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媒體

|共85篇|

Moyashi:給錢看人玩玩具

YouTube 有一個影片的類型叫「開箱影片」,無關頻道國籍,由英美中港到日韓都有不少人(叫網紅未免太肉麻)生產這種影像資訊。內容就是網購一堆商品,打開包裝然後玩弄,期間或者表演一下誇張的表情反應,完。客觀地看的確很儍,但事實上是很多人在看,熱門起來可以過數十萬觀看次數。

Gloria Chung:博物館,你拍夠了沒有

是次在墨爾本的行程,其中一個我最期待嘅節目,是到訪維多利亞國立美術館,最後帶著一點意興闌珊離開。館內的人潮也未免太多,無論是澳洲、內地還是任何國家的人,五步一小影,十步一大影,不只是少女啊,大叔阿嬸也忘形地影,忘了有人想看作品,而不是看他們跟作品擺 Pose。

網紅氾濫「攞著數」,高級酒店最頭痛

打開 Instagram,網絡紅人的多姿多采生活盡入眼簾,儼如上流貴族典範,令人艷羨。不過,擁有真正號召力的 KOL 不多,留戀網絡世界虛名,充大頭鬼的網絡用家則愈來愈多。不少奢華酒店和高級度假屋的經營者對此大痛頭痛,因為這種自恃擁有網絡影響力,繼而白撞「攞著數」的所謂 KOL 與日俱增,並且用拙劣的門外漢手法,期望只靠一兩張照片或短片,酒店就願意為他們埋單,提供免費服務。

見面不如聞名的「蒙娜麗莎」

試想像置身於 19 世紀,如果見到達文西的曠世名畫「蒙娜麗莎」,你或會驚歎不絕,不過,在今日的智能手機世代,在驚歎不絕之前,首先就要在人頭湧湧間拿出手機拍照,然後上傳到社交網頁。英國評論家 John Berger 的 70 年代經典名作「觀看之道」指:「畫作的真正意義不再存在於畫作之上,它們的意義已改為在傳遞中產生。」其論述放在今日這個數碼化和機械複製年代,仍然貼切。

Flickr 被收購後,會跟對手合併?

Instagram 是日常相片分享平台,沒有門檻亦無太大規限,但發佈時,仍有版權選項不足、自動授權予 Instagram 等限制。專業攝影師若想在網路上找到伯樂,Flickr 可能是他們的安全地帶。Flickr 在易手後,新管理層並不打算採用 Instagram 的模式,而是希望 Flickr 能將原有的照片和業界社交網絡,發揮最大效用。

我上網故我在(二):批判思考難上加難?

培育批判思考需要長期學習。在建立獨立、理性的決定前,需要面對並處理千變萬化的人生境遇,包括面對引起負面情緒和造成認知衝擊的處境,但是沉迷智能手機,妨礙的是真實的人生經驗,而從人生中學習,形成批判思考,就會變得難上加難。

朱克伯格的最強殺著:Instagram

Facebook 被揭遭「劍橋分析」挪用大量用戶資料後,前員工兼 Whatsapp 合伙創辦人 Brian Acton 隨即發起 #DeleteFacebook 運動。Elon Musk 亦不甘後人,非但反問「甚麼叫 Facebook」,還刪除 SpaceX 和 Tesla 的 FB 專頁。可是他的 Instagram 帳號?卻仍照常運作,儘管這個相片分享平台早被 FB 收購。誠然,Instagram 被 FB 收歸門下後,彼此保持一定距離,但它借用了 FB 的商業模式,以龐大的用戶數目,吸引客戶投放廣告。「彭博商業周刊」分析,過去 Instagram 依靠 FB 成功,今卻風水輪流轉,FB 或需仰賴 Instagram 續命。

真作假時假亦真 —— 立於維度之間的 3D KOL

老實說,KOL 還有虛擬不虛擬之分嗎?答案是還真有。她們是 Instagram KOL 中新興的一群,和其他人一樣會分享九頭身零毛孔的加工美照、化妝或美甲潮流心得、打卡美術館或海灘,間中為社會議題發聲,獲品牌邀約合作,名利雙收…… 與眾不同的是,她們在相片中展現的自己,不論是美麗的臉孔、零瑕疵肌膚還是修長的身材,皆是電腦軟件生成 —— 她們是虛擬 KOL。

廖康宇:從毛記上市看廣告行業轉變

「100毛」母公司毛記葵涌在一片歡呼聲中招股上市,引發超額認購,世俗對新媒體行業的未來充滿憧憬。另一邊廂,全球最大廣告上市集團 WPP 錄得過去 20 年有紀錄以來最大虧損,市值蒸發近 200 億港元,投資者及從業員無不叫苦連天。廣告公司之間的盈虧除了是商業角力,當中亦反映了媒體行業的發展及從業員價值觀的世代轉變。

Snapchat 玩完?得罪 KOL 等於自焚

得罪身為天后級歌手兼 KOL 的 Rihanna,隨時慘過被某國實施經濟制裁。社交平台 Snapchat 近日自行製造了一場公關災難,遭 Rihanna 發文炮轟,母公司 Snap 的股價即日暴跌 5%。這可謂禍不單行。因為上個月 Snapchat 改版之後,部分用家深感不滿。當中就包括了模特兒兼著名 KOL,Instagram 粉絲人數過億的 Kylie Jenner。隨著罷用 Snapchat 的言論,一條 Twitter 就換走了其 13 億美元的市值,影響力幾乎大過任何一件國際大事和外交風波。當然,亦有分析認為,大家只是過度被 KOL 搶走了視線和注意力。

包大人:飲食業公關就是天道酬勤

雖然各行各業各有難處,但飲食業遇上公關災難的機會總是比較高。食物安全固然是大件事,數年前一個福喜過期肉事件,到今天麥當勞仍然要設法挽回食客的信心。加上民以食為天,飲食業與普羅大眾關係密切,大型連鎖快餐店只要稍作價格調整,便會刺激一眾食客的神經,令品牌形象一落千丈,後果統統反映在其臉書專頁。食肆品牌形象不能一步到位,靠的只有平日默默耕耘,努力經營好公關工作,設身處地為顧客著想,拉攏人心。

Snapchat 正步入老年?

Facebook 是否正老化?不玩 Facebook 的年輕人,為何轉投高私隱度的閱後即焚軟件 Snapchat?大眾可能尚未來得及接受這個世代潮流更替的現實,但 Snapchat 就已經變老。Snapchat 母公司 Snap 宣佈,在更新之後的版本,分享形式會有所改變,並可延伸到 Facebook、Twitter 或者電子郵件,內容會在 30 日之後才消失。這改動跟一開始的設計原意有很大出入,反映 Snapchat 正變成另外一個像 Facebook 和 YouTube,讓用家付費或對外分享短片的平台。

Facebook 問題叢生,需要「修復」?

近年 Facebook 捲入不同的「假新聞」事件,令 Facebook 上流通的資訊可信性受到質疑。此外,用戶沉迷於社交媒體,導致的社交障礙、精神健康問題一直存在。為此,早於 6 月,朱克伯格把公司的使命從「連接世界」改為「讓世界更緊密連繫」。朱克伯格表示,公司鼓勵用戶,進行有意義的社交互動,而非像往日般,浪費時間於社交媒體身上,卻絲毫沒有拉近人與人的距離。

「容」醫宣傳新技:打破忌諱,公開一切

現今整容之普遍,已趨向如化妝一般,不過外科整容手術在香港都不准作廣告宣傳,而醫學美容則仍在灰色地帶,滿有制肘,但在美國則沒有限制,整形外科醫生在行銷手法上變化新奇,甚至算得上嘩眾取寵,例如在 Instagram 中張貼病人進行整形手術的網路短片(viral videos),令大眾得以窺看手術室的究竟,而此舉獲得了成千上萬的回應,更令客人對整容手術更有信心。

比假新聞還大的問題:「廢文(Shitpost)」

隨著美國媒體和總統杜林普的互相指控,「假新聞」一詞愈炒愈熱,近日更被美國方言學會選為最能代表 2017 年的詞彙。有趣的是,跟「假新聞」同時當選,被視為最能代表 2017 年網絡世界的詞彙(Word of Digital World),是「廢文(Shitpost)」。何謂「廢文」?一來是指內容垃圾,但也並非單單指斥文章質素差勁,「廢」所指向的,更是一股近年新興的網絡發文壞風氣 —— 透過極為拙劣的改圖、不好笑的爛笑話、前文不對後語的內容,還有一再重複的罐頭文字,以帶起激烈回應,而實際上全無意義的網上討論。這些集腋成裘的「廢文」,足以混淆焦點甚至騎劫一宗備受熱議的新聞事件。結果,當瀏覽者心想「我到底看了甚麼」的同時,他們對這宗新聞的注意力已被抽去。

讓你除舊迎新:簡化生活的 6 個步驟

距離 2018 不到一周,又是時候回顧過去、展望將來…… 等等﹗俗務纏身的你,在訂立新年大計之前,是否應先整理自己,踢走累贅煩事,才去追求目標?The Financial Diet: A Total Beginner’s Guide to Getting Good with Money 作者 Chelsea Fagan 提供 6 個在個人、理財及家居的簡化貼士,讓你來年能夠更加專注,達至心中的理想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