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

|共36篇|

Friluftsliv:北歐的戶外活動精神

近年來,香港興起行山熱,開心可行山,散心可行山,好天可行山,打風落雨也可以行山。到底是香港人特別喜愛大自然,還是只當行山作打卡好去處?有山有野,煞是「文青」。研究顯示,置身林木之間,簡單如深呼吸,不止有散心效果,更有益健康。戶外活動好處多,北歐人則一早深明此道,在北歐,有種戶外活動精神叫 Friluftsliv。

見證時代的諾貝爾宴會菜式

隨著頒獎典禮及晚宴於 12 月 10 日舉行,本年諾貝爾獎宣告落幕。諾貝爾獎自 1901 年以來,見證人類在不同時代,就各範疇取得的成就。而伴隨頒獎禮的宴會,亦見證百多年來的飲食文化。從最初偏向法國菜式,至 80 年代,已轉為斯堪的納維亞風格。不同的政治局勢,亦影響菜式的增減。曾於 1989-1993 年擔任諾貝爾晚宴廚師的 Ulrica Söderlind,將一個世紀以來的晚宴菜式輯錄成「諾貝爾盛宴:一個世紀的烹飪史」一書,歸納出這場宴會的百年變遷。

如何全面地安置搬遷一座城?

愚公移山的故事大家熟悉不過,類似的事情正在瑞典城市基律納(Kiruna)發生,分別是當地人並不「移山」,而是「移屋」。基律納市主要產業為礦業,市鎮西面的礦場,為當地居民帶來大量就業機會。但自 2004 年開始,因礦場擴大挖礦範圍,導致附近一帶地面沉降、建築物裂開及倒塌,對市民的安全構成威脅。現時該市正展開搬遷計劃,除了部分建築物將會整幢搬至新址是計劃之一內,這座位於北極圈的小城,更把鄰舍關係、文化歷史等等人文因素納入其中。

Live Norish:淺談瑞典街市 Saluhallen

Östermalmshallen 的原址正進行保建維修,在 2018 年才會重開。市政府在原址旁興建了臨時街市,把所有檔口原封不動搬地到新址。建築風格雖然現代了,但街市那份親切和傳統的人情味仍在。也正因如此,Östermalmshallen 的文化保育不只是停留在建築的硬件上,而是街市作為人與人之間通過食物交流接觸的匯聚點。

瑞典獨有:放棄生存症候群

過去近 20 年,瑞典出現一種只有難民兒童染上的怪病,在得悉全家將被驅逐出境後,他們喪失生存意欲,不再走路、說話甚至睜開眼睛,進入昏迷狀態。瑞典語稱之為 Uppgivenhetssyndrom,英語譯作 Resignation syndrome,中文則未有統一譯名,但較為精準的意譯,相信非「放棄生存症候群」莫屬。但為何此事僅在瑞典發生?英國廣播公司及美國雜誌「紐約客」近月均作出深入報道,探討這個奇特現象。

瑞典 Döstädning 文化:自己遺物自己執

以簡為主的日式生活態度尚未退潮,又有瑞典文化 Döstädning 來襲,主張老人在人生大限前自行收拾家當,免得死後遺物要勞煩家人善後。這大概與瑞典的個人主義不無關係,社會風氣鼓勵獨立自主,即使是長者生活都自給自足,生前不依賴家庭,死後也不留身外物勞煩親人,更可幫助下一代從喪親之痛中盡快恢復過來。

【沒外語方言之別】宛如兄弟的北歐語

香港大約有 7 成人能使用普通話,就算不能說,一般也能基本理解普通話口語。這與香港在主權移交後的「兩文三語」政策,以及香港受中國影響愈來愈大有關。廣東話在中國屬於方言。沒有廣東話聽說經驗的中國北方人,大多聽不懂廣東話。一國之間兩地語言不甚相通,在世界另一端,北歐核心三國語言:丹麥語、瑞典語和挪威語,同屬北歐日耳曼語,三者宛如兄弟般親近。

Live Norish:瑞典文翠珊下台

瑞典政局再起波瀾,有「瑞典文翠珊」之稱,屬最大在野黨 Moderates Party(溫和聯合黨)的黨主席 Anna Kinberg Batra 月前辭職下台,消息引起瑞典政界一片嘩然。在今年執政聯盟的竊密醜聞爆出後,內閣險遭彈劾。帶領 Moderates 3 年的 Batra 想要「打落水狗」,令執政聯盟在泄密危機中作出更大讓步時,竟決定和反移民的民粹政黨 Sweden Democrats 合作。消息一出,以往提倡多元共融的 Moderates 民望即時如股災沉底,執政聯盟民望不跌反升。Batra 下台後,下一屆 Moderates 黨主席必須在不到一年的時間重燃 Moderates 在 2018 年 9 月瑞典大選中挑戰執政聯盟政府的希望。這個艱巨任務,又會由誰來完成呢?

Live Norish:瑞典外判洩密風波,政府險倒台

瑞典運輸署於 2015 年外判數據庫給國際企業 IBM,但卻繞過正常的安保審核程序,整個瑞典國家的個人資料、駕駛執照號碼、各路標和附近建築資訊,全部都在數據庫中。更甚者外判公司 IBM 將數據庫及網路工程統統放在東歐國家。作為 NATO 親密盟友的瑞典如果明天和俄羅斯開戰的話,俄羅斯便可以不費吹灰之力,運用資料庫的國防機密摧毁瑞典,給瑞典一個滅國災難。

瑞典酒精管制,到別國買醉的酒經濟!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飲琵琶馬上催。知己相聚,開懷暢飲,是不少酒徒的美事。香港一街一隅,便利店與超市無所不在,買酒非難事;可是在北歐多國,欲暢飲之時,卻未必能買得美酒,皆因有嚴格的酒精管制:酒精飲品價值不菲,又或國營商店早已關門休息。國內買酒難,造就另類旅遊經濟 —— 坐船到別國買醉。

Live Norish:別墅謀殺案——瑞典版的「汪海澄」

早前瑞典阿爾博加鎮(Arboga)爆出了一單震驚全國的兇殺案,䅁情更有如心理追兇一樣撲朔迷離。一名曾修讀社工的 42 歲瑞典女子涉嫌教唆其 18 歲男友在一間避暑別墅內謀殺她自己的父親及涉嫌謀害母親。同時,警方在追查之下,懷疑該女子早於 2015 年在同一地方附近佈局殺害自己的丈夫,之後裝扮成溺水喪命的假象。

瑞典成為創新天堂的關鍵

猜猜看,Absolut Vodka、H&M、IKEA、Scania、Ericsson、Skype、Spotify,這幾個幾乎涵蓋衣食住行育樂六大領域的世界知名品牌,背後共同的關鍵字是甚麼?答案是:他們通通來自瑞典。一個年均溫在攝氏零度以下,近六分之一國土在北極圈內,可耕地面積不到 6% 的國家。境內一個以極光聞名的小鎮基魯那(Kiruna),5 月底到 7 月中是極晝,冬天有 3 週是極夜。

Lagom:不多不少的瑞典哲學

繼有去年吹來的丹麥式生活態度「hygge」,最近又一北歐國的生活哲學崛起,它追求從平衡中尋找生活的滿足感,它可以用來形容烤餅的溫度,又或考試卷難度,甚至是避免種族偏見的世界觀。它是瑞典語中意指 「不多不少剛剛好」的「lagom」——中庸之道。

Live Norish:瑞典人的日式生活

春天時份的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日照時間加長,雖然還在下雪,但天氣漸漸暖和,遊走城市中心的皇家花園 Kungsträdgården 恍如到了日本東京的上野公園。 滿天盛開的櫻花在皇家花園水池兩排爭艷鬥麗。63 株櫻花樹給整個花園點上了粉紅色。偶爾碰見高挑的金髮女學生可能從 KTH(瑞典皇家理工大學)放學後跑過來裝成日本動漫人物 Cosplay,幾個拿著手機又拍又跳,好不熱鬧!

Live Norish:恐襲防不勝防 瑞典開放邊境惹禍?

這一年間,瑞典不時傳出恐襲消息。就在上周五(4 月 7 日),美國總統杜林普的預言靈驗了,瑞典斯德哥爾摩下午發生恐襲,一輪貨車高速行駛,先剷上皇后街(Drottninggatan)的行人路衝向人群,再撞入一家百貨公司,至少造成 4 死 15 傷。瑞典首相勒文(Stefan Lofven)事後對傳媒說道:「恐怖份子永遠不能擊倒瑞典。」到底這番話能否助瑞典人走出恐襲陰雲,回復正常生活呢?

Live Norish:杜林普誤稱恐襲 瑞典如何應對假新聞?

杜林普就任美國總統後,新政府團隊除了炮製出「另類事實」( alternative facts)一詞,被斥玩弄語言偽術之外,新政府還不時狠批主流傳媒散播假新聞、混淆視聽。有趣的是,杜林普上月出席在佛羅里達州造勢集會時,錯誤暗示瑞典遭恐怖襲擊,此言被質疑並非事實,網民隨即嘲諷他才是製造假新聞的罪魁禍首。事隔數天,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近郊移民區發生暴亂,到底是杜林普一語成讖,還是瑞典治安真的因為移民問題變差了?

北歐的憂鬱:為何他們不快樂?

高緯度的國家,自殺率普遍較高,明顯的例子有格陵蘭和芬蘭,一般說法是高緯度國家有半年時間日照時間極短,甚至可整月不見天日,擾亂人民生理時鐘,使人容易心情壓抑。春天代表活力,冬季讓人感到鬱結,並非只是文學濫觴。北歐地區的人如何抵抗憂鬱的冬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