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

|共46篇|

方俊傑:世盃 E、F 組 —— 遇上巴西德國 誰能晉級十六強?

巴西上屆在主場恥辱地被德國以 1:7 淘汰,其中一個原因是尼馬因傷缺陣,大家才發現巴西的攻力完全倚賴尼馬。更大原因是中堅泰亞高施華停賽,靠大衛雷斯原來難以支撐後防大局。出現一場大屠殺,管理層才有決心來一場大改革。看里約奧運,尼馬帶領巴西如何戰勝德國,為巴西足球隊奪得史上第一面奧運金牌,那種如釋重負的氣氛,大概感受到上屆世界盃對堂堂足球王國帶來幾大傷害。今屆,幸運地,尼馬傷得早。

先進瑞典:少了現金,罪案反而更多?

瑞典銀行劫匪成了一個夕陽工作,8 年前瑞典全國有 110 宗銀行搶劫案,2016 年卻只有 2 宗。此類罪案大跌,皆因該流行國電子貨幣,衝入銀行往往只能空手回,但是否代表罪案會從此減少?不,只是更「多元化」、更加「無所不用其極」。

Live Norish:「五毛黨」的 Fake News 攻擊

2016 年美國總統選舉爆出「通俄門」事件,便有指是俄羅斯「五毛黨」以 Fake News 於選戰期間攻擊民主黨候選人,最後選舉結果與民調預測出現逆轉。英國政府指脫歐公投上同樣有 Fake News 的攻擊痕跡。北歐瑞典大選在即,如何抵禦外國干預大選,成了瑞典國安一大難題。

Live Norish:瑞典長者電競戰隊

早在今年 1 月,本地一所青年智庫便建議政府發展電競業,以改善香港產業結構過分單一,促進香港經濟和多元產業發展,開放更多青年的就業選擇。該報告更列出五大建議供政府參考。原本以為電競只是年青人的喜好,想不到瑞典出了一支長者電競戰隊 —— Silver Snipers,扭轉公眾認為「電競選手都是沉溺上網的青年」的這個印象。

Live Norish:美國、北韓的中間人 —— 瑞典

歷史峰會地點雖然未有最終定案,但北韓外交部長李勇浩短期內將訪問瑞典,因此會晤地點有可能在瑞典之說不脛而走。盛傳見面的地點還有金正恩曾讀書的瑞士、南北韓交界的板門店以及地理上最近中俄韓的蒙古國;而一向和美國及北韓友好的瑞典如成為舉行美國北韓峰會地點,並非偶然好運。由外交現實到歷史因素,瑞典外交一直在美國、北韓雙方擦槍走火的發展中遊走,為少數雙方都認可的友好國家。

Live Norish:「瑞典溏心風暴」—— 從 IKEA 創辦人去世看家族理財

中國人有句古語:富不過三代。後人得到先人的財富不懂得珍惜,變得揮霍無度,最終坐吃山崩的故事比比皆是。但自世界近代史上最富有的 Rothschild 家族計劃出一系列的家族理財安排後,大部分歐美富庶家庭都爭相仿效,設立家族信託、家族基金、以家族資産控股集團等傳承財富,IKEA 創辦人 Ingvar Kamprad 就是其中一個家族理財的能手。

宜家之父逝世:IKEA 如何令買傢具從苦差變樂事

瑞典企業家 Ingvar Kamprad 日前離世,他創辦的宜家家居(IKEA),以設計精簡、價錢實惠的傢具,令品牌從瑞典拓展至世界各地。對我們這些消費者而言,IKEA 更是從 1943 年成立至今,透過其精美的目錄、迷宮般的店面、「自己動手」的裝嵌方式,以及光滑光鮮的傢具外貌,改變大眾對採購、安裝和欣賞傢具的思維方式,將北歐美學帶入每個家庭。研究公司 GlobalData Retail 常務董事 Neil Saunders 直言:「很少人能真正改革零售業,Ingvar Kamprad 就辦到了。」

Live Norish:從瑞典派發戰時預備手冊看第三次世界大戰

霍金曾預言第三次世界大戰的可能。曾經有學者提出第三次世界大戰將可能是人類史上最後一場戰役,戰爭動用到的核武、原子彈、新研發武器將足已摧毁我們一切的文明。而在今日地緣政治緊張的世界格局,第三次世界大戰也許有爆發的可能。以中立、和平見稱的瑞典近日都為戰爭作準備,為 2018 年添上一絲緊張不安的氣氛。

Friluftsliv:北歐的戶外活動精神

近年來,香港興起行山熱,開心可行山,散心可行山,好天可行山,打風落雨也可以行山。到底是香港人特別喜愛大自然,還是只當行山作打卡好去處?有山有野,煞是「文青」。研究顯示,置身林木之間,簡單如深呼吸,不止有散心效果,更有益健康。戶外活動好處多,北歐人則一早深明此道,在北歐,有種戶外活動精神叫 Friluftsliv。

見證時代的諾貝爾宴會菜式

隨著頒獎典禮及晚宴於 12 月 10 日舉行,本年諾貝爾獎宣告落幕。諾貝爾獎自 1901 年以來,見證人類在不同時代,就各範疇取得的成就。而伴隨頒獎禮的宴會,亦見證百多年來的飲食文化。從最初偏向法國菜式,至 80 年代,已轉為斯堪的納維亞風格。不同的政治局勢,亦影響菜式的增減。曾於 1989-1993 年擔任諾貝爾晚宴廚師的 Ulrica Söderlind,將一個世紀以來的晚宴菜式輯錄成「諾貝爾盛宴:一個世紀的烹飪史」一書,歸納出這場宴會的百年變遷。

如何全面地安置搬遷一座城?

愚公移山的故事大家熟悉不過,類似的事情正在瑞典城市基律納(Kiruna)發生,分別是當地人並不「移山」,而是「移屋」。基律納市主要產業為礦業,市鎮西面的礦場,為當地居民帶來大量就業機會。但自 2004 年開始,因礦場擴大挖礦範圍,導致附近一帶地面沉降、建築物裂開及倒塌,對市民的安全構成威脅。現時該市正展開搬遷計劃,除了部分建築物將會整幢搬至新址是計劃之一內,這座位於北極圈的小城,更把鄰舍關係、文化歷史等等人文因素納入其中。

Live Norish:淺談瑞典街市 Saluhallen

Östermalmshallen 的原址正進行保建維修,在 2018 年才會重開。市政府在原址旁興建了臨時街市,把所有檔口原封不動搬地到新址。建築風格雖然現代了,但街市那份親切和傳統的人情味仍在。也正因如此,Östermalmshallen 的文化保育不只是停留在建築的硬件上,而是街市作為人與人之間通過食物交流接觸的匯聚點。

瑞典獨有:放棄生存症候群

過去近 20 年,瑞典出現一種只有難民兒童染上的怪病,在得悉全家將被驅逐出境後,他們喪失生存意欲,不再走路、說話甚至睜開眼睛,進入昏迷狀態。瑞典語稱之為 Uppgivenhetssyndrom,英語譯作 Resignation syndrome,中文則未有統一譯名,但較為精準的意譯,相信非「放棄生存症候群」莫屬。但為何此事僅在瑞典發生?英國廣播公司及美國雜誌「紐約客」近月均作出深入報道,探討這個奇特現象。

瑞典 Döstädning 文化:自己遺物自己執

以簡為主的日式生活態度尚未退潮,又有瑞典文化 Döstädning 來襲,主張老人在人生大限前自行收拾家當,免得死後遺物要勞煩家人善後。這大概與瑞典的個人主義不無關係,社會風氣鼓勵獨立自主,即使是長者生活都自給自足,生前不依賴家庭,死後也不留身外物勞煩親人,更可幫助下一代從喪親之痛中盡快恢復過來。

【沒外語方言之別】宛如兄弟的北歐語

香港大約有 7 成人能使用普通話,就算不能說,一般也能基本理解普通話口語。這與香港在主權移交後的「兩文三語」政策,以及香港受中國影響愈來愈大有關。廣東話在中國屬於方言。沒有廣東話聽說經驗的中國北方人,大多聽不懂廣東話。一國之間兩地語言不甚相通,在世界另一端,北歐核心三國語言:丹麥語、瑞典語和挪威語,同屬北歐日耳曼語,三者宛如兄弟般親近。

Live Norish:瑞典文翠珊下台

瑞典政局再起波瀾,有「瑞典文翠珊」之稱,屬最大在野黨 Moderates Party(溫和聯合黨)的黨主席 Anna Kinberg Batra 月前辭職下台,消息引起瑞典政界一片嘩然。在今年執政聯盟的竊密醜聞爆出後,內閣險遭彈劾。帶領 Moderates 3 年的 Batra 想要「打落水狗」,令執政聯盟在泄密危機中作出更大讓步時,竟決定和反移民的民粹政黨 Sweden Democrats 合作。消息一出,以往提倡多元共融的 Moderates 民望即時如股災沉底,執政聯盟民望不跌反升。Batra 下台後,下一屆 Moderates 黨主席必須在不到一年的時間重燃 Moderates 在 2018 年 9 月瑞典大選中挑戰執政聯盟政府的希望。這個艱巨任務,又會由誰來完成呢?

Live Norish:瑞典外判洩密風波,政府險倒台

瑞典運輸署於 2015 年外判數據庫給國際企業 IBM,但卻繞過正常的安保審核程序,整個瑞典國家的個人資料、駕駛執照號碼、各路標和附近建築資訊,全部都在數據庫中。更甚者外判公司 IBM 將數據庫及網路工程統統放在東歐國家。作為 NATO 親密盟友的瑞典如果明天和俄羅斯開戰的話,俄羅斯便可以不費吹灰之力,運用資料庫的國防機密摧毁瑞典,給瑞典一個滅國災難。

瑞典酒精管制,到別國買醉的酒經濟!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飲琵琶馬上催。知己相聚,開懷暢飲,是不少酒徒的美事。香港一街一隅,便利店與超市無所不在,買酒非難事;可是在北歐多國,欲暢飲之時,卻未必能買得美酒,皆因有嚴格的酒精管制:酒精飲品價值不菲,又或國營商店早已關門休息。國內買酒難,造就另類旅遊經濟 —— 坐船到別國買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