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民

|共47篇|

全球氣候難民潮

全球暖化未屆攝氏兩度死線,惡果已排山倒海而來,由促成自然災害到激發武裝衝突、滅絕動物到氣候難民,氣候變化已成為本世紀最大問題。氣候暖化導致全球生活環境惡化,難民四處流徙,不單撤離地區受害,移民地點亦難倖免。正如波蘭社會學家 Zygmunt Bauman 所說:區域方案不能解決全球問題。世界難民問題必須全球共同解決。

緬甸難民問題,昂山素姬為何袖手旁觀?

在緬甸的羅興亞人。緬甸西南部的若開邦,聚居了約 100 萬的羅興亞人,他們被形容為「世界上最受迫害的難民」。外界批評,昂山素姬漠視羅興亞人受迫害和歧視的問題。她近日更表示,國際社會過份關注羅興亞人問題,或為緬甸回教徒和佛教徒的緊張關係火上加油,到底昂山是否變了?

最後樂土:加拿大

狂人杜林普當選美國總統,世界各地的自由派無不叫苦連天,質疑西方往日高舉的開放、多元及包容等價值,在今日已名存實亡。先是英國人民恐懼移民、全球化,遂支持脫歐;德國默克爾開關接受難民,引來極大反響;法國民粹領袖勒龐,也甚大機會勝出來年總統大選;現在,新任美國總統更聲言將在邊境築起高牆——在一片右翼保守風潮底下,自由派何處容身?答案是:加拿大。

杜林普即日找數的 4 大競選承諾

沉澱了大半天,在震驚、質疑、失望、憂慮後,我們終要面對現實:杜林普贏了,將會成為美國總統,在全球呼風喚雨。他向來言出驚人,當選後反為收歛些,在勝利講話中僅表示「工作現在才開始」、「希望能讓美國人自豪」。在未來 4 年,杜林普確要努力「找數」。當然,他能否「Make America Great Again」,一時三刻難以知曉。文中的 4 個競選承諾,他倒說過履新後,便立即兌現。至於事成之後,是否皆大歡喜,恐怕就另作別論。

英國的豪華福利?

這一家十口來自法國的移民(難民?),目前獲英國政府發放每年 44,000 英鎊(約 41.8 萬港元)救濟金,由於他們此前投訴住房需求遭到「忽視」,終於獲發一幢價值 42.5 萬英鎊(403.7 萬港元)的獨立屋。保守黨議員批評,這樣的住房對於英國萬千普通家庭而言也是可望不可即的夢想,「這是用納稅人的血汗錢來白白供養一個家庭。」

極右到盡頭:誰也不是丹麥人?

丹麥雖然和其他北歐國家一樣,常被譽為最快樂、最平等的國家,但丹麥同時是移民政策最嚴厲的北歐國家,亦為 OECD 中的接收最少難民的歐盟成員國。外國人入籍丹麥亦絕不容易,如要面對刁鑽到極的入籍試題,但即使有了丹麥公民身份,也不代表你是丹麥人?

Live Norish:無聲的恐懼——挪威連環恐襲五周年

「家的概念不受狹隘的國界限制。我們來自何方,我們是甚麼國籍,這不容易說出口。心在哪裡,家就在那裡。」挪威國王哈羅德五世在奧斯陸皇家花園派對上發表演講,還呼籲民眾要關懷、愛護並包容難民、不同宗派人士、多元種族以及 LGBT 權益,獲挪威網民一致好評,王室收到大量來信請求官方將演講內容翻譯成英文。為甚麼哈羅德國王的包容論受到國際熱烈討論?

宣明會:孩子,別哭!

自 2011 年衝突爆發至今,已有 480 萬敍利亞人成為難民,1,350 萬人急需救援,是「當今全球最大人道危機」。今天(9 月 21 日)是「國際和平日」,縱然我們無法終止一場場無情的衝突與戰爭,卻可以為戰火中的兒童盡一分力。願我們一同記念每個仍然身陷戰火、歸家無期孩子。

余以謙:澳洲多元文化主義現危機

澳洲現在也感受到多元文化主義帶來了危機。上月澳洲大選,本是敵對的執政黨和在野的反對黨卻罕見地一致宣告:「嚴格拒絕難民船進入澳洲,嚴格限制移民。」一向標榜奉行多元文化主義的澳洲發生了甚麼事?

宣明會:誰可理解的人道救援工作

1996 年我首次接受宣明會的委派進入盧旺達,旅程中我看到更多恐怖不公的事情,但我也看到一絲曙光。宣明會在應對人們的即時需求的同時,將重點放在和平與復和上。點滴匯川,寬恕和悔改在盧旺達全國伸展。

「歐盟維持和平」是事實抑或神話?

對於德國哲學家哈巴馬斯和他那輩人,歐洲是個「和平大計」(European peace project),歐盟也是基於促進和平的目標創立:以經濟協作,打破國族界限,令前敵對國家轉為合作夥伴,穩定地區安全。然而,自歐盟成立以來,這大計不斷被挑戰,近日的英國脫歐、歐國民族主義日盛的趨勢,不禁令人又一次質疑歐盟維持和平是否事實?

世上最難入籍試題

據 2016 年「全球快樂報告」指,156 個國家之中,丹麥最快樂,香港排名 75 位,僅僅高於陷入內戰的索馬利亞。移民去快樂的國度,香港人會不會開心一點?不過要移民丹麥也不容易,尤其今年公民入籍試「難得不可思議」,有三分二申請人不合格。現任中間偏右政黨上台後,移民政策大幅收緊,包括規定難民過萬港元以上的現金及財產將被沒收,今次再獻新猷,目的在於阻嚇外來人士。想簡單快樂原來不簡單。

樂施會:十張面孔,告訴你南蘇丹人的心聲(下)

來自蒙達里的珍妮失去了丈夫,女兒也不知所蹤,她每天都祈求女兒能平安無事:「我希望妳仍然活著,我需要妳。」歷時近兩年的內戰,引發了一場「兒童的人道災難」:據估計,約有 25 萬名五歲以下的兒童嚴重營養不良。超過六成南蘇丹的難民是 18 歲以下的兒童。

宣明會:戰火兒童的「悠長暑假」

每年的 7 月 12 日是「馬拉拉日」,表揚這位年紀輕輕便為爭取女性教育權利而遭受槍擊的巴基斯坦女孩。關心戰火中失學兒童的她說:「一個兒童不應因為國家陷入衝突,成為難民而失去教育機會。」全球有 5,700 萬小學適齡兒童失學,約為香港總人口的八倍。他們到底身在何處?又為何不上學?

歐洲亂局 從伊拉克戰爭開始

伊斯蘭國(ISIS)趁齋戒月,在伊拉克首都巴格達發動爆彈襲擊,導致 250 人死亡,是 ISIS 成立以來死傷最慘烈的一次的襲擊。自 2004 年起,伊拉克就成為恐怖主義的最大受害者,更被喻為「恐襲之都」。這中東國家的亂局,乃是源於伊拉克戰爭——這場戰爭影響力之巨大無可估量,甚或說,當今世界的亂局,如敍利亞內戰、脫歐浪潮,也是伊拉克戰爭的後遺症。

脫歐了,他們最開心……

真的脫歐了,有人悔不當初,亦有人義無反顧,前者無處不在,後者多在 Hull。在這個臨海城市,對脫歐投贊成票的,竟然高達 68%。有些人質疑他們純粹用選票洩憤,但更多選民認為有苦自己知。作為最鄰近歐洲大陸的英國城市之一,歐盟對當地所帶來的麻煩甚至傷害,是倫敦留歐派難見,但他們長期承受。所以對 Brexit 的決定無怨無悔,甚至喜聞樂見。

脫歐骨牌效應:輪到法國 Frexit?

英國脫歐公投結果出爐,脫歐派超出測期,取得 100 多萬票的勝利,可見英國有不少民眾不滿歐盟政策、移民問題,極欲保留獨立身份。英國脫歐已有大量評論解釋未來國內變化,蘇格蘭更正計劃進行第 2 次獨立公投脫英,但影響多大還是未知之數;對歐洲來說,這可能是脫歐骨牌效應(Domino effect)的開端:下一個舉行脫歐的,可能是法國,又或荷蘭捷克諸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