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流

|共36篇|

豹紋情意結:征服者、萬人迷到淫娃毒婦的想像

城市之中,真正捉摸過獵豹的人不多,然而,有的可能是滿街的豹紋著物。有人對一身豹紋打扮情有獨鍾,有人則嗤之以鼻,極度抗拒。這種奇特的愛恨交集現象,還有人類和豹之間似遠還近的連繫,吸引了美國舞蹈家兼作家 Jo Weldon 的興趣,在新作「狂熱:豹紋的歷史」中,就描述了豹紋圖案的起源、演變,及時至今日作為一種時尚元素,它對個人形象的建構。事實上,早在今日被數以萬人前呼後擁的國際歌星和荷里活演員之前,埃及女神 Seshat 在流傳下來的雕刻和畫像中,就已經身披豹皮。

紅眼:中國李寧,萬里長城

中國李寧在巴黎時裝週的驚艷演出,連時尚雜誌 Vogue 都大讚。儘管有人覺得土氣,似紅軍復辟,民工再現,但在這個 Virgil Abloh 都能入主 Louis Vuitton 的時代,貴俗之間界線模糊,張揚的醜才是突出之道。不再以老翻 Nike 標誌為主打的中國李寧,會潮出甚麼新景象?除了簽下籃球明星 Dwyane Wade 之外,原來也積極跟內地潮人聯名,對方是去年「中國有嘻哈」的冠軍。喔,「靳是霧都」的 GAI。

青少年化妝潮流的商機和危機

令少女感到壓力的還有社交媒體的回應,如今她們衡量人生成敗的標準,不是做成了甚麼,而是獲得了多少 Like。讚好變成了一種競賽,對她們的自信有決定性影響,有學者認為,這一代年輕人最怕上鏡不夠完美,而為數不少的網上化妝教學課程等都加劇了她們對於上鏡的沉迷。

保命也要靚 —— 一戰時的睡衣小革命

張愛玲的小說「傾城之戀」的結局是為了成全白流蘇及范柳原二人的開花結果,所以二戰時香港淪陷了,流蘇也顧不得戰亂,只慶幸戰亂造就了自己的戀情。但別說這是虛構故事,戰亂確能令女性有奇特想法,第一次世界大戰時,逃難成了女士們睡前所穿戴衣飾的展台,德軍對英國平民空襲,有人卻希望恐慌可令自己展示一身瑰麗衣着。

安室要引退,她掀起的長靴熱潮也退了

說到 90 年代的日本,就是安室奈美惠的歌舞,以及她引領的時裝熱潮 —— 穿條迷你裙或短褲,再配搭及膝長靴。從此以後,長靴成為日本女性的冬裝必備配置。到了 2010 年,再由 UGG 等品牌帶起羊皮靴熱賣。可惜年月過去,不只安室要引退了,就連靴子熱潮也要退了。有鞋店高層承認:「潮流減退,靴的銷量持續下降。」以往長靴佔據舖面一半, 如今卻只剩店內一角。那麼現在短裙之下,東瀛女子又是穿甚麼?

馬甲、長裙、寬肩……女性衣服的演變

甚麼是理想的女性身型?纖瘦、肉感、肌肉…… 一百個人可能會給出一百個答案。在沒有統一審美準則的現代,每人都可自由追求,自己認為的「美」。但對 18 世紀的女性來說,則不那麼幸運。時人對理想女性身型的審視,沒有百花齊放的尺度,只有一件窄小的束腰馬甲 —— 綁緊纖腰成為主流、時尚。往後年代,衣服樣式的變化,亦代表當下的理想女性形象。紐約時裝學院舉辦的新展覽,展示自 18 世紀以來,服裝如何展示和塑造不同時期女性的身型。

紅眼:安逸從不是永恆

A Bathing Ape 和無綫電視 50 周年聯名推出紀念版 T 恤,一看覺得不對路,再看,又好像姣婆遇著脂粉客。TVB 個 B 以及 BAPE 件 Tee,倒是門當戶對,都幾對板。盛極一時的潮牌,都有淪落到成為 Camp Tee 的一日。過氣潮牌穿在獎門人和 Lisa 姐身上,除了極盡諷刺的意味,也頗應景。BAPE 老到變質,TVB 又何嘗不是自甘墮落的垂暮老耆?安逸猿,安逸原本也是 TVB 的宗旨,反正競爭對手幾乎不存在,坐擁收視保證,拍甚麼,甚麼人拍,都不是考慮因素,有就可以,而且穩陣就好。這跟老去的 BAPE 是同一種敗壞之風,反正是大台、大潮牌,躺著就可以有收視,錢也可以躺著賺,出甚麼都有 Bad Taste 的人捧場。無論如何泛濫、惡俗、粗糙,Bad Taste 的人都不會質疑事物會過時變壞,他們總是一廂情願地期望所有生活品味和習慣都不會變更。安逸是 TVB 的宗旨,而 TVB 又是香港的縮影。

紅眼:你老竇才不會買的 Dad Shoes

Dad Shoes 大行其道,還成為 2017 年潮鞋的代名詞,Raf Simons、Balenciaga、LV、Gucci 以至風頭躉 Kanye West,都爭相推出這些又笨又蠢又過時兼老土的球鞋,如今,從時裝秀到潮流達人的 IG 以及狗仔隊拍到的明星街頭照,都會見到一系列 Dad Shoes 的存在,愈出愈醜,也愈醜愈貴。讓我退一萬步去想,都想不明白,真的有人會打從心底覺得「這些」鞋好看?明知有醜鞋,偏穿醜鞋行,背後或者充滿著商業計算。一線奢侈品牌的行銷方向也明顯地放棄了大路好看的款式,專攻醜之美學。Dad Shoes 所象徵的那種醜和舊,其實是偽裝的醜和假的復古,一個憑空捏造的美學概念。

明天上班請穿:運動裝

西裝 —— 穿著時,因其修身剪裁或用料,舉手投足會略顯不便,算不上十分舒適;但其予人的莊重和專業感,是不少辦公室職員上班的不二之選。話雖如此,如果有著得舒服、又不失專業風格的工作服飾,對打工仔來說,應是一大福音。近年,不少年輕的專業人士,會在其工作環境裡穿起「運動時裝(athleisure)」類的服裝與運動鞋。

「爛牛」爛在骨子裡

今天的爛牛和過去最大的不同之處在於製造手法。今天使用的布料比過去強韌得多,80 年代的牛仔褲可以自然磨損穿洞,但是今天若想要同樣自然磨損的效果,只能通過刻意加工,消費者沒可能穿爛一條牛仔褲,必須特地購買經過加工的「爛牛」—— 聽來是不是很諷刺?

紅眼:大殺傷力玩具

最近看「春嬌救志明」,客串嘉賓多,都不夠玩具多。男主角張志明——即是彭浩翔本人,多年來實在收藏了不少潮物,有些可能真如劇本對白,是男人一輩子總要擁有的。但有些,真是貪過癮。例如 Supreme 去年推出的那塊磚頭,的而且確只是一塊(印上 Supreme 標誌的)磚頭,每塊索價 30 美元,甫推出時全世界大呼痴孖筋。彭浩翔識玩得來眼光真不錯,目前這塊 Supreme 磚頭在 ebay 粗略估計炒價高達 1,000 美元。

紅眼:我是眼鏡奴又如何

「眼鏡才是本體」這個梗,源遠流長,近年最為街知巷聞一定是日本長壽漫畫「銀魂」的志村新八,作者甚至三不五時就在漫畫中以此自嘲。這個梗的意思是,脫下眼鏡就變成另一個人,叫人完全認不出來,所以眼鏡比本尊更有代表性。

紅眼:總有一件永遠收在櫃桶底的衫

嗜好之一,寫稿搾不出腦汁的時候,久不久都會上 Hypebeast 掃一掃有甚麼新出衫褲鞋襪。雖然潮物資訊都是看圖、看價錢、看發售日期就足夠,但偶然都有些好文。例如前陣子就訪問了一位在倫敦 SOHO 區潮店 Supreme 附近的小販 Lance Walsh。原來 Lance Walsh 也是一名潮佬,全身都是 Supreme 潮物。訪問的最後一句搞笑得來也頗優雅,話說 2012 年春季,Supreme 出過一件名模 Kate Moss 燙印 Tee。直到 2017 年,Lance Walsh 仍然在尋找 2012 年的 Kate Moss。I know that feel。我櫃桶底都有一年 200X 年的星野亞希。

從頭溶掉你著完的 fast fashion

Fast fashion 的興起是地球浩劫這一點無容置疑,低質流水式生產加上來去如風的時尚潮流,意味一季過去後又是時候丟棄一堆犧牲品。在美國,每年有 1,400 萬噸衣物被棄置,當中只有 0.1% 舊衣會被非牟利團體和環保機構回收再造,這個現象香港也不能倖免。不過最近有科學家研發新再造技術,有望增加再造舊衣重生成新衣的機會。

紅眼:不能撕走的一張貼紙

肉酸,貪新鮮,好學唔學,確實是不少人對於「戴棒球帽不撕走張貼紙」的觀感。首先,如果你覺得棒球帽帽舌上那張鐳射尺寸貼紙是「作為點綴的 Design 元素」所以不撕走,敬請自摑三巴,這是商場舖頭仔吹水唔抹嘴之言。那張鐳射尺寸貼紙的用途,實則不會多過手機機背那張貼紙,或者無印良品那些文具上的標貼。不撕走那張機背貼紙,很有可能是怕刮花手機(雖然明明可以用手機保護殻),但至於撕不撕走棒球帽上那張鐳射尺寸貼紙,這十年來的爭論可能比起棒球帽應該正戴還是反戴更見激烈。

紅眼:特修斯之船與客製化商品

比奢侈品更上一層樓的,是如今大行其道的所謂客製化商品。傳統上,買專業耳機,連同做耳模的話,會比較昂貴;而選擇買正式西裝,tailor-made 就是客製化,自然亦貴幾倍,更不用說高級訂製服(Haute Couture)。製作高級訂製服的設計師和時裝店都有嚴格認證,有著官方之中的官方地位,然而,情況相反的是,目前潮流界不少客製化商品,如手錶、著物和球鞋,都屬於非官方產品。

紅眼:潮流災難余文樂

「志明與春嬌」要拍第三集了,余文樂演過「一念無明」的躁鬱症病人後,便繼續回去演他的張志明。第三作「春嬌救志明」的故事是關於甚麼,未上映之前,可能要問導演彭浩翔,但張志明今集戴哪一副眼鏡,就不用等電影煞科,已經全世界都知道。擁有 260 萬 followers 的余文樂有自拍上 Instagram 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