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械人

|共35篇|

賭城大罷工,唯獨你是不可取替?

5 月 22 日,拉斯維加斯大約 25,000 名烹飪和調酒師工會成員參與投票,99% 人贊成在 6 月 1 日發動大罷工。工會成員在 34 個不同賭場度假村工作,聚集了集體談判籌碼,準備為新的 5 年合同討價還價。罷工原因不外乎爭取更高薪酬和福利,但這次罷工他們更是為了尋求更佳的工作保障,尤其是來自機械人的威脅。

方俊傑:「悍戰太平洋 2:起義時空」—— 中國救地球?

原本應該沒有「悍戰太平洋 2:起義時空(Pacific Rim: Uprising)」,就算有,也不是這種形態、這個時期吧。話說 5 年前,喜歡拍怪獸的 Guillermo del Toro 突然一反常態,拍了一齣特技鉅片「悍戰太平洋(Pacific Rim)」,口碑平平,美國票房僅僅過億,也不算理想。但怪獸與機械人摧毀香港的情節,似乎深受國內同胞歡迎,受歡迎到要收購埋間電影公司,立即開拍續集。

自動機械發展:從巧奪天工到搵笨「必勝人」

在 18 世紀啟蒙時代,歐洲貴族紛紛著迷新知新見新技術,當時歐洲人又視東方產品為「異國新潮貨」。有人就趁此潮流,製作假機器以巧詐名利,這台假機器就是自動下棋機,而因為機器的外貌如有位土耳其人坐在棋盤前下棋,故又稱「土耳其機械人」。此機器並非出自拜占庭人之手,而是由匈牙利人肯佩倫所製。

鄭立:天威勇士 —— 用功夫加美少女將冷門玩具起死回生?

你問會變形成飛機和汽車的機械人,大家第一個想起的當然是「變形金剛」,不過受歡迎的東西當然有模仿者吧?變形金剛在同時期有一個對手的,就是 Machine Robo,雖然很多人以為他們抄變形金剛,但這絕對是大人冤枉他的,因為他比變形金剛更早出現。一將功成萬骨枯,變形金剛踩著 Gobot 成為了經典,後者被打到殘廢,玩具賣不出去。持有這線玩具系列的日本公司,要怎樣拯救這殘局?最終他們痛下險著,啟用了日本的創作者。

【CES 2018】Sony 重推電子狗,意義何在?

20 年前 Sony 推出了名為 AIBO 的寵物電子狗,成功掀起了全球熱潮,其誕生足以打入電子產品發展史,但往後數年,機械人科技顯然未如當初期待蓬勃發展,便在 2006 年被擱置。時隔十多年,Sony 宣布再度推出新一代 aibo,毅然重啟電子寵物計劃,未必只是出於懷舊和童年回憶,要復興的不僅是寵物小狗,而是公司在十多年前曾一度滑軌的機械人狂熱。

Moyashi:完美的良心回路

石之森章太郎的「電腦奇俠」(人造人間キカイダー)中,主角次郎是光明寺博士所製造的人造人其中之一,特別之處在於被安裝了「良心回路」。光明寺博士想製造一個完美的機械人,於是透過「良心回路」賦予機械人人類良心的功能,能分辨善惡。但劇情安排是敵方組織在「良心回路」完成前將博士拐走,未完成的次郎無法完美分辨善惡,而且每次聽到特定頻率的笛聲就會發狂。電腦奇俠在播放當時的副題是「懷著不完全的良心回路,在善惡狹縫間苦惱的人造人的戰鬥!」故事最終其實是問一個問題:「完全的良心是甚麼」?

紅眼:哀傷的機械人偶

近年日劇界經常會看見一位綠葉演員,對白不多,亦無演技,但劇組總會特別為它安排數個特寫鏡頭。相信是廣告商付足了贊助費,所以才能夠跟新垣結衣有「對手戲」,智能機械人逐漸成為日劇的客串嘉賓,而且頻率頗高。智能機械人一直深受日本人歡迎,像自小看著「叮噹」、「IQ 博士」和「原子小飛俠」等漫畫長大,到成年向的「攻殼機動隊」和「最終兵器彼女」,從科幻類到愛情類,機械人偶都從不缺席於日本文化中對未來的想像。日本人想像出來的機械人偶,重點不在於進化或物種競爭,卻更強調於服從和奉獻。日式機械人偶的特質是不會疲倦,亦不會憤怒,而且辦事比人類稱職,願意成為棄子自我犧牲。這種想法,興許是來自傳統武士道精神的崇高投射,而機械人偶就是日本人所追求的終極忠臣。

日本的新世紀絕症:失智

你以為癌症還是最恐怖的絕症?在日本,失智症造成的傷亡與破壞已逐漸超過其他疾病,被稱為新世紀絕症。去年十月,橫濱發生一樁交通意外:一輛輕型貨車衝撞學童因而死亡。肇事司機原該被判過失殺人,橫濱地檢署最後卻做出不起訴處分,原因是年紀高達 88 歲的他被驗出有失智症。

AI 進化了:Facebook 設計出懂得說謊的人工智能

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AI)發展一日千里,Google、亞馬遜等科技巨頭不甘後人地在 AI 領域上競爭追趕,暗地互相較量,而最近在 AI 領域中超越各家,取得突破者,則是 Facebook。Facebook 公布,其團隊研發的 AI 系統又再進化,不僅像人一樣懂得談判,更開始有透過說謊爭取所想結果的跡象。

科技真的讓社會愈不平等?

全球貧窮率在近 30 年來逐漸下跌,但除了患貧,世界更患不均,尤其是在較富有的已發展國家。科技一方面提升生產力,促進經濟發展;另一方面取代了待遇好的藍領工作,他們只能轉為投身相對較低薪的零售及服務。科技發展掀起了促成貧富懸殊的論戰。

Chester Ho:人工智能持續突破,但為何要恐懼?

轉眼間,AlphaGo 擊敗圍棋高手李世石已經是一年前的事情。過去一年,人工智能有持續的突破,例如 Google 把深度學習應用在語言翻譯領域,不但提升了自然語言的翻譯質素,翻譯系統更能夠自行發展了一套方法去學習語言。從前人們聽到這種科技突破必然會興高采烈,並期待新科技可以改善生活。可是,現在我們每次知道人工智能的新發展,都會有懷著矛盾的心情:我們仍然期待新科技帶來便利,卻同時害怕人工智能有朝一日會取代人類。

清除福島核廢料,道阻且長

福島核災事隔六年,東京電力(Tepco)期間不斷派遣遙控機械人抵達人跡罕至的災區收集輻射數據。可是,機械人的抗輻射持久力卻遠低得讓評估人員「無法想像」。2 月初用作清理碎石的「蝎子型」機械人在工作 2 小時後,攝錄機受輻射影響失靈得半路折返,較評估人員原來預期的損耗時間快 5 倍;在最近一次的勘察,探索機械人 Sasori 甚至無法折返,原因是建築碎石和熔解廢料不但阻礙了 Sasori 靠近二號反應堆,甚至還把 Sasori 卡住 。

新年飲茶與人工智能

這一刻我想起日本推出的機械人 Pepper,如果酒樓所有侍應換成 Pepper,可能嗎?誠然,我一直也享受這種無情的服務態度,而大家也覺沒問題時,要換不難,而且有短暫的新鮮感呢。現時已經有不少連鎖快餐店安裝了觸控螢幕,及八達通付款,收銀員的職位只會愈來愈少,而這種趨勢必定會愈來愈普遍,未來的連鎖快餐店一定更適合患有社交恐懼症的人。

【短片】機械人登陸美國 接管外賣速遞

機械人(人工智能)取代人類工作,已逐步實現,現時機械人已能做到送外賣、送餐等工作。低技術、甚或是厭惡性工作由機械人取代,理應感到高興,但原先工作的人類可以幹甚麼?如此問題,特別是已發展國家,除了推行「全民基本收入」外,還有沒有其他方式,例如轉型職業的再培訓,還是其他方法協助?

告別不方便的 User-friendly

由 Apple Siri 到最近的 AI 管家, user-friendly 的定義從簡約的指令按鈕和界面元素,進化到說話的抑揚頓挫,以至稱心如意的能力。當智能科技 user-friendly 到一個地步,開始 sell 親和力,甚至能通人性,投其所好,它還是最初我們想要的純粹「方便用家」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