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格蘭

|共11篇|

李明熙、Kimberlogic:聖安德魯斯與愛丁堡古城

聖安德魯斯的高爾夫球歷史可以追溯至 15 世紀,不少球迷遠道而來,就是為了在世界最古老球場之一的「老球場」(Old Course)打球朝聖。若不談高球,聖安德魯斯另一個出名的地方是聖安德魯斯大學,其於學術界中的聲譽及入學競爭度有如哈利波特中的霍格華茲般有名,於 15 世紀成立,是蘇格蘭最古老的大學。花邊一點的新聞,威廉王子和凱蒂王子妃就是在這所學府中相遇結緣。我對聖安德魯斯的認知,只有「烈火戰車」(Chariots of Fire)開場和結尾的沙灘跑步場面,拍攝地點在老球場旁的西沙海灘(West Sands)。

【短片】為何奧運只有英國隊,足球比賽卻分那麼細?

英國是四個構成國組成的聯合王國。每逢奧運,英國都派出一隊 Team GB 聯合軍做代表,但一轉戰歐國盃、世界盃等國際足球比賽,英國四個民族國家英格蘭、蘇格蘭、威爾斯和北愛爾蘭又會自行派隊,何解時而聯手時而分裂?皆因英國是現代足球的發源地,早期的國際賽事僅是英國四族的內戰,後來國際足協(FIFA)成立並接棒主持國際賽事,為尊重賽事傳統,就沿襲舊例讓英格蘭、蘇格蘭、威爾斯和北愛爾蘭獨立組隊。

陶傑:撕裂一對暹羅連體女嬰

英國脫離歐洲,等同血肉模糊地撕裂一對暹羅連體女嬰。英歐結合三十年,除了英鎊獨立,經貿文化生活早已血肉神經細胞相連。前首相貝理雅一再反對脱歐而不斷質疑,他指出:英國公投退歐的最主要理由,只是不滿每年移民中的 12%——也就是來自歐洲的伊斯蘭異族能毫無節制進入英國。但為了僅一成的移民負擔,而拋棄整個歐洲是否值得,是不是理智與可行?

誰有份建立英國人身份?

由英格蘭王國( 1649 )、大不列顛王國( 1707 ),再過渡至現今為人熟悉的英國(即大不列顛及愛爾蘭聯合王國),由分裂到聯合、由各自為政到共政,約一千年來,在建立「英國人」這共同的政治身份、英國這套文化語言上,以下的歷史人物大概會紀錄在案。

張鼎源:不要再問我多大,你喜歡便好了——無年份標示(NAS)的逆襲

愈來愈多的蒸餾廠商推出無年份標示的高階威士忌,在著重陳年長短的威士忌,著實引起一番討論。因為這不只是新酒款那麼簡單,那是一次少少的營銷及品味革命,從客觀的年歲,跳越至主觀的風味,尤如在追逐年輕青春的世代,一位女性大喊:最要命也最致命的,是你一次邂逅後,從心底愛上。

陶傑:一蹶不振的英國工黨

19 世紀末英國首相德思雷利(Benjamin Disraeli)說過:「沒有一個強大的反對黨,則沒有一個政府可以長治久安。」(No government can be long secure without a formidable opposition.)到了 21 世紀,對於仍然視任何反對派和異見者為「威脅國家安全」的中國政權來說,200 年前英國政治家此一智慧之見,無疑如同火星人的語言。

脫歐後新金融中心……蘇格蘭?

「恨錯難返」這四個字,相信會是很多英國人的最佳寫照。他們投了 Brexit 一票,翌日卻高呼「I’m wrong」,甚至加入網上聯署,想要推倒重來,要求再次公投。由「要脫歐」突變成「悔脫歐」,只因他們難以承受離開歐盟的種種後果,其中最為慘痛的,相信是失去國際金融中心地位的可能性。

張鼎源:田野一隅 低地精品 Auchentoshan

Auchentoshan 於蓋爾語的意思是「田野角落」,簡單明瞭描述了酒廠環境。20 世紀期間曾多次易手,現由 Beam Suntory 持有。歷經風浪,但守得雲開見月明,麥芽威士忌風潮一到,仍然堅持低地傳統,採用三次蒸餾的 Auchentoshan 便成為低地的代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