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規劃

|共18篇|

人類文明之「交通」

人類文明的歷史,就是一部交通史。智人由洞穴散居到部落交流,進而聚居一地,城市演變為帝國,國與國之間征服擴張,乃至今日全球一體化,無不仰賴交通科技的進步,縮地有功。國家地理頻道「人類起源」(Origins: The Journey of Humankind)系列「移動時空」(The Road Ahead)精選幾個決定時刻,追述交通發展如何影響歷史進程。

升降機如何改變城市面貌?

你最常乘搭的公共運輸工具是甚麼?不是火車巴士,而是升降機才對。粗略估計,升降機每年的載客量,數以十億人次計。但對其歷史由來,「常客」如你又知多少?「金融時報」專欄作家 Tim Harford 近日就在英國廣播公司撰文,闡述升降機的概念、演變及對現代社會的影響。

發展「智能城市」有甚麼好處?

香港政府最新一份施政報告再一次提及要發展「智慧城市」,聲稱將投放資源在創科行業,包括以九龍東作為試點,分享數據、加強人流和交通管理云云。九龍東的計劃第一階段諮詢才於 1 月結束,提及的以手機應用程式協助泊車、巴士到站時間預報等措施,只屬於低層次的基本措施。發展「智慧城市」,美國聖地牙哥便先行一步,大手筆安裝智能街燈。

商場化的印尼,跟香港一樣?

「摘去鮮花,然後種出大廈」不獨是本地寫照。單看 2014 年數據,估計將可取代東京成為世界最大城市的印尼首都雅加達(Jakarta),便建有商場超過 170 座。零售用地在短短 1 年間增長達 17 %, 10 年前還未有品牌進駐的雅加達,現在平均每 4 公里便見 4 家商場。有商場在城市中林立,自然便有人流連忘返;不過,也有雅加達人即使從未到過這些地方,亦需為興建商場這項「共業」付出代價:城市公共空間遭收窄、更嚴峻的交通擠塞和洪水問題,全都是要付的帳。

劣質紀念品氾濫 羅馬不再羅馬

羅馬非一天建成,但翻天覆地的改變,亦毋須十年八載。百名意大利學者、藝術家、文化遺產專家、保育團體及居民組織聯署,去信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及新市長 Virginia Raggi,抨擊這座列為世界遺產的歷史名城,近年被旅遊業嚴重侵蝕,逐漸失去本土特色,希望有關方面正視問題。他們把這些賺錢至上、俗不可耐的商店,比喻為當年摧毀羅馬帝國的蠻族,指它們「最庸俗貪婪」。

東京樓價長期平穩之謎

近年中港流行日本置業,市面出現一本又一本的買樓天書,日本樓如此吸引,主因當然是價格較低。過去廿年,全球各大城市樓市大幅見漲,溫哥華飆升近五倍,倫敦漲逾四倍,香港則已升穿九七高峰,唯獨東京增幅極微,僅四成半。東京平穩樓價背後原因眾多,金融時報東京分社社長 Robin Harding 認為,主因在於自由放任的城市規劃。

Elon Musk 最強鐵路正駛進英國

如何分辨大白象工程及科技創新?在不適當的地方應用自己以為新的技術,就像花了大錢,買了名牌新衫,不論爬山去飲,也必定穿上。看看上海機場的磁浮列車,你懂的。真正的科技創新,是在適當的地方,夠膽嘗試新技術,這方面英國又再一次讓全球眼紅了,他們正在考慮引入 Elon Musk 的 Hyperloop 技術。

荷蘭丹麥何以成為單車國?

不少人香港人為單車手李慧詩的拼勁而感動,就連發展局局長也要藉她最近的單車賽,再論本地單車徑建設,並透露連接上水至元朗的路段預計於 2020 年落成。不過,有環保組織批評當局需斬樹 3,000 多棵,代價太大。事實上,單車在歐洲早已主導城市發展,而盛名單車之城的便有哥本哈根和阿姆斯特丹。到底單車是如何成為他們的城市命脈呢?

如何逃過「奧運詛咒」?

在剛過去的里約奧運中,場內打氣聲熱烈之際,場外的反對聲亦從沒休止。因為奧運,里約大興土木,勞民傷財,結果導致政局動蕩,抗爭不斷,投資回本無期——其實,這場被喻為「災難」的奧運會,不過是在重蹈過去多屆的覆徹:奧運從來都對主辦國有害無利。奧運會由舉世矚目的盛事,到今日被國際視作「詛咒」,至今幾乎無人願意申辦,所因何事?繼後的主辦城市又怎樣才能避過「奧運詛咒」?

Chester Ho:解決塞車這個普世問題

塞車是一個複雜而普遍的都市問題,即使有優良鐵路系統的大城市或者道路比較分散的小城市,都難以和塞車絕緣。為了解決這個普世問題,各地的交通專家各出奇謀,瑞典政府從政策層面著手,在繁忙時間於公路收取兩歐元的小額費用,減少兩成的汽車流量而成功改善交通擠塞;也有政府善用科技去舒緩問題,例如前文提及各地的智能運輸系統,都是很好的例子。

Chester Ho:離地政府懂得開發「聰明城市」嗎?

到外地走一趟,會發覺人家的生活很方便。新加坡有 MyTransport 應用程式,提供所有陸路交通工具資訊,包括巴士到站時間更新;中國大陸有「高速公路電子不停車收費系統」,減少汽車排隊的耗油和廢氣排放,同時令道路流暢。起動九龍東的技術在外國已流行多年,而香港卻遲遲未開展,當中的原因是官員欠缺高瞻遠足的眼光,未能體恤市民日常苦況,卻滿足於初步成果。

巴黎大改革:比條路我行

巴黎將重新設計主要的交通交滙點,目標是讓那些差不多路人絕跡,位於運輸交滙點的廣場,重現人煙,而非只得汽車及它們排出的廢氣。回望香港,中環道路給名車佔領,而灣仔海旁,特別是會議展覽中心旁那個金紫荊廣場,除了給大陸遊客陽具崇拜,給旅遊巴不停擠進迫出外,到底對於香港有甚麼價值?還是其實一開始,我們都只是路人甲乙丙。

建泳棚不如禁車:歐洲領袖的利民建議

巴黎氣候峰會中的重點目標,包括限制全球平均氣溫上升幅度,及盡快達成全球溫室氣體排放峰值的協定。近年來,為有效減少碳排放量,歐洲多個城市已嘗試推行相關政策,以減少汽車使用、提倡單車友善為例,除了哥本哈根與阿姆斯特丹兩大歐洲「單車首都」重視單車文化,奧斯陸市中心區域將於 2019 年開始實施永久禁車,另興建四十英哩的單車路等其他改善措施,並計劃 2050 年全面停用化石燃料。

塞出國際 塞車申列世界遺產?

有調查顯示,比利時連續兩年成為全歐交通最擠塞的國家,一小時的電台節目,有5分鐘都用來報道路面情況。據歐盟估算,比利時每年因塞車造成的經濟損失佔國家GDP 1%。當地市民見怪不怪,有人甚至引以為傲,出錢在電視、路邊大賣廣告,又發起聯署,爭取將塞車列作比利時的世界文化遺產。難道是麻木太久,乾脆自虐尋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