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巴衝突

|共8篇|

愛我們的鄰居

“The Bible tells us to love our neighbors, and also to love our enemies; probably because generally they are the same people.”

– G.K. Chesterton, British Writer

聖經告訴我們要愛我們的鄰居,也說要愛我們的敵人;或許是因為基本上,他們是同一批人。

- G.K 卻斯特頓(英國作家)

「災難日」70 年:巴勒斯坦人何處為家?

70 年前的 5 月15 日,即以色列宣布獨立建國的翌日,大批巴勒斯坦人被逼逃亡流離失所,從此改變整個民族的命運。他們把這一天稱之為「災難日(Nakba Day)」,紀念數十萬名同胞痛失家園,包括現年 96 歲的 Mohammad Mahmoud Jadallah。這位快將百歲的老人直言:「我們過著災難的一生。我們從未擁有快樂或平安。」偏偏美國定於「災難日」前夕,將駐以大使館遷址耶路撒冷,更好比往其心頭再添一刀。

做官要識講嘢:用名詞 棄動詞

在朝中辦事,即使不能言善辯,最少也要懂得帶人暢遊花園,回答問題識避重就輕。至於被問到自己的母語是甚麼,指斥對方問題無聊,相信這答案絕對「有進步空間」。政客和社會學家均想掌握如何玩弄語言能取得不同的傳訊效果。在以色列的 Herzliya 跨學科中心兩位研究員日前發表的研究,便為此提供新啟示。

反猶太主義何以在德國死灰復燃?

在二次大戰以後,德國反猶太主義一度式微,但近年卻有死灰復燃之勢,去年德國警方就接報有 1,453 宗反猶事件。有猶太人組織警告,近年崛起的德國極右勢力固然是反猶成因,但部分問題亦源自中東的移民家庭,他們或因以巴衝突而痛恨猶太人,這股仇恨情緒感染下一代,成為反猶問題在校園滋長的成因之一。

以色列 70 歲生日,有人歡喜有人怒

以色列人在「悲喜交集」中渡過一星期。上星期三,全國默哀悼念陣亡將士和恐襲死難者,很難想像,一天後,耶路撒冷會在一片歡天喜地中慶祝以色列 70 周年國慶。而正當以色列人慶祝他們的「獨立日」之時,巴勒斯坦那邊廂卻在悼念他們眼中的「災難日」(Nakba Day)。

方俊傑:「航劫 168 小時」—— 實事求是探問以巴衝突

「慕尼黑」有猶太裔大導演 Steven Spielberg 加持,角度接近中立,也獲得提名奧斯卡。事件發生在 1972 年,「航劫 168 小時」則發生在 1976 年,大可當成事件的延伸看待。對,電影無意借題發揮,借一宗歷史上有名的劫機和拯救行動來炮製甚麼官能刺激,它其實希望呈現最敏感的以巴衝突,而且用一個全方位的角度。如果,你對仍然未獲平息的以巴衝突有興趣,肯定會看得津津有味,加深對來龍去脈的了解。

以色列徙置區的美國人

美國總統杜林普訪問以色列,表示中東現正適逢一個「難得機遇」達致和平。雖然事前一度聲稱以巴和談是其「終極目標」,但各方對談判並不樂觀,認為難有突破進展。3 月份,以色列官方繼 20 年來首次擴大「合法」西岸徙置區,白宮雖有微言(「無益和平進程」),但亦僅止於此,新任美國駐以色列大使 David Friedman 家族本身更有份建立猶太人徙置區。美國人遷往以色列屯墾並非孤例,現時西岸徙置區中,原籍美國人就佔總人口 15%。話說回來,那麼多美國人去西岸做甚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