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媒體

|共77篇|

我上網故我在(二):批判思考難上加難?

培育批判思考需要長期學習。在建立獨立、理性的決定前,需要面對並處理千變萬化的人生境遇,包括面對引起負面情緒和造成認知衝擊的處境,但是沉迷智能手機,妨礙的是真實的人生經驗,而從人生中學習,形成批判思考,就會變得難上加難。

朱克伯格的最強殺著:Instagram

Facebook 被揭遭「劍橋分析」挪用大量用戶資料後,前員工兼 Whatsapp 合伙創辦人 Brian Acton 隨即發起 #DeleteFacebook 運動。Elon Musk 亦不甘後人,非但反問「甚麼叫 Facebook」,還刪除 SpaceX 和 Tesla 的 FB 專頁。可是他的 Instagram 帳號?卻仍照常運作,儘管這個相片分享平台早被 FB 收購。誠然,Instagram 被 FB 收歸門下後,彼此保持一定距離,但它借用了 FB 的商業模式,以龐大的用戶數目,吸引客戶投放廣告。「彭博商業周刊」分析,過去 Instagram 依靠 FB 成功,今卻風水輪流轉,FB 或需仰賴 Instagram 續命。

真作假時假亦真 —— 立於維度之間的 3D KOL

老實說,KOL 還有虛擬不虛擬之分嗎?答案是還真有。她們是 Instagram KOL 中新興的一群,和其他人一樣會分享九頭身零毛孔的加工美照、化妝或美甲潮流心得、打卡美術館或海灘,間中為社會議題發聲,獲品牌邀約合作,名利雙收…… 與眾不同的是,她們在相片中展現的自己,不論是美麗的臉孔、零瑕疵肌膚還是修長的身材,皆是電腦軟件生成 —— 她們是虛擬 KOL。

廖康宇:從毛記上市看廣告行業轉變

「100毛」母公司毛記葵涌在一片歡呼聲中招股上市,引發超額認購,世俗對新媒體行業的未來充滿憧憬。另一邊廂,全球最大廣告上市集團 WPP 錄得過去 20 年有紀錄以來最大虧損,市值蒸發近 200 億港元,投資者及從業員無不叫苦連天。廣告公司之間的盈虧除了是商業角力,當中亦反映了媒體行業的發展及從業員價值觀的世代轉變。

Snapchat 玩完?得罪 KOL 等於自焚

得罪身為天后級歌手兼 KOL 的 Rihanna,隨時慘過被某國實施經濟制裁。社交平台 Snapchat 近日自行製造了一場公關災難,遭 Rihanna 發文炮轟,母公司 Snap 的股價即日暴跌 5%。這可謂禍不單行。因為上個月 Snapchat 改版之後,部分用家深感不滿。當中就包括了模特兒兼著名 KOL,Instagram 粉絲人數過億的 Kylie Jenner。隨著罷用 Snapchat 的言論,一條 Twitter 就換走了其 13 億美元的市值,影響力幾乎大過任何一件國際大事和外交風波。當然,亦有分析認為,大家只是過度被 KOL 搶走了視線和注意力。

包大人:飲食業公關就是天道酬勤

雖然各行各業各有難處,但飲食業遇上公關災難的機會總是比較高。食物安全固然是大件事,數年前一個福喜過期肉事件,到今天麥當勞仍然要設法挽回食客的信心。加上民以食為天,飲食業與普羅大眾關係密切,大型連鎖快餐店只要稍作價格調整,便會刺激一眾食客的神經,令品牌形象一落千丈,後果統統反映在其臉書專頁。食肆品牌形象不能一步到位,靠的只有平日默默耕耘,努力經營好公關工作,設身處地為顧客著想,拉攏人心。

Snapchat 正步入老年?

Facebook 是否正老化?不玩 Facebook 的年輕人,為何轉投高私隱度的閱後即焚軟件 Snapchat?大眾可能尚未來得及接受這個世代潮流更替的現實,但 Snapchat 就已經變老。Snapchat 母公司 Snap 宣佈,在更新之後的版本,分享形式會有所改變,並可延伸到 Facebook、Twitter 或者電子郵件,內容會在 30 日之後才消失。這改動跟一開始的設計原意有很大出入,反映 Snapchat 正變成另外一個像 Facebook 和 YouTube,讓用家付費或對外分享短片的平台。

Facebook 問題叢生,需要「修復」?

近年 Facebook 捲入不同的「假新聞」事件,令 Facebook 上流通的資訊可信性受到質疑。此外,用戶沉迷於社交媒體,導致的社交障礙、精神健康問題一直存在。為此,早於 6 月,朱克伯格把公司的使命從「連接世界」改為「讓世界更緊密連繫」。朱克伯格表示,公司鼓勵用戶,進行有意義的社交互動,而非像往日般,浪費時間於社交媒體身上,卻絲毫沒有拉近人與人的距離。

「容」醫宣傳新技:打破忌諱,公開一切

現今整容之普遍,已趨向如化妝一般,不過外科整容手術在香港都不准作廣告宣傳,而醫學美容則仍在灰色地帶,滿有制肘,但在美國則沒有限制,整形外科醫生在行銷手法上變化新奇,甚至算得上嘩眾取寵,例如在 Instagram 中張貼病人進行整形手術的網路短片(viral videos),令大眾得以窺看手術室的究竟,而此舉獲得了成千上萬的回應,更令客人對整容手術更有信心。

比假新聞還大的問題:「廢文(Shitpost)」

隨著美國媒體和總統杜林普的互相指控,「假新聞」一詞愈炒愈熱,近日更被美國方言學會選為最能代表 2017 年的詞彙。有趣的是,跟「假新聞」同時當選,被視為最能代表 2017 年網絡世界的詞彙(Word of Digital World),是「廢文(Shitpost)」。何謂「廢文」?一來是指內容垃圾,但也並非單單指斥文章質素差勁,「廢」所指向的,更是一股近年新興的網絡發文壞風氣 —— 透過極為拙劣的改圖、不好笑的爛笑話、前文不對後語的內容,還有一再重複的罐頭文字,以帶起激烈回應,而實際上全無意義的網上討論。這些集腋成裘的「廢文」,足以混淆焦點甚至騎劫一宗備受熱議的新聞事件。結果,當瀏覽者心想「我到底看了甚麼」的同時,他們對這宗新聞的注意力已被抽去。

讓你除舊迎新:簡化生活的 6 個步驟

距離 2018 不到一周,又是時候回顧過去、展望將來…… 等等﹗俗務纏身的你,在訂立新年大計之前,是否應先整理自己,踢走累贅煩事,才去追求目標?The Financial Diet: A Total Beginner’s Guide to Getting Good with Money 作者 Chelsea Fagan 提供 6 個在個人、理財及家居的簡化貼士,讓你來年能夠更加專注,達至心中的理想生活。

玩命自拍:「極限運動」的大限

極限運動近年成為社交網站的出位之舉,不過,日前證實玩出人命,中國著名極限運動玩家,年僅 26 歲的吳永寧,於湖南長沙的大廈天台失手從高空墮下。死前片段於網上廣傳,震驚整個中國,而玩命達人的一聲慘呼,也喚醒了全球再度關注這一股在摩天樓邊緣玩命自拍的風氣。或者,討論的重要不再是他們為何這樣做,而是當他們爬到這麼高,距離這項極限運動的原意到底有多遠?

從羅浮宮到雪糕博物館:博物館的 Instagram 化

網絡流傳法則:「不留影等於從沒發生過。」難得逛一回博物館留影三兩張上傳 Instagram 是不可少的。臨近年尾,Instagram 就公佈今年用戶最喜愛博物館,從羅浮宮到雪糕博物館,不單反映遊人參觀博物館的新玩法,亦可見館方如何因應 Instagram 法則改變展覽模式。

出格設計,帶動明治拓展超大型藍海

賣得比人貴,卻賣得比人多。明治(meiji)的朱古力「THE Chocolate」(ザ・チョコレート)就有這種魔力。

以往在日本超市發售的朱古力,多數是 100 日元左右(約為 7 港元)的便宜貨。明治卻在去年 9 月推出「The Chocolate」時,把建議零售價定於 237 日元。豈料在短短 1 年內,賣出多達 3,000 萬份,預計 2020 年將可增至 1.2 億份,近日更正式進軍香港市場。「The Chocolate」不只令明治市值創歷史新高,其出格且備受高層批評的包裝更成為一種潮流,讓明治開拓成人市場,掀起高級朱古力熱潮。

網上約會流行愈久,有甚麼婚姻生態會改變?

約會網站改變了認識伴侶的方式,提供平台令單身人士走出固有社交圈,認識可發展的對象。今天,已經超過 3 分之 1 的婚姻是由網上開始,交友網站對約會行為產生巨大影響,成為主流結識伴侶的渠道。現在更有證據表示,這種變化一定程度上增加不同種族間的婚姻,甚至促進了婚姻的穩定性。

州官放火:中國最大 Facebook 用家 —— 中共

杜林普本周訪華,各大媒體的焦點之一,是他能否在防火牆內盡情發 Tweet。結果這位「Twitter 總統」不負眾望,既在故宮打卡留念,還換了張新 Profile pic。這種公然翻牆的「特殊待遇」,其實也適用於中共政權。「紐約時報」報道,中國政府禁止民眾使用 Facebook,自己卻是 Facebook 的活躍用家,在這個擁有 20 億用戶的社交平台,向全球輸出其政治宣傳。

【不再網紅】由 KOL 迎合市場起,KOL 就開始過時了

「KOL / 網紅」這個本應凡事平心而論、以事論事的「行業」,剛崛起時,也有過一段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的風光日子。直到有 KOL 接廣告接到寧濫勿缺,不論所言所行一概「睇錢份上」,始露出馬腳,受眾看穿其商業本質,根本不是所謂「純分享」。於是當「如何活用 KOL 的力量」才剛成為行銷新課題時,研究已經發現 KOL 的號召力正逐漸退潮。

紅眼:你老竇才不會買的 Dad Shoes

Dad Shoes 大行其道,還成為 2017 年潮鞋的代名詞,Raf Simons、Balenciaga、LV、Gucci 以至風頭躉 Kanye West,都爭相推出這些又笨又蠢又過時兼老土的球鞋,如今,從時裝秀到潮流達人的 IG 以及狗仔隊拍到的明星街頭照,都會見到一系列 Dad Shoes 的存在,愈出愈醜,也愈醜愈貴。讓我退一萬步去想,都想不明白,真的有人會打從心底覺得「這些」鞋好看?明知有醜鞋,偏穿醜鞋行,背後或者充滿著商業計算。一線奢侈品牌的行銷方向也明顯地放棄了大路好看的款式,專攻醜之美學。Dad Shoes 所象徵的那種醜和舊,其實是偽裝的醜和假的復古,一個憑空捏造的美學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