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

|共27篇|

穆斯林「自古以來」就討厭狗嗎?

英國一名穆斯林的士司機曾因拒載導盲犬而被罰款,雖他解釋此舉是基於宗教原因,但不獲受理。素聞狗在伊斯蘭教中象徵「不潔」(impure),據「布哈里聖訓」第 2322 條:「養狗者的善功每天減少一個基拉特(Qirat),但為農業或牧業之需而養的狗不在其內」;第 172 條又指:「如果狗喝了你們用具裡的水,你們應洗用具七次。」但狗和穆斯林「自古以來」就水火不容嗎?

恐怖襲擊演變今昔

倫敦橋恐襲爆發之後,英揆文翠珊宣稱國家現正面對新型威脅,英國警方反恐專員亦表示恐襲威脅已屆「完全不同以往」的級別,但回顧過去兩年歐洲各地的恐襲,其實由模式、對象乃至目的均相當類似,不過若與數十年前比較,恐怖襲擊的確經歷重大演變,今日要打擊恐怖主義亦更加困難。

陶傑:佛學即人生基本法

香港新界有慈山寺由李嘉誠先生捐助。不但為眾生開闢一靜思的所在,慈山寺的主人在繁囂的工作之外,譬如佛誕,也入寺潛修。為甚麼做人要懂一點佛家的智慧?因為佛學博大無邊,接通了世間所有的知識提煉的道理。

沈旭暉國際郵覽台:葡萄牙聖母顯現 100 周年,郵票折射的滄海桑田

2017 年 5 月 13 日,相傳是聖母顯現葡萄牙 100 週年,現任教宗方濟各親赴花地瑪(Fátima)現場朝聖,更罕有地用葡萄牙語演講。教宗訪葡期間,葡萄牙總統、國會主席等「全程陪伴左右」,全球百萬遊客和信徒為見證這個歷史時刻,也湧入了這座人口 8,000 的小城,當中亦包括筆者。

江皓昕:The Leftovers ——如果電視劇本也能贏諾貝爾文學獎

過去幾年,我從來沒有放棄過當一個零佣金打手的志願,每每有人講起美劇,我總會自發提出這部 HBO 劇集,極力推薦、乞求、威脅別人去看。然而,地球依舊自轉,我的傳教任務還是兵敗如山倒。故來到「The Leftovers」第三季,也是 HBO 公佈將會是最後一季,我已經不存任何希望,視死如歸地作出最後一次呼籲,這是世人們的最後機會:「請停止浪費生命,立即放下你手裡在做的事,滾回家,看這劇。」

腹背受敵:日本神社的地產生意

從前日本人之間經常流傳「想發達就出家」的都市傳說。然而事實上,現時日本 18 萬神社及寺廟中大部分都陷於財困。少子化加上年輕人與宗教信仰漸行漸遠,願意掏腰包的信徒更是少之又少。神社無以為繼,要自救,住持們絞盡腦汁,從開拓更多觀光收費名目吸金,到開發億元優質公寓和酒店,市場反應熱烈,但也有日本人不太受落。

祆教觀念如何影響西方?

祆教源於波斯,相傳 3,500 年前由祭司瑣羅亞斯德(Zoroaster)--或譯查拉圖斯特拉(Zarathustra)--創立,今日猶有小量信眾。雖然祆教業已息微,但其教義深刻影響世界三大宗教,乃至滲透西方文化思維,歷年更衍生出不少文化符號。沒有瑣羅亞斯德,就未必有天堂、魔鬼和天星小輪。

個人自由的起源

盧梭在「社會契約論」宣告:「人生而自由,枷鎖卻無處不在。」自由似乎天賦使然,其實在人間的時日不長,英國肯特大學(University of Kent)社會學榮譽教授 Frank Furedi 追溯世俗權威的歷史,主張 16 世紀的宗教改革家馬丁路德(Martin Luther)質疑教廷權威,繼而催生出各地反專制思潮,是為現代個人自由的起點。

巫醫結合西醫,原來事半功倍

正統醫學出現前,人類曾倚重巫醫偏方祛疾攘厄,姑勿論科學不科學,大概因療效不俗以致今天相信巫醫的仍大有人在。不過站於醫院收症角度,當身患重疾的人相信宗教多於醫學,寧願求神問卜好過就醫吃藥,醫生該如何施救?加州北部城市美熹德(Merced)的醫院索性將薩滿巫術引入病房,雙管齊下。

聖誕樹簡史

聖誕樹的源起眾說紛紜:早於前基督教時期,冬至時分的長青樹對不少地方已具備特殊意義,例如古埃及人會以綠樹佈置家宅,象徵神衹拉(Ra)病癒重生;古羅馬 12 月則有「農神節」(Saturnalia),家家戶戶乃至寺廟均會掛上常綠植物裝點;常綠樹對凱特人及維京人同樣具有宗教意義。直至 19 世紀中期,聖誕樹在美國仍然是異教徒習俗。究竟五彩繽紛的長青樹是如何步入耶教、走向世界?

從 Justin Bieber 看伊朗政局

Justin Bieber 歌迷多,敵人更多,其中甚至包括國家。伊朗現正籌辦第一屆「革命音樂大獎」,通過表揚 1979 年宗教革命後的本土創作,以抗衡國內日益流行的西方音樂。主辦人 Mohsen Tehrani 批評西方利用「6 至 12 歲幼童」定義大眾音樂,「結果出產了 Justin Bieber 一類人」,危害基要主義及家庭為主的伊朗社會。一派西化開放,一派基要保守,「限娛令」不單是口味之別,更揭示了伊朗的政局撕裂。

當關愛成為美德,讓座就是義務?

港鐡日前宣布,決定為全線列車增加關愛座,數目由每卡 2 個增至 4 個,預計 2017 年完成。除非是立法規定必然要讓座,否則讓座與否依然是自願的道德問題。多數人認為讓座是美德,但這種美德是否構成義務呢?佛羅里達農工大學哲學系教授 Michael LaBossiere 就曾歸納常見有關「對陌生人是否具有義務」的論點——我們對陌生人有必然的義務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