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

|共13篇|

李明熙、Kimberlogic:海岸觀生態 世界文化遺產中滑索

第一次玩滑索,以為簡單的掛在鐵索上滑下便可,其實每條鐵索的長度和角度不同,每次都有不同的竅門去控制速度。我們的手套有一層厚厚的保護皮,用來扶著鐵索,看到領隊的手勢,拉下鐵索減低速度去降落。若鐵索角度不夠深,手則放在滑輪上,身體盡量收縮減低風阻。滑索挑戰度不高,對沒畏高的人來說,最大的挑戰是自拍。

李明熙、Kimberlogic:路過津巴布韋 飛南非慢活品酒

持特區護照入境津巴布韋免簽證,但 Kim 的美國護照要付 30 美元,若我們早發現,定會在津巴布韋留幾天。跟的士司機閒聊幾句,問政變對生活有影響嗎?他說,大部分國民都想推翻政府,過去試過多次政變都沒改變,對今次亦不樂觀,但意想不到這次成為國際新聞。我們順利登機,來到南非開普敦,打開電視,看到津巴布韋總統穆加貝的下台宣言,相信今次的穆加貝政權,跟我們口袋中那些早已停用的數千億津巴布韋貨幣,一同成為歷史。

【穆加貝辭職】非洲尚有多少個「王朝」?(下)

全球最老的統治者,穆加貝統治津巴布韋 37 年,終有完結一天。不過,將「總統」當作「王位」般傳承的非洲國家,其實不只津巴布韋。自 1990 年代,多黨選舉及和平的權力交接,在非洲逐漸普遍起來,部分國家元首卻是繼承父親之位上台,或正有計劃將權力移交予親兒。這種表面民主、實際世襲的「政治王朝」,在非洲除了津巴布韋 ,還有以下好幾個。

【穆加貝不是唯一】非洲尚有多少個「王朝」?(上)

37 年前,穆加貝從其父手上,繼承津巴布韋總統之位,便滿以為自己也可照辦煮碗,讓妻子接任其職。但是上周一場「政變」,不單令其好夢成空,甚至把他本人也趕下台。其實自 1990 年代,多黨選舉及和平的權力交接,在非洲逐漸普遍起來,不過部分國家元首,實及繼承父親之位,或正計劃將權力移交予親兒。這種表面民主、實際世襲的「政治王朝」,在非洲除了津巴布韋 ,還有這好幾個國家。

被搶,奪回,再被搶 —— 南非鮑魚的黑暗循環

鮑魚——香港人過年、喜宴必備食品,愛其貌似元寶,矜貴又吉祥。在眾多鮑魚之中,南非出產的鮑魚,不論是乾鮑、鮮鮑,還是罐頭鮑都是港人至愛,但在喜慶食品的背後,卻有着如「血鑽」般的黑暗故事,走入南非鮑魚之肆,會發現小小的鮑魚,足以掀起一連串罪案。

誘人不犯罪,全靠有人犯罪的驚慄暴力片?

恐怖、暴力、血腥的片種,總在萬聖節時大行其道,直取票房佳績。不過,若你以為驚慄片只能在票房上打破常態,未免輕看它的威力了。驚慄電影不僅能嚇得觀眾膽顫心驚、冷汗直冒,甚至能為現實社會降低犯罪率。美國經濟學家 Gordon Dahl 及 Stephano Della Vigna 的分析文章顯示,過去十年,平均每 100 萬人觀看暴力電影,美國全國暴力犯罪案件便下降了 1.2%。

包大人:公關公司的公關災難

公關公司最寶貴的資產,是人脈和行內聲譽。提供優質服務固然是關鍵,但選對客人是成功的第一步。公司接 job「追數」維持營運無可厚非,但有些客人絕對碰不得,尤其牽涉政治連繫或具爭議性的議題,又或營運背景含糊不清的客人,需格外小心甚至敬而遠之,否則為客人「拆彈」不成之餘,反而自製計時炸彈,引火自焚。

樂施會:南非,其實是一個怎樣的國家?

到了項目點探訪,沒有看到極度貧困,卻看到聽到由政府上層到下層所製造的不公義。這次旅程讓我思考,作為一個扶貧發展機構,如果要讓我們的介入行動變得有價值,必須眼光長遠,從解決問題的根源入手。也許,我們每一個人,尤其是當權者,都需要反省自身的責任。都需要問問自己,如何才能減少腐敗,讓每個人都有機會參與決策,增加透明度,讓援助變得有效,讓社會學習如何改善管治。

踢走精英執政 南非的啟示

杜林普當選總統,許多美國人難以接受。加拿大移民局網站因美國流量激增而一度停止運作,亦有矽谷 IT 精英在網上聲稱要推動加州獨立,逃離杜林普管治。美國今天的處境對南非人來說並不陌生。南非現任總統祖馬(Jacob Zuma)在 2009 年勝出選舉後,南非同樣是一片風聲鶴淚。

戰勝愛滋病還遠嗎?

美國早前有研究表示,成功將愛滋病毒 HIV-1 的 DNA,從人類的免疫細胞上移除,為人類可治癒愛滋病再燃希望。今年聯合國亦訂定於 2030 年前消滅該病的目標,新目標信誓旦旦,但聯合國愛滋病聯合規劃署(UNAIDS)執行總監 Peter Piot 卻向衛報記者表示,「2030年消滅愛滋病」的口號不設實際,甚至可能幫倒忙,因其過於樂觀,或使人忽視仍然嚴峻的情況,特別在非洲,愛滋病仍是大患。

種族歧視導致獅群來襲?

生態保育、保護瀕臨絕種動物是全世界的重要議題。納米比亞(Namibia)則是近年在保育方面的成功例子,使捕食獸數量上升。可是,牠們的好運卻是牧場的不幸。比起鹿肉,這些野獸更喜歡享用靠飼料成長的牛羊牲畜,損害牧場利益。雖然已扭盡六壬防範獸群,但牧場依然受擾。最新的研究發現,牧場屢受獅群襲擊的原因,竟源於「種族歧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