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遊

|共114篇|

隱世廢墟!文青出走必去!黑暗觀光:切爾諾貝爾核電廠

我們經常聽到切爾諾貝爾核災需要上千年才能回復正常的輻射水平,切爾諾貝爾核電廠附近的地區給人印象是重門深鎖,人跡罕至,若無要事,不應踏進。此言非虛,在核設施附近的林木湖泊,輻射含量仍極高,普通人不宜逗留。不過,較少人知道的,是切爾諾貝爾現時是觀光景點,成千上萬的遊客已拜訪過這處傷心地。

阿嬋:東京近郊御岳山森林浴

最近一次去東京,就在旅程中段花了三日兩夜到距離東京市中心只有約兩小時車程的御岳山,淺嚐日本森林浴。其實東京近郊有很多深入大自然的好選擇,香港人較為熟悉的輕井澤、橫濱、箱根等等…最後選擇青梅市的御岳山只因一個很膚淺的理由——青梅(Ōme)這名字很可愛。由東京乘 JR 青梅線到御嶽駅,大約需時一個小時,然後再分別轉乘巴士和登山纜車,便到達御岳山。

原人:旁觀他人的街市

傲遊世界,了解他國,最容易莫過於行走街市。這也是自由行的可貴,旅行團都只停留景點,景點外,才是普通人生活。發展中國家的景點大多堆滿手信的小販,發達國家則是擠滿各國遊客。想了解景點以外的真實生活,去趟街市,也就是一堂飲食和民生的課節。

李明熙、Kimberlogic:熊本城的氣派及鹿兒島指宿砂浴

當天下著毛毛細雨,我們笑說,帶有地震傷痕的熊本城,更有一種凛冽的歷史感。對於熊本城的復修工程,我倆都看得嘆為觀止,他們就連掉下來的一磚一瓦,都寫上號碼,分批存好,務求重建跟原貌一樣。整個修復費將會用上 600 億日元,計劃在 2036 年完成。花 20 年去修復?難怪工人可以如此仔細地把磚瓦記錄。我們都在籌募箱捐奉,並誠心祈求熊本城在這 20 年間,不再遇上天災橫禍。

李明熙、Kimberlogic:遊玩九州 屋久島森林與櫻島火山

宮崎駿筆下的「幽靈公主」,創作靈感部分來自九州的屋久島, 因此我對此島一直充滿各種奇異的幻想。 但要到訪這列入世界遺產的屋久島,沒有所謂順路這回事,單從鹿兒島坐噴射船前往,就要接近 3 小時,相等於香港直飛鹿兒島的時間。而去屋久島唯一目的,就是登山。

冰島翻身之路:靠「權力遊戲」再度崛起

曾經在金融海嘯時期舉國破產的冰島,如今不僅谷底翻身,發展之迅猛更是跑在世界各國之先。根據房產顧問商萊坊(Knight Frank)發表今年第三季全球 55 國房價指數報告,冰島單季漲幅 6%,高居全球之冠。令人跌破眼鏡的是,推升冰島經濟突飛猛進的引擎,竟是美國有線電視電影頻道 HBO 的熱門影集「冰與火之歌:權力遊戲」(Game of Thrones)。

原人:悲情的黑色旅行——離不開戰火的巴爾幹

波斯尼亞、柬埔寨、波蘭,有何共通點呢?他們都是黑色旅遊熱點,旅遊中找回可怕戰爭和屠殺的記憶。黑色旅遊是一種文化旅行,不少港人旅行愛好遊山玩水,吃喝玩樂和購物,但有否想過走入本地人的遭遇,望著滿佈子彈孔建築,走入被炸彈破壞得支離破碎的大屋,聽著當時人回首黑色的歲月。

【似曾相識】太多旅客 巴塞人苦不堪言

有時候,太受歡迎也是罪。人如此,城市亦如此。自 1992 年主辦夏季奧運會開始,巴塞隆拿發展旅遊業,豈料打開大門以後,人潮絡繹不絕,至今更是不勝負荷。人群、垃圾和噪音隨之急增。公寓短租網站大行其道,更推高城內房價租金。巴塞隆拿市議終在上周五通過新法,遏制過度蓬勃的旅遊業,減輕市中心的居住壓力。

張景宜:在外地過得特別快活

去年因為世界各地和香港的選舉,從台北到華盛頓,北京到新加坡到處跑,了解和觀察當地選舉氣氛和策略。過去這些日子,每個月總有幾天在外地生活,偶爾會想念雲吞麵和點心,也記掛著家裡的貓,但每次旅程最後一天,都不想離開,在外地生活,實在很快活。

李明熙、Kimberlogic:探索新喀里多尼亞

問十個朋友,九個都未聽過新喀里多尼亞(New Caledonia)這地方,反而在她旁邊的瓦努亞圖(Vanuatu)就聽得多,但在哪?大家又搖頭。新喀里多尼亞位於西南太平洋,是法屬群島。從香港出發,可先飛日本或澳洲,再轉 Aircalin 前往。雖為法屬,但不在歐盟之內,行使太平洋法郎,官方語為法語,認可方言則有近 40 種。因為土著 Kanak 人從不遠行,族與族之間河水不犯井水,所以一個面積僅半個台灣那麼大的小島,每族方言得以流傳。

原人:2017 年去邊好?先看滙價再打算

2017 年轉眼過了一半,農曆新年的長假將至,放假好機會重臨。除了假期,經濟也是旅行的指標,當中最重要是貨幣滙率,直接影響旅行成本。看滙價去旅行,跟不少港人趁日元下跌湧至日本同樣道理。對我這類窮遊人士,滙價第一考慮,另外思量是否太多遊客,如日本,雖然滙價低,但遊客太多,旅途都未必如意。我提供兩個建議,如何看滙率去平旅行。

消失的東京的士行燈

每個城市總有其獨有風格的的士,黑色倫敦的,黃底黑格紐約的,香港的花樣多極也不外乎紅綠藍的,只有日本的外表不盡相同。有何不同?且看車頂的小燈牌。東京市內大約有 5 萬輛的士行駛,的士公司為了從市內眾多豐田皇冠中辨別自己旗下的士,就在車頂裝上代表所屬公司的小燈牌,就像現代版的家紋,日本人俗稱為「行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