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晉三

|共14篇|

日本大選以後:還會再增消費稅嗎?

日本周日舉行眾議院選舉,安倍晉三率領的自民黨大勝對手,取得超過 280 個議席,維持「安倍獨大」局面。外界相信,過去數季經濟均有增長,商界信心處於 10 年來最高水平,相信政府將會繼續推行「安倍經濟學」。只是,社會上反映「感受不到景氣轉強」之聲眾多,今後能否提升薪金水平等問題,亦有待當局解決。再者,國民甚至港人更為關注的是,消費稅能否如期在 2019 年 10 月實施。

紅眼:一切盡在「忖度」中

載譽歸來的「Doctor X」,演到第 5 季還有什麼好演?既然在 2017 年播,就有 2017 年的時令 Gimmick。劇中除了繼續大喊「御意」、「承知」這些經典用詞,亦與時並進,添了一個熱門新辭。「唔……讓我『忖度』(そんたく)一下吧。」另一長壽電視劇「世界奇妙物語」的 2017 年秋季篇,剛好於 10 月中旬播出,這次劇組還追加了一個深夜特別篇,篇名就是「忖度」,輕輕的幽了安倍醜聞一默。緊接在 11 月,日本心理學作家片田珠美的新書亦將上架,書名?「忖度社会ニッポン」(忖度社會日本)。不得不說一句,你今日「忖度」咗未呀?

杜林普的利益衝突危機

尼克遜說:「總統會做這件事,表示這件事並不違法。」杜林普說:「法律完全在我這邊,總統不可能有利益衝突問題。」杜林普在過渡期間的「外交舉動」涉及前所未見的利益衝突--下屬亦不遑多讓--乃至引起違憲爭議,距離正式接掌白宮還有一個多月,杜林普班子仍未就利益衝突提出妥善方案,美國有何辦法解決這場憲制危機?

偷襲珍珠港:一場種族主義災難

75 年前的今日(12 月 7 日),日本偷襲珍珠港,造成美軍數以千計傷亡,輿論一夜扭轉,美國隨後宣佈參戰,世界戰局從此改寫--如此重要的事件,原來是一場偶發災難,本來完全能夠避免。美國記者 Simon Worrall 新作「倒數珍珠港」(Countdown to Pearl Harbor: The Twelve Days to the Attack)指出,日軍之所以偷襲成功,主要出於美國種族主義,美軍大意輕敵,雖然曾就類似偷襲狀況進行軍事演習,但始終不以為然,對各種情報線索視而不見,終於釀成悲劇。

自成一黨的日本首相夫人

作為國家掌舵人背後的女人,尤其是在男女之間涇渭分明的日本,第一夫人要低調不能拋頭露面,想當然爾必不得干政。然而安倍晉三的夫人安倍昭惠,不單時時於報紙雜誌亮相,落區聽民意外訪不在話下,更常公開發聲議政。她沒有政治地位,但身為首相夫人的她又自成一派,更被丈夫稱為「家中的在野黨」。

6 場驚喜的奧巴馬國宴

日前奧巴馬主持他任內第 13 場、也是最後一場的國宴,招待意大利總理倫齊及其妻子。奧巴馬的國宴每次可燒約 50 萬美元,可見隆重其事。在觥籌交錯的國宴,有充滿異國特色的菜式、華麗精美的餐具、頂級明星的表演,無一不是對國際展示的友好姿態。奧巴馬幾乎是歷代舉行國宴數最少的美國總統,猶是如此他的國宴仍不乏看頭,場場皆有驚喜,以下節選其中 6 次國宴:

東京奧運之時,日本首相是誰?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以馬里奧裝扮登場里約奧運閉幕禮,有人驚喜亦有人批評,譬如體育評論家玉木正之就認為政客不應現身競技場合,僭奪運動員的風頭。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亦有出場接棒,身為舉辦城市的首長,預期主力籌辦事宜,起碼順理成章,2020 年就未必關安倍馬里奧的事了。按照自民黨黨章,黨總裁任期限兩屆,合共 6 年,東京奧運之時內閣應已面孔一新。不過近日有聲音指,安倍或有意修改黨例,延長任期,收割奧運紅利之後再下台。即是說,開幕禮屆時可能會出現安倍比卡超(Abémon)。

罄竹難書的安倍馬里奧

一場奧運的終結,最令人形象深刻的,竟非一眾頂尖運動員,而是一條巨型綠色水管,以及從水管冒出來、模仿超級馬里奧的安倍晉三。
外界對此普遍受落,高呼新奇有趣,反觀日本國內,批評之聲不絕於耳。不少國民更為反感,在他們眼中,即使安倍扮演著馬里奧,仍無法掩飾他的種種惡行……

因循守舊的日本企業啟示

世界經濟陰霾處處,「世界七大工業國組織」早前在日本舉行,就以振興經濟,帶動世界經濟增長作為目標。然而,不少人都懷疑組織能否真的將在泥濘中的經濟一把扶起來。畢竟前車可鑑,日本扶了廿年至今仍像一個「扶不起的阿斗」,經濟增長在零上下間徘徊。

為加價 10 円道歉:尷尬的日本經濟

在香港,港鐵公司連續七年加價,主席還會辯解港鐵大股東是政府,所以賺到錢都是回饋市民;在日本,雪糕公司「赤城乳業」的社長卻因為 25 年來的第一次加價,連同員工拍廣告向公眾躹躬道歉。在同一個時空,兩者的大不同,除了日本人知廉恥外,最主要是日本經濟差到連商人都不好意思加價,增加民眾負擔。

「民進黨」動搖安倍政權?睇過……

由周日起,世上又多一個「民進黨」。這個由日本民主黨與維新黨合併而成的最大在野黨,在參眾兩院手握 156 個議席,企圖扭轉自民黨獨大的現況,實現政權交替。不過政治這回事,往往講就天下無敵,做就有心無力,號稱要打破日本政治悶局的民主黨,又能否講得出做得到?

日本人口有減無增 老化問題難振經濟

過去五年來,日本的人口下降了將近 100 萬,是自 1920 年開始人口普查以來第一次下降。對於日本已經疲弱的經濟而言,無疑是一個壞消息:無法藉擴大勞動人口來推動經濟。人口老化令這個全球第一債權國的困局更為複雜:一個人口老化,規模縮減的社會要經濟增長十分困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