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統

|共20篇|

夫妻是否生育?在印度要由奶奶決定

印度現時人口高達 13.5 億,有望超越中國成為第一人口大國。來自美國的獨立記者 Hannah Harris Green,到訪印度東部賈坎德邦(Jharkhand)農村地區,發現推動計劃生育的最大困難,是過去政府與民眾,甚至家庭自己內部溝通均有不足。

自學 app 拯救沒有優勢的語言

「全世界邊個地方用廣東話學中文?」本港教育局局長如是說,指若長遠以廣東話學習中文,需要研究會否令香港失去優勢。那邊廂,語言學習應用程式 Duolingo 將開設納瓦霍語(Navajo)和夏威夷語課程,但能說此 2 種語言的人恐怕不足 3 萬,明顯更缺優勢。

抹茶大熱,宇治茶農卻倍感危機

抹茶大熱,從冷麵到刨冰,只要沾得上邊,都能叫人大排長龍。如此光景,在日本更加普遍。有抹茶迷從岡山跑到大阪,只為吃頓抹茶甜品自助餐。作為抹茶原料的碾茶,自然亦需求急漲。全國生產最多碾茶的京都府,產量節節上升,去年更刷新紀錄。但以抹茶聞名的宇治市,非但無福消受,甚至倍感危機。

唐明:王子鬧婚記

但婚事終於淪為一場笑話,不僅牽涉到新娘新郎個人的人品,而是暴露出整個英國文化傳統的崩壞。有英國人說,王子愛娶哪個姑娘是他的事,但面子是所有英國人的事,「你不要尊嚴,我們還要呢」。身為王子,已經享有過多殊榮,還想跟普通人一樣任性,自把自為,不顧體統,世上有這麼便宜的事嗎?

婚紗為何要白色?要問維多利亞女王

哈利王子婚禮將於本月 19 日舉行,與一眾凡夫俗子的婚禮不同,英國王室的婚禮經常成為全球焦點。最大原因自然是人們可從典禮,一睹那份貴族氣派,所以新娘子的婚紗,亦是媒體的報道重點。披上一襲華麗的白色婚紗、行西式婚禮,或是不少準新娘的夢想。然而,何以婚紗設計多以白色為主,設計師及新娘甚少選擇其他顏色?儘管有解讀為白色代表純潔,但若回溯起源,原因卻不盡然。

越南未婚媽媽,租「丈夫」假結婚

今時今日,越南仍然流行早婚,全國 15 歲以上的男女當中,接近七成都是已婚人士。結婚的人多,婚宴場合固然也多,沒想到連帶出租「替身」新郎/新娘的服務,竟也蓬勃起來。但與日本 OL 租「朋友」合照不同,這些越南青年花錢請人「扮」結婚,不是為求一己虛榮,而是不堪社會壓力。

樂施會:阿祖學整糖 —— 見證民間小食的誕生

社會發展步伐愈快,舊的東西愈容易消失。但傳統文化中不乏好東西等待我們去發掘和保留。1月初,陝西迎來隆冬,下了八年來最大的一場雪,但在富平縣流曲鎮,有一個廚房仍然忙碌著,冒出的蒸氣充滿著香甜的味道,匠人們正埋頭苦幹,趕在新年前製造有數百年歷史的民間美食「瓊鍋糖」。裡頭的故事,源於樂施會的一個農村項目,不但帶動保存這傳統造糖技藝,更協助農民種植造糖需要的優質食材,發展小農的生計。

保持牙齒潔白,不等於健康

受廣告、雜誌和電影上的明星效應影響,閃亮的白牙不但乾淨好看,而且形象健康。不過,觀感上的討好並不代表牙齒狀況真的良好,形象健康與牙齒的實際健康是兩碼子的事情。牙齒有漬,未必代表健康異常,甚至有研究認為,兒童乳齒上的黑色齒漬,其實有護齒作用。

李衍蒨:冥婚

2017 這年農曆年是好年,周邊很多好友都趁著這個機會「拉埋天窗」。婚姻為每一位已婚人士提供愛、穩定、權利、地位、陪伴等以上至少一樣選項。而,相信大部分人都曾幾何時想找到至少一位伴侶共度餘生。這個想法,在世界上某些國家及文化,更延伸至亡者。

新年伊始,為何要吃這幾道菜?

新年伊始,不同國家地區都有各自的傳統食物,以圖個好意頭,並帶著對新一年的祝福。不過,年復一年,所藏訊息的典故,大都經過美化和重新包裝,源起之說已不是每個人都記得。時代更替,適逢時節的一碗麵一盤豆,儘管離不開人們對財富、壽命和運氣的奢望,卻應知盤中餐,都混和了無數故人生不逢時的感嘆。

聖誕傳統的暗黑起源

無論在你心目中,聖誕節是為慶祝耶穌降生,抑或純屬尋歡作樂的藉口,那些過節時的「指定動作」,譬如送禮物、放聖誕樹、掛槲寄生、平安夜進教堂等,都有更神秘或黑暗的起源。英國記者兼作家 David Barnett 日前在「獨立報」撰文,揭開和諧喜樂的節日習俗背後,鮮為人知的險惡一面。

世界做冬方法大不同

差不多冬至,12 月 22 日就是 24 節氣象徵冬天來臨的「冬至」,但別以為只有華人地區才會「做冬」,對於世界上大多數人來說,星期四(12月21日)也是他們的「冬至(Winter Solstice)」,各處更有五花八門的「做冬」方式,以迎來一年中最短的一天和最漫長的夜晚。

讓西媒卻步的中醫

所謂「醫學昌明」,現在多是用於形容近代發展較完善的西方醫學。西醫講求實證,需以臨牀實驗及統計數據來確認各種療法的成效,與中醫以病例證明療效的方法迥異。華人社會卻從未放棄中醫,不少香港人「頭暈身㷫」,給中醫師把把脈執劑茶,亦能「藥到病除」。然而,這種中華文明傳統的醫學,近日遭「經濟學人」批評在中國發展過快,情況讓人擔憂。

唐明:連倫敦警察也換了新裝

倫敦警察的服飾,經維多利亞時代的小說、報紙插圖,以及後世電影電視的不斷渲染,極為深入人心。這套服飾最明顯的特色是高聳的頭盔(雖然不及御林軍的熊皮帽那麼高),正面鑲有倫敦的徽章:中間是配有聖保羅劍的盾牌,兩邊各有一條龍,並有一行拉丁文「上帝指引我們」的訓示。整套制服到 1863 年才告定型,廢棄了最初的高禮帽,改成頭盔;由海軍式的長褸改為束身裝,但和軍裝一樣採用高領,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才逐漸改成開領,繫上領帶 —— 其實改進到這一步就足夠了。

唐明:到了不得不扮嘢的時候

提倡禮儀難道就等於懷念過去的不平等、不自由,是奴顏卑膝,乞求貴族老爺們鼻孔朝天重新來統治我等平民嗎?有一次他認真解釋了他的信念,甚麼叫 “Manners maketh man”:良好的禮儀不是為了炫耀身份地位,不是嘲笑低下階層的理由——即使曾經有過這種風氣,但這不是禮儀的罪。禮儀的根本是表示對他人的尊重和體貼,是令人人都感覺自在的一把尺度,正如「廷臣傳」所稱的「不是為了炫耀自己,令人自慚形穢;而是隨和自然,令人如沐春風。」

唐明:倫敦的士司機是怎樣煉成的

如果聽起來還不是太難的話,那是因為我們不知道這方圓六英哩到底涵蓋多少東西。其中地標約 20,000 個,街道約 25,000 條,考生還要記得哪些是單行路,哪些是死胡同,哪裡是迴旋處,而街道上有些甚麼更是鬼見愁,考官甚至會問:一座一呎多高的兩隻老鼠偷芝士的雕塑在哪裡——答案是倫敦橋附近 Philpot 巷一座建築的外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