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媒體

|共107篇|

新聞業江河日下,如何維持高質媒體?

過去 10 年來,英國媒體的收入減少一半,收入與維持新聞質素有莫大關係,寒流之下,業界選擇裁員應對。英國政府去年發起一項獨立調查,嘗試找出維持國內新聞業高質素的方法。近日,以英國經濟學家及資深記者 Frances Cairncross 領導的小組,發表 157 頁的報告,公佈調本結果並提出建議。

機不離手的你,為何還買賀卡?

這個年頭,雖已沒多少人寫信,卻還有不少人寫卡。逢年過節,賀卡架前都站滿了人,逐張拿起盤算著要送給誰。而據網媒 Vox 報道,美國也有類似「盛況」。縱然整體盈利逐年下跌,業界龍頭 Hallmark 亦要大幅「瘦身」,但賀卡仍有龐大市場,每年創造 75 億美元銷售額。

捨棄一夜情關係,如何培養對品牌忠誠?

美國千禧世代的購買力總和估計每年可達 2,000 億美元;而隨著他們進入賺錢與花錢的高峰期,購買力還會再提升。千禧世代不但是所有世代之中,媒體的使用及支持者,以及社群媒體使用習慣的領先指標,也能間接影響其他世代每年達 5,000 億美元的購買決策。他們追求的不只是產品本身,更多是購物的體驗。他們願意花錢,不過要花得划算才行,要是他們真的很想要某個東西,他們就會像個跟蹤狂似的,密切注意哪一天會降價。價格不但影響了品牌選擇,更決定了要上哪裡買。

沒發佈的文字和相片,其實無法徹底刪除?

誰都試過一時衝動,在社交平台或網誌發帖,隨後又覺不太妥當,於是放棄發佈或是刪了帖子。你以為棄了刪了,內容就會煙消雲散,但其實並未消失於世。「華盛頓郵報」報道,很多網站會把輸入中或已發佈的內容,自動儲存起來。你作為原作者,無法修改亦無法毀掉,甚至不到網站坦承相告,你根本不會知道。

Gloria Chung:這個聖誕喝水吧

聖誕節還學得爛醉?Sorry,你 out 咗了,現在最流行的是喝水或者無酒精的飲品。執筆之時,身處倫敦,這裡充滿聖誕氣氛,到處都開派對,我在超級市場走一趟,發現水的潮流已經發酵得發癲。話說 5、6 年前,英國冒起了一批「水」,這批水不只是礦泉水蒸餾水那麼簡單,而是從白樺木抽出的水,今次去到,就發現這個潮流並沒有離開,我還見到西瓜水、迷迭香水、仙人掌水。

Moyashi:今日我最慘

香港人總覺得日本的樓價低,等於日本人生活必定非常幸福,最起碼也比香港人好。彷彿房價是世上唯一的社會問題,只要房價相對夠低,那裡就是桃花源。日本沒有房價問題,地方都市房屋多過市民,這個不是天堂,在日本人眼中反而是國家衰退、前路不明卻不見退路的地獄。

「假新聞」文學:子虛烏有的藝術家

「突發消息!克林頓基金會的船隻在巴爾的摩港口被撿獲毒品、槍械和性奴隸……」像這樣隨意堆砌關鍵詞的假新聞,卻總是充斥在社交網絡,不斷被人盲目分享傳播。假新聞之戰,早已影響整個網絡媒體生態,BBC 近日便訪問了一位名叫 Christopher Blair,猶如「始祖」般的人物。

Gloria Chung:面書 —— 面子個面

有沒有人跟我一樣,已經開始厭倦 Facebook 呢?使用 Facebook 已經超過十年了,面書上的朋友,已經從真實的朋友,發展到從來沒有見過、或者好少見面的「朋友」。久而久之,我問自己,其實我想在 Facebook 看甚麼呢?真正我喜歡的朋友,我已經主動去聯絡,經常見面了,或許是專頁的資訊吧,有需要的時候我也會去找找來看,不需要每秒更新。

招聘危機:矽谷專才向 Facebook 說不

貴為矽谷龍頭之一,獲 Facebook 聘用的話,應該生活無憂,然而,對就讀頂尖學府的新一代電腦工程學生而言,他們普遍都不是這樣想。許多學生都表示,他們最不想在社交媒體企業裡工作,甚至點名將 Facebook 列入黑名單。這家幾年前還引領時代的網絡巨人,今日雖然在擁有超過 3 萬名全職員工,形象卻日益崩壞,更漸漸被年輕人視為不求創新、商業主導的腐敗企業。

抗生素大挪移,製藥公司如何在廣告發功?

為數不少的農場,無論牲畜有否患病,均在飼料中加入抗生素,防病未然,保證農場產量,卻埋下抗藥性風險。消費者有時聽到抗生素或會擔心食品安全。病向「錢」中醫,抗生素藥廠與農場也向錢看,為了釋除消費者「疑慮」,他們在社交媒體上幕後發功,用錢轉移視線。

超荷旅遊,各國如何解救?

「Don’t 衝,東涌」—— 港珠澳大橋通車,每到週末便有大量內地團湧港逼爆東涌,讓東涌居民叫苦連連。到港旅遊的劉女士,對於部分香港人拒絕大陸人的熱情大惑不解:「全靠我們內地人支持他,他才有好日子過。」事實上,因遊客太多而影響當地居民生活,這情況在全球多國也在上演。「過度旅遊/超荷旅遊(overtourism)」成為新潮語,形容擁有太多遊客的後果。

Facebook,成為他們最深層秘密的聚集地

家醜不出外傳,而患有疾病,有時也難以啟齒,想找到同路人互相安慰並不容易,比起在討論區上大海撈針,在 Facebook 群組上似乎更易找到同病相憐者,互相傾訴,互相交流情報,這甚至可身心靈治療的一部分,所以不少人都正在 FB 上分享他們最深的秘密。

方俊傑:「薄荷殺姬」—— 警察最怕甚麼?

「薄荷殺姬」不同。所有事態演變也曝露在陽光之下,不,是在鏡頭之下。尤其結局,講到殺姬用手機作出現場直播,預告會跟黑幫分子大戰,叫傳媒過來採訪,叫警方過來行動,叫市民齊齊食花生,把原先為難題的局限化成有助自己發展故事的優勢,至少是一個具備勇氣的嘗試。甚至可以理解成為一項革命,幽了傳統媒體及傳統劇本一默。為了這短短幾分鐘,我覺得需要為電影加幾十分。

不用智能手機或社交媒體的人,教曉我們甚麼?

無論在上班途中、用膳時間、如廁期間、臨入睡前,我們已習慣機不離手,無時無刻在社交媒體更新好友動向、國際趣聞、分享自拍照以刷存在感…… 我們似乎都忘了,10 多年前智能手機還沒那麼普及的年代,我們是如何過活的?英國有大學對拒絕使用智能手機或社交媒體的「少數族群」展開研究,從他們身上重新反思社交媒體對我們生活的影響。

唐明:網絡語解放情感表達力

如果和這位評論員有同感,就不難明白今天中文網絡流行語的「火星化」 ,網民自創的強烈情緒表達譬如「表演一個原地爆炸」,「光速升天」,「內心幾乎是崩潰的」,「獻出我的膝蓋」,「尖叫爆哭」,或者在前面在加上「旋轉/跳躍/窒息」之類的前綴,或者乾脆回歸最原始的「啊啊啊啊啊啊」(字數無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