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

|共232篇|

Gloria Chung:首爾新沙洞士紳化

現在林蔭大道,已經充滿了各式各樣的國際連鎖大品牌,除了標誌着新沙洞揭開國際化的新一頁,也是該區是士紳化的標誌。壞處就當然是租金上升,趕絶了小店,令到新沙洞的特色愈來愈少。雖然大街已經和香港的彌敦道沒有兩樣,但是只要細心地找,新沙洞還有不少有趣的小店,一定要往內街鑽,綠樹林蔭的小區,確是幾適合遊客,尤其是咖啡和甜品店,非常出色,推介幾間給大家。

李明熙、Kimberlogic:廣島壽司老店嚐人情味 踩單車遊島波海道

開始時只是我們跟老闆娘用 Google Translate 對話,說這種老式壽司店開始沒落,大家都去迴轉壽司店。我們卻說在大街看到立食壽司,嚇了一跳,決心找尋老式壽司店。後來亦常客加入幫手翻譯,興之所至,最後連老闆都好奇向我們發問,又免費切多幾片魚生給大家。我們五人就這樣雞同鴨講地談了一個晚上,樂得連吃過甚麼壽司都忘了,因為味道是其次,濃郁的人情味卻難忘。

Gloria Chung:是甚麼讓酒店服務員真誠服務

首先利申,這不是工作出差,而是和朋友結伴的旅遊,朋友雖做酒店和飲食相關行業,但和該酒店三九唔搭八的,朋友負責訂酒店,過程中沒有跟任何酒店人員打招呼。訂此酒店,因為早聞首爾人人「Rysing」,不但當地人對 RYSE Hotel 讃不絕口,連母公司 Marriott 酒店的員工也跟我聊過酒店如何正斗。

讓景點「迪士尼化」:紀念品的泛濫與低俗

巴黎鐵塔、胡夫金字塔、京都金閣寺…… 旅遊勝地總叫人流連忘返。想留住旅行回憶,不少人或會選擇購買紀念品。但回頭一想,買一件沒有實際用途、大量生產的東西,意義何在?偏偏景點附近的紀念品店總開得成行成市,成為另類景色。究竟從何時開始,紀念品成為旅遊的指定動作?

石 Sir:英國娛樂指南

我就曾上曼城參加音樂會渡週末,太太最近才跟朋友南下 Bristol 參與一年一度熱氣球節,我倆又試過花一天到 Stratford 遊覽莎士比亞家鄉故居。早前有香港親人探訪,短住幾天,第一天參觀伯明翰市中心一遍後,購物癮起,第二天也不用我帶她去公園看樹,逕自安排乘個多小時火車往牛津郡 Bicester Village 名店村購物去,大半天下來滿載而歸。

避暑勝地避不了暑,熱浪改變遊歐路線

歐洲國家向來是人們長假期喜愛的度假地方,但最近這些有著地中海沙灘和名勝古蹟的城市受熱浪侵襲,溫度不斷創新高,葡萄牙首都里斯本和中部城市聖塔倫更分別錄得攝氏 44 度和 46 度的高溫。在如此酷熱的環境,遊客也不想要肩摩轂擊,擁擠得喘不過氣來。所以他們可能要重新考慮以後暑假的旅行目的地。

李明熙、Kimberlogic:俯瞰鳴門漩渦 到訪零廢城市上勝町

離開鳴門漩渦路上,尋找烏冬店醫肚。食過四國的手打烏冬,才知道以前食的烏冬如何不入流。這裡的烏冬有韌度和有口咬,還能食出小麥麵粉香,就算在街頭點一碗簡簡單單的蔥花生蛋烏冬,加幾滴豉油,亦絕不會失望。

李明熙、Kimberlogic:遇上颱風的日本郵輪之旅

坐郵輪好多時都有 Formal Night,要著正裝,上次坐 Cunard 的 Queen Mary 2,差不多 7 晚都要打呔。今次郵輪由台灣出發,亦有正裝之夜,而我深知華人對 Dress code 有自己的一套定義,所以我全身西裝,唯獨以皮波鞋代替皮鞋,都是黑皮鞋,不用分得那麼細啦!結果,我 overdress 了。那其他人穿咩呢?

Gloria Chung:一座城市的香氣

對於我來說,一座城市的香氣,往往和食物有關,巴黎是充滿牛油酥餅香,伊斯坦堡是複雜的香料味,地中海城市是海鮮的清新。可是一座城市的香氣(或者臭氣),當然比起食物還多,石屎、森林、博物館,甚至是紅燈區的香氣,都建構著城市的嗅覺地圖。可是嗅覺是最為人忽略的感官,以往人類要打獵生活,非常依賴 primal sense,嗅覺非常重要,因為可以嗅到獵物的所在,如今我們已經不用再靠打獵,因此這種感官愈來愈退化。

以她之名:斯洛文尼亞小鎮憑「第一夫人」發財

這裡事無大小都以美國第一夫人梅拉尼婭(Melania Trump)命名,因為這裡是她成長的家鄉、斯洛文尼亞小鎮塞夫尼察(Sevnica)。自從杜林普當選總統以來,原本寂寂無聞的小鎮忽然商機處處,以梅拉尼婭之名推出的產品,亦如雨後春筍般湧現。但事隔一年半,居民對梅拉尼婭顯得既愛又恨。

世界盃能否改變俄羅斯?

2018 世界盃曲終人散,各地球迷陸續返國,但東道主俄羅斯似乎依依不捨。總統普京表示,世界盃期間,以 Fan-ID 免簽入境的旅客,直至本年底仍可獲免簽證待遇進入俄國。普京明言希望各位旅客:「與親朋戚友多到俄羅斯。」是次決定,也許是當局推動旅遊的契機。不過,世界盃為俄國帶來的改變或好處,會否僅止於此?或,俄羅斯會否變得更開放?

Gloria Chung:博物館,你拍夠了沒有

是次在墨爾本的行程,其中一個我最期待嘅節目,是到訪維多利亞國立美術館,最後帶著一點意興闌珊離開。館內的人潮也未免太多,無論是澳洲、內地還是任何國家的人,五步一小影,十步一大影,不只是少女啊,大叔阿嬸也忘形地影,忘了有人想看作品,而不是看他們跟作品擺 Pose。

消失之地:曾經不能踏足的世界盃城市

俄羅斯世界盃終於進入最後階段,有球迷在電視屏幕前緊追每場賽事,亦有人選擇親赴現場,見證入球一剎觀眾席上數以千計球迷的歡呼聲。而且,球賽以外,可能更是他們人生首次踏入 Samara、Kaliningrad 或 Nizhny Novgorod 這些城市。未到過這些地方其實毫不出奇:「在 30 年前,你根本不被容許進入這些禁地。」這 3 個城市,雖在今日因為體壇盛事備受全球注目,卻可以追溯回冷戰時期那一段封閉、神秘和充滿政治色彩的過去。冷戰已過,世界盃的喝采聲中,蘇維埃的音容猶在。

李明熙、Kimberlogic:旅程的終站,連成一線的兩個家

回首這次 #Home2HomeTravel,踏足五大洲,24 個國家,272 日的旅程中,總算平安回港,無病痛無遇劫。很多親友都問,最好玩是甚麼地方?最好吃是甚麼?最辛苦是甚麼?大家都很想用一個「最」快捷的方法去總括一個長途旅行。面對這種問題,腦海要在短時間內,將行程快速走一次,一時反應不來。

坐郵輪之前,你有計過墮海率和獲救率嗎?

近日發生了一宗海上「奇蹟」事件,一艘挪威郵輪在駛經古巴以北海域期間,船上一名 33 歲的海員失足墮海,搜索不果。但離奇的是,在接近 22 個小時之後,他被另外一艘剛好經過的嘉年華郵輪發現,並化險為夷。次「奇蹟」引伸出人們對墮海事件的各種猜想。過去有多少人在豪華遊輪上墮海?其中,又有多少人成功獲救?

分散觀光:遊京都,請別只遊市中心

2016 年的資料顯示,每年京都市吸引超過 5,500 萬名遊客。但熱門景點及周圍地區異常擠擁,叫日本國內的旅客連連搖頭。人潮造成的嘈音和交通擠塞等問題,以及外國旅客引起的文化衝突,更令本地居民苦不堪言。為紓緩困境,京都市內多間企業及行政機關合作,向觀光客提議一些為人忽視的好去處,藉此分散人流之餘,同時希望能刺激地方經濟,並讓旅遊與民生得以調和。現時他們正在摸索,如何向遊客推銷郊區的魅力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