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

|共21篇|

8 首 BBC 禁歌,原因千奇百趣

每間電台或電視台都有一張禁播黑名單,英國廣播公司(BBC)最近就細數著名金曲當年被禁播的來龍去脈,其中就有幾首廣為香港人熟悉。歌曲固然經典,禁播事件的起因也甚經典,關乎到當時的文化和價值觀,可謂各異其趣。每首禁歌背後,都有一段故事,同時亦證明一首歌要成為經典,如何封殺也禁不住。

發明電視機的男人

根據克拉克基本定律之三,「任何一項足夠先進的科技難以與魔法分辨。」在電視機面世之初,於人類的眼中,「公仔箱」也是猶如魔法般,將另一個世界的人物風景活現於人們眼前。或許你也會好奇,究竟是誰掌握這種「魔法」,造福人類,讓人們在工餘時間不只有讀報紙聽電台的娛樂,但可以看聲畫俱備的電視節目?那就是 Philo T. Farnsworth。

譚以諾:「全美一叮」——就是要看平凡人的反差

電視在網絡時代面前,曾遇上一個難關,網絡把很多收視吸走了。香港電視業也正經歷同樣的情況。香港電視業未見翻身之法,但世界其他地方的電視業卻沒有要與網絡作區隔,反而更願意結合網絡時代的想法,開創新節目。實況節目就是在這個背景之下一翻再翻,「全美一叮」更是貼合網絡時代。網絡時代就是能讓平凡之人一夜爆紅的年代,而「全美一叮」或「一叮」這個品牌,就是乘着這個趨勢,搭建這樣的一個舞台,成為大眾與平凡人之間的橋樑。

唐明:400 年老莎人人愛

這一季的主線是莎士比亞計劃寫一齣「青少年愛情劇」,與此同時,女王微恙足成危機,衣著失當飽受歧視,蘇格蘭鄰居來討牛奶啟發了馬克白,投資新大陸險些丟掉一磅肉,說是「惡搞」,更貼切應該是「戲弄」,戲的是才華,弄的是人生,愛的是他的靈魂。即使天才如老莎,生在 16 世紀的英國,處境和我們今天幾乎一樣,門第之隔、世俗陳見、小圈子壟斷,新興階級的反抗,「顏值不足,就得靠才華和努力補救」(What we lack in easy charm we must make up for with talent and hard work.)。

Moyashi:來自 NHK 的收數佬

想當年初到日本,幾個日本人朋友不約而同首先提醒筆者同一件事:千萬不要開門給 NHK(日本放送協會)的職員。NHK 上門收費之事早有聽聞,曾有外國人不知就裡,讓職員入了屋,結果簽下契約,每月繳交幾千日元的服務費。以公益服務為名強制收費,NHK 的做法早已臭名遠播。

又要鬧,又要睇:hate-watching 的矛盾心理

再爛的電影和劇集也有捧場客,但不一定是「青菜蘿蔔各有所愛」。有些人從頭看到尾,也就從頭罵到尾,他們卻還是會看,甚至一秒不漏看完。這種「又要鬧,又要睇」的矛盾心理,香港人比較直白,說這就是「賤」,在歐美國家倒是有個專稱,名為 hate-watching,意即「恨著來看」。觀影追劇,理應是求開心滿足。但明知氣憤也要看,為的又是甚麼?

Apple 進軍美劇市場?

20 年前,美劇仍被視作不入流,今日已走入黃金時代,百花齊放:今年 Netflix 與 Amazon 預期將斥數以十億計巨資製作原創劇集,Google 也準備投放數億美元開戲。覷準串流電視如日方中,逐步蠶蝕傳統電視市場,連 Apple 亦積極備戰,要在美劇黃金時代分一杯羹。

紅眼:打廣告都要講時機

古有燕國少年,今日則有中國翻拍的「深夜食堂」。由中國男星黃磊主演,改編自經典日劇「深夜食堂」的同名電視劇,六月在中國開播。兩劇豈只名字一樣,中國版幾乎是照板煮碗,將日劇的角色和場景再拍一遍,黃磊的造型甚至完全抄足日劇版的小林薰,山寨味極濃。

方俊傑:「布朗克斯:街頭少年音樂夢」第二季——婆媽劇集冇得留低

「布朗克斯:街頭少年音樂夢」(The Get Down)第二季草草收場,Netflix 宣佈取消第三季續訂。而 Netflix 的 CEO 曾明言,在未來的日子,Netflix 會取消更多劇集的續訂,藉此投入更多資源,製作出意念更瘋狂叫絕的劇集,以豐富節目內容。

宇澄:誰受得起無綫黃金時段播十年前倉底劇?

究竟是慣性收視太穩陣,還是對手實在太不具威脅?大台竟然有勇氣拿出一套 10 年前拍落的「蘭花劫」於 9 點半黃金時間播放。當全世界進入高清時代,黃黃、朦朦的宣傳片在電視畫面播放,畫質已格格不入,最初以為是加了後期製作的效果,原來是倉底貨!

Panasonic 重生之道:不再崇尚武士切腹,甘當國際配角

當 Sharp、Toshiba 因鉅額虧損,不是落入賤賣窘境,就是瀕臨破產危機。但同一個時代崛起的另一家百年企業松下(Panasonic),卻早已谷底反彈,擺脫虧損。差異,就在於前者還在堅守日本的武士道精神,寧可戰到死也不願意投降受辱,後者卻早已看清局勢,像明治天皇一樣改革求存。

電視還在黃金時代?

在網絡發達、高清影片垂手可得的年代,年輕一代很難想像為何有人還會耐心地坐在電視機前,按既定的播放時間收看節目。Netflix 串流影片服務坐擁全球 9,400 萬訂閱客戶,掀起了觀賞電視電影的革命,傳統電視業看來將成末日黃花。然而,全新一期「經濟學人」專題文章指出,傳統電視業雖正步向下坡,但實際仍出奇地勢力強大。

杜夫:由英超播映權說起

過去呢個禮拜,雖然無英超賽事,但唔少球迷都過得驚心動魄,因為奪得英超、NBA 等體育節目香港播映權嘅樂視突然傳出資金危機,被指欠債 500 億元,更拖欠 100 億元,有爆煲危機,需要裁員、停止擴張、以至撲水救亡,最後搵到富商投資 6 億美元,暫時解決燃眉之急。一旦樂視有咩冬瓜豆腐,球迷們都咪話唔驚,隨時提早收咧,下半季未必有得睇。

俄國新聞,俄式事實?

在俄羅斯,不少觀眾也對電視台「又愛又疑」。最近一項民調指出,88% 受訪俄人表示電視新聞是主要消息來源之一,但吊詭的是,有 31% 受訪者認為自己被當中的資訊完全誤導,換言之,約有五分一俄國人既要看電視,又不信電視。與其自相矛盾,何不直接關機?

俄官員:Netflix 是美帝洗腦工具

網絡電視串流媒體 Netflix 的出現,改變了電視電影產業的生態。它除了提供大量高清影片隨時讓觀眾選播,更包辦節目製作,接連推出「紙牌屋」、「毒梟」和「夜魔俠」等有口皆碑的劇集,讓不少觀眾沉溺其中。至 2015 年, Netflix 已在全球各地累積近 7,400 萬訂閱用戶,人數持續上升。俄羅斯文化部長接受訪問時表示:「Netflix 佔領世界」不是笑話,而是美國政府暗中推動的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