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鞋

|共14篇|

紅眼:你老竇才不會買的 Dad Shoes

Dad Shoes 大行其道,還成為 2017 年潮鞋的代名詞,Raf Simons、Balenciaga、LV、Gucci 以至風頭躉 Kanye West,都爭相推出這些又笨又蠢又過時兼老土的球鞋,如今,從時裝秀到潮流達人的 IG 以及狗仔隊拍到的明星街頭照,都會見到一系列 Dad Shoes 的存在,愈出愈醜,也愈醜愈貴。讓我退一萬步去想,都想不明白,真的有人會打從心底覺得「這些」鞋好看?明知有醜鞋,偏穿醜鞋行,背後或者充滿著商業計算。一線奢侈品牌的行銷方向也明顯地放棄了大路好看的款式,專攻醜之美學。Dad Shoes 所象徵的那種醜和舊,其實是偽裝的醜和假的復古,一個憑空捏造的美學概念。

Tick or Stripe:潮流巨星只是一塊踏腳石

士別三日,刮目相看,用來形容當下的 Adidas 就最適合不過了。三年前,Adidas 淪為德國股市表現最差的公司,三年之後的今日,Adidas 逆市上揚,終於超越宿敵 Nike 旗下的 Jordan Brand,成為全美第二大球鞋製造商。原來,球壇有勵志故事,球鞋也有。Adidas 與 Kanye West 合作的簽名鞋款 Yeezy Boost 掀起話題,被視為 Adidas 近年崛起的最大關鍵。但 Adidas 的逆市奇談,仍像 Jordan 之於 Nike 一樣,全來自 Kanye West 的個人魅力嗎?

Tick or Stripe:老飛人的光環已掉下來

Adidas 超乎預期地趕過 Nike 旗下的 Jordan Brand,成為全美第二大球鞋製造商。史無前例的急起直追,正好對照了 Nike 在行銷策略上的問題。摩根士丹利報告分析,Nike 旗下皇牌 Jordan Brand 的賺錢能力已遠遜預期。過去依靠 Michael Jordan 明星效應和復刻經典球鞋的做法,令 Jordan Brand 風生水起,但品牌號召力對於新生代甚為疲弱。今時不同往日,江河日下的 Jordan 銷售策略明顯轉變,積極地復刻 80、90 年代的經典鞋款和配色,不但定價隨之提高,主打款式的推出密度亦愈來愈高。然而,炒風不再,昔日賣斷市的情況已成歷史,加上物以罕為貴,商品泛濫只會逐漸讓支持者感到疲勞甚至煩厭。食老本催谷銷量,反而動搖了 Jordan 的鞋王地位。

KI ecobe:消滅血汗工廠和浪費的組裝鞋

我們買鞋多,皆因除了襯衫需要,還要配合天氣和場合,雨天要穿防水鞋,戶外活動要穿運動鞋……一人擁有十幾對鞋似乎無可厚非。南韓就有設計師設計出組裝鞋,將鞋拆件成鞋底、內櫳、鞋墊、鞋帶等組件,讓用家自由配搭組裝,一鞋多穿,除了減少浪費,更免卻化學黏合劑的使用需要。

紅眼:電影自有波鞋寶鑑

早前有一少女四處尋鞋,聲稱在鞋舖見過,後來就見不著了。細問是何許款式,結果只得兩個線索:Nike,粉紅色。自問不是福爾摩斯,唯有苦笑不語,很難想像這年頭還有人只記得看顏色,不認得鞋款。輾轉數周,少女忽然傳來喜訊,照片一張,原來在網上碌來碌去總算找到了。隔著手機忍不住大笑,遂問:「你有看過「阿甘正傳」嗎?」不認得鞋的長相,至少也該多看幾部電影。

紅眼:有沒有聖誕節穿新春別注球鞋的八卦?

今年農曆新年比往年來得早,以致過了聖誕,未到除夕,各大鞋商的新春別注款已經爭相塞滿我的電郵以至座位四周。古老哲學之一,新年不可以買鞋,所以過年前就趁早要買了,而且新春別注款多數都是限量貨色,不早不行。酉雞年未到,已迅速弄得一地雞毛,始終「雞」都是一個相對好「做」的生肖,若是蛇和鼠那幾年會相對低調得多。十之八九的鞋商都是外國品牌,鬼佬過新春就像他們去紋身一樣,對中國文化的認知起於文字,也止於文字,穿就免了,一笑則不妨。

紅眼:五顏六色的人,沒資格有情人

世人對波鞋的喜好,都傾向極簡主義就是美,不是黑,就是白,而且以全黑、全白為佳,從以往大行其道的 Air Force 1、Stan Smith,以至近期的 YEEZY350、NMD,全黑、全白都是最主流和易襯的組合,也幾乎是情侶鞋的首選。情迷黑白的人都是聰明的,情人換畫,情侶鞋還是兼容,可以照穿。

紅眼:黑曼巴蛇黑歷史

Kobe Bryant 終於掛靴。這位擁有黑曼巴蛇之稱的傳奇球星,或是因為生於獅子座與處女座交界,沒錯,喜歡獨食擔大旗兼且難相處人緣差,看這星盤就知道了。Kobe 的贊助商 Nike 甚至將其終極一戰之日(4 月 13 日)稱為 Mamba Day(黑曼巴日)作紀念。世紀之終章,Kobe 穿的戰靴,是 Nike 的「Kobe 11 Black Mamba」,經典的黑金配色,絕對又是一雙列入史冊之作。

紅眼:adidas 的飢餓遊戲

NMD 一面世就被炒起,但很多人對它被炒起都顯得有點難以置信,而最難以置信的,坦白說,當然是由於它是一對來自 Adidas 的球鞋。 Air Jordan 畢竟是 30 年的球鞋老大哥,NMD 這青頭仔卻面世半年未到,你都不禁要問他有何資格炒到上天,貴過一對 AJ 初代元年配色。

紅眼:被遺忘的老品牌

最近有一個久違了的品牌重新回到香港,年輕的 90 後或 00 後可能根本未聽過,以為是新品牌,但像筆者這樣有點年紀的 80 後半熟大叔,就真的很難不知道,早在初戀情人出現之前,便已經知道它的存在。童年有看過世界盃,你會記得誰是巴治奧,提起巴治奧,除了對他當年射失十二碼印象深刻,此外,也一定會想起他腳上的那雙 Diadora。

紅眼:不愛祖國,也可以用國貨

國貨狂潮下,時至今日仍留下不少好東西,眼下有不少名牌都玩懷舊,而國貨卻不只是真正的懷舊,而且懷舊得來有點歷史的重量──當然,我意思是說,現在用著國貨在土豪滿地的名店街上走來走去,真是 Ironic 到不得了。全身名牌,招搖得來又顯膚淺,一兩件國貨,絕對是黑色幽默的好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