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民

|共78篇|

唐明:強姦是可以一笑置之的事

由於他對於歐洲女性的安危感到警惕,不符合「多元文化」的政治綱領,他在會場上被 Arbour 斥為「初生女性主義者」(newborn feminist),Schama 也說他滿腦子都是性(obsessed with sex),Arbour 女士的言下之意尤為明顯,容我放飛翻譯一下:「老娘搞女性主義鬥爭的時候,你小子還在吃奶,女人是不是受壓迫和侵犯乃是我的地盤,你這白種直男二毛子休得撒野云云。」她聳聳肩,全場為之鼓掌,意思是 Mark 危言聳聽,貽笑大方。

不漏洞拉:你不知道的越南船民史(下)

如今南中國海,是各國劍拔弩張你爭我奪的戰略航道;30 年前,這裡卻是成千上萬越南船民葬身的一片怒海。當時僥倖生還的船民除了抵達香港,更多是登陸馬來西亞,其次還有台灣、泰國、菲律賓,甚至澳洲和日本。究竟這一浪接一浪的船民潮,最終是如何退卻?危機如何落幕?船民的最後歸宿在哪裡?

無國界醫生:被遺忘在馬來西亞的 7 萬名羅興亞難民

有 7 萬多名到馬來西亞尋求庇護和安全的羅興亞人,卻得不到多大注目。馬來西亞新政府上台後,已推行新政策解決羅興亞難民求醫時遇到的部分障礙,可是他們的難民身分一日未獲承認,無論在求醫、求職和求學三方面都只能維持「三不能」的狀態。在馬來西亞的羅興亞難民,同樣要應付眼前的重重挑戰和面對徬徨未卜的未來。

不漏洞拉:你不知道的越南船民史(上)

「不漏洞拉」四個音字,絕對是殖民時期的香港人集體回憶,即使不懂越南語亦會琅琅上口。這是當年港英政府一段越南語廣播的開場白,向越南船民解釋船民政策,由 1988 年開始一直播到 1997 年港英旗幟徐徐落下,堪稱時代見證。可是很多人除了記得「不漏洞拉」以外,都未必清楚這段與香港息息相關的歷史,而船民潮背後的政治黑幕,其實超乎外界想像。

羅興亞人身份問題,靠區塊鏈技術解決?

每當提到區塊鏈(Blockchain)技術,大家定必聯想到比特幣之類的虛擬貨幣,與緬甸羅興亞難民似乎風馬牛不相及,但有組織卻研究以相同技術,向羅興亞人發放電子身份證,解決緬甸拒絕給予羅興亞人公民身份所衍生的諸多人權問題。

福利天堂不再,瑞典也將右傾?

相比香港,瑞典肯定是福利天堂。國家提供免費教育、豐厚的醫療津貼及超過 1 年的有薪侍產假,假如患病或失業,亦可領取救濟金過活。雖說羊毛出自羊身上,瑞典的稅率高得令港人咋舌,但至少稅收用得其所,能回饋到納稅人身上。只是,對於這種傳說中照顧終生的福利體系,瑞典人卻愈來愈質疑其可持續性。因為他們眼見賦稅仍重福利卻減少,自己忍痛割下的「羊毛」,似乎都被蓋到移民身上。

人類同情心的極限

從 0 到 100 的差距,感覺上大於從 5,800 到 5,900,但其實兩者相差同樣是 100,不過是心理作用令我們產生錯覺。這樣的錯覺同樣適用於我們對人命損失的反應上,導致我們聽到一個人受苦受難時,很容易動惻隱之心,伸出援手,但當受難人數增至成千上萬時,我們容易變得麻木,同情心不增反減。心理學家把這個心理機制稱為「心理麻木」,左右著政府的決策,亦左右很多人道危機的發展方向。

敍利亞戰爭從何而來?何以至斯?

英美法三國日前聯合對敍利亞發動攻擊,向敍利亞發射過百枚導彈,空襲敍利亞的軍事設施以及科研中心。屈指一算,今年敍利亞戰爭已進入第 8 個年頭。戰鬥中超過 465,000 敍利亞人遇害,逾百萬人受傷。國家戰前的 2,000 萬人口,現有近半人流離失所。經常在新聞聽到的敍利亞,是國民每天活在戰火恐懼中的國家,到底敍利亞戰爭從何而來?何以至斯?

極右分子也愛看的「難民色情片」

德國「明鏡在線」的青年網站 Bento 報道,過去兩年「難民色情片」及「頭巾色情片」在歐洲愈趨流行,作品均以難民掛帥,「來自敍利亞的年輕難民母親」、「在我酒店房內的 21 歲阿拉伯女子」、「真.敍利亞難民少女收錢賣身」等充斥成人網站,更有片商專找貌似阿拉伯人的女演員擔綱演出。性學專家分析,部分觀眾偏是仇外的極右分子。

林喜兒:Collateral —— 英國這一刻

一宗謀殺案件,牽引的卻是歐洲國家最燙手的難民問題。4 集迷你劇集是 BBC 與 Netflix 的合作,BBC 3 月初播畢後,隨即在 Netflix 上架。「附帶效應」台前幕後陣容強勁,是英國劇作家 David Hare 首齣原創電視劇編劇作品,現年 70 歲的 David Hare 在 1998 年已被封爵士,以表揚他在劇場的貢獻。David Hare 也曾參與電影創作,包括「此時 · 此刻(The Hours)」及「讀愛(The Reader)」,近年的作品包括 2014 年為 National Theatre 創作的「星空下的舊情人(Skylight)」,當中的女主角 Carey Mulligan 也就是今次劇集的女主角。

樂施會:訪羅興亞人,細聽逃亡經歷

在當地最大的難民營巴魯卡里,我們看到延綿千里的山丘上佈滿了密密麻麻的帳篷,而每個帳篷都有一個逃命的故事。我們探訪了卡利達(化名)一家。他患有肺結核,肩膀和肋骨曾遭武器所傷,需由他人用毛氈包裹,掛在竹枝上抬著逃生。由於趕急逃亡,連衣服及食物也來不及執拾,孩子更在途中患上了皮膚病和腸胃病。我們走進空空如也的帳篷跟他們聊天,卡利達說他家最急需的是有營養的食物和太陽能燈:「最小的孩子只有 8 個月大,需要吃有營養的食物。而且,冬天快到 ,白天變短,晚上妻子和孩子要摸黑步行到公用廁所,十分危險。」他的妻子補充說,很多婦女也急需衞生用品。卡利達一家的經歷只是冰山一角,由家鄉逃亡到難民營,他們徬徨無助,每日都過著提心吊膽的生活,聽到這裡,我們揪心無比。

Live Norish:關於外來人口與難民

與香港一河之隔,現已全面接管香港的某國的首都,在寒冬來臨時借了一場大火,乘機剷除市郊的城中村,在幾天內驅逐幾百萬的人口,這種無形的暴力,不把人當人的態度,讓看得早已寒了心的人都能無明火起。低端人口,毫無意外地,這詞在香港一夜爆紅。這四個字,令我想起一個早前在挪威引起關注的調查。調查數據經挪威幾份大報報道,不約而同地起了一個本土挪威人看了不爽,外來人新移民等看到更加是罵聲連連的標題:「移民人口比挪威本土出世的人交少一半稅」。

難民逼爆,希臘小島居民罷工

難民問題一直困擾希臘,其位於北愛琴海的萊斯博斯島(Lesbos)更是首當其衝。自 2015 年以來,該島一直是大量難民登陸歐洲的首站,並成為難民的容身之所,被稱為 21 世紀愛麗絲島、網上聯署提名諾貝爾和平獎。然而,最近島民卻發起罷工,抗議島嶼充斥難民,難以負荷,要求中央政府將難民轉移到大陸。由於島上的設施不足以為數千名滯留的難民提供庇護,導致不少問題叢生。市長形容島上:「現已處於緊急狀態。」、「萊斯博斯島正在成為關塔那摩灣監獄。」

瑞典獨有:放棄生存症候群

過去近 20 年,瑞典出現一種只有難民兒童染上的怪病,在得悉全家將被驅逐出境後,他們喪失生存意欲,不再走路、說話甚至睜開眼睛,進入昏迷狀態。瑞典語稱之為 Uppgivenhetssyndrom,英語譯作 Resignation syndrome,中文則未有統一譯名,但較為精準的意譯,相信非「放棄生存症候群」莫屬。但為何此事僅在瑞典發生?英國廣播公司及美國雜誌「紐約客」近月均作出深入報道,探討這個奇特現象。

【Infographic】南北韓局勢

理論上,兩韓仍處於交戰狀態,北韓頻頻試射導彈,南韓統一部早前亦大幅提高脫北補償金額,吸引更多北韓精英叛逃。杜林普上台後,兩韓關係更趨惡化,雖說文在寅對佈署薩德導彈態度保留,傾向紓緩緊張局勢,但中日韓政府及外交專家業已籌劃應對戰爭難民潮。在朝鮮半島統一或共滅之前,先認識一下兩個韓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