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

|共60篇|

天主教改革,從何變起?

天主教飽受神父性醜聞困擾之際,教宗方濟各召集各主教團主席,明年 2 月起舉行峰會商議對策,但不少輿論都認定天主教改革的機會渺茫。專研天主教改革的賓夕凡尼亞大學社會學副教授 Melissa Wilde 卻指出,現在是時候回顧 50 多年前舉行的第二次梵蒂岡大公會議,如何促成戰後天主教的現代化變革,從而審視天主教還可以如何變革。

這些印度山村村民,是亞歷山大遠征軍後裔?

印度西北部喜瑪拉雅山區的小村落馬拉那(Malana),以生產大麻製品而聞名,但村民的身世卻比大麻更加迷幻。相傳在 2,300 多年前,亞歷山大大帝的遠征軍征戰至印度,部分傷兵屯駐於此,成為馬拉那村民的祖先。雖然我們未必能夠憑藉村民的外貌找到蛛絲馬跡,但他們所操的語言確實與別不同,村政府甚至實行獨特的兩院制,難免叫人懷疑這是承襲自古希臘的民主傳統。

中東高鐵的「國家任務」

廣深港高鐵通車數日,不但「一地兩檢」制度引發爭議,其售票系統和行李問題,亦陸續惹來乘客不滿,加上載客量未達標,所謂高鐵新時代,成效無從評估,讓市民難以放下憂慮。而相隔不到兩週,同樣盛載著「國家任務」的沙特阿拉伯高鐵也即將通車。當一列高鐵為中港兩岸消除屏障,打開祖國之門,遙遠的沙特阿拉伯高鐵,所連結的卻是宗教和經濟的朝聖之門。

脫俄獨立 —— 烏克蘭教會的鬥爭

自克里米亞併入俄羅斯以來,烏克蘭與俄國關係一直惡劣。近日,烏克蘭似乎有所反擊。不過,並非針對領土,而是爭取國內的東正教會脫離俄羅斯,達自獨立自主。烏克蘭教會的獨立,實際上超越了宗教事務糾紛。假如烏克蘭的要求,在夏季末的君士坦丁堡神聖大公會議上得到支持,勢將削弱莫斯科教會的勢力。

美軍來了我敬拜 —— 原住民的「貨物崇拜」

星球大戰第六部曲「武士復仇」中,禮儀機械人 C-3PO 流落安鐸星,被當地的依娃族人當成是天神。叢林住民為何認定科技結晶的 C-3PO 為神,電影沒有給予明確解釋,但相似的事件在人類之間亦曾發生。二戰時,美軍部隊曾佔據太平洋的美拉尼西亞群島,受到各島嶼土著的歡迎,甚至崇拜部隊及與其相關物件。美軍離開後,留下的各種先進產物,成為土著「貨物崇拜」對象。

右撇子的世界裡,生而為「左」是一種錯?

假如把左撇子的人稱為「弱勢群體」,某程度上亦不為過。因為一般工具如剪刀、開罐器等,都是為右撇使用者而設,甚至不少文字的書寫方向,亦較便利右撇子。不僅如此,只佔人類約十分一的左撇子,在某些地方,甚至會因為文化傳統等原因,飽受鄙視。然而有研究顯示,左撇子人數雖少,卻是人類發展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性侵醜聞的天主教:信仰崩潰還是更堅定?

天主教神職人員近年在世界各地傳出性侵醜聞,日前有美國調查報告更揭發教會包庇逾 300 名神父性侵逾 1,000 名孩童,史無前例,令教會聲譽掃地。對於無數以天主教信仰為精神支柱的虔誠教徒而言,這份報告究竟有何意味?面對這次信仰危機,他們如何自處?是去還是留?

多國熱議墮胎,天主教勢力退潮了?

近年天主教國家接二連三討論墮胎合法化的議題,愛爾蘭在今年 5 月通過墮胎合法化,類似議案在阿根廷國會卻遭否決,但支持女性墮胎權的社運力量仍然旺盛,相關議題在巴西和智利同樣鬧得熱烘烘。大家想當然覺得,連串事件標誌著天主教勢力退潮,但研究拉丁美洲的學者 Amy Erica Smith 有另類觀察,她發現天主教國家忽然熱議墮胎問題其實另有原因。

伊斯蘭教法允許馬來西亞童婚?

對馬來西亞這個國家而言,童婚的問題或許突顯了國家的問題:如何既能擁抱伊斯蘭教教法,又捍衛現代法律下,保護未成年人的價值。對新上台執政的政府來說,似乎未有解決辦法。旺阿芝莎在 7 月 10 日時便表示,政府無權使這次的童婚無效。她的講話,帶出了教法與現代法律的衝突下,何者更高:「儘管法律上來說,這是無效的,但在伊斯蘭教法下則有效(Legally it is not valid but under the Islamic laws it is)。」

教主伏法,再讀村上春樹「地下鐵事件」

奧姆真理教教主麻原彰晃早在 2004 年被判死刑,終在上週五被處決,距離由他發動的東京地鐵沙林毒氣事件,亦已相隔 23 年。日本作家村上春樹曾在事發翌年年初(1996 年),走訪 62 名涉事受害者,寫成「地下鐵事件」及「約束的場所:地下鐵事件 II」。事過境遷,重讀這兩部作品,日本文化中的某些特質是否已改變,還是種種的「惡」仍在肆意發酵?

教主雖死,危機還在:奧姆真理教的真正威脅

奧姆真理教發動多宗恐怖襲擊,合共奪去數十人性命,東京地鐵沙林毒氣事件更是震撼全球,大批傷者至今仍受嚴重後遺症困擾。作為幕後黑手,教主麻原彰晃被判死刑多年,終在上週五於東京拘留所被處決,似為連串惡行劃上句號。然而,最根本的問題仍未解開 —— 甚麼使人信奉邪教,甚至為此大開殺戒?更重要的是,日本還會出現同類事件嗎?

陶傑:若牧羊人原來是一隻狼

MeToo 在美國荷里活引起爭議,是因為電影這個行業本身就是名利虛榮的創作產業。自從人類有戲劇以來,監製編導恃創作才華的大權,輕薄男女演員,雖然很不公平,唯森林定律,一個想成名,一個想滿足私慾,古已有之。但宗教界不同。在宗教界掀起 MeToo,有正當的三大理由。

受「神」感召,不過是大腦作用?

在這個凡塵俗世裡,某些人似乎特別容易受靈性感召,譬如得到上帝支持參選、得到耶穌允許在法庭拍照。但大家不要因此自愧不如,有科學家為我們帶來福音,研究發現靈性感應是由特定大腦機制所產生,即使沒有宗教作為中介,我們凡夫俗子亦有條件享受美滿的靈性生活。

獅子:真貌與假相

在華夏古國,自古以來也沒有野生獅子。話雖如此,獅子卻在民間化成神獸與吉物,為何如此呢?因為早在漢朝時,就有西域古國進貢獅子,據「後漢書」所載,疏勒國曾獻「師子」給漢順帝,而順帝在位的時期是在西元 2 世紀。但在漢朝時,有幾多人能親眼目睹這隻獅子呢?大部分平民百姓肯定是看不到的。所以多數人就只聞獅子的大名,卻不見其真面目。坊間相傳的「獅子」,漸漸化成神獸如辟邪、天祿、狻猊。

一半貧窮,一半涅槃:緬甸人的賣頭髮生意

自古以來,面對禿頭和脫髮這些不願對外露的問題,不少人都情願買一頂假髮,以作掩飾。乍看不出破綻的高級假髮,用的幾乎都是真頭髮,也多數是在中國工廠加工,不過,中國人的頭髮本身不適合製作假髮,鄰近的緬甸才是供應全球假髮、織髮和駁髮的最大「髮源地」之一。耐人尋味的是,頭髮買賣雖是一門生意,但緬甸的賣髮者並非完全只為賺錢才將頭髮割售,在虔誠的宗教信仰和緊絀的經濟條件之間,箇中關係更見複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