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媒體

|共57篇|

研究:Facebook 上有 4 種人 —— 你是哪一種?

Facebook 是甚麼?官方介紹說它是促進人際交往的「社交媒體」,但也有用戶視之為推廣個人創意的「宣傳平台」,又或當它是一條電視頻道,接收不同資訊。眾說紛紜的現象呼應最近一項由美國楊百翰傳理學院針對 Facebook 用戶而作的研究結果。研究顯示,儘管用戶使用 Facebook 的體驗各有不同,卻可分成四類人:關係建立者、櫥窗購物者、街頭公告者、自拍者。

18 年前預測世界——蓋茨差不多全中!

1999 年,全球首富比爾蓋茨在其著作「未來時速」(Business @ the Speed of Thought)中大膽寫下 15 個預言,預測未來商業世界走向。現在,17 年貶眼飛逝,蓋茨的預測有沒有成真?對讀其預言和今日現狀就可發現,蓋茨彷如先知神算,預言幾乎全中!

站在反恐最前線的 Google

上年 6 月,有巴黎恐襲死難者家屬對 Google 提告,指控 Google 違反「反恐法」,容讓恐怖組織伊斯蘭國(IS)使用其影片平台 Youtube 宣揚極端思想,令 IS 得以發動恐襲。當時, Google 只重申有明確規定限制內容發佈,亦一直有刪除恐怖組織的帳戶。一年後今日,Google 高級副總裁 Kent Walker 表示 Google 將進一步打擊恐襲,並從人工智能、人手、資訊審查手段與內容四方面對付極端思想傳播。

美日雅虎的迥異命運

美國雅虎一度是搜尋器代名詞,長年經營失利,近日終於步入歷史舞台,由無線電訊商 Verizon 收購,Yahoo 之名不再,變成 Altaba--從昔日網絡界巨頭淪落到依附阿里巴巴股份為生;另一邊廂,日本雅虎(Yahoo Japan)經年業績平穩,國內影響力盛,「母公司」反過來需要仰賴其授權費牟利。為何一虎經營生風,一虎則慘落平陽?日本經濟新聞記者杉本貴司比較美日雅虎營運策略的分歧,指出有三大因素導致迥異命運。

對 Facebook 講大話,對 Google 說真話

Facebook down 了,全球 down 了。我們彷彿頓失方向,低頭不知看甚麼,抬頭又怕找話講,更別說無法貼相打卡,叫生活都黯然失色。偏在此時,經濟學家 Seth Stephens-Davidowitz 於「紐約時報」發表評論文章,高呼「別讓 Facebook 叫你苦」,因為社交平台與現實世界落差之大,如同平行時空,沒甚麼好執著。你不相信?他在文中列舉多個例子,揭露 Facebook 上的正直充實美滿富足,不是從生活中斷章取義,就是把真我隱藏起來,營造一個擁有智慧、財富、品味、健康的自己。

除了蠢,為何人們愛直播犯罪行為?

自 Facebook 直播功能推出起,小至個人瑣碎軼事,大至國際恐襲戰爭,均能是直播主題,讓人們可以瞬間穿梭時空,了解天下事。然而,從近月瑞典的「直播強姦」,到日前美國的「直播隨機殺人」中可見,直播更可淪為罪犯宣揚恐懼、展示犯罪過程的工具。為何會有人把自身的暴力行徑發布上網?除了簡單一個字「蠢」,原來還有更深層的犯罪心理解釋?

遺失電話跟恐襲一樣可怕?

不過是遺失個手機,太誇張了吧?這也許不是在唬弄人,鑑於科學家早有把這種對於手機遺失或無電、沒有網絡覆蓋所衍生的焦慮稱為「無手機焦慮症」(nomophobia),其徵狀與一般焦慮症相若。於患者而言,與家人朋友失去聯絡是讓他們感到不安的主要因素。這種不安是由於人們過度依賴手機,更傾向透過科技溝通,以至減少與其他人面對面的接觸。更甚者,無時無刻也要把手機置於觸手可及的距離、永遠不關機或是瀕瀕檢視熒幕以查看有沒有錯過的訊息或通話。

如何制止孤狼式恐襲?

近年歐美發生一連串「孤狼」(lone wolf)恐襲--不受組織指揮,自發施襲--人心惶惶之下,國土安全變成社會重大議題,催生正反回應,積極重塑政治光譜。孤狼未必有跡可尋,突然發難,固然不可能杜絕,但亦不表示政府對其無計可施。美國外交事務教授 Daniel Byman 分析孤狼今昔策略,並提出多項建議,從各方面打擊獨行恐怖分子。

當林鄭還在學玩 Facebook

縱然不想說「外國的月亮特別圓」,但有時候本地貨不夠爭氣,任你再怎愛國愛港,都是支持不下。當林鄭才剛學用 Facebook,驚訝於「其實唔難」,卻連 hashtag、打卡都未清楚,斯洛文尼亞總統 Borut Pahor 卻早在 2012 年已開設 Instagram 帳戶,還玩得出神入化,在「專業」與「貼地」之間取得平衡,甚至曾掀起跟風熱潮。

電郵這回事,這國家的人早就不用了

緬甸鎖國數十載,2012 年在改革派軍政府領導下,再次對外開放。脫節了這麼久,想要追上潮流,本應毫不容易,但意外的是,這個國家直接跳過座檯電腦和電子郵件,一下子來到智能手機和通訊軟件,與外界無縫接軌。對他們來說,電郵擠爆收件箱這種事,好比天方夜譚。

meme 股票市場:炒賣網絡紅與黑

meme 這一無處不在、難以解釋的網絡文化,它可以是一個滑稽的動圖、恰巧捕捉到別人尷尬一刻的相片、一段「不明覺厲」的文字、一個搞怪的漫畫、甚至是一個引人共鳴的 hashtag。它們來得洶湧,猝不及防的篤中你笑穴,然後悄悄淡出。Reddit 有網友發起 meme 股票市場,用「股價」追蹤每個 meme 帶來的熱潮。

Chester Ho:從杜林普到葉劉,Fact Check「後真相政治」年代

很久以前,人們仍然相信政治人物要有誠信,才能得到選民的信任。不過,在「後真相政治」(Post-truth politics)年代,政治人物是否言而有信、說話有沒有根據,似乎不在重要。遠一點的英國脫歐公投,事後否認言論、走數的政客大有人在;剛過去的美國總統大選,杜林普經常說謊吹牛,但無礙選民投下信任的一票。

「假聞業經濟」:Facebook 能杜絕嗎?

或許你在網上看過,「FBI 探員調查電郵門期間身亡 疑被佈局成自殺」的報道,而你不知道 Jestin Coler 是誰。沒關係,你只需知道報道純屬虛構,而幕後黑手正是這位 Coler。在網上,他是「非資訊媒體」(Disinfomedia)的創辦人兼 CEO,管理多個偽新聞網站及廿多名「作家」,當中一人就在名為「Denver Guardian」的假網捏造,不要看少該篇「假聞」,10 天取得 160 萬次點擊率,是「假聞業經濟」的經典案例。

方俊傑:「黑鏡」第三季——我要你不斷 like 我

在「黑鏡」中,黑色荒謬至為重要。可以想像到,主角頭頭碰著黑,最終得不償失。我說此故事最貼地,因為你或者可以避開 VR,但今時今日,大概很難視 like 如不見。如果你是網上紅人,like 數根本就如劇情中的評分,是生存工具。即使你只是素人一個,你敢說沒有因為見過自己張美圖秀秀在社交網站博到額外關注而沾沾自喜?又沒有試過因為無人問津而忐忑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