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tup

|共14篇|

破壞原意的中國式共享單車

在 1980 年,北京的單車出行比例高達 62.7%,但到 2000 年已下降至 38%,於 2014 年更低至 11.9%。天安門和單車,曾經是北京,甚至中國的標誌,不過在暴發的中國,踩單車已不能象徵身分,不開汽車便不能告訴人知「我已富起來」。然而,近期單車在中國各城市,又以另一種形式火熱起來,名為「共享單車」的潮流。

又一 Start-up 剋星:過勞死

Start-up 公司除了要力敵淘寶山寨廠,還有另一殺手。初創公司「春雨醫生」的創辦人張銳,月初死於突發心肌梗塞,年僅 44 歲。雖然此病成因眾多,發言人亦強調,沒證據顯示張銳之死與過勞有關,但發展流動醫療的先驅,竟因急病猝死,既是諷刺,亦是警號 —— 用健康換名利,是否划算?

貪食蛇憤怒鳥之鄉:芬蘭遊戲商不死之謎

Pokémon Go 令男女老幼,阿叔師奶都變低頭族,愛上玩手機遊戲,人人大讚幕後功臣、美國公司 Nianatic 之成功。然而,相對於美國,位處北歐的芬蘭,才是手機遊戲業界的王國。為何芬蘭的遊戲界會如此繁榮?

朱克伯格來了,Startups 應當恐懼

「我們是微軟,反抗是徒勞的。」(We are Microsoft, resistance is futile.)此笑話旨在諷刺在 Bill Gates 治下的微軟猶如巨獸,對競爭對手施殘酷手段——不是收購新興對方,就是開發同一款產品,以龐大的用戶群勝出競爭。最近有指,現時 Facebook 的創辦人 Mark Zuckerberg 的手段,與往日的 Bill Gates 如出一轍,是個 Startups 應當戒慎恐懼的企業家。

日本的朱克伯格在哪裡?

創業難,守業更難,在日本,情況卻完全相反。這個東洋島國,擁有 28,000 多間百年老店,堪稱全球之冠,但自行創業者,卻少之又少,積極度排全球尾二,僅高於南美國家蘇利南(Suriname)。難以說服金主注資,或是想法紙上談兵,都是全球創業者共同面對的難題,但日本男子想要做生意,比任何人都多一重難關,那就是他的老婆。

鄭立:腐敗到底是甚麼?你的企業會腐敗嗎?

腐敗到底是甚麼?如果用大陸其中一個說法,吃飯吃得很奢侈就會被稱為腐敗,如果這說法是正確的,那麼節斂的人就不會腐敗了嗎?當然不是。其實,腐敗並不只出現在公共事務、政治或政府上,腐敗這個事情,可以出現在任何組織,任何事情上。

鄭立:員工是貴族,不是官僚

我們的文化,非常受中華文化的影響,一個非常尊崇當官僚的文化,這個文化會令到我們不論做甚麼職業,心理上都覺得自己是在當官。不論你是當警察,當軍人,當教師,很多時,不管表面上那是一個甚麼職業,實際上我們都很容易發現自己在裡面,比起當一個專業人士,自身投射都是在當官。

慈善創業家經驗:權力令人慷慨?

有研究指,權力不會使人腐化之餘,更會令人慷慨。繼蓋茨和巴菲特創立「Giving Pledge」,呼籲慈善捐獻後,有非牟利組織成立「Founders Pledge」,專門吸納科技 Startup,最新加入者有食物科技公司 Hampton Creek 創辦人 Josh Tetrick,至今近 200 位業界新貴已承諾捐出部分資產。1% 不一定都是高牆。

偏重科創教育 學生變機械人

創新科技局出爐,甚麼也見過的局長,看來誓要超英趕美。不過當香港發力狂追這股初創風潮,美國那邊已經出現過份著重科創數理的後遺症,學生們拼力研究,埋首數據,卻缺乏學習表達自己、培育欣賞美學的機會,最後美國的教育家警告,他們最終只會成為一個滿載知識的機械人。

其實這不難明,荷里活電影已經以這問題拍成電影,如《見習無限耆》、《翻生求職黨》,皆在質疑偏重科技,漠視人性的教育及工作環境下長大的年輕人,是否真的快樂及充滿創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