槍擊案

|共13篇|

陳腔式的 RIP、「深切哀悼」、「禱告」到底有何用?

香港官員在面對社會慘劇或災難發生時,面對傳媒,多會表示「深切哀悼」或是「難過」,而美國官員的慣用語則是「Thoughts and Prayers(惦記與禱告)」會與受害者或是死者家屬同在,以暫時撫慰受傷的心靈。但這些陳腔濫調其實不能阻止悲劇再次發生,人們更想知道為何不將惦記和禱告轉化為實際行動?

遊說是否貪腐?

在美國,政治遊說(lobbying)往往被視為官商勾結,杜林普亦曾揚言要「抽乾沼澤」(drain the swamp),革除議會貪腐;但與此同時,政治遊說作為合法產業,有憲法依據及法例監管,大學甚至設有相關課程。究竟遊說是說客所言「促進施政效率」,還是在陽光下合法貪腐?

美國人的恐懼邏輯

杜林普下達 90 日旅遊禁令,禁止 7 個回教國家移民入境,聲稱目的在於隔絕外國恐怖分子,維護美國本土安全,但近 40 年來美國恐襲案中,並無一宗涉及該 7 國移民,反而國民牽涉 911 襲擊的沙特、埃及、阿聯酋及黎巴嫩卻不在名單之列。而據統計,美國 2005 年至 2015 年間恐襲致死者有 94 人,槍殺案則造成 30 萬餘人遇害,但美國人似乎對恐怖分子比槍擊狂徒更敏感,甚至不怕槍械,只怕管制槍械。恐懼如此不切合事實統計,背後是一套甚麼邏輯?

未來報告:一早知你係兵係賊?

美國各州警方逐步引入數據挖掘(Data Mining)及演算法(Algorithm),預測何時何地最有可能發生罪案,當然系統最關注的是「誰」最有機會犯案了。不論在大型群眾活動或防止罪案,其實各地警方早有採用模擬推論,而且也有該區「心水」目標人物,不過用到大型數據系統結合模擬推算,自然又再掀起關注。但說穿了,爭論與系統無關,只是警察誠信能否服眾的問題吧?現在香港警方說要全天候保護朱凱迪,香港人會信這是保護還是監視呢?

恐怖分子屍首如何處理?

回教恐怖分子死後,屍體處理十分尷尬,假如按其宗教儀式落葬(例如 2015 年加州槍擊案兇手),似乎正合宗教狂熱分子之意,或會鼓勵更多同類恐襲;若果隨便丟棄屍首,又有組織批評違反人權。各國如何處理恐怖分子的身後事?

機械警察殺人:應當恐懼的未來

美國達拉斯(Dallas)早前發生警民衝突,事源槍手對黑人被警殺死深深不忿,故此展開復仇,狙擊 5 名白人警察。對峙多時後,警方派機械人放置炸彈,炸死槍手。是次槍擊案中,除了種族衝突,警方以機械人殺死兇徒的手法亦激起社會爭論。有論者警告:讓機械人替警方行殺人任務,可帶來嚴重的潛在危機。為何此事會引來各界激辯?機械人警察又是否維持社會秩序的未來?

余以謙:三億多槍械氾濫美國民間

襲擊奧蘭多夜總會的兇手使用的 AR15 半自動式手槍是新式殺人利器。2012 年康涅狄格州小學槍殺案,用的也是同一種半自動手槍。美國國會調查局估計,除了軍隊、警察所須配備手槍武器外,全美民間擁有的槍支達 3 億 1,000 萬,平均每一個美國人就有一把,槍械氾濫形勢可怕。

伊斯蘭教如何懲罰同性戀者?

美國奧蘭多同志酒吧槍擊案中 49 人不幸離世,阿富汗裔兇徒馬丁(Omar Mateen)曾稱效忠伊斯蘭國;馬丁的父親接受訪問時表示:「神會自行懲罰同性戀者,不是由凡人決定生殺。」此事反映了伊斯蘭文化與同性戀間的衝突,再一次使人深思伊斯蘭教看待同性戀的觀點。目前,不少信奉伊斯蘭教的國家對同志的立場相當保守,同性性行為不但非法,最嚴重的可遭處死。

奧蘭多槍擊案的共業

人在美國,開車要考牌,開槍就簡單得多,買一支大殺傷力步槍毋須背景查核。正如紐約客一篇評論指出,大型槍擊已成為美國國技,奧蘭多槍殺案以破紀錄戰績登上超長名單榜首,規模或者令人震驚,但手法絕不陌生。奧蘭多案 49 人之死,其實並非一人所為,法院、國會、全國步槍協會(NRA)甚至國民都是幫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