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民

|共10篇|

民主的條件(三):官民質素

「反對民主的最大因由,在你與街上一般選民閒談五分鐘就會明悟。」一句長久誤傳為邱吉爾名言,因而廣泛流傳。反對民主的理據要多少有多少,選民質素參差便是其一,亦是最難啟齒的理由之一。去年美國大選希拉莉批評杜林普支持者有一半為「一籃子可鄙之人」(a basket of deplorables),大西洋月刊便評論指「說法就算成立,對其選情依然不利」,可見選民地位神聖不可侵犯。然而有兩位美國政治學者敢冒不韙,直指選民抉擇不循理性,要為民主失敗負上責任,說法背後究竟有何理據?

為何投票年齡應調低到 16?

幾歲才算「成年」?單是香港已定義眾多:合法的性交年齡為 16 歲、領取成人身份證是 18 歲、參選立法會議員至少要 21 歲——這顯示,我們對於「足夠成熟」的年紀有不同理解。然而,香港與多個民主國家的門檻一樣,要登記作選民必須年滿 18 歲,暗示低於 18 歲則「不夠成熟」。現在,「經濟學人」提倡,有鑑於各國日趨下降的青年投票率,合法投票年齡應調低到 16 歲。

大勢所趨?年輕選民的「另類選擇」

常言道年輕人政治冷感、甚或是政治無知的徵狀,大部分已發展國家的投票數據均反映,愈年輕一群的投票率往往愈低。在英國或波蘭,少於一半 25 歲以下的青年人曾在最近一次的選舉中投票;在 2015 年的瑞士聯邦選舉,有近 3 分之 2 的「90 後」選擇坐留家中;在 2014 年的美國國會選舉,則有約 5 分之 4 的「90 後」選擇不去投票。到底年輕人是對政治冷感,還是有另一番體會?

選民考試:杜絕蛇齋有辦法

這次美國大選,由於有候選人公然說謊,民望仍然高企,「經濟學人」指此為「後真相政治」。有研究根據美國過往選舉數據後發現,假如選民在投票時可以掌握更多知識,他們的投票取向將會大為不同。據此政治哲學學者 Jason Brennan 主張,如果我們希望改善選舉及投票的結果,或許要考慮設立選民考試。

【美國大選】民主大敵:低投票率

投票率低,是民主制一大弔詭:選票可以改變政體政策,偏偏有選民放棄機會;但如提議改制獨裁,卻又極力反對。雖然無論在哪種社會,他們都是任人主宰。之所以有選民棄票,或許認定手中一票既不神聖又無效果,反正社會不會就此改變。哈佛大學教授 Jeffrey Frankel 批評這種悲觀,認為改善投票率,就是改變一切問題的基礎。

日本青年:有票不願投

明天日本舉行參議院選舉,首獲投票權的 18 及 19 歲人士,成為傳媒的焦點。但早在上周末,福岡縣浮羽市的市長選舉,已經適用新「公職選舉法」,讓「一字頭」參與投票。他們有的為盡公民責任,有的想要帶來改變,可惜首投族的投票率,僅得 38.38%,遠低於整體的 56.1%。到底有甚麼原因,令這些青年有票也不投?

當個理性選民,杜絕狼豬有法

自從黎明的教材式道歉,其應付危機的膽識勇氣,直教一眾高官和大學高層汗顏,遂被捧為「民間特首」,絕對是理性的表現。總好過數年前,因為對家醜聞,而非理性的選一位從沒政績亦沒膽識的大話特首。搞校園綠化都可以令天台榻下,如何杜絕「空心老倌」、「大話精」?只要你能分辨哪些非理性因素左右決定,出錯的機會便會大大減低。

建制發達了:Snapchat 倡票站合法自拍

本港的建制派人士,可說是為民主「出錢又出力」,不僅逢年過節向選民送上蛇齋餅糉,投票當日又「接送」長者盡公民責任,甚至發放「交通費」、「加班費」鼓勵市民參選 / 助選。只是,內部人士不免擔心「食窮民建 X,票投社民 L」。如何能杜絕選民「忘恩負義」吃完走數?近日美國的一場訴訟,為建制派帶來「福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