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襲

|共38篇|

美國人的恐懼邏輯

杜林普下達 90 日旅遊禁令,禁止 7 個回教國家移民入境,聲稱目的在於隔絕外國恐怖分子,維護美國本土安全,但近 40 年來美國恐襲案中,並無一宗涉及該 7 國移民,反而國民牽涉 911 襲擊的沙特、埃及、阿聯酋及黎巴嫩卻不在名單之列。而據統計,美國 2005 年至 2015 年間恐襲致死者有 94 人,槍殺案則造成 30 萬餘人遇害,但美國人似乎對恐怖分子比槍擊狂徒更敏感,甚至不怕槍械,只怕管制槍械。恐懼如此不切合事實統計,背後是一套甚麼邏輯?

土耳其與 ISIS 的恩怨轇轕

新年伊始,伊斯坦堡發生大型槍擊案,釀成過百人死傷,似乎預告 2017 年土耳其仍將動盪不安。去年土耳其恐襲不斷,有庫爾德民兵策動,亦有其他武裝組織發起,但除 11 月一宗汽車炸彈襲擊,伊斯蘭國(ISIS)罕有地承認責任,有分析指 ISIS 試圖引起土國不穩,同時極力避免與其全面衝突。土耳其與 ISIS 轇轕由來已久,有恩有怨;一個固然恐怖,另一個也不全然是反恐。

法國恐襲:一條人命值幾錢?

2015 年 11 月,巴黎多處發生槍擊及爆炸,造成 130 人死亡。睽違一年,恐襲災場巴塔克蘭音樂廳重開,不過遇難者已無緣欣賞。恐襲過後,必須面臨一個殘酷而尷尬的問題:死傷者要如何賠償?在法國,有一個專門處理恐襲賠償的基金,金額較之歐美雖已甚為慳吝,但連場襲擊下,基金嚴重入不敷支,做法欠透明度長期惹來批評。法國要檢討的遠遠不止反恐政策。

全美領袖覆亡,誰接替總統一職?

想像以下畫面:適逢美國年度國情咨文,總統正於國會山莊演說,振振有詞地分析國情,闡述國策。山莊內,全美政治風雲人物齊集、星光熠熠,內閣大臣、最高法院大法官、軍部參謀、參眾兩院議員濟濟一堂,靜聽總統一字一句。忽然,恐襲發生,國會倒塌,火光熊熊,全人罹難。這時候,誰該接替總統一職,帶領國家渡過難關?

美憂 DIY 生化武器,香港要怕麼?

恐怖襲擊現多以炸彈、槍械進行。不過喪屍電影大行其道,電影「生化危機」也去到最終章,而香港也領教過生化襲擊:有人在大陸食野味,感染沙士回港散播,殺傷力絕不輸於任何炸彈。美國正防備自家製的生化武器,而香港呢?強國的野味,是強國的內政,誰管得了?

Live Norish:無聲的恐懼——挪威連環恐襲五周年

「家的概念不受狹隘的國界限制。我們來自何方,我們是甚麼國籍,這不容易說出口。心在哪裡,家就在那裡。」挪威國王哈羅德五世在奧斯陸皇家花園派對上發表演講,還呼籲民眾要關懷、愛護並包容難民、不同宗派人士、多元種族以及 LGBT 權益,獲挪威網民一致好評,王室收到大量來信請求官方將演講內容翻譯成英文。為甚麼哈羅德國王的包容論受到國際熱烈討論?

ISIS 如何遙距指示恐襲?

德國近期恐襲頻生,內政部長 Thomas de Maizière 談及搗破最近三宗恐襲計劃,表示個別兇手背後受到「遙距控制」。所謂遙控,即是 ISIS 一類恐怖組織毋須親自殺到,僅利用互聯網指示信徒發動襲擊,包括近日遊德港人火車遇襲事件,兇手都有與 ISIS 網上聯絡的紀錄。那麼 ISIS 是如何指示信徒犯案?

恐怖主義中流砥柱:壓力煲

「紐約時報」引述執法部門官員指,曼克頓爆炸案中的裝置,以及附近發現的另一爆炸裝置,均為裝有碎片的壓力煲。紐約州州長 Andrew Cuomo 承認爆炸事件是「恐怖主義活動」。有美國網媒形容,經此一役,壓力煲炸彈堪稱「現代恐怖主義的嚴酷流砥柱」。區區一種煮食器具,何以能擔此「重任」?

旅遊新趨勢:Anywhere but France

相信沒人會否認,歐洲確實魅力十足,只可惜她的風采,暫時被恐襲陰影掩蓋。有旅行社指出:「倫敦、巴黎及羅馬,這些標誌性的城市,現在正走下坡。」但客人依舊熱衷出門,只是想法有變:「他們會說『巴黎,甚麼時候都能再去。為何非要今年不可?不如去探索一些新地方吧。』過去遭受冷待的國家,反而冷手執個熱煎堆,成為旅遊界新貴。

IS 的進化:高低科技防追蹤

美俄日前宣布就敘利亞停火方案達成協議,在消滅 ISIS 上或能取得進展。但近期歐洲接二連三發生恐襲,如在過去 20 個月,便已造成超過 200 人死亡,美國國防局官員就表示,近期的恐襲顯示 ISIS 運用了新式行動策略和科技,全球對 IS 的攻防戰仍勝負難分。

「恐慌」的實際殺傷力

光在上個月,美國多個城市的機場及商場,都出現過這種「恐襲疑雲」,但類似的誤會,在過去一年內,亦不時於歐洲發生。譬如去年 10 月巴黎恐襲的悼念集會上,就有人誤以為聽到槍聲,嚇得出席者慌忙躲避。部分人認為,不怕一萬,只怕萬一,即使再大的誤會,放在人命之前,都應獲得理解。但他們往往忽視了,恐慌所擁有的殺傷力,同樣足以致命。

2016:史上最差一年?

2016 年還沒有過去,悲觀情緒無處不在,英國著名投資者羅傑斯甚至將當前的危機比作 1920 年代,稱股市將狂瀉 80%,慘況前所未見。「這是最衰的一年嗎?」是社交網站上最多人問的其中一個問題。2016 年真有那麼差嗎?我們來看看歷史上特別衰的一些年份。

德國:末日將至,宜積穀防「襲」?

德國「日報」(Die Tageszeitung)周二出街的頭版,有點令人摸不著頭腦。明明黑色粗體大字寫著的「Das Ende ist nah」,譯作中文就是「末日將至」,但在如此嚇人的標題下,配圖卻是一隻圓滾滾、傻呼呼的倉鼠。這到底是怎樣的一回事?原來這是一個當地最潮的 gag,諷刺當局建議市民積穀防「襲」。

恐怖分子屍首如何處理?

回教恐怖分子死後,屍體處理十分尷尬,假如按其宗教儀式落葬(例如 2015 年加州槍擊案兇手),似乎正合宗教狂熱分子之意,或會鼓勵更多同類恐襲;若果隨便丟棄屍首,又有組織批評違反人權。各國如何處理恐怖分子的身後事?

Chester Ho:鏡頭以外,奧運用到的科技

早前有專家聯署擔心奧運會令寨卡病毒疫情爆發,然後隨著歐洲尼斯事件,奧運會成為恐襲目標的傳聞更加強烈。為了防止各類恐怖襲擊,巴西政府設立聯合保安中心及獨立情報部門,又加強各種反恐演習,應對炸彈、化武及海上攻擊。除了在現實世界的部署,各國政府也借助科技防微杜漸。

唐明:尼斯回憶——望得見馬諦斯的窗口

十幾年前我第一次去歐洲窮遊,心情像登陸了另一個星球:所有在書本和電影裡已經描繪爛熟的場面,突然都變成有氣息有觸感的真實。那次我也去了一趟尼斯,在海灘邊的一幢老酒店借宿一晚。酒店收費很便宜,堪比青年旅舍,樓下有洗衣店,房間裡鋪著陳舊的紅地毯(可能已經發霉),落地窗掛著白色紗簾,像是祖父母家裡用的貨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