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車

|共5篇|

塞車妨礙生活,卻也創造生活?

全球多的是塞車之都,包括低收入國家的城市。拉各斯、開羅、德里、雅加達、馬尼拉、內羅比及聖保羅,全部皆為重災區。正常來說,沒多少人受得了塞車,很多經濟學家還認定此乃可怕的資源浪費。不過,在上述的塞車窮都,不少居民卻「口嫌體正直」,邊責罵塞車有多可惡,邊享受塞車帶來的「好處」。

坐 Uber 應付「塞車費」?

紐約曼克頓的交通,數十年如一日般繁忙,從鄰近區域湧入的私家車和貨車,過去皆被指為塞車的元凶。但時至今日,召車 app 如雨後春筍般冒起,令路況更為惡劣。紐約州州長 Andrew M. Cuomo 為解決問題,現制定塞車收費計劃,想要疏導交通,還想籌集資金,將該市地鐵現代化。然而,無論是 Uber、Uber 司機以及 Uber 乘客,都反對這項計劃。

移民澳洲擁抱希望?但移民大國分享不了快樂

根據最新出爐的中大調查,超過 3 成人想移民外地,當中澳洲屬最受歡迎目的地。事實上香港人走難首選的澳洲,早已成為移民大國,每 3 個居民就有 1 個是移民。而且有別於其他西方國家,對外來人口持開放態度的澳洲人竟佔多數,認為移民無礙本地就業,反而可刺激經濟增長。話雖如此,比起輿論非難不非難,真正棘手的,是人口不斷膨脹所造成,與香港現況同出一轍的大問題。

如何處理上下班的垃圾時間?

香港人深明通勤之苦。開車的塞紅隧獅隧,坐車的迫港鐵巴士,轉乘三趟才到站,動輒就是個多小時,還未開工就先疲勞。這種交通上的折騰,在地球的另一端亦是常態。35 歲的 Jessica Patch 在美國三藩市任職廣告業,薪金夠高,不過交通麻煩,每日開車單程 55 哩,運濟的話,來回通勤就要花 4 小時。她覺得這些時間「完全摧毀身體」。無奈如今市道艱難,轉工談何容易。既然舟車勞頓避無可避,那麼不如轉個角度,想想這段通勤時間,是否真是百害而無一利?

Chester Ho:解決塞車這個普世問題

塞車是一個複雜而普遍的都市問題,即使有優良鐵路系統的大城市或者道路比較分散的小城市,都難以和塞車絕緣。為了解決這個普世問題,各地的交通專家各出奇謀,瑞典政府從政策層面著手,在繁忙時間於公路收取兩歐元的小額費用,減少兩成的汽車流量而成功改善交通擠塞;也有政府善用科技去舒緩問題,例如前文提及各地的智能運輸系統,都是很好的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