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

|共24篇|

人造肉熱潮:日本學生也懂種肉了

雖然科學家在人造肉範疇上已有所成就,但這些肉類產品卻遲遲未能到達消費者市場。為了令人造肉得以普及化,化學家羽生雄毅想出了與眾不同的計劃,成立名為 Shojinmeat Project 的非牟利組織,以助學生接觸這種高科技。利用類似微波爐的發熱箱,學生在家中也能輕鬆地用動物細胞作培植,只需依情況加點糖和含蛋白質的運動飲料即可。他笑說:「高中生已經在家裡自行培植肉類了。」

失敗很痛苦,如何化苦為良藥?

人生中少不免會遇上數不盡的失敗,但是有能力從失敗中學習,是成長的關鍵 —— 從失敗中學習能使人謙卑、增強適應力和增添靈活性。可是,大多學生從小就被教導成害怕失敗。教育之道,就是要糾正這「歪風」,強調「成長思維」,鼓勵學生從過去的失敗中學習,並要求他們定期反思,而不光光是反芻失敗。

全面數碼化的大學,還是大學?

E-learning 對很多人來說並不陌生,但若說用網上學習取代課室、PowerPoint、黑板;AI 取代老師,足不出戶就可以「上學去」,這未來教育的趨勢是烏托邦,還是異化的烏托邦呢?今年下旬,美國德州 A&M 大學兩位經濟學教授,將向數千名學生開展他們的微觀經濟學概論網上課程;而世界上最大的在線學習平台
Coursera,已擁有超過 2400 萬註冊用戶。威靈頓學院校長 Anthony Sheldon 爵士認為,10 年之內,技術革命將擺脫舊的教育觀念,永遠改變世界。今日,全面數碼化的課程未能完全說服家長和學生本身,但如同所有帶破壞性的新技術一樣,它帶來的,可能是教育產業現時最需要的、革命性的改進。

每年想省 90 億美元?晚點上課就可以

美國就是再富有,也需要方法節流,能省一點就一點,萬一他日真與北韓開戰,國庫也不至空虛。智庫 Rand Corporation 的最新研究就向白宮獻計,聲稱當局只需制定一項簡單的全國性改革,每年便能省下 90 億美元。妙法到底為何?竟然是將所有公立學校的上學時間,都改成早上 8 時半或以後。

不設老師、課程和學費的巴黎學校

今時今日要入讀教學方法出眾、口碑又佳的好學校似乎特別難,除了學費高昂,學生靠成績爭勝,還要十項全能。但巴黎有一間專攻電腦編程的免費學校,對學生學歷、特別技能、年齡、甚至案底通通不過問,報名者只要捱過為期一個月的緊湊任務即可入讀,3 至 5 年學習期內無老師指導下通過做 project 自由學習,畢業後卻人人有工開。究竟這間學校是怎樣一回事?

Moyashi:小孩也 OT?來人,餵公子飲營養飲料!

日本的能量飲品叫做營養飲料,小小一瓶,堆滿了每間便利店的角落。上班族累了,晚上 OT 到夜深,喝一瓶充充電又再拚命。去年,某著名營養飲料牌子更曾推出小童版,包裝印上宣傳標語:「中小學生(8-14 歲),疲倦了也要努力」父母買來餵小孩喝,力求他們在塞滿補習與課外活動的時間表中保持清醒。

窮得沒飯吃:美國學童「飯債」累累

說起美國,我們總想到物質富裕,頓頓牛扒薯條漢堡包,但事實上,不少學童連一份 2.35 美元(約 18 港元)的營養午餐,也吃不起。即使美府已擴大午餐費用減免計劃,餐費全免的學生人數,由 2000 年的 1,300 萬名,增至現時的 2,000 萬名,學童拖欠餐費的情況依然普遍。據學校營養協會所指,美國多達 76% 校區,都有學童無力支付餐費。

為出國留學鋪路 中國家長離棄補習學校

近年中國學生留學外國數目急增,家長恨不得為孩子削尖腦袋躋身外國學校。操練補習自是不在話下,為了讓孩子早日「適應」國外學校的英語環境,學童接觸英文的年齡愈推愈前(至 0 歲)。但當各種高壓教育成果落空,坊間開始興起幼兒讀書會,以各類英文圖書和小說為日後國外學校學位的競爭預熱。

何以成績差的學生都能成功?

生於現世,我們從出生就孭著學生身份,這邊廂被各種測驗考試補課補習鞭撻催谷務求達至全人;另一邊廂終於甩難的畢業大學生收入長年在低位徘徊,只能大嘆成績好能出人頭地此說純屬騙局。與此同時,過去在班上萬年考倒數幾名的同窗反而脫穎而出,過著有錢有理想的生活。此等反差屢見不鮮彷彿已成規律,但究竟原因何在?

要男孩專注,「坐定定」沒有用

大家皆知長坐無好處,連站著的辦公桌也發明出來了,但精力充沛的小孩,在學校卻長坐長有,猶如沒有得放風的監犯。本來大家也曾在學校怨怪小息太小,課時太長,但坊間深信,坐得愈久,學得愈多,終於有科學研究指出學生(特別是男生)長坐問題重重,推翻這種半調子直覺——實情是坐得愈耐,學得愈小。

芬蘭教育:不重學科界線的主題教學

芬蘭的學生能力,長期位於國際評估 PISA 的 10 名內,一直是全球教育的範例。回顧芬蘭的教育政策,芬蘭人不會強調成為「世界第一」,亦沒有研究如何量化學童表現,即使學生的 PISA 成績自 2012 年微跌,依然大力推行以人文為本的教育理念。不要去羨慕,當香港學生受苦於填鴨式教育、補習名師分析出題規律及考試數據,芬蘭卻沒刻意迎合以學科作分界的國際測試,反而於今年度的教育改革提出「主題教學」—— 一種刻意融合各學科於一體的教學模式。

網上學習的教育不平等

今時今日,一人一 smartphone 是平常事。網絡上的知識垂手可得,不過對於無力配備上網工具的窮苦學生來說,網絡卻隨時是讓他們在人生跑道上被進一步拉開距離的因素。根據香港政府統計處去年的統計結果,儘管幾乎所有 10 歲或以上的學生都懂得使用電腦,但只有約 8 成家庭有個人電腦接駁互聯網,比往年下降,更有小部分學生在過去 1 年未曾使用互聯網——即便是自詡科技發達的香港,網絡也非無遠弗屆。在美國,同樣有學校設備落後的學生,因網絡不達發愁。

為何日本兒童能獨自上學?

澳洲電視台 SBS 紀錄片「日本的獨立兒童」,就記錄了一名只有 7 歲的女孩,每朝早上從睡眼惺忪,然後獨自乘電車,在人群中穿梭上學去。日本小學生年紀輕輕就獨自上學,對不少港爸港媽來說簡直不可思議,為何日本小孩特別獨立?

Eric Chan:教育是甚麼?甚麼是教育?

教育的英文是「Education」,一般我們都沒有去研究它的真正意義是甚麼。今天,我們已被灌輸了一個概念:教育便是老師把知識「教」給學生,學生應聽從教學內容,加以操練,目標只得一個:取好成績!我的老師,富爸爸集團首席商業教練 Blair Singer 說:「教育是蛻變!」現在的學校是在複製,並非啟發。

我希望老師知道……

當香港的小三學生忙於操練艱澀的考題,美國一個小三老師 Kyle Schwartz 的班上也有一份必修功課,不過非常簡單,是題為「我希望我的老師知道……」的續寫句子,學生可以選擇是否匿名交答案。自 Schwartz 年前開始在 Twitter 分享學生的答案後,#iwishmyteacherknew 爆紅全國,不少老師仿而效之,不約而同得到意想不到的答案。

在北歐談場高齡校園戀愛

DSE 成績放榜,同學各散東西,有的升大學,有的出國,有的投身社會。無論前路如何,唯一可肯定的,就是「學無止境」。學習不僅限於學院知識,無論是社交來往、職場技能,都需要學習;學習更不受制於年齡,現今科技一日千里,產品軟件推陳出新,在未來,北歐的老人家或許也要強制重返校園,以跟上社會潮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