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大革命

|共13篇|

陶傑:一架汽車加速衝入萬丈深淵

香港教育大學學生會壁報板,出現嘲諷教育局副局長蔡若蓮喪子的標語。大學校長張仁良道歉,校董會主席馬時亨最初聲稱要追究到底,後來發現事件急速政治化,有擴大為「香港文革」的危機,即在電台呼籲親中愛國政黨不要再聯署批鬥,「讓教育歸教育,政治歸政治」。

江皓昕:天眼,三體,大 X 鑊

小說往往預言了現實。國際搜尋地外文明計劃認為,「中國天眼」在未來十數年會是人類尋找外星人的重要角色。可以想像是,很快,來自荷里活以及中國本土的電影人,都會把這隻眼設計為他們的故事場景,也許在某個地球侵略戰的故事中佔下重要一位。其實,這一個故事,劉慈欣早已寫了,叫「三體」。作為 2015 年雨果獎得主,中國當代科幻小說的新標竿,「三體」說的正是一個中國科學家尋找外星人的故事。

【讀者投稿】杭州 G20 峰會——21 世紀的萬國來朝

第 11 屆 G20 峰會近日在杭州舉行,新中國政府的天朝上國情結被再度點燃。此屆 G20 峰會,將是有史以來第一屆沒有反全球化運動人士遊行。另一神奇之處,乃配套的文藝表演晚會。此類與政治活動掛鉤的文藝晚會,是各共產國家從蘇維埃老大哥那裡學來。一看節目單,一股冷戰的氣息撲面而來。無論是題材還是審美,都繼承了文革時期文工團的一貫作風。

【讀者投稿】中國特色的絲綢之路

近年來,中國政府提出一帶一路的概念,欲想重振當年漢武帝之雄風,一圓近百年來不復存在的大國夢。可是不知此時這個新中國想輸出的,是「至於你信不信,我反正信了」的高鐵技術,還是逼迫藝人道歉和表態的大字報文化?

你不知道的中國回憶:傅雷先生和他的一家

鋼琴家傅聰的弟弟——我的同窗傅敏,有一天晚上到我家來,臉色蒼白,聲音顫抖,告訴我們,他父母上吊自殺了!我和我母親聽了都大吃一驚。我母親說:「傅雷先生那麼好的學問,翻譯那麼多著名文學作品,對國家人民貢獻大,怎麼會被迫尋死呢!他又不是黨內走資派,文革跟他完全沒關係嘛。他對這些中學生也太過認真了,真是太可惜了。」

江皓昕:「闖入者」——懺悔的殺人兇手,依然是殺人兇手

文革 50 週年,找回王小帥導演在 2014 年柏林影展的參賽作品「闖入者」來看。王小帥是中國第六代的獨立導演,曾獲法國文學藝術騎士勳章,一看這種銜頭,就知道文藝腔、長鏡頭、緩慢敘事,這種基因是少不免。歷史本身就是一條緩慢的長鏡頭。

【文革碎碎唸】最紅的紅太陽

我有一個故事,是小學美術老師講的。我小時候在他家學畫畫,有一天不知道怎麼聊到了文革,他說那時有個畫家想畫太陽,用了很多種方法,總是畫得沒感覺。於是靈光閃現,褲子一脫,屁股沾顔料,在紙上坐出個太陽,然後被人知道後,拉他去批鬥了。知道為甚麼嗎~~因為當時毛是當時最紅最紅的紅太陽。

【文革碎碎唸】一輩子的讚美

我的爺爺性格很內向,做事都非常小心謹慎,但在中日戰爭時,他卻是個地下黨,負責幫黨在省內傳遞書信文件,其實他當時膽子就很小,好在從事地下黨很久後都沒有見過日本鬼子。只有一次,他帶著文件經過在一座橋時看到橋下站著一個日本兵,頓時就嚇得往回跑,而且還真的當場尿褲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