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

|共42篇|

Facebook 問題叢生,需要「修復」?

近年 Facebook 捲入不同的「假新聞」事件,令 Facebook 上流通的資訊可信性受到質疑。此外,用戶沉迷於社交媒體,導致的社交障礙、精神健康問題一直存在。為此,早於 6 月,朱克伯格把公司的使命從「連接世界」改為「讓世界更緊密連繫」。朱克伯格表示,公司鼓勵用戶,進行有意義的社交互動,而非像往日般,浪費時間於社交媒體身上,卻絲毫沒有拉近人與人的距離。

初相識時,6 個更易破冰的秘訣

樣子決定命運,即使我們深明樣貌不反映一個人的能力,但研究顯示外貌能預測美國參議院的選舉結果。此外,若外表冷酷、看似無能,大眾更易接受這些「樣衰者」受到排斥。先天不足,後天的確能夠補救。第一印象相當重要,普林斯頓大學心理學教授 Alexander Todorov 表示,人們在不到十分之一秒的時間,便會判斷出某人的可愛度、可信度和能力。據多項心理學研究,BBC Capital 專題歸納了多項有助改善你第一印象的方法。

2018:不做社畜

「社畜」一詞來自職場文化最為磨人的日本,形容放棄人類尊嚴為工作而活的公司牲畜,愚忠公司、無償加班、對過火要求照單全收者均在此列。曾高就日本微軟公司社長的日本實業家成毛真,就著書「社畜中年」教人如何「脫畜」,擺脫被工作豢養的生活,找回自我人生。不過若待奔四被工作文化潛移默化成「勤力得只剩工作」,才學習如何脫離社畜行列,恐怕恨錯難返。要下半世過得好,應由年輕起經營,小處著手,拒做社畜。

任天堂超反彈,一年時間足以改變世界

任天堂新一代遊戲主機 Switch,銷量驚人,截至 9 月底僅半年時間,全球累計已賣出 763 萬部,令任天堂勢危多年的業績一下子「Switch」到出乎意料的新境界。任天堂高調報捷,將 2017 年度的 Switch 銷售目標增加到 1,400 萬部,或意味著 Switch 僅用首個銷售年,就超越了任天堂上一代遊戲主機 Wii U 的貢獻。除了讓任天堂東山再起,對眼下手機普及、手遊當道的世代則別有一番意義。Switch 不但強調遊戲主機的「轉變」,也是一種「回歸」,證明不需要精緻畫面或過度應用嶄新技術,電子遊戲機的魅力,從頭到尾都沒變過,還是在於它有兩個手掣,以及一個面對面的對手。

面對鄰居,你可以老死不相往來?

鄰里間應互助互愛的道理大家都明白,但實在知易行難。明明只是陌生人,起居卻不過一牆之隔,阻隔不了的噪音和惡臭只能硬食。結果與友愛互助相反,不少鄰舍都像個火藥桶,人人各有一肚惡氣,一言不合則先口角繼而動武,就算不起衝突,也對鄰居敬而遠之。早前美澳兩地各有關於鄰里關係的調查,亦遙相呼應現代人對鄰居的冷漠態度。

忙者榮耀?你大可不必太 Social?

中文有一精警詞語 ——「應酬」,表示交際往來,又帶有勉強應付、不得已而為之的意思。現代社會強調社交力,日本甚至有年輕白領花錢請來陌生人裝作 Girl’s talk 聚會。但真正花費精力的,也許就是每週不間斷的應酬。英國自由撰稿人 Madeleine Dore 在 BBC Capital 專題中表示,從她的採訪經驗中,包括訪問藝術家、作家、創意企業家等等,關於他們的成功之道,總有一個常見的答案:「Well,我沒有社交生活。」

不夜蒲不戀愛,不再反叛的青年,是成長表現?

有研究顯示,過去反叛青年身上的常見習慣,自 21 世紀開始,有迅速下降的趨勢。雖則少了醉酒鬧事和超速駕駛等情況,但當這些青少年問題不再大量發生,反而又變成另一個社會問題:放棄反叛,拒絕長大,新生代可能並沒興趣成為一個成年人。人的成長速度往往會隨著周遭環境而改變。當社會變得艱難和前景不明,會令人加快成長。反之,當社會資源豐富,生活趨向安定,步伐就會減慢。當下的「iGen」往往少了份叛性,多了份隨性,而且更難獲得愉悅 —— 他們沒考慮也沒準備過,要如何成為一個大人,也代表他們無法從反叛的行為中,得到自我滿足。

人愈大,愈少朋友?

不少年過 30 的人,都有如此感慨:身邊的朋友好像愈來愈少了。近日紐約時報重登 2012 年一篇由文化記者 Alex Williams 撰寫的文章,編輯注曰:「雖然文章陳舊,但所探討的主題卻永不過時。」Williams 在文中寫道:「無論你有多少朋友,最終會感到一個宿命:20 歲時期到處能認識到交心摯友(B.F.F.)的年代已經過去。現在則只能結交泛泛之交:算是朋友的朋友(K.O.F.)。」

眼睛何以成為靈魂之窗?

眼神可以溫柔,可以暴烈,可以調情,可以「飛出小刀子……表達出充分的鄙夷與憤怒」。美國文學家愛默生對眼睛情有獨鍾,獻盡溢美之辭:「眼睛……會說一切語言。」「當眼神說一件,舌頭說另一件,老練的人會倚賴前一種語言。」詩家之言或者並無誇大,歷來有不少研究睛指出眼神交流之於人類的重要,早自孩提時期,嬰兒便懂得觀人眉目,察其心意,眼睛被稱為靈魂之窗,所言非虛。

個人至上的社會,「大眾群體」是甚麼?

「從前,人們生為群體的一部分,然後從中尋找個人的位置。現在,人們生為個人,然後再尋找所屬的群體。」The Big Sort: Why the Clustering of Like-Minded America Is Tearing Us Apart 一書的作者 Bill Bishop 如此形容這種改變。換言之,如果群體在以前是一幅畫,現在群體就是拼圖,淪為許多個個人的堆疊。勃發的個人主義令我們更專注於個人發展、更熱衷於對事物的追求。然而,這些優點能否讓我們安心接納「群體」的新定義?

Small talk 雖小 Dead air 事大

閒談,Small talk,聽來無足輕重,很多人還蔑視為浪費時間,寧願自閉。但在社交場合上,沉默絕對不是金。根據美國作家 Debra Fine 的著作 The Fine Art of Small Talk,閒談是良好溝通的基礎,交談中尷尬的沉默,亦即人人聞之色變的 Dead air,可以叫人口唇發乾,或者心跳加快,甚至大腦一片空白。善於閒聊的人,是能令任何人都感到親切和熟悉,獲接納或者受重視,這種能力對於職場、商業往來、友情以及家庭等各種人際關係都有極大的裨益。

唐明:猜猜誰來吃晚餐?

晚餐的最高級別,是家宴,「家宴」兩個字,僅指晚餐而言。如此則不難理解耶穌與十二門徒共進「最後的晚餐」,為何象徵意義格外顯要:共晉晚餐的本來都是自己人,但其中出了一個叛徒,這席晚餐既是情份的決裂,也是命運的離別。如果人生是一場流動的饗宴,有時命運的轉捩點無非是,出席晚餐的那個人以後再不相見而已。

通訊科技進步讓人更怕醜?

科技進步,通訊工具使人可以在千里之外即時對話,但「通訊愈便利,愈妨礙溝通」的說法甚囂塵上。互聯網與電話真的使人的社交能力萎縮嗎?英國利物浦約翰摩爾斯大學文化歷史教授 Joe Moran 花了三年時間,研究「害羞」與科技之間的關係,結論是科技從沒徹底改人類本質。

日本 OL 新常態:租「朋友」合照

年過廿五的 OL 花錢「租朋友」,請來年紀相仿的女孩,充當閨密慶生;二十出頭的女白領,花錢招來 3 名陌生女子,裝作 girl’s talk 聚會…… 你覺得很浮誇?在日本,這樣的都會女性愈來愈多。她們每次出錢又出力,只為拍照放到 Facebook、Twitter、Instagram,有些人為求盡善盡美,甚至保持同一姿勢拍照 10 次。如此不辭勞苦,為的又是甚麼?

6 個矽谷人想要戒絕的惡習

2017 差不多過去 1 個月,年頭說好的新年目標你還在堅持嗎?還是已經被你棄如敝屣?畢竟就是最有毅力的人也很難將目標堅持到底。或許可以參考幾位 Google、Twitter 和 LinkedIn 員工分享矢志今年要改掉的惡習——戒絕惡習要比培養新習慣容易吧——趁著還有第二個新年(農曆年),重寫新年目標吧。

你有嗎?10 個「青年危機」徵兆

「危機」這回事,從不限於中年。西方學者提出「quarter-life crisis」的概念,意指一些二三十歲的青年,人生不過走了四分一,但踏入社會幾年後,就已經心生困頓,迷茫徬徨,如同永在青春期。近年,失業、病痛、恐襲、婚姻、不育等問題,困擾全球新人類。「青年危機」一詞,由無病呻吟變成切膚之痛。想知道自己是否其中一員?英國「獨立報」列出 10 種「青年危機」的徵兆,讓你驗證自己是否屬於這個困惑世代。

講粗口者,做人較真,坦白誠實

講粗口的壞處人人都知:既傷害別人,更有損自己形象,總之「失禮」。然而,講粗口亦有不少不容忽視的好處,以前報道過粗口不但口語表達能力較為優秀、有止痛及減壓效果、IQ 較高,更加能增進社交力,現在再有研究指出,講粗口的人較為可信,髒話與誠實之間存在正面關係。

當「凝望」成為一種交友活動

低頭族之所以低頭,除了是沉迷 Facebook 捉小精靈,也是避免與人四目交投,怕對方看穿自己、看低自己,又或是看不到自己。既是缺乏自信,卻又猜疑對方。我們唯有借用智能手機,找個藉口躲開目光,藏身虛擬社交平台,截斷現實眼神接觸。澳洲的 Igor Kreyman 則反其道而行,他創立組織「Human Connection」,定期舉辦「互相凝視」活動,希望從兩人的靈魂之窗,聯繫彼此的靈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