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

|共67篇|

穆斯林與歐盟的屠宰方式,哪種較為人道?

要讓活生生的動物食為餐桌美食,屠宰是無可避免的過程。多數西方國定認為,在宰殺牲畜前,先施以電擊致暈屬較人道方法,避免牲畜死前經歷慘絕之痛。但在英國與比利時,如何屠宰牲畜也許是一道難題。有穆斯林團體認為,根據清真屠宰的原則,歐盟普遍採用的電擊方式,是不人道的屠宰法,穆斯林不應食用未經清真屠宰的肉食。最近,問題延伸到應否為穆斯林學校學生提供清真肉食,甚至觸及宗教自由的討論。

一個世紀前,社會學泰斗對當今世界的預告

相信沒有人會否認,全球正經歷重大社會及政治動盪,自由民主體制受威權主義和極端主義挑戰,不穩定的經濟環境、備受動搖的社會規範,使我們活在焦慮當中。101 年前離世的法國社會學泰斗涂爾幹(Émile Durkheim),為社會學的開山祖師之一,原來早於一個世紀前預見今天的亂象,並且為現代世界的病症開出藥方。

雅茲迪族不能包容的 ISIS 後裔

本年度諾貝爾和平獎得獎者之一的 Nadia Murad,出身於伊拉克的雅茲迪族。在 2014 年,ISIS 部隊入侵 Murad 的村莊大舉屠戮,並擄去 Murad,強迫成為性奴。Murad 並非唯一慘遭恐怖分子蹂躪的雅茲迪婦女,部分更因強姦而懷孕。即使得以倖存,帶著一個擁有異教、外族血統的孩子,亦難以為族人所接受。

讓侮辱女性的當總統,巴西女選民想甚麼?

有「巴西杜林普」之稱的波索納洛(Jair Bolsonaro),當選為新一屆巴西總統。波索納洛曾經多次被指侮辱女性,但民調竟然顯示,女選民中支持和反對波索納洛人數各佔相約 50%,雙方平分秋色。究竟這些支持波索納洛的女選民在想甚麼?

方俊傑:「聖哥傳」—— 有綽頭,無膽

不是「聖哥傳」漫畫的支持者,就不要嘗試入場觀看電影版了。電影基本上就是漫畫的移植。佛祖與耶穌在人間渡假,在東京的公寓共同生活,兩條友吹水閒聊,吹幾分鐘便一個單元,集合幾個互不相連的單元便成為一齣電影。其實有幾分似昔日「歡樂今宵」的短篇趣劇。如果你以為電影版是一個比較有故事性的長篇,必定失望,就似以為「阿飛正傳」是另一齣「旺角卡門」,或者以為「東邪西毒」真的是「射鵰英雄傳」。

天主教改革,從何變起?

天主教飽受神父性醜聞困擾之際,教宗方濟各召集各主教團主席,明年 2 月起舉行峰會商議對策,但不少輿論都認定天主教改革的機會渺茫。專研天主教改革的賓夕凡尼亞大學社會學副教授 Melissa Wilde 卻指出,現在是時候回顧 50 多年前舉行的第二次梵蒂岡大公會議,如何促成戰後天主教的現代化變革,從而審視天主教還可以如何變革。

這些印度山村村民,是亞歷山大遠征軍後裔?

印度西北部喜瑪拉雅山區的小村落馬拉那(Malana),以生產大麻製品而聞名,但村民的身世卻比大麻更加迷幻。相傳在 2,300 多年前,亞歷山大大帝的遠征軍征戰至印度,部分傷兵屯駐於此,成為馬拉那村民的祖先。雖然我們未必能夠憑藉村民的外貌找到蛛絲馬跡,但他們所操的語言確實與別不同,村政府甚至實行獨特的兩院制,難免叫人懷疑這是承襲自古希臘的民主傳統。

中東高鐵的「國家任務」

廣深港高鐵通車數日,不但「一地兩檢」制度引發爭議,其售票系統和行李問題,亦陸續惹來乘客不滿,加上載客量未達標,所謂高鐵新時代,成效無從評估,讓市民難以放下憂慮。而相隔不到兩週,同樣盛載著「國家任務」的沙特阿拉伯高鐵也即將通車。當一列高鐵為中港兩岸消除屏障,打開祖國之門,遙遠的沙特阿拉伯高鐵,所連結的卻是宗教和經濟的朝聖之門。

脫俄獨立 —— 烏克蘭教會的鬥爭

自克里米亞併入俄羅斯以來,烏克蘭與俄國關係一直惡劣。近日,烏克蘭似乎有所反擊。不過,並非針對領土,而是爭取國內的東正教會脫離俄羅斯,達自獨立自主。烏克蘭教會的獨立,實際上超越了宗教事務糾紛。假如烏克蘭的要求,在夏季末的君士坦丁堡神聖大公會議上得到支持,勢將削弱莫斯科教會的勢力。

美軍來了我敬拜 —— 原住民的「貨物崇拜」

星球大戰第六部曲「武士復仇」中,禮儀機械人 C-3PO 流落安鐸星,被當地的依娃族人當成是天神。叢林住民為何認定科技結晶的 C-3PO 為神,電影沒有給予明確解釋,但相似的事件在人類之間亦曾發生。二戰時,美軍部隊曾佔據太平洋的美拉尼西亞群島,受到各島嶼土著的歡迎,甚至崇拜部隊及與其相關物件。美軍離開後,留下的各種先進產物,成為土著「貨物崇拜」對象。

右撇子的世界裡,生而為「左」是一種錯?

假如把左撇子的人稱為「弱勢群體」,某程度上亦不為過。因為一般工具如剪刀、開罐器等,都是為右撇使用者而設,甚至不少文字的書寫方向,亦較便利右撇子。不僅如此,只佔人類約十分一的左撇子,在某些地方,甚至會因為文化傳統等原因,飽受鄙視。然而有研究顯示,左撇子人數雖少,卻是人類發展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性侵醜聞的天主教:信仰崩潰還是更堅定?

天主教神職人員近年在世界各地傳出性侵醜聞,日前有美國調查報告更揭發教會包庇逾 300 名神父性侵逾 1,000 名孩童,史無前例,令教會聲譽掃地。對於無數以天主教信仰為精神支柱的虔誠教徒而言,這份報告究竟有何意味?面對這次信仰危機,他們如何自處?是去還是留?

多國熱議墮胎,天主教勢力退潮了?

近年天主教國家接二連三討論墮胎合法化的議題,愛爾蘭在今年 5 月通過墮胎合法化,類似議案在阿根廷國會卻遭否決,但支持女性墮胎權的社運力量仍然旺盛,相關議題在巴西和智利同樣鬧得熱烘烘。大家想當然覺得,連串事件標誌著天主教勢力退潮,但研究拉丁美洲的學者 Amy Erica Smith 有另類觀察,她發現天主教國家忽然熱議墮胎問題其實另有原因。

伊斯蘭教法允許馬來西亞童婚?

對馬來西亞這個國家而言,童婚的問題或許突顯了國家的問題:如何既能擁抱伊斯蘭教教法,又捍衛現代法律下,保護未成年人的價值。對新上台執政的政府來說,似乎未有解決辦法。旺阿芝莎在 7 月 10 日時便表示,政府無權使這次的童婚無效。她的講話,帶出了教法與現代法律的衝突下,何者更高:「儘管法律上來說,這是無效的,但在伊斯蘭教法下則有效(Legally it is not valid but under the Islamic laws it 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