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

|共43篇|

受「神」感召,不過是大腦作用?

在這個凡塵俗世裡,某些人似乎特別容易受靈性感召,譬如得到上帝支持參選、得到耶穌允許在法庭拍照。但大家不要因此自愧不如,有科學家為我們帶來福音,研究發現靈性感應是由特定大腦機制所產生,即使沒有宗教作為中介,我們凡夫俗子亦有條件享受美滿的靈性生活。

獅子:真貌與假相

在華夏古國,自古以來也沒有野生獅子。話雖如此,獅子卻在民間化成神獸與吉物,為何如此呢?因為早在漢朝時,就有西域古國進貢獅子,據「後漢書」所載,疏勒國曾獻「師子」給漢順帝,而順帝在位的時期是在西元 2 世紀。但在漢朝時,有幾多人能親眼目睹這隻獅子呢?大部分平民百姓肯定是看不到的。所以多數人就只聞獅子的大名,卻不見其真面目。坊間相傳的「獅子」,漸漸化成神獸如辟邪、天祿、狻猊。

一半貧窮,一半涅槃:緬甸人的賣頭髮生意

自古以來,面對禿頭和脫髮這些不願對外露的問題,不少人都情願買一頂假髮,以作掩飾。乍看不出破綻的高級假髮,用的幾乎都是真頭髮,也多數是在中國工廠加工,不過,中國人的頭髮本身不適合製作假髮,鄰近的緬甸才是供應全球假髮、織髮和駁髮的最大「髮源地」之一。耐人尋味的是,頭髮買賣雖是一門生意,但緬甸的賣髮者並非完全只為賺錢才將頭髮割售,在虔誠的宗教信仰和緊絀的經濟條件之間,箇中關係更見複雜。

今夕是何年?耶穌降生年份推算有誤?

根據世上最廣泛應用的紀年標準「公曆紀元(Common Era)」,本年應為公元 2018 年。公元的訂立,源自西方信仰基督宗教的國家,以耶穌降生的時間「劃線」,救世主降生前的年份概作「公元前」,降生後一年則是「公元」的開端。假如依此計算,則代表人類在公元曆法上,正經歷第 2,018 個年頭。然而,若參照歷史文獻,不少證據均顯示,前人對耶穌降世的推算有誤,故現時的 2018 年,並非真正的 2018 年。

邪教的「聖地巡遊」:為麻原彰晃祈福

23 年前,日本發生東京地鐵沙林毒氣事件,導致 13 人死亡及 6,300 多人受傷。策動襲擊的奧姆真理教雖已瓦解,但被指以「阿雷夫」這個團體續存下來。日本媒體最近發現,在剛結束的黃金周長假,有年青信眾親臨關押麻原彰晃的監獄,進行所謂的「聖地巡禮」,揭露新世代信徒對這位在囚教主的強烈崇拜。

反猶太主義何以在德國死灰復燃?

在二次大戰以後,德國反猶太主義一度式微,但近年卻有死灰復燃之勢,去年德國警方就接報有 1,453 宗反猶事件。有猶太人組織警告,近年崛起的德國極右勢力固然是反猶成因,但部分問題亦源自中東的移民家庭,他們或因以巴衝突而痛恨猶太人,這股仇恨情緒感染下一代,成為反猶問題在校園滋長的成因之一。

敍利亞戰爭從何而來?何以至斯?

英美法三國日前聯合對敍利亞發動攻擊,向敍利亞發射過百枚導彈,空襲敍利亞的軍事設施以及科研中心。屈指一算,今年敍利亞戰爭已進入第 8 個年頭。戰鬥中超過 465,000 敍利亞人遇害,逾百萬人受傷。國家戰前的 2,000 萬人口,現有近半人流離失所。經常在新聞聽到的敍利亞,是國民每天活在戰火恐懼中的國家,到底敍利亞戰爭從何而來?何以至斯?

賤民抗爭手段:轉信佛教

佛教雖然源於印度,但在印度早已經式微,不過近年卻出現一股復興之勢,幾乎每日都有數百名印度教徒集體皈依佛教,原因卻遠不是出於心靈需要,反而是出於一場曠日持久的政治及社會抗爭,而近年右翼印度教民族主義高漲,更成為這場抗爭運動的催化劑。

癲癇史

醫學尚未昌明的年代,情感、語言及行為出現紊亂,通常會被歸因於超自然力量作祟,癲癇就是明顯例子,疾病令身體不受控制地抽搐,被人視作是瘋狂反應,更被認定那必定是有鬼神在背後支配。

聽到神的呼召,真的要看醫生?

誠如教宗方濟各所言:「年輕人都應聽到天主的聲音。」從宗教角度來看,信徒直接聽見神的話語不無可能。但事實上亦有部分人,純粹出於疾病,才使其「聽到」神喻或魔鬼的低吟。一宗來至瑞士的罕見病例,便打破人們慣常所認為幻聽與精神病的關係。早於 2015 年,化名為 Sarah 的女士便向醫生聲稱神與自己說話。醫院檢查發現 Sarah 並無精神問題,導致幻聽的真正原因,竟是腦內的腫瘤。

土地問題,先人要「上樓」了

人口爆炸土地不足,生人要有斗室安居尚且奢侈,逝者遺體更是無處安放。在據分析已超前中國成為第一人口大國的印度,礙於宗教規條所限不能火葬,墳場空間不足唯有層層疊式安葬先人,新人疊舊人,盡用有限墳地。除此以外,更有填場辦起垂直墳墓,只為壓縮墳墓佔地。

【有答案嗎】神明皮膚是黑還是白?

長久以來,印度社會彌漫著一股崇白的風氣,以淺膚色為尊貴代表,膚色愈白,則血統愈優良,就連宗教神祇的顏面,於後世都塗得愈來愈白,彰顯地位神聖。不過,在近年的膚色歧視爭議中,一眾著名神祇的形象也逐漸得以回溯。名為 Dark is Divine 的計劃,就聘請了一批擁有黝黑皮膚的模特兒,讓他們模仿各種印度神祗。「當我們環視四周,99.99% 的情況下都只會見到淺膚色的神。我的皮膚是深色的,我所有的朋友也是深色的。我們如何把自身連結到這些白色的神祗?」

因為整族人的未來,他們改信伊斯蘭教

印尼雖無確立伊斯蘭教的國教地位,但政府承認的六大宗教(伊斯蘭教、基督新教、天主教、印度教、佛教、儒教)中,信奉伊斯蘭教的穆斯林人口佔絕大多數。正因為只有六種宗教取得法定地位,其他宗教顯得弱勢,例如當地不同土著部落各自信奉的原生宗教。三個月前,蘇門答臘島的叢林部族 Orang Rimba 其中 58 個家庭改宗伊斯蘭教,原因正出於國家政策,對非法定宗教及土著的忽視。人們希望通過改宗,改善自己的生存環境。

為何科學不會取代宗教?

50 年前,美國人類學家 Anthony Wallace 預言,未來全球宗教將讓位予先進科學。當時他是這樣說的:「隨著科學知識不斷精進普及,全球對超自然力量的信仰終會逝去。」除他以外,多個社會科學學者亦相信隨著科學進步,現代生活理性化,全球文化都會無可避免地向世俗化、西化、自由民主化發展。然而物轉星移,昔日預言尚未應驗,相反宗教勢力仍在壯大,為何在講究科學精神的 21 世紀,宗教仍可佔據主流?

一座屋苑看蘇聯變質

有傳列寧遺孀說過:假如列寧夠長命,肯定會被史達林收監。列寧下場的確比不少同志幸運:1936 年至 1938 年史達林「大清洗」期間,多達 60 萬人遇害,數以十萬計人民遭囚禁於勞改營,連其後流亡墨西哥的托洛茨基,亦被蘇聯秘密警察用破冰斧鑿腦斃命。革命從理想開始,卻以慘劇告終。美籍俄裔歷史學家 Yuri Slezkine 新作 The House of Government: A Saga of the Russian Revolution 就從一座屋苑的命運,探討蘇聯由「大理想」淪為「大恐怖」的歷史。

穆斯林「自古以來」就討厭狗嗎?

英國一名穆斯林的士司機曾因拒載導盲犬而被罰款,雖他解釋此舉是基於宗教原因,但不獲受理。素聞狗在伊斯蘭教中象徵「不潔」(impure),據「布哈里聖訓」第 2322 條:「養狗者的善功每天減少一個基拉特(Qirat),但為農業或牧業之需而養的狗不在其內」;第 172 條又指:「如果狗喝了你們用具裡的水,你們應洗用具七次。」但狗和穆斯林「自古以來」就水火不容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