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

|共40篇|

方俊傑:世盃 A、B 組 —— 俄羅斯出線話咁易?

主辦國被撥入第一檔次,究竟有甚麼理由?舉手:為了方便揭幕戰有主辦國份。似去屆由巴西主辦,問題不明顯;但今屆由俄羅斯搞,就似八年前的南非世界盃,隊隊都以為抽到A組便發達。別傻,八年前,A組除了南非,還有烏拉圭、墨西哥和法國。結果,南非的確出局,但榜尾是法國。

李衍蒨:80 年後回家的骨骸

雖然於 1977 年,西班牙在結束獨裁統治後,西班牙政府通過了名為 Pact of Forgetting 的特赦令,赦免所有於獨裁統治期間犯下的政治罪行,但受害者的下落依然不明。自此,人民就開始萌生要將埋葬了被殺害的政治犯的無名塚,挖掘起墳,透過法醫、人類學家的研究為死者尋回身份。法律上的污名在被強加後終被除去,下一步就希望利用科學去找回死者的尊嚴:把骨骸號碼換回死者的名字。

鄭立:人形蜈蚣 —— 加泰隆尼亞是西班牙神「圣」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人形蜈蚣(Castell)」這個遊戲發生在加泰隆尼亞,對,就是最近獨立公投要脫離西班牙的那個地方,一個追求獨立的地方,成為桌遊題材是很合理的事情。近年獨立建國運動成為全球年輕人流行的一種風尚,自然地,桌遊這種好用萬能的工具,也可以用來推廣獨立運動。當你以自己未來想推廣要獨立的地區作為題材,又讓全世界的玩家都玩過,自然可以增加曝光率,從而使你更接近目標。雖然加泰隆尼亞的獨立,就像孫中山的革命一樣,沒有一次得標,至少如果沒有這遊戲,或者如果這遊戲沒流行到加泰隆尼亞外,就沒有這文章了,所以這篇文章就是證明。可見,不論是遊戲、漫畫還是小說,創作者對於一個獨立運動是非常有價值的。

巴斯克分離主義組織解體了,然後呢?

正當加泰隆尼亞獨立運動因西班牙政府打壓而前途未卜,同樣尋求獨立的巴斯克地區,最近亦走到時代的關口:分離主義武裝組織「埃塔(ETA)」宣佈解散,向多宗恐襲的受害人道歉。但道歉似乎沒有換來寬恕,無數受難者家屬仍在要求埃塔為血債負責,另一邊廂有埃塔的激進派系高呼「大台不代表我」而自立門戶,巴斯克獨立運動亦沒有因此告終。持續超過半世紀的恩怨,仍舊是剪不斷,理還亂。

李明熙、Kimberlogic:兩週學做西班牙人 朝聖「權力遊戲」教堂

來到西維爾差點嚇破膽。西班牙人極為重視復活節前一週的 Holy Week,一連 7 日在各城都有遊行活動。我們一出門便看到穿著全身白衣及蒙面尖帽的群眾遊行,幸好同行友人提醒這尖帽叫 Capirote,以前是罪犯戴著遊街示眾,現今取其意贖罪遊行,蒙面就是隱藏身份,不然我們以為是美國的 3K 黨,Kim 說她會一週不肯出門。

李明熙、Kimberlogic:直布羅陀馬騮山 華倫西亞放火節

在山頂可 360 度看到直布羅陀全巿,山上有兩個賣點:一個是玻璃地板的架空觀景台 Skywalk,今年 3 月請了演 Luke Skywalker 的 Mark Hamill 來剪綵,但山本身不高,沒半點驚險感;另一個是數之不盡的猴子,我們對猴子從不抱好感,看到不少遊客抱著猴子拍照,真替他們擔心。

CNN 評分:8 國首腦 2017 表現如何?(下)

對於全球許多國家領袖而言,今年可謂異常動盪,有些人從地緣政治的扭曲和轉變中得益,有些人卻遭受了一系列的挫折。美媒 CNN 多名國際特派員在這年終,分別就 8 國首腦的表現評分,分析他們是上位還是失勢,預測來年政途又將如何。

世界做冬方法大不同

差不多冬至,12 月 22 日就是 24 節氣象徵冬天來臨的「冬至」,但別以為只有華人地區才會「做冬」,對於世界上大多數人來說,星期四(12月21日)也是他們的「冬至(Winter Solstice)」,各處更有五花八門的「做冬」方式,以迎來一年中最短的一天和最漫長的夜晚。

貴族與打工仔:咖啡和朱古力的兩種階層

在歐洲南部,即西班牙和意大利,17、18 世紀也有中產階層飲咖啡,而朱古力在當時卻是西班牙貴族的飲品。朱古力營養豐富,能補身,令人精力旺盛,因而相傳有春藥的效用,為貴族的「情趣食品」。所以朱古力和咖啡,在西班牙民間就象徵兩種階層的人。飲朱古力的人,多數是貴族階層和他們的情婦,彼此常常聚在朱古力廳裡風花雪月,談情說愛。至於飲咖啡的人,日日去咖啡館談生意謀財路,不然就是起床後不久,就端端正正坐在餐桌前食早餐、飲咖啡,之後整日工作忙碌不停。

【虛擬建國】愛沙尼亞因何令加泰效法?

愛沙尼亞在國際舞台上名不經傳,但在西班牙加泰羅尼亞自治區的獨立運動中,這個波羅的海國家原來早已參了一腳。西班牙「國家報」日前披露,加泰自治區自兩年前起,定期派員到訪愛沙尼亞,學習架構數碼政府的技術,以便日後若遭中央政府阻撓,流亡政府仍能在網絡世界運作。愛沙尼亞作為取經對象,在電子行政方面到底領先多少?其他有意獨立的地區,又能否參考借鏡?

暫緩獨立步伐:加泰打的是甚麼算盤?

加泰隆尼亞的獨立之路再現波瀾,自治政府主席 Carles Puigdemont 周三公佈,暫緩單方面宣佈獨立,尋求與中央政府談判的可能。此話一出,隨即引起各種揣測,到底這是故作扭擰,抑或準備縮沙放棄?美國 CNBC 及英國「金融時報」訪問多名政客、學者及獨統兩派人士,探討加泰下一步會如何走,與西班牙的對立局面,又該如何收場。

獨立合法不合法重要嗎?

最近有兩宗獨立公投吵得沸沸騰騰,一是西班牙加泰隆尼亞自治區,另一是伊拉克北部庫爾德自治區公投。兩宗公投均獲得逾九成投票人士贊成獨立。美國、大部分歐洲國家、土耳其與伊朗強烈反對庫爾德獨立公投,認為事件不利地區穩定。另一方面,歐盟委員會指加泰羅尼亞公投並不合法,不予承認。要獨立成國,真的這麼難?

加泰隆尼亞:由爭取自治變要求獨立之路

自從加泰隆尼亞宣佈 10 月 1 日舉行獨立公投,馬德里政府連番出手打壓整頓,除了收回該自治區財政權,又搜查首長辦公室,拘捕多名組織公投的官員,充公選票,誓阻獨立公投舉行;另一邊廂加泰隆尼亞卻堅持公投勢在必行,究竟如此強烈的獨立情緒從何而來?其實,加泰隆尼亞爭取獨立已非一朝一夕的事,而且當中大有歷史理據。

古老又神秘的巴斯克語

相傳巴斯克語是歐洲的古老語言,古老得沒有人知道它從何而來。不過,就算不知這種語言古老,歐洲人也不難發覺,巴斯克語不但跟歐洲通用語言完全不同,甚至和世界任一語言也難以扯上關係。在 1545 年於法國波爾多出版的一本詩集之前,這種語言暫未發現詳細的文獻紀錄。這種語言久歷二、三千年而不滅,讓人驚嘆傳承的威力。

恐襲背後:加泰隆尼亞的獨立攻防戰

加泰隆尼亞自治區將於 10 月公投,決定是否獨立於西班牙。選前不足兩個月,首府巴塞隆拿卻受到恐襲,造成數十死傷。在 3 天哀悼期內,統獨雙方暫時鳴金收兵,停止拉票活動,兩派政要更齊聚巴塞悼念。表面看來,恐襲成為團結一致的契機,然而實際上,彼此都拿恐襲「借題發揮」,踩底對方抬高自己,乘這人心脆弱之時,將遊離的選民搶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