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再生能源

|共20篇|

綠色和平:突破土地供應局限 發展浮動式太陽能發電

人口稠密、土地資源緊張,一直被視為限制香港發展可再生能源的因素,但隨著浮動式水上太陽能系統技術趨向成熟,香港有機會突破局限,利用水塘空間發電。水務署最近在石壁水塘進行試驗,為水塘內的設施供電,更估計利用全港一成水塘面積發電,便能滿足本地 0.5% 用電需求。政府必須加快發展水上太陽能發電,帶領香港趕上清潔能源的潮流。

樂施會:再生能源供水系統助肯尼亞 取用食水更方便

天旱嚴重打擊肯尼亞,圖爾卡納郡已持續 18 個月沒有降雨,加上持續高溫,郡內六成水井枯竭。不少村民都要長途跋涉去取水。天旱令河流湖泊等水源變得混濁,就算能取水飲用,亦容易因為飲用了受污染的食水而患上霍亂等傳染病。旱情又令地下水位降低,村民要把水井挖得更深,取得的水卻很多時是鹽份或氟化物過高,不宜飲用。樂施會積極推出新而耐用、具成本效益的技術來解決圖爾卡納郡的食水問題,但最新的一份災情評估指出,東非旱災可能延續至 2018 年 4 月。災情極之嚴峻。

天氣:現時最該讀的科目

杜林普不太關心氣候變化,但你我不能不在乎。水位上升、溫度飆升及冰川融化,都只是冰山一角。氣候變化影響的不只是環境,還有人類的工作模式,甚至是全球的勞動市場。從土木工程師、財務策劃師到農夫、醫生,不同專業範疇漸受波及。換言之,個人的職業甚至就業前景,也可能因氣候變化而劇變。

人工光合作用即將實現?

18 年前,蓋茨對未來世界趨勢作出 15 項預測幾乎現已全部實現,那麼蓋茨今日最看重的又是甚麼科技?他在路透社一次訪問中提到「人工光合作用」(artificial photosynthesis),大讚其潛能猶如魔法。假如成事,該技術可以將陽光轉化為氫燃料,提供源源不絕的潔淨能源。

微型電網救非洲

現時非洲有三分二人口與電絕緣,偏遠地區鮮有電網覆蓋,肇因傳統供電模式如建發電廠、鋪設高壓電纜都是燒錢費時,而農村人口偏少而分散,不符成本效益,公營或私營都不易成事。近年有聲音提倡「微型電網」(mini-grids),以靈活廉宜的小型供電系統取代傳統大規模發電廠。要達致聯合國 2030 年能源全面普及的目標,非洲的未來或繫於星星電光之火。

綠色和平:再生能源潮流為何還未到香港?

在香港,我們耗用的電力,主要由煤、天然氣等石化燃料供應,其排放的溫室氣體導致氣候變化。節約能源當然對紓緩氣候危機十分重要,但無論怎樣節省,我們都無可避免要使用能源,難道變回原始人鑽木生火,才能解決問題?好消息是,風能、太陽能等低碳能源在全球正快速增長,而香港也有潛力跟上這股潮流!

煤之將死:19 世紀採冰業的教訓

如果說煤礦業與霧霾是一對夫婦,全球暖化便是結晶,疾病死亡是副作用:中國平均每年有 36 萬人死於燒煤所致的空氣污染,歐洲煤礦大國波蘭每年有 4 萬多人因霧霾而早死,澳洲則有 16% 煤礦工人或已罹患「黑肺」。全球每年有 700 萬人死於空氣污染,煤炭要負最大責任,然而出於政治因素,煤礦業在全球多國能源政策仍佔主導地位,但能苟延殘喘多久?或可借鑑 19 世紀美國採冰業的興衰。

波蘭霧霾勁過北京

燒煤燒出霧霾,並非中國、印度等發展中國家獨有,波蘭最近亦躋身空氣污染大國之列。根據世衛資料,歐洲 50 個最污染城市中,波蘭就佔 33 個,而在南部煤礦重鎮斯卡瓦(Skała),霧霾嚴重程度甚至超越北京。不過就和中國一樣,波蘭政府似乎經濟壓倒一切,無意規管煤炭業之餘,甚至宣稱燒煤無毒。

零下 190 度的電

電力需求因時而異,例如受季節和日夜影響,發電廠便要預留額外的生產設備,應付突然上升的電力需求。而像風力或水力等再生能源發電,天難以突然增大發電量;風力也會不穩,發電量不穩定長久是風力發電的缺點。工程師便要想辦法把電力儲存起來,以備不時之需。現有新技術解決以上問題,冷能儲存(低溫學能,cryogenic energy)。

怪異歐洲:以不環保方法達至環保

生物燃料等同潔淨和環保?未必。部分生物能源的燃料其實是來自樹林砍伐得來的樹木。保育組織 Birdlife 發表針對生物能源的生態報告,揭發在生態保護區有伐林活動,例如在斯洛伐克東部的 Poloniny 國家公園、意大利北部 Emilia-Romagna 沿河森林。報告指,斯洛伐克自 2007 年起以木材作再可生燃料的數量增加了 72%,部分原因竟是為了達成歐洲的可再生能源目標。

天然氣種食糧,世界出路?

要阻止全球暖化、維護生態,人類糧食供應這一環是個難解的死結,環保機構指生產牛肉釋放會加速全球暖化;即便是其他看似無害的牲畜甚至是魚類,為應其所需的大量飼料而開墾的耕地,隨時夷平大片熱帶雨林。有極端者如生物科技公司 Calysta,矢言以天然氣「種出」糧食,充當動物飼料,甚或是未來的人類食糧。

切爾諾貝爾太陽照出生機?

今年是切爾諾貝爾核災 30 周年,30 年前它給帶來了人類巨大的震驚和傷痛,核電廠附近的 2600 平方公里被劃為禁區,出入受管制,至今仍諱莫如深。但烏克蘭政府近日公布,正計劃在切爾諾貝爾附近的荒土,發展太陽能發電,以太陽再種出生機。

中國狂燒煤,但中國不說

中國是最大溫室氣體排放國,每年死於空氣污染人數冠絕全球。眾多污染源頭之中,煤電廠是頭號殺手,美國健康指標評估研究所報告指出,中國由燒煤而起的空氣污染引致每年 36 萬人病死。中國近年積極推動環保政策,叫停及淘汰老舊燃煤電廠,又投資 800 億元開發再生能源,包括研發「綠色煤電」,以碳封存技術減少排放,更承諾 2030 年後不再增排。豐滿的願景背後,現實卻骨感得不便告知。

不丹:負排放的絕望真相

繼全國幸福指數後,不丹再創「壯舉」:不丹平均每年釋出 150 萬噸二氧化碳,國內森林則吸走 600 萬噸,成為世上首個「負排放」國家。不丹又致力發展再生能源,大推環保政策,目標於 2020 年達致零排放。綠色藍圖背後,卻隱藏著不光彩的事實:過分依賴水力發電,導致不丹負債比率過高;水壩建設耗費甚巨,人力及環境成本又大;加上全球暖化威脅國內水源,不丹環保政策能否持續,前景不容樂觀。

再生能源的機遇與挑戰

全球暖化迫在眉睫,當半威權國家如中國和土耳其積極回應,美國卻有總統候選人聲稱一當選就退出巴黎氣候協議,倡議盡用石油、天然氣等化石燃料,無疑非常弔詭。好消息是,再生能源不只時有突破發展(例如「負排放」技術),全球使用乾淨能源比例亦見大增,最近葡萄牙就單靠太陽能、風力及水力發電,連續 4 日支撐全國用電。世上最「乾淨」的國家又在哪裡?

綠色和平:褪色的珊瑚礁

海洋佔地球 70% 的面積,孕育無數海洋生物,而珊瑚礁之所以重要,正因為它為 25% 的海洋動植物提供生活環境,珊瑚礁一旦白化和死亡,海洋生態必然大亂。氣溫上升令全球珊瑚礁受到極大威脅,而另一個令珊瑚礁白化的兇手,竟與你和我有關?

核災教訓後 世界變幾多?

昨天是切爾諾貝爾核災 30 周年,讓人再次喚起廢核的呼聲。聯合國環境署(UNEP)發表的全球可再生能源投資趨勢報告顯示,今年可再生能源投資額上升至 2,859 億美元,比傳統能源的投資額高出一倍。到底再生能源,是否防止核災的一線生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