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

|共23篇|

華山文創園區:文藝商業共生的傳奇

藝文界想要純藝術的展覽平台,但在營運的 4 年中,入場民眾並不多;文建會想要華山有自給自足的營運能力,但接辦過多商業活動,卻又忽略了華山的文化特質。而且台灣人的矛盾在於,既羨慕中國新簇的華麗建築,又讚揚歐洲動輒上百年歷史的街區,在新穎與懷舊間擺盪,在商業與藝術間掙扎。直到 2007 年,由台灣出版界大老遠流董事長王榮文籌組的台灣文創發展股份有限公司取得經營權,將百年建築融合當代音樂、藝術與飲食文化,以全新的營運模式,呈現出今日華山 1914 的樣貌。

特洛伊的古戰場催生華山藝文特區

金枝演社這場「古國之神-祭特洛伊」獲得空前好評,導演王榮裕改編希臘經典史詩「伊里亞德」,運用 3,000 年前的經典戰役,隱喻當時台灣的處境,為世紀末的島國居民帶來極大的視覺與心靈衝擊。媒體與劇評一面倒的好評,但沒有人想得到,這場祭典首演,不只替台灣藝文界立下新的里程碑,竟也催生了台灣有史以來第一座藝文園區。

1914 年的一滴清酒,釀出百年後的台北華山藝文特區

華山 1914 藝文特區,一年舉辦 1,500 場展覽、演出、會場活動,意味著你一年 365 天任何一天來都可以有 4、5 個選擇。從前廢棄的酒廠,如何晉升成台北市的精華地段,又如何化身為藝文特區?這個故事,要從一瓶名為「胡蝶蘭」清酒的誕生說起。

梁迪倫:台灣年輕人如何看待創意,香港又如何?

今早看了一個「台灣大學生呼喊最想見的名人」人氣票選,第一名是林俊傑,第二名是蔡依林。當你以為台灣年輕人想見的 Top 10 都會是明星的時候,你會發現從第五名開始,那些人都不是明星,而是在各個界別有傑出成就、創意和在業界形成革命之風的創意巨人。

從 Hello Kitty 看台灣人的身份政治

台灣對 Hello Kitty 接近瘋狂的熱愛,不單只是消費主義,更關乎身份。評論指出,Hello Kitty 意外地成為了台灣人的身份認同象徵,因台灣人在擁抱 Hello Kitty 的同時,亦是在擁抱日本的「卡哇伊」文化。而這種表現,正是台灣人透過向前殖民者日本表忠,將自己與中國區分的方法。

颱風會催產?

人類踏入多災凶年,氣候愈趨反常:颶風日前重創海地,造成數以百計死傷,再橫掃佛羅里達州;台灣近月連打大風,莫蘭蒂、梅姬與艾利先後吹襲,莫蘭蒂更被指歷來「最強颱風」;連香港也 14 年來首度於 10 月發出紅色暴雨警告。橫風橫雨,除了令人黑口黑面,還可能有一個意外影響:催生。

中國遊客減少,台灣怕麼?

世界各地對中國遊客又愛又恨,愛其驚人的購買力,恨其蜂擁而至後弄得杯盤狼藉,日本和香港人應感受最深。但中國客對於台灣,除了經濟效益,也關乎政治問題。因應今年台灣政權易手,民進黨新任總統蔡英文不承認「九二共識」,中方縮減到台團客配額,今年 5 月起,中國訪台人數大幅減少。要是沒有中國客,台灣旅遊業會因此完蛋嗎?

江皓昕:東山彰良「流」(三)——如果不流血,那麼能夠證明甚麼?

東山彰良曾在訪問中說,「流」是他寫得最快的一本書,只寫了三個月就完成了。如果這是真的,要不他是一位天才,要不他在動筆之前,一定有了許多年的沉澱,對生命的感悟達到滿瀉,再一次傾注在這本小說中。當然,最大可能是他既是一位天才,也同時對生命充滿著感悟。

江皓昕:東山彰良「流」(二)——台灣風情畫

「流」的故事從葉秋山 17 歲那年開始。那是 1975 年,蔣中正逝世,除了有些杞人憂天說大陸要是攻過來,台灣不會撐過 5 分鐘,大街小巷上實際是沒多大改變,蔣經國繼位,社會重新上軌,感覺甚至比以前更加輕鬆愉快。故事就在這跳健康舞般輕快的時代中開始。那一年,葉秋山的爺爺在迪化街的布料店內給人殺害了。

江皓昕:東山彰良「流」(一)——神奇頂級超卓,這書有今生沒來世

如果今年只看一本書,就是這本。「流」是 2015 年出版的書,只是台灣圓神出版社在今年 6 月才推出中譯本。這事說來奇妙,這書作者本是台灣人,本名叫王震緒,5 歲時隨父移居到日本,口裡會說日中雙語,案頭上則以日語寫作,東山彰良是他的筆名。去年在日本出版「流」即橫掃東洋書壇,在日本文學最高榮譽的直木獎中,更史無前例地,一致獲得了宮部美幸、東野圭吾、高村薰、淺田次郎等神級評審的全票滿分。

鄭立:白天尼亞——鬼島的故事

這個遊戲的主角,是一個島,那個島位於一個古老舊大陸的邊緣,懸在那邊的外海。玩者們控制四個不同顏色,每個顏色代表了幾百年歷史中,所有對這個島的侵略者們,每回合都會對這島進行侵略,政府就這樣換來換去,週而復始。這個島,就是白天尼亞(Britannia)。你可能問,為何聽起來這麼像台灣的歷史?是的,這世界上的島國史,總有其相似之處。

里約奧運的各國製造

里約奧運落幕,在體育強國俄羅斯因禁藥風波而絕跡多項賽事下,中國仍不及自嘲「專攻無人在意的運動」的英國,「失落」第二。中國也許無法包辦獎牌,但絕對包辦了大部分奧運製品,官媒更宣稱「中國製造」在里約大放異彩,「配得上一枚獎牌」。就趁落幕盤點一下本屆奧運的各國製造。

鄭南榕殉道記

編按:2016 年,「書」成為全香港甚至世界的關注點,一間書店仝人的下落,讓人意識到香港言論自由愈漸萎靡。「獨不獨」議題視為禁忌,有論述香港族群的書被打壓。而此等荒誕劇,卻原來曾在數十年前的台灣上映:鄭南榕,80 年代台灣政府多次查禁他所創辦,批評時政黨外雜誌。他堅持,「獨立」的主張是言論自由的一部分,更有名言「爭取百分百言論自由」以及「國民黨抓不到我的人,只能抓到我的屍體」,最後他殉道以明志。

Chester Ho:科技發展追落後需要甚麼?

政策到底是離地還是高瞻遠矚,並不難分。政府有沒有花心思去理解社會的定位,評估政策是否可行,大家很容易就可以知道。相比房屋、交通、醫療等牽涉民生和大量既得利益者的範疇,科技政策的爭議性一向較低,亦因此有較大的空間多做嘗試。但在科技發展方面,香港絕對是在追落後。

李明熙、Kimberlogic:帶著遺憾遊台北故宮博物館

國立故宮博物館是我今次最想參觀的地方,去年單車環台時,走馬看花沒時間細看。最深刻的展品是「翠玉白菜」和「肉形石」,跟老媽子說明展品在三樓的位置,便相約兩小時後在一樓入口集合,各自參觀。不過,今次竟有點失望。

李明熙、Kimberlogic:野柳女王頭石與谷關溫泉

酒店以藝術作旗號,並不只是設計風格,而是他們會定期在地庫舉行爵士音樂會及講座。旅店房間骨子,應有盡有,屬巿內一個價廉物美的選擇,加上一過馬路就是廟口夜市,覓食極之方便。前枱職員十分友善,知我們愛喝咖啡,又介紹附近的特色咖啡店,每次出入都跟他們寒暄幾句。向他們請教去野柳的最佳途徑,他們說若非坐 790 號公車就是計程車了。公車要坐 45 分鐘,下車後要步行 15 分鐘,但我們覺得平民化一點比較開心。

梁迪倫:小確幸是天堂還是地獄

這個週末,來到台灣,為了光顧一間咖啡店。這一間咖啡店,由一對香港夫婦創辦。他們原本是攝影師和記者,走遍世界各地,認識文化和生命。幾年前,他們對於在香港的生活感到窒息,於是把多年來的積蓄,投資過來台灣,創立了一間充滿靈性及氣質的咖啡店。咖啡店內的傢俱都是北歐舊物,菜單都是店主每天親自到菜市場挑選新鮮食材烹調的精巧美食。一間咖啡店最重要的元素,美食、咖啡、裝飾,還有象徵咖啡店靈魂的老闆,每項都沒有得挑剔。然而,這一次過來,是因為他們經歷了三年的營運之後,決定結業了。所以我專程過來台灣,為了作最後的支持,並希望當面祝福夫婦二人,希望他們之後的路向繼續順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