間諜

|共22篇|

當不了間諜的貓

要成為一個出色的間諜,懂得隱藏身份自然是必要條件。但間諜身份敗露的事件時有發生。既然如此,訓練出不懂人話、行為與人不同的動物成為間諜,或許能多一重保障。通常,人們對其他動物的警覺性,比人類自身要低。經過訓練的動物,取代人類間諜的工作似乎大有可為。美國中情局(CIA)在 60 年代,便展開 Acoustic Kitty 計劃,嘗試訓練貓隻成為間諜,安排在目標人物身邊進行竊聽工作。

【注意】現場看世界盃,別帶智能電話?

四年一度的世界盃即將舉行,世界各地球迷都會前往主辦國參與盛事,但世界盃在俄羅斯舉辦,加上球迷必須提供大量資料辦理通行證,不免令各國聯想起間諜活動。最近德國其中一個邦政府就主動向公職人員頒佈安全指引,提醒他們不要攜帶智能電話往俄羅斯。

驅逐外交官後,文翠珊有何法寶繼續施壓?

俄羅斯前特工斯克里帕爾(Sergei Skripal)及其女兒,在英國境內遭人毒害,凶器更是軍用級神經毒劑 Novichok。是可忍孰不可忍,首相文翠珊要求俄府在限期前解釋,結果時限已過俄方仍無表示,遂宣布驅逐 23 名俄國外交官以示懲戒。然而回顧歷史,類似揩施難起阻嚇作用。假如想要進一步報復普京這位現代沙皇,新.鐵娘子還有甚麼法寶可使?

前特工被毒害:怎樣確認身中何毒?

俄國前特工斯克里帕爾及其女兒,於英國境內接觸神經毒劑中毒。「俄國前特工」、「英國」、「中毒」,這些共通點,不免令人聯起 2006 年,發生於利特維年科身上的類似事件,後者最終驗出因釙–210 中毒身亡。然而,針對前特工的投毒謀殺,經過精心策劃,每次中毒徵狀有所不同,警方於調查時,如何確認受害者身中何毒?

鄭立:死剩種 —— 和平對和平相安無事,和平對暴力渣都無得剩

在我們的社會裡,我們自小就被教育外面很多壞人,除了親人之外全部都不可靠,千萬不要輕易相信別人。不知是否這樣的原因,導致了我們這邊很流行玩狼人遊戲,體驗怎樣不信任人和找出間諜。不過狼人始終是分為村民和狼,大家身份一開始就定好,沒得自由選擇,很多人就常常抱怨怎麼又是當村民。那麼到底有沒有那種互相猜對方是否值得信任,但又不用分陣營的遊戲呢?有,那就是這個叫作「死剩種(DEAD LAST)」的遊戲了。

唐明:大師的諜戰終曲

今天還寫冷戰間諜故事,會不會太 Out?時隔三十多年那已經是另一個世界,柏林牆倒下的一刻有如天翻地覆,東西方兩大陣營的意識形態好像突然瓦解,金錢變成全人類的共通語言,沒有人再相信正邪不兩立,而「天下烏鴉一般黑」的理論更是甚囂塵上:似乎沒有誰比誰更好,沒有更合理的生活,更值得堅持的文化,或者值得追隨的理想,只有一場古羅馬 Orgy 一般的金錢盛宴。

二戰時被刻意遺忘的解碼者

先軀解碼者 Elizebeth Friedman 成功解讀過無數秘密電報,把走私的黑幫人物送入獄,更識穿南美納粹間諜的計劃。從事機密工作數十年,成就本該顯赫,卻由他人去領功,連名字也被世人遺忘。間諜網絡在 1944 年年底被粉碎後,聯邦調查局發起了一系列公開活動,將功勞全歸於調查局,卻隻字不提 Elizebeth 和她的團隊。Elizebeth 在戰後成為了被遺忘的一部分,她的記錄被蓋上「最高機密」送入「政府墳墓」。她在戰爭中所做的一切,包括數千頁解密和證明,全被鎖在國家檔案館,直到 2000 年年底才重見天日。

鄭立:最佳損友闖情關——王晶教你如何進行不對稱間諜戰

最佳損友系列除了笑片外,貫穿的主題竟然是「間諜戰」,只是第一集主角是被滲透的一方,而第二集則是主角去滲透敵陣。和第一集「最佳損友」呼應,讓主角勝利的還是人與人的感情與關係,再次戰勝了陣營和門閥的壁壘。間諜這種看似充滿陰謀詭計的題材,考驗的卻是人類之間真誠的感情,在我們常常要顧慮被鬼滲透的問題時,是否該反思一下?我們是否太不注重人與人關係的質量,才導致必須疑神疑鬼?

俄國間諜怎樣統戰美國人?

電影中的間諜,總是大隱隱於市,表面上是你的鄰居、同事或愛人,暗地卻為他國收集情報。現實縱沒那麼多雙面人,但特工確實一直活躍於國際社會,特別在美俄這對世仇之間。長久以來,當局是如何鎖定、招攬及操縱這些竊密高手?從美國聯邦調查局(FBI)的法庭文件,我們終可一窺究竟。

北韓暗殺手法演變史

金正男馬來西亞遇刺案逐步升級為國際糾紛:英國呼籲聯合國跟進,南韓則指一旦證實官方策劃,理應中止北韓的聯合國會籍,美國正計劃將北韓重新列作恐怖主義國家,中國亦開始對其施壓。雖然當局否認涉案,但北韓對暗殺行動絕不陌生。歷年行刺手法有變,不變的是背後的專制政權。

刺殺暗器大全:雨傘、煙斗、信鴿?

今天的間諜戰都轉到電腦網絡上了,再回顧冷戰時代的間諜暗器,竟也生出一種懷舊的好感,好像占士邦真的存在那樣。雖然用今天的高科技來衡量,這些暗器顯得頗為誇張,只能當作電影道具來看,事實上都是合格的殺人武器,都經過真實流血事件的驗證,以下是華盛頓國際間諜博物館的部分收藏。

諜戰中的科技

保安及情報記者 Gordon Corera 說過:「電腦天生是便利監視和偵查。」最早期的電腦,包括 Colossus 與 SEAC,就是英美情報局用來破解密碼,後來的電腦更演變成極佳的儲存資料的工具,在電腦資料庫中搜尋資料遠比在書架中翻閱文件來得輕鬆,到底科技在諜戰中是甚麼的角色?

From Russia with…:巴黎教堂間諜疑雲

巴黎一座東正教堂上月開幕,普京預期出席剪綵,但當奧朗德要求商議敍利亞事宜,俄國總統索性取消行程。教堂動土之前,法國便有外交官及記者警告該處位於政治中心地帶,恐防以宗教名目掩飾俄國間諜大本營。究竟教堂何方神聖(東正教),能夠驚動普京以及挑起法俄外交羅生門?

讀歷史:索姆河戰役英軍送死有理

德軍間諜在 1916 年情人節的時候,已經知道了英法盟軍將於夏天發動進攻,這給予德軍充分時間應戰。德軍有幾百份敵軍戰俘受盤問的錄音,每一個戰俘都必須供出自己的姓名、軍銜和所屬軍團,每一個人招供時透露的細節都有助於德軍拼湊情報。

有損國家尊嚴的愛情

近日大陸流傳一幅政治宣傳漫畫,叫「危險的愛情」,警惕國人提防外國美男/女計,小心隨時洩露「國家機密」,犯下間諜罪行。此情此景,令人想起 1980 年代大陸涉外婚姻第一人李爽,由於「私通」法國外交官,被政府以「向外國人出賣情報」及「有損國家尊嚴」罪名逮捕,入獄兩年,最後由法國總統密特朗與鄧小平交涉,1983 年獲釋。愛到入「獄」,不可謂不危險,但危險的對象似乎不是外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