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侵犯

|共8篇|

唐明:強姦是可以一笑置之的事

由於他對於歐洲女性的安危感到警惕,不符合「多元文化」的政治綱領,他在會場上被 Arbour 斥為「初生女性主義者」(newborn feminist),Schama 也說他滿腦子都是性(obsessed with sex),Arbour 女士的言下之意尤為明顯,容我放飛翻譯一下:「老娘搞女性主義鬥爭的時候,你小子還在吃奶,女人是不是受壓迫和侵犯乃是我的地盤,你這白種直男二毛子休得撒野云云。」她聳聳肩,全場為之鼓掌,意思是 Mark 危言聳聽,貽笑大方。

死刑能阻嚇強姦事件發生?

印度的強姦新聞及個案屢見不鮮,據印度官方犯罪數字顯示,2012 年記錄在案的兒童強姦宗數為 8,541 宗,2016 年更增加至 19,765 宗。印度下議院在週一通過新法例,宣佈強姦 12 歲以下女童者,最低刑期為 20 年,最高可判處死刑。死刑能否減少犯罪,或許曾在不少國家決定死刑存廢時掀起爭議,若以印度的鄰國作例,則似乎不能支持這一論點。

陶傑:若牧羊人原來是一隻狼

MeToo 在美國荷里活引起爭議,是因為電影這個行業本身就是名利虛榮的創作產業。自從人類有戲劇以來,監製編導恃創作才華的大權,輕薄男女演員,雖然很不公平,唯森林定律,一個想成名,一個想滿足私慾,古已有之。但宗教界不同。在宗教界掀起 MeToo,有正當的三大理由。

如何教育子女認識性侵?

從美國到香港,近日接連有知名人士告白,表示年幼時曾遭性侵,而被指控的施襲者們,包括受害人的教練、醫生及師長,並因這些人擁有權威地位,令男孩女孩長久難以啟齒,事到如今才敢說出來。假如指控屬實,不止令人心寒心痛,更讓家長們深感擔憂,如何能保護子女,讓他們免受傷害。「紐約時報」就此訪問兒童組織創辦人、心理學家及教育專家,探討實際有效的預防方法。

男性為何要以自慰來騷擾女性?

荷里活的性醜聞愈揭愈多,從製作人、編劇到導演甚至演員諧星,都被指控曾性騷擾女性,而他們的手法之一,是強逼受害者觀看他們自慰。假若指控屬實,為何這些在行內坐擁權力的男性,偏要在女性不情願之下,在她們面前進行這種私密行為?美媒 CNN 及 NBC 探討這個現象,多名心理學家相信這是出於裸露癖,一些性治療師亦認為,此舉多是為了對人施加控制,而非企圖誘惑對方。

方俊傑:「風河谷謀殺案」—— 蒼白之地的公義

論劇情,「風河谷謀殺案」最簡單 —— 在冰天雪地的荒野發現女屍,死者是原住民,從城市奉命來調查的女警人生路不熟,又似大陸遊客對香港惡劣天氣完全沒有概念般,一籌莫展,幸好找到當地居民聯手尋找案發真相。查案過程中不算有太多曲折,誰是兇手也不是電影最想探討的主題,特別之處全在命案發生的地點。在一個警力奇少、接近無皇管的不毛之地,在一個無娛樂、無生氣,連人煙都稀少的死城,在沉悶和寂寞和自把自為自生自滅的情況之下,究竟會將人類的獸性推到甚麼地步?

為甚麼人們總會責怪受害者?

當看到新聞上的風化案,有時我們不是譴責施暴者,而是指摘受害者,如其衣著不恰當、行為不檢點,「難怪會惹來侵犯」。這種責怪受害者(blaming the victim)的行為,往往會令受害者更受傷害,亦令其他人遭到侵犯時,因怯於批評而不敢指證。為何關注事件時,最終矛頭反而指向受害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