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

|共49篇|

【何謂長遠?】多國專家:母語教學至關重要

本港教育局長質疑,用廣東話學中文不夠長遠,怕會失去優勢云云。非洲多國恰巧也有類似見解,很多小一學生在家說母語,學校則用英語、法語或葡萄牙語授課。然而,這些「全世界」也用的語言對學習並無幫助,因為孩子們根本聽不懂老師說甚麼。一些專家積極尋求方法,改變如斯荒謬的現象。

救世軍:讓 SEN 孩子找回自信與成就

要照顧有特殊學習需要(SEN)孩子,家長的辛酸,有誰共鳴?曾太幼女籽堯患有過度活躍症、自閉症譜系障礙、讀寫障礙、小肌肉發展遲緩等連串問題,沉重壓力導致一家人關係急轉直下。今天,母女能夠有講有笑,坦然面對籽堯在學習路上的困難,轉變過程艱辛而漫長,她們不但在救世軍找到出路,更發現女兒在學業以外也有她的才能與強項。

6 個使孩子自發閱讀的方法

美國維珍尼亞大學心理學教授 Daniel Willingham 在著作 Raising Kids Who Read 指出,閱讀能力高的孩子,傾向享受閱讀,因此閱讀更多,然後又因此提升閱讀能力。但新學年開始,孩子又得忙,怎樣可使他們自發拿起書本?Willingham 與英國教育工作者 DM Crosby 提供數項建議,讓家長協助子女培養閱讀的「良性循環」。

防開學自殺潮:不上學可以嗎?

2015 年,日本內閣府發表的自殺對策書指出,在 1972 年至 2013 年期間,18 歲以下的輕生者人數,以 9 月 1 日的前後數天最多,表示「長假結束前後,容易產生巨大壓力及精神動搖」。本月中,自殺總合對策推進中心的調查則發現,過去 10 年學童自殺高峰期提前至 8 月下旬。一些有心人主動伸出援手,希望讓憂慮開學的孩子明白,沒甚麼比生命重要,包括上學。

原爆 73 年:90 歲的倖存者不再分享了

日本兩次原爆距今剛滿 73 年,很多倖存者多已離世,仍然在生的亦已老去,平均年齡高達 82 歲。他們開始行動不便,無法再以第一身角度,對外講述核武的可怕,防止原爆悲劇重演。幸而在廣島及長崎這兩個受災地,均有新世代接棒,把這段史實傳揚下去。部分說故事的人,更只是小學生。

南韓教科書 —— 國編版與審定版的鐘擺

學生從小建立「政治正確」的思想,以意識形態擁護政治權力,歷史教科書似乎就是最好的工具。在南韓,關於歷史教科書中的近現代史審查拉鋸早就開始,由國編版到非官方的審定版,再回到國編版,最後又重新擁抱審定版。春川教育大學社會系教育教授金正仁的「歷史課的攻防戰」,就闡述了南韓歷來的歷史教科書爭議。

芬蘭另類教育:玩一場模擬人生,學一課工作苦樂

從童年過渡至成年向來不容易,大人無法三言兩語告訴天真爛漫的小孩子:未來未必是你們想像般美好。我們第一次通過遊戲感受到現實的殘酷,充其量是在「大富翁」被一鋪清袋的時候。但假如是把「模擬人生」的遊戲呈現給小孩呢?芬蘭人以優良教育聞名於外,他們近年就有個別開生面的方法。

持槍教師:以暴制暴,真能保護學童?

在俄亥俄州的鄉郊,一排教師拿著手槍,向射靶步步進逼,子彈聲響徹全場。他們均是自願培訓計劃「FASTER Saves Lives」的參加者。計劃從 2013 年創辦至今,已有超過 1,300 名教職員接受持槍及射擊訓練。一名任教特殊學生的老師表示:「基本上,學生就是我的孩子,而我想要像保護兒子那樣保護他們。」總監 Joe Eaton 表示:「不少學校意識到,在專業人士趕到之前,必須先有保命的計劃。」但專家質疑,教師拿起手槍,學習以暴制暴,真能保護學童?

權力腐化:從革命英雄到下令開槍殺人的獨裁者

中美洲國家尼加拉瓜,上演學生主導的反政府武力抗爭,造成最少 170 人死亡,當中大多數是學生。總統奧蒂嘉(Daniel Ortega)近 40 年前帶領革命游擊隊推翻獨裁政權,很多國民滿以為國家從此步向民主,卻眼睜睜看著奧蒂嘉變成他們眼中的另一位獨裁者。昔日游擊隊的後代,如今成為了學生領袖,誓言把祖輩扶植上台的奧蒂嘉拉下馬,他們怒號:「搞革命的傢伙現在出賣革命!」

陶傑:英國考試加深數理試題

英國大學和寄宿學校學額,近年被中國香港學生大量進駐,英國本來為本土考生設計的數學卷,「虎媽」家教,效力宏大,中國學生跨國奪取高分,英國考試局宣佈增加高等程度會考,亦即 A-Level,數學科目的難度,提高中國學生進侵英國教育市場的門檻,令英國本地考生大感不滿。

脫北者第一課:如何學做南韓人

脫北者初到南韓,在新奇驚喜以外,更多的是陌生不安。他們沒看過韓劇,也沒上過互聯網,連路人說的韓語,聽著也似是外語。如何適應環境融入社會,成為這些「倖存者」的首要任務。位於首爾的黎明學校(여명학교,音譯 ),就從基本知識到生活文化,教近百名從北韓來的青少年,如何學做一個真.南韓人。

學術論文如何不「離地」?

美國愛荷華大學古典系副教授 Sarah E. Bond 相信學術界不可能像過去二百年一樣把學術緊握在學院之手,教授學者是每天與學生討論知識的老師,往後也應準備好擴大教室的範圍,以接納公眾,而不是只在象牙塔中修練當老學究,所以她提供了一些提示予將學術往公共領域過渡的學者。

孩子學編程即將成為中國熱潮?

「贏在起跑線」是不少父母對子女的期許。小孩被安排學習不同的外語、樂器等興趣班成為常態。隨著近年興起 STEM(科學、技術、工程及數學)教育,以及中國政府對電腦編程(Coding)發展的支持下,社會開始關注相關學科。但事實上,除卻政策大力推動以外,部分家長對所謂「編碼」的認知其實不多,加上現時有關程式設計的教育尚未在中國普及,即使有政策支持,家長亦擔心讓子女學習編程會「贏錯起跑線」。

大學生礦工潮:靠數碼貨幣創業

沒有人真正了解大學校方對這種盈利活動有甚麼政策,礦工則普遍認為學校應該為他們負擔這項成本,因為他們交的學費已經包括了電費和上網費。現在擔心的是有人自以為交了學費就可以揮霍用電,大家的「財路」因為個別不必要的浪費而打斷。唯一的代價是住宿環境受到影響,一台不停運作的電腦有如一台 2,000 瓦的暖爐,導致夏天酷熱,而且產生噪音,為了控制電腦溫度,即使冬天也不得不打開窗,而室外只有攝氏 2 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