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流

|共18篇|

紅眼:特修斯之船與客製化商品

比奢侈品更上一層樓的,是如今大行其道的所謂客製化商品。傳統上,買專業耳機,連同做耳模的話,會比較昂貴;而選擇買正式西裝,tailor-made 就是客製化,自然亦貴幾倍,更不用說高級訂製服(Haute Couture)。製作高級訂製服的設計師和時裝店都有嚴格認證,有著官方之中的官方地位,然而,情況相反的是,目前潮流界不少客製化商品,如手錶、著物和球鞋,都屬於非官方產品。

紅眼:潮流災難余文樂

「志明與春嬌」要拍第三集了,余文樂演過「一念無明」的躁鬱症病人後,便繼續回去演他的張志明。第三作「春嬌救志明」的故事是關於甚麼,未上映之前,可能要問導演彭浩翔,但張志明今集戴哪一副眼鏡,就不用等電影煞科,已經全世界都知道。擁有 260 萬 followers 的余文樂有自拍上 Instagram 嘛。

如何從 fast fashion 中找好衣服?

身陷 fast fashion 年代,即使你拒絕即著即棄,一件新衫著幾年也不容易。採購時每每被劣質衣品主導的 fast fashion 包圍,見到價錢牌便一頭熱,我們似乎鮮有培養辨別衣物品質優劣的機會,結果新買褲子一個踎低起身已告爆軚,襯衣洗過一次已老態盡現。如何在好壞雜陳的衣物中揀中夠著幾年的潛力股?紐約帕森設計學院副教授、「Zero Waste Fashion Design」作者 Timo Rissanen 有幾個貼士。

紅眼:難聽一點叫手信,好聽一點是 Fashion

是的,時間會把你的美學推翻,來到今年,Gucci、Saint Laurent、Valentino 這些奢侈品牌卻在時裝秀上相繼告訴你,街邊賣的手信,沒錯是手信,放在它們店裡賣的,是 Fashion。自去年秋冬到今年春夏,有 60 多年歷史的刺繡外套儼然成為時尚新寵,浮誇成為時尚,老土卻是品味,繼 Gucci 推出大為注目的綠色刺繡外套,還有 Saint Laurent 那件夏威夷風情十足的椰子樹刺繡外套,從 Kanye West、Justin Bieber、Harry Styles 到 GD、李玟,連明星都不怕頻頻撞衫,人人愛穿。

雷米諾雅:時尚界的創意雙雄

我一直認同已故蘋果教主 Steve Jobs 對藝術創意才能的觀點。近年來時裝界裡的兩位創意達人:分別是來自荷蘭的新晉設計師 Iris van Herpen 和出生於維也納的時裝攝影師 Bela Borsodi。兩人都是教主所描述的「對周遭事物具有深入洞察能力的創意者。」

雷米諾雅:永恆不滅的時尚牛仔褲

1849 年,大批礦工湧至加利福尼亞州,形成了淘金熱。由於工作操勞刻苦的關係,質料堅韌、耐用的牛仔褲便應運而生。牛仔褲的歷史充滿了傳奇。它經歷了無數的政治與社會文化的變遷,傳統的靛藍牛仔褲雖已有百年歷史,至今仍歷久不衰。

日本 U-19 青年十大流行

日本年輕一代流行甚麼?日本經濟新聞以問卷調查訪問 1,000 名 15 至 19 歲的青少年,從 200 項潮流及物品總結出「U-19 流行榜 2016」,結果 30 項潮人潮事潮物顯示,原來不止香港正吹韓風,在日本年輕一代之間也是韓流當道,由 App、化妝品到自拍鏡頭,韓國製造都極高人氣。

紅眼:人無貴賤,拖鞋有

現在閒日上班不一定需要穿西裝襯皮鞋,尤其雜誌和傳媒圈子裡,上至編輯下至美術排版,舉目盡是潮流教主,穿拖鞋襯一對白襪,或者才是正常事。然而,嘢可以亂食,拖鞋還是不能亂穿,例如十多年前冒起的膠拖鼻祖 Crocs,便是百年醜惡的經典,一場人類鞋史的災難。

紅眼:五顏六色的人,沒資格有情人

世人對波鞋的喜好,都傾向極簡主義就是美,不是黑,就是白,而且以全黑、全白為佳,從以往大行其道的 Air Force 1、Stan Smith,以至近期的 YEEZY350、NMD,全黑、全白都是最主流和易襯的組合,也幾乎是情侶鞋的首選。情迷黑白的人都是聰明的,情人換畫,情侶鞋還是兼容,可以照穿。

貽笑大方的 Fashion 奧斯卡

Fashion 界盛會 Met Gala 今年搞搞新意思,將主題定為「手藝 X 機器:科技時代的時裝」。原意是透過一批名人紅星,展現精細工藝、尖端科技及時尚風格如何融為一體,盡見 21 世紀的獨特文化,可惜在真正橫跨 Fashion 和 Tech 的專家眼中,這些俊男美女大多眼高手低,不是將 High tech 變 Low tech,就是老土兼核突。

紅眼:著鞋唔著襪,大方兼老實

正所謂「著鞋唔著襪,大方兼老實」, 周星馳這句對白倒未必錯,但對穿衣打扮考究一點的話,就不是每一對鞋都可以著鞋唔著襪了。除非你是故意要炫耀自己那雙襪子,否則,帆船鞋(Boat shoes)就絕對不應該襯襪子了,我並不覺得有灰色地帶。通常,穿帆船鞋又穿襪子的人,只有一種可能性,就是根本沒意會這是一對帆船鞋——他只是覺得自己在穿一對不用綁鞋帶的鞋。

紅眼:潮牌雖好不及潮網好

今時今日,一個網站不只可以值錢過一間店舖,甚至可以值錢過一個大集團。說的是剛在香港創業板上市,成立至今只有 10 年的潮流網站 Hypebeast。Hypebeast 十年冒起,不是神話,而是一個乘風而起的故事,與潮流集團 I.T. 的時裝王國相比,剛好就是兩個世代經營模式的對照。

紅眼:adidas 的飢餓遊戲

NMD 一面世就被炒起,但很多人對它被炒起都顯得有點難以置信,而最難以置信的,坦白說,當然是由於它是一對來自 Adidas 的球鞋。 Air Jordan 畢竟是 30 年的球鞋老大哥,NMD 這青頭仔卻面世半年未到,你都不禁要問他有何資格炒到上天,貴過一對 AJ 初代元年配色。

紅眼:被遺忘的老品牌

最近有一個久違了的品牌重新回到香港,年輕的 90 後或 00 後可能根本未聽過,以為是新品牌,但像筆者這樣有點年紀的 80 後半熟大叔,就真的很難不知道,早在初戀情人出現之前,便已經知道它的存在。童年有看過世界盃,你會記得誰是巴治奧,提起巴治奧,除了對他當年射失十二碼印象深刻,此外,也一定會想起他腳上的那雙 Diado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