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民

|共71篇|

人類同情心的極限

從 0 到 100 的差距,感覺上大於從 5,800 到 5,900,但其實兩者相差同樣是 100,不過是心理作用令我們產生錯覺。這樣的錯覺同樣適用於我們對人命損失的反應上,導致我們聽到一個人受苦受難時,很容易動惻隱之心,伸出援手,但當受難人數增至成千上萬時,我們容易變得麻木,同情心不增反減。心理學家把這個心理機制稱為「心理麻木」,左右著政府的決策,亦左右很多人道危機的發展方向。

敍利亞戰爭從何而來?何以至斯?

英美法三國日前聯合對敍利亞發動攻擊,向敍利亞發射過百枚導彈,空襲敍利亞的軍事設施以及科研中心。屈指一算,今年敍利亞戰爭已進入第 8 個年頭。戰鬥中超過 465,000 敍利亞人遇害,逾百萬人受傷。國家戰前的 2,000 萬人口,現有近半人流離失所。經常在新聞聽到的敍利亞,是國民每天活在戰火恐懼中的國家,到底敍利亞戰爭從何而來?何以至斯?

極右分子也愛看的「難民色情片」

德國「明鏡在線」的青年網站 Bento 報道,過去兩年「難民色情片」及「頭巾色情片」在歐洲愈趨流行,作品均以難民掛帥,「來自敍利亞的年輕難民母親」、「在我酒店房內的 21 歲阿拉伯女子」、「真.敍利亞難民少女收錢賣身」等充斥成人網站,更有片商專找貌似阿拉伯人的女演員擔綱演出。性學專家分析,部分觀眾偏是仇外的極右分子。

林喜兒:Collateral —— 英國這一刻

一宗謀殺案件,牽引的卻是歐洲國家最燙手的難民問題。4 集迷你劇集是 BBC 與 Netflix 的合作,BBC 3 月初播畢後,隨即在 Netflix 上架。「附帶效應」台前幕後陣容強勁,是英國劇作家 David Hare 首齣原創電視劇編劇作品,現年 70 歲的 David Hare 在 1998 年已被封爵士,以表揚他在劇場的貢獻。David Hare 也曾參與電影創作,包括「此時 · 此刻(The Hours)」及「讀愛(The Reader)」,近年的作品包括 2014 年為 National Theatre 創作的「星空下的舊情人(Skylight)」,當中的女主角 Carey Mulligan 也就是今次劇集的女主角。

樂施會:訪羅興亞人,細聽逃亡經歷

在當地最大的難民營巴魯卡里,我們看到延綿千里的山丘上佈滿了密密麻麻的帳篷,而每個帳篷都有一個逃命的故事。我們探訪了卡利達(化名)一家。他患有肺結核,肩膀和肋骨曾遭武器所傷,需由他人用毛氈包裹,掛在竹枝上抬著逃生。由於趕急逃亡,連衣服及食物也來不及執拾,孩子更在途中患上了皮膚病和腸胃病。我們走進空空如也的帳篷跟他們聊天,卡利達說他家最急需的是有營養的食物和太陽能燈:「最小的孩子只有 8 個月大,需要吃有營養的食物。而且,冬天快到 ,白天變短,晚上妻子和孩子要摸黑步行到公用廁所,十分危險。」他的妻子補充說,很多婦女也急需衞生用品。卡利達一家的經歷只是冰山一角,由家鄉逃亡到難民營,他們徬徨無助,每日都過著提心吊膽的生活,聽到這裡,我們揪心無比。

Live Norish:關於外來人口與難民

與香港一河之隔,現已全面接管香港的某國的首都,在寒冬來臨時借了一場大火,乘機剷除市郊的城中村,在幾天內驅逐幾百萬的人口,這種無形的暴力,不把人當人的態度,讓看得早已寒了心的人都能無明火起。低端人口,毫無意外地,這詞在香港一夜爆紅。這四個字,令我想起一個早前在挪威引起關注的調查。調查數據經挪威幾份大報報道,不約而同地起了一個本土挪威人看了不爽,外來人新移民等看到更加是罵聲連連的標題:「移民人口比挪威本土出世的人交少一半稅」。

難民逼爆,希臘小島居民罷工

難民問題一直困擾希臘,其位於北愛琴海的萊斯博斯島(Lesbos)更是首當其衝。自 2015 年以來,該島一直是大量難民登陸歐洲的首站,並成為難民的容身之所,被稱為 21 世紀愛麗絲島、網上聯署提名諾貝爾和平獎。然而,最近島民卻發起罷工,抗議島嶼充斥難民,難以負荷,要求中央政府將難民轉移到大陸。由於島上的設施不足以為數千名滯留的難民提供庇護,導致不少問題叢生。市長形容島上:「現已處於緊急狀態。」、「萊斯博斯島正在成為關塔那摩灣監獄。」

瑞典獨有:放棄生存症候群

過去近 20 年,瑞典出現一種只有難民兒童染上的怪病,在得悉全家將被驅逐出境後,他們喪失生存意欲,不再走路、說話甚至睜開眼睛,進入昏迷狀態。瑞典語稱之為 Uppgivenhetssyndrom,英語譯作 Resignation syndrome,中文則未有統一譯名,但較為精準的意譯,相信非「放棄生存症候群」莫屬。但為何此事僅在瑞典發生?英國廣播公司及美國雜誌「紐約客」近月均作出深入報道,探討這個奇特現象。

【Infographic】南北韓局勢

理論上,兩韓仍處於交戰狀態,北韓頻頻試射導彈,南韓統一部早前亦大幅提高脫北補償金額,吸引更多北韓精英叛逃。杜林普上台後,兩韓關係更趨惡化,雖說文在寅對佈署薩德導彈態度保留,傾向紓緩緊張局勢,但中日韓政府及外交專家業已籌劃應對戰爭難民潮。在朝鮮半島統一或共滅之前,先認識一下兩個韓國。

Live Norish:人權的珍貴

瑞典電影 Zozo 講述 1975-1990 年間黎巴嫩內戰演變成民族和宗教的屠殺。一個 10 歲的小男孩 Zozo,家鄉戰火不斷,Zozo 一家為了躲避戰火,準備去瑞典和爺爺共聚天倫,遠離防空洞的生活。作為 2006 年北歐理事會電影獎得獎作品,並無矯情造作的情節,如此寫實也許因為是導演的自身經歴。

德國難民夢,失業掙扎中

德國政府預計,未來 5 年將有 4 分之 3 的德國難民仍處於失業狀態。負責移民及難民融合事務的委員長 Aydan Özoğuz 向金融時報透露,只有 25%-33% 的新移民,在未來 5 年能進入勞動市場,有些更需 10 年時間以上。

北韓釋放人質,因金正恩怕了杜林普?

美國青年 Otto Warmbier 造訪北韓,卻被指偷取海報,遭平壤當局拘捕入獄,一年多後獲釋返美,卻是重度昏迷後死亡。北韓政府聲稱,他是嚴重食物中毒所致。外界固然質疑另有內情,但更令人費解的是,金正恩竟「大發慈悲」,答應美方要求,釋放 Warmbier,變相為國際提供對自己口誅筆伐的機會。他之所以有這決定,是否別有用心?

藝評:「卡桑德拉—表象終結的世界」——表象與實相,都是一種選擇

自 2010 年的阿拉伯之春開始,來自不同地方的難民為了逃離赤貧、戰亂或政治迫害,紛紛被迫離開家園,偷渡往歐洲各國,因而引發歐洲的難民危機,在經濟及社會層面上均造成嚴重影響,迫使各國必須正視難民問題及實施相關的政策。面對著被遣返的風險及遷徙時的危機,難民們憑著甚麼堅持下去,追逐不真實的遷徙夢?這正是前進進戲劇工作坊為觀眾帶來的「卡桑德拉—表象終結的世界」中提及的故事。

東德人口減,難民還是解救出路?

據德國聯邦統計局調查及聯合國統計,2015 年德國人口為 8,200 萬人,至 2050 年人口將下降至 7,450 萬人,屆時每 5 人之中,便有 2 人為超過 60 歲的長者。德國自 70 年代起,死亡率已高於出生率,即人口持續減少。近 20 年來,德國出生率遠低於法國和英國,而與日本相若。但德國本身卻不是一個搓勻的麵糰,不同地區的經濟和人口情況可謂南轅北轍。

Live Norish:恐襲防不勝防 瑞典開放邊境惹禍?

這一年間,瑞典不時傳出恐襲消息。就在上周五(4 月 7 日),美國總統杜林普的預言靈驗了,瑞典斯德哥爾摩下午發生恐襲,一輪貨車高速行駛,先剷上皇后街(Drottninggatan)的行人路衝向人群,再撞入一家百貨公司,至少造成 4 死 15 傷。瑞典首相勒文(Stefan Lofven)事後對傳媒說道:「恐怖份子永遠不能擊倒瑞典。」到底這番話能否助瑞典人走出恐襲陰雲,回復正常生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