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慄片

|共8篇|

方俊傑:「無聲絕境」—— 殺出一條新血路

我衷心佩服「無聲絕境」的導演 John Krasinski,不單因為娶到 Emily Blunt 做老婆,還因為諗得出「無聲絕境」的概念。明明就是見慣見熟的「末世凶煞」,怪獸襲地球,人類死剩種一步一驚心,配合突如其來的聲效去營造驚嚇效果。個怪獸可以係外星人、係病毒、係變種生物,甚至係人類,類似橋段早早拍到爛晒。「無聲絕境」居然諗得出行去另一邊的極端,創造一個連觀眾食爆谷都會全場聽到的靜默環境,又是一個新境界。

江皓昕:「訪‧嚇」—— 一滴、兩滴、三滴,你被催眠了

近期芸芸外語片中,「訪‧嚇」是一部奇葩。奇在它是美國著名喜劇演員 Jordan Peele 首部自編自導電影;奇在它僅以 400 多萬美元的成本,鋸了兩億幾票房回來;奇在國外影評對電影讚不絕口,說它是一部出色的商業片之外,充份暴露出在奧巴馬當了兩屆總統後,現代美國社會中仍然存在甚至加劇了的後種族主義。

江皓昕:「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怪怪怪怪戲

電影節閉幕的放映結束後,導演九把刀在問答環節突然打一個岔:「希望在拍攝的觀眾朋友們,不要把這場問答過程放上網。我希望其他的觀眾都能有第一次看結局時的驚喜。」也許這正是他一直反覆強調自己只是一個偶爾跑去拍電影的小說家,所以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也確實很從一個影迷和類型片愛好者的角度出發。是以,本文嘗試會用不劇透的方式談這部電影。

全球化如喪屍?

韓國電影「屍殺列車」於今年康城影展「午夜展映」單元首映,好評如潮;而熱播美劇 The Walking Dead 亦即將在 10 月進入第 7 季,喪屍熱潮至今仍歷久不衰。當代喪屍的形象來自於 1968 年由電影「活死人之夜」開始,除了生死存亡下的刺激感、道德淪喪的世界設定,究竟喪屍末日背後又有甚麼意義?

喪屍的五種喪法

不知不覺,美劇 「The Walking Dead 」已播到第六季,再掀喪屍熱。我們對喪屍的想像,大概都是血肉模糊,無意識的隨便咬人的嘔心怪物。但是,其實喪屍也有很多種「喪法」。在多年的喪屍電影中,喪屍略可分作五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