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食

|共21篇|

麥當勞「染綠」,素食漢堡銷量急升?

素食是否等於健康,仍待商榷,但麥當勞距離素食和健康到底有多遠,就算你沒有經常光顧,都應該想像得到。不過,隨著世界各地都吹起素食主義和健康飲食風氣,取態較為寬鬆的「間中偏綠」彈性素食主義者數量不斷增加,如何取悅他們的胃口,也是一門生意經。全球最大的連鎖快餐企業麥當勞,如今亦躍躍欲試,準備提供素食者和肉食者兩全其美的健康選擇。不過,回到麥當勞的故鄉,肉食人口接近 95% 的美國,情況卻有微妙分別。

Impossible Burger:有肉味但無肉的植物製漢堡扒

說到頂級牛肉,自然是人間美味。但要生產牛肉,卻難免危害地球。研究指出,肉食是溫室氣體排放的一大源頭,生產過程也耗費大量的水和土地。有些人從此棄肉,更多人卻捨不得。其實要令環境與美食共存,並非不可能的事。美國食品科技公司 Impossible Foods「種出」的牛肉,百分百純植物製造,卻有真肉的色香味,連餐廳員工亦難辨真偽。如此神奇的漢堡扒,現在更可於香港吃到。

虛報素食人數,到底有何著數?

以往曾有「非正式」估算,聲稱超過 3 分之 1 的印度人都吃素。印度 3 個大型官方調查亦指,相信約有 23% 至 37% 的印度人是素食分子。但人類學家 Balmurli Natrajan 與經濟學家 Suraj Jacob 的最新研究直指,印度並非素食者為主的國家。他們表示,其實只有 20% 的印度人是素食者,但很多調查基於「文化及政治壓力」,誇大食素者的數目,而漏報吃肉 —— 尤其是牛肉 —— 的人數。

貓狗食素糧,這可行嗎?

素食產品在人類世界確有其市場。而日本的「國菌」麹菌,最近亦成為新型寵物食品的關鍵成分。這種真菌很普遍,在醬油、味噌和清酒中都會找到。研發該寵物食品的公司 Wild Earth 聯合創辦人 Ryan Bethencourt,希望能夠由此改變動物飼料的未來,探索純素的寵物食品的可能性。

新純素主義者:拋開道德,吃喝就是享樂

昔日,素食的話題總離不開健康和道德,然而,新風潮所掀起的,卻是關於選擇。營養食物選擇充足,驅使大眾尋求如何讓每天膳食更符合他們的個人形象。新舊素食世代,餐單或無太大分別,卻呈現了相反的價值觀。傳統素食者茹素是自律和犧牲的體現,新純素主義者普遍為己茹素,既是樂於與人分享的生活習慣,也是個人形象的重塑,他們往往看重「你選擇吃甚麼」,不是「你不會吃甚麼」。

尼爾:分裂先於整合,整合後於分裂

正巧香港素食會的義工,最近在網絡上公開了他們在香港上水屠房拍攝到的影像,當中未見强烈的血腥,是我們看到牛隻在被移動過程中受到的對待。值得注意的是,相關留言再次呈現出分裂的現象,一方面覺得殘忍,另一方面又有說被用來吃的不需要同情。誰是誰非真的不是本文的重點,否則著書論說亦可能沒完沒了。重點是:我們判斷與選擇的背後,如果有未經覺察的分裂,就好像是隱藏運作的程式一般,耗用著資源,甚至牽動著整體的運作。

素食要講究

近年全球興起素食風潮,2014 年,市場研究公司以電話進行小型調查,訪問了 1006 位香港市民,當中 23% 的市民每週至少 1 天茹素;美國則約有 370 萬素食者,佔人口的 1% 以上。許多素食者不僅戒掉肉類,甚至戒掉所有產於動物身上的食物,包括雞蛋,乳製品和蜂蜜。但在健康方面,素食主義飲食又是否能勝過所有其他飲食習慣呢?

反其道而行:為何他們棄素吃肉?

純素主義近年風靡全球,說能健康身心、避免殺生,甚至拯救地球。正當無肉飲食成為潮流,男女老幼爭相仿效,歐美各地卻有些人反其道而行,毅然放棄純素者的身分,走回肉食之道。英國廣播公司近日採訪他們,剖析全素生活的難處及影響,以及決意「叛變」的原因和掙扎。

Gloria Chung:改變大廚的純素

上個月我在金鐘 Upper House 酒店的 Café Gray 餐廳吃飯,驚覺他們加了一個新的 Revitalizing Menu,字面是「活力菜單」,但其實是純素(Vegan)菜式。想不到殿堂級大廚 Gray Kunz 也趕上 Eat clean 的潮流,可是他說:「Trends 很危險,熱潮會很熱,但亦代表它會變冷,我認為素食不是潮流,而是每天的生活。」

致素食者:你不能避免的 7 種動物成份

健力士啤酒日前終於完成持續多年力臻純素的長征,宣布其啤酒不再需要經魚膠過濾生產,對素食者而言無疑可喜可賀。素食主義興起多時,勢頭有增無減,愈來愈多人在意生活中所吃所用的成份是否純素,同時也愈來愈多產物被揭發暗藏肉類,例如早前鬧得沸沸揚揚的英國肉鈔,又例如初創公司 Clear Foods 化驗出市面部分素熱狗其實內含雞肉。食物和商品生產要完全排除肉類成份達至全素,究竟有幾難?

史前人類的餐單

近年興起「舊石器時代飲食法」(Paleo Diet),主張模仿原始人的餐單,多吃採集蔬果、天然魚肉,戒絕穀物、澱粉質及加工製品,聲稱既可減重,又可預防心臟病和糖尿病一類文明病,儘管成效存疑,在歐美仍蔚為風潮。最近一班科學家檢驗尼安德特人(Neanderthal)的牙齒,發現史前人類飲食習慣不一,難以歸納出一套舊石器時代餐單。那麼原始人的餐桌究竟有甚麼?

問心無愧吃熊貓肉?

英國最大零售商之一 The Grocer 針對未來人造肉的前景發布報告,聲稱製造過程中並無動物受害,只在培養皿中培育。2013 年荷蘭 Maastricht 大學的研究員煮食第一塊人造漢堡扒,造價 215,000 英鎊。這塊漢堡扒重 142 克,採用活牛的細胞,在實驗室裡經過三個月時間培植所得。除了要減低生產人造肉的成本,肉質本身也必須滿足挑剔的「食家」,避免所謂太乾,不夠「彈牙」的評語。

當全球人都是素食者

一齊起跳或能帶來輕微的震動,但不會改變世界。但假如是全球的人都變成了素食者,那的確會改變世界,包括阻止全球暖化,改善健康,及造成數以百萬計的失業。「這是兩個世界的故事。」哥倫比亞國際熱帶農業中心 Andrew Jarvis 表示,於已發展國家,素食主義會對環境和健康有莫大益處,但對於發展中國家,這將加劇貧窮。

Google 也想要:種出來的「漢堡扒」

提倡動物權益的著名哲學家 Peter Singer 指出,西方的吃肉文化不但殘忍,而且對環境有害,從功利角度思考,人類應當茹素。的確,畜牧業對動物的虐待行為從未休止,不少環保人士也提出數據,宣稱食肉會加速全球暖化,明知事態,人類還是對肉食的美味無法抗拒。為解決問題,美國一間名為 Impossible Foods 的公司發明了一種能夠種出來的「漢堡扒」,就連比爾.蓋茨、李嘉誠和 Google 也為之瘋狂。

入實驗室搞食物祭

無針無線,神仙難變?未必。如今科技發達,在一個無草無水甚至連泥都無的實驗室,科學家照樣可以製芝士、「做」蝦肉甚至「種」雞蛋,既可保持食物產量、減少破壞環境,食起來更是「蝦」有蝦味、「蛋」有蛋味,而且不含動物元素,素食一族亦可大啖吃落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