難左右大局?

不再追求一百分,豐田力求「讓大象繼續跳舞」

豐田的霸業,建立在龐大的經濟規模與日本傳統的家族統治之上,它是少數至今仍維持著一條龍供應鏈生產的車廠,光是自家的員工人數就高達 36 萬人。如果再加上上下游零件廠、往來廠商客戶,「TOYOTA」這個品牌,影響著全球百萬人的生計。其獨特的「豐田式管理」,堪稱是自亨利福特開創流水生產線以來汽車工業最大的躍進,但在科技的高速發展之下,豐田就像 90 年初期的 IBM,陷入了「大象不會跳舞」的困局。

古巴改朝換代:改革尚未成功,下任仍需努力?

10 年前,Camilo Condis 未有跟隨其他家人,離開古巴赴美改善生活,因他相信總統勞爾會兌現承諾,改變國家。勞爾未有令他失望,為令社會主義持續發展,引入部分經濟改革,更與美國取得歷史性破冰。他又放寬古巴人的旅遊限制,讓國民擁有物業、手機及電腦,並拓展互聯網服務。Condis 如今 32 歲,在夏灣拿過上好日子,偏偏勞爾從今卸任總統,令他與眾多市民同樣憂慮,未來會否一落千丈。他坦言:「我是想賭明天會更好,但實在有太多的不確定。」

要與西方接軌,明治從「時間」開始

回首明治的歷史,改曆一方面是日本 20 世紀初所經歷的造國運動之一。明治 5 年 11 月 9 日,日本政府在毫無事前通知下,廢除既行的太陰太陽曆,改用西方的太洋曆,翌年發行的曆表中所記的年份是「神武天皇即位紀元二千五百三十三年 明治六年 太陽曆 東京時刻」,其以東京為代表,置於西方基督信的紀元年份計算中,但卻換算成日本天皇的政治權威。

宜家之父逝世:IKEA 如何令買傢具從苦差變樂事

瑞典企業家 Ingvar Kamprad 日前離世,他創辦的宜家家居(IKEA),以設計精簡、價錢實惠的傢具,令品牌從瑞典拓展至世界各地。對我們這些消費者而言,IKEA 更是從 1943 年成立至今,透過其精美的目錄、迷宮般的店面、「自己動手」的裝嵌方式,以及光滑光鮮的傢具外貌,改變大眾對採購、安裝和欣賞傢具的思維方式,將北歐美學帶入每個家庭。研究公司 GlobalData Retail 常務董事 Neil Saunders 直言:「很少人能真正改革零售業,Ingvar Kamprad 就辦到了。」

新人事新作風,通用電氣也學會「斷捨離」

作為美國其中一家規模最大的綜合企業,通用電氣(General Electric)近年業績一直陷於泥沼,但剛在 8 月上任的新行政總裁 John Flannery 卻高調地對投資者保證:「GE 將會變得不一樣。」明白到一己之力難以扭轉頹勢,因此,翻身之道在於「斷捨離」,他的計劃是令 GE 變成一家更小、更簡單而且更有效率的公司。John Flannery 不但將 GE 的全年盈利目標大幅下調 3 分之 1,更明言公司將會退出高達 200 億美元的非核心業務。「斷捨離」是勵精圖治的開端,抑或只是「出口術」好讓投資者消化壞消息?

法國第五共和應該終結?

法國大選在即,政局洗牌之下,是屆變成局外人的主場,非主流政見亦因而大量浮面。例如極左派梅朗雄(Jean-Luc Mélenchon)提出修憲創建第六共和,左翼社會黨的哈蒙(Benoît Hamon)亦提議召開相關討論會。改元更張當然是大事,要理解修憲主張,須先清楚法國共和政體的歷史及理念。

從 Justin Bieber 看伊朗政局

Justin Bieber 歌迷多,敵人更多,其中甚至包括國家。伊朗現正籌辦第一屆「革命音樂大獎」,通過表揚 1979 年宗教革命後的本土創作,以抗衡國內日益流行的西方音樂。主辦人 Mohsen Tehrani 批評西方利用「6 至 12 歲幼童」定義大眾音樂,「結果出產了 Justin Bieber 一類人」,危害基要主義及家庭為主的伊朗社會。一派西化開放,一派基要保守,「限娛令」不單是口味之別,更揭示了伊朗的政局撕裂。

朱浩霆:一種金融造就的民族主義

美國著名的中國通謝淑麗(Susan Shirk),曾在其著作「中國:脆弱的強權」(China:Fragile Superpower)中,形容中國政府為一個靠鼓動民族主義情緒來維持正當性的政權,雖表面強大,但實質脆弱。近年的何韻詩及周子瑜事件凸顯中國某些國民受到鼓動後,往往表露出一種激進剛憤的民族主義情緒,這些情緒把與達賴喇嘛合照、參加雨傘運動及揮動中華民國旗視為支持藏獨、港獨及台獨,完全不合邏輯。

「21 世紀司法」是甚麼玩法?

「21 世紀司法」(Justice du XXIe siècle)來頭似乎很大,但實際內容如何?由法國司法部長 Jean-Jacques Urvoas 提出,議案涉及一系列改革,覆蓋平權、公務權力及刑法制度等範疇,籌備 5 年,日前遞交下議院激辯。議案一旦通過,法國社會將發生以下變化:

一場婚禮看伊朗未來

談起「伊朗」,就像談北韓一樣,不是核危機,就是導彈測試,是世界的安全問題之一。日前,伊朗試射導彈,引來軒然大波,以色列更要求列強介入。究竟,伊朗是怎樣的國度?從一場婚禮中,可看到伊朗的現在與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