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

|共16篇|

祆教觀念如何影響西方?

祆教源於波斯,相傳 3,500 年前由祭司瑣羅亞斯德(Zoroaster)--或譯查拉圖斯特拉(Zarathustra)--創立,今日猶有小量信眾。雖然祆教業已息微,但其教義深刻影響世界三大宗教,乃至滲透西方文化思維,歷年更衍生出不少文化符號。沒有瑣羅亞斯德,就未必有天堂、魔鬼和天星小輪。

個人自由的起源

盧梭在「社會契約論」宣告:「人生而自由,枷鎖卻無處不在。」自由似乎天賦使然,其實在人間的時日不長,英國肯特大學(University of Kent)社會學榮譽教授 Frank Furedi 追溯世俗權威的歷史,主張 16 世紀的宗教改革家馬丁路德(Martin Luther)質疑教廷權威,繼而催生出各地反專制思潮,是為現代個人自由的起點。

巫醫結合西醫,原來事半功倍

正統醫學出現前,人類曾倚重巫醫偏方祛疾攘厄,姑勿論科學不科學,大概因療效不俗以致今天相信巫醫的仍大有人在。不過站於醫院收症角度,當身患重疾的人相信宗教多於醫學,寧願求神問卜好過就醫吃藥,醫生該如何施救?加州北部城市美熹德(Merced)的醫院索性將薩滿巫術引入病房,雙管齊下。

聖誕樹簡史

聖誕樹的源起眾說紛紜:早於前基督教時期,冬至時分的長青樹對不少地方已具備特殊意義,例如古埃及人會以綠樹佈置家宅,象徵神衹拉(Ra)病癒重生;古羅馬 12 月則有「農神節」(Saturnalia),家家戶戶乃至寺廟均會掛上常綠植物裝點;常綠樹對凱特人及維京人同樣具有宗教意義。直至 19 世紀中期,聖誕樹在美國仍然是異教徒習俗。究竟五彩繽紛的長青樹是如何步入耶教、走向世界?

從 Justin Bieber 看伊朗政局

Justin Bieber 歌迷多,敵人更多,其中甚至包括國家。伊朗現正籌辦第一屆「革命音樂大獎」,通過表揚 1979 年宗教革命後的本土創作,以抗衡國內日益流行的西方音樂。主辦人 Mohsen Tehrani 批評西方利用「6 至 12 歲幼童」定義大眾音樂,「結果出產了 Justin Bieber 一類人」,危害基要主義及家庭為主的伊朗社會。一派西化開放,一派基要保守,「限娛令」不單是口味之別,更揭示了伊朗的政局撕裂。

當關愛成為美德,讓座就是義務?

港鐡日前宣布,決定為全線列車增加關愛座,數目由每卡 2 個增至 4 個,預計 2017 年完成。除非是立法規定必然要讓座,否則讓座與否依然是自願的道德問題。多數人認為讓座是美德,但這種美德是否構成義務呢?佛羅里達農工大學哲學系教授 Michael LaBossiere 就曾歸納常見有關「對陌生人是否具有義務」的論點——我們對陌生人有必然的義務嗎?

如果宗教是一門生意

宗教從來自成一角,神聖不可侵犯(例如,書局不可將聖經分類為小說);挪威經濟學家 Torkel Brekke 卻敢冒不韙,開宗明義視宗教為一門生意。新作「信仰經濟學」(Faithonomics)以經濟活動解構宗教角色,注定遺漏心理層面,但獨特視角提出不少創見,現時宗教衝突無日無之,也許值得國際社會參考。

恐怖分子屍首如何處理?

回教恐怖分子死後,屍體處理十分尷尬,假如按其宗教儀式落葬(例如 2015 年加州槍擊案兇手),似乎正合宗教狂熱分子之意,或會鼓勵更多同類恐襲;若果隨便丟棄屍首,又有組織批評違反人權。各國如何處理恐怖分子的身後事?

在這裡,無神論是死罪

在不少伊斯蘭國度,政教不只合一,而且宗教至上,「妄議宗教」可被視為褻瀆,輕則體罰,重則處以公開斬首。例如,沙特月前判處一名於 Twitter 宣揚無神論的人監禁 10 年,鞭刑 2000 下。致命風險亦來自民間私刑:孟加拉三名無神論 blogger 公開質疑宗教後遇害等等。在以下 13 個伊斯蘭國家,無神論者隨時遭處極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