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手機

|共64篇|

想食客放下手機,擺個鐵盒就得?

智能電話出現至今,很多人已經意識到自己機不離手的問題,然而實際要解決上癮的問題,卻極少人做到。在紐約東村的餐廳 Hearth,老闆 Marco Canora 加入一件小工具,希望人們能夠放下手機,好好享用自己的食物,以及和進餐的人交流。但你萬萬猜不到,那件小工具只是一個鐵盒。

耗時數年開一張天價罰單,Google 半個月就賺回來了

歐盟過去多年致力打擊科網巨頭壟斷地位,日前宣佈再度對 Google 開出罰單,金額達到破紀錄的 43.4 億歐元,成為反壟斷法例下的最高懲罰。理由是 Google 於過去十年借助其手機平台 Android 系統,強迫各手機生產商在手機出廠時預載 Google 的搜尋引擎、瀏覽器和網絡商店等程式,以此鞏固主導地位。

課金地獄:沉溺在手遊的主婦

日本 Online Game 協會去年進行調查,顯示日本國內的線上遊戲市場規模,已經突破 1 兆 2796 億日元,當中多達 1 兆 1517 億日元來自以手機或平板電腦為平台的社交遊戲(social game)。內閣府去年的調查則發現,七成以上的中小學生在玩社交遊戲。未成年者為此「揮金如土」,已是一大社會問題。但原來主婦們更是沉迷,非但願意大手課金,有的甚至因此債台高築,賠了金錢又賠了家庭。

【注意】現場看世界盃,別帶智能電話?

四年一度的世界盃即將舉行,世界各地球迷都會前往主辦國參與盛事,但世界盃在俄羅斯舉辦,加上球迷必須提供大量資料辦理通行證,不免令各國聯想起間諜活動。最近德國其中一個邦政府就主動向公職人員頒佈安全指引,提醒他們不要攜帶智能電話往俄羅斯。

我上網故我在(二):批判思考難上加難?

培育批判思考需要長期學習。在建立獨立、理性的決定前,需要面對並處理千變萬化的人生境遇,包括面對引起負面情緒和造成認知衝擊的處境,但是沉迷智能手機,妨礙的是真實的人生經驗,而從人生中學習,形成批判思考,就會變得難上加難。

影相如何改變記憶和情緒?

我們都知道科技便利容易使大腦,包括記憶,產生惰性。資訊泛濫使人善忘,濫用導航軟件令人倒退成路痴。最近一個研究邀請近 400 人參與實驗,發現旅遊影相,分散注意力,使人抽離當下,最終削弱回憶。不單拍照影響記憶,另有實驗指,太常分享相片,更會改變當事人的記憶視點,剝離親身感受。

陶傑:手機上的人民公社

「群組」在中國人之間特別流行,因為生活富裕,空虛無聊。許多人在群組中炫耀毫不相干的生活細節:今日去何處購物、在哪間餐廳進食。群組組員有十多個,人人被迫「分享」。一旦有人受不住太多強制「分享」的滋擾而自動退出,即背負上 Anti-Social 的罪名。管理員不悅:是不是不喜歡我們?還是這個成員患上了社交厭倦症?退出的人容易受到千夫猜疑,變為群組的人民公敵。

手機女孩走入年宵 玩本地桌遊知香港歷史

小眼睛、極短齊蔭、身穿標誌性黃衣、黑短褲的貼圖人物 ——「手機女孩(Mobile Girl)」MiM,大家即使沒有真正聽過她的名字,也總會在 Facebook 留言或 Messenger 見過她的貼圖,豎起手指公或是在地上踢腳耍賴,浮誇得來搞笑的畫風令她曝光率奇高。今年年宵,她將走出網絡,推出實體商品,而香港更是其第一次發售商品的地方,促成美事的,就是她的忠實 Fans。

有了 iPhone X,誰還需要基本通話功能?

儘管 iPhone X 機能強大,全球熱銷,但不少機主在用過一段日子後已開始抱怨,他們發現這部索價超過 1,000 美元的旗艦級智能產品,有一個極不尋常的 Bug:作為一部電話,卻連最基本的電話功能都做得不好。「每次當我需要接聽電話時,鈴聲響起,但屏幕要待 6 至 8 秒之後才亮起。」有 iPhone X 用家如此留言,而且有超過 800 名用家指手上電話出現類似狀況。也有用家指來電只有鈴聲:「很多時候,我只聽到鈴聲,但就看不到來電顯示。」

大兵一跑步,國家機密就洩露了?

Strava 是近年冒起的健身追蹤 App 大熱之選,除了龐大和精準的 GPS 定點和資料庫,其熱圖(Heat map)功能更精細得能夠繪出全球用家的運動數據,包括逾 10 億次活動紀錄的路線和頻率。不過,在伊拉克和敍利亞這些戰區和沙漠地帶,某些零散地方卻出現有如聖誕樹的閃光,清楚顯示有軍人在此走動並打開了追蹤功能,無疑將國防機密曝光。

自拍的正面力量

「沉迷自拍,易跌落海」?Selfie = selfish?這個由智能手機衍生出的流行現象,多年來被視為自戀文化的症狀,有些人甚至揚言,此舉直教社會墮落。但在視覺藝術評論家兼記者的 Alicia Eler 眼中,自拍對文化有更深刻與正面的影響。她在新書 The Selfie Generation 就打破坊間的陳詞濫調,闡述自拍如何成為數碼時代的特色,並為弱勢社群賦權。

電話屏幕變灰,能戒手機癮?

Nellie Bowles 作為「紐約時報」科技及互聯網文化的記者,在公在私也是「手機奴」一名,終日機不離手,兩眼長盯屏幕。當然,她和你我一樣,想要擺脫手機,卻總難敵心癮。只是幾經掙扎,她最近孤注一擲,效法科技道德學家 Tristan Harris 等一小撮人,對手機動些手腳 —— 將電話屏幕變灰。他們認為把畫面從彩色變成黑白,能減少屏幕引起的刺激。你說聽來有點無稽?Bowles 試了數天卻已直言:「手機屏幕灰了,我的心情好了。」灰屏何以有此神奇功效?

以手機讓孩子安靜,真是萬萬不可?

「讓他看照片、動畫和兒童節目,便能乖乖等我一陣子。」神奈川縣一名 37 歲女性這樣說。她每天忙著上班和做家事,只有借助手機或平板電腦,轉移 4 歲兒子的注意,方可稍為喘息。她直言:「沒有這些工具,那是撐不過去。」東京都一名 6 歲女孩的母親也說:「沒有任何『工具』能比智能手機更好令孩子安靜待著。」然而,當沉迷手機忽視周遭事物、偷拿手機看影片、長期前傾而頸梗膀痛,淪為一些兩歲孩子的日常時,智能產品為育兒帶來的便利和毒害,叫許多日本家長為此掙扎不已。

齊來下載愛黨 APP,做個「虛擬」中國人

曾在毛澤東時代高高懸掛的愛國標語,已經跟不上新世代。培育新一代愛黨青年的方式,早就滲入網絡,明確打著灌輸中共思想為旗號的「黨 App」,取代當年的大字報,完成一系列政治宣傳任務,清一色紅底圖案,未 Click 入去已感覺得到中共色彩。中國網絡汪洋中數以百計「黨 App」,雖則數量龐大,但沒有個別特色,一般遇到這類型的 App 或網站,我們會稱之為 Content Farm,「黨 App」則可能是富有「新時代中國特色」的 Communist Fa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