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爭

|共87篇|

ISIS 將從頭,收拾舊山河?

曾經穩踞國際新聞頭版的伊斯蘭國(ISIS),如今幾乎消聲匿跡,敍利亞內戰亦似乎步入尾聲,令外界相信和平終於降臨。但華盛頓大學極端主義研究計劃高級研究員 Hassan Hassan 卻撰寫評論警告,敍利亞情況不容樂觀,當地局勢與 10 年前的伊拉克相近,為伊斯蘭國的重整旗鼓埋下危機。

柬埔寨的 1,000 萬個地雷,何時拆完?

上世紀中葉起,不少國家爆發與共產主義有關的內戰,韓戰、越戰都是耳熟能詳的歷史事件。相比兩地的戰事,越南鄰國柬埔寨的內戰,及其後的「柬越戰爭」相對較少被提及。然而,兩國戰爭即使已在 90 年代初告終,但對柬埔寨人來說,戰時的危害仍然存在。因為國內現時仍有數以百萬計枚地雷,在地下埋伏,仍未清除。有非牟利組織,便直接招聘並培訓當地人從事拆彈工作,即拆彈又扶貧。

一戰所毁的面容,如何催成整形外科的進步?

假如不滿自己的長相,整容作為變靚手段並不新鮮。不少人以美容為由,接受整形外科手術。然而,整容另一目的是整形修復,對天生容貌出現缺陷或後天毀容的人來說,不僅盡可能修補面貌,更無異於拯救其人生。第一次世界大戰時,許多張被戰火無情摧殘的臉,便受益於當時創新的整形技術。

小灰:大丈夫應當如此

在英國的奧爾德肖特,有一座全英國最大的騎馬雕像,屹立於一個公園的小山丘上。雕像所紀念的,正是在英國軍隊中赫赫有名的威靈頓公爵(Duke of Wellington)。雕像有 30 呎高,26 呎長,淨重 40 噸,成為奧爾德肖特其中一個最著名的地標。但威靈頓公爵是何許人也?

【短片】敍利亞戰火中的手術室 8 年無國界醫生:值得為他們付出所有

7 月 7 日為無國界醫生日,外科醫生陳健華(Akin)分享自身經歷,自 2011 年加入「無國界醫生」以來,陳醫生曾參與 6 次救援任務,去過巴基斯坦、南蘇丹,今年 2 月更走近敍利亞戰火邊緣。敍利亞內戰踏入第 8 年,陳醫生親睹戰爭對當地人帶來的傷害:「作為醫生、朋友去關心他們,當然我最大能力還是做手術幫助他們。」

未來近了,激光槍真的會出現嗎?

到底人類甚麼時候才能實現超過一個世紀的未來想像,將激光槍從幻想藍圖帶到現實世界?從經典的「星球大戰」到近年大熱的 Marvel 超級英雄電影,五顏六色的光線兵器,猶如揭開人類先進科技的新領域。但到底有多大的實現可能,距離我們所想像的未來又有多遠?

5,000 隻在越戰並肩的軍犬,去了哪裡?

在越戰期間,美國約 5,000 隻軍犬曾在越南擔任警衛或負責偵察工作。戰事結束後,軍人得以陸續安排回國,但當時這些軍犬被認為是過剩的裝備,許多被安樂死、轉交越南軍隊接管,或流放異域,自生自滅。位於威斯康辛州的高地退伍軍人紀念公園,近日為新落成的青銅雕塑舉行了揭幕儀式,參考退伍軍人的意見後,雕塑以一名美國大兵和一隻越戰中最常見的德國牧羊犬並肩作戰為形象,表達了對包括 Satan 在內 5000 隻軍犬的敬意。

「災難日」70 年:巴勒斯坦人何處為家?

70 年前的 5 月15 日,即以色列宣布獨立建國的翌日,大批巴勒斯坦人被逼逃亡流離失所,從此改變整個民族的命運。他們把這一天稱之為「災難日(Nakba Day)」,紀念數十萬名同胞痛失家園,包括現年 96 歲的 Mohammad Mahmoud Jadallah。這位快將百歲的老人直言:「我們過著災難的一生。我們從未擁有快樂或平安。」偏偏美國定於「災難日」前夕,將駐以大使館遷址耶路撒冷,更好比往其心頭再添一刀。

4 個介乎在「戰爭與和平」之間的關係

不少人視南北韓首腦會談並簽署的「板門店宣言」,為掀起朝鮮半島和平時代的序章。儘管自 1953 年「朝鮮停戰協定」簽訂以來,南北韓至今再無發生大規模軍事衝突,但迄今尚未簽署任何和平條約,技術上仍屬戰爭狀態,兩國實際上是在交戰狀態中,經歷六十多年的「和平」時代。事實上,不少國家亦曾長期處於這類戰和之間的關係,兩韓並非唯一個案。

敍利亞戰爭從何而來?何以至斯?

英美法三國日前聯合對敍利亞發動攻擊,向敍利亞發射過百枚導彈,空襲敍利亞的軍事設施以及科研中心。屈指一算,今年敍利亞戰爭已進入第 8 個年頭。戰鬥中超過 465,000 敍利亞人遇害,逾百萬人受傷。國家戰前的 2,000 萬人口,現有近半人流離失所。經常在新聞聽到的敍利亞,是國民每天活在戰火恐懼中的國家,到底敍利亞戰爭從何而來?何以至斯?

鄭立:鄧寇克大行動 —— 沒槍沒炮,等於不會參與戰爭嗎?

自從香港的義勇軍團在 20 年前解散之後,香港再也沒有軍隊。但這是否代表我們能認為戰爭跟我們無關?就算我們再不想和戰爭扯上關係都好,這也不是我們能決定的事情。當然很多人會說,我們沒槍沒炮,也沒受過軍事訓練,對戰爭應該沒有用,所以不會要我們去打仗吧?如果你以為戰爭只有拿槍炮的人才會參與,而平民是不應該和不會被捲入、不會參與也不能有貢獻的話,那麼,我建議你看看「鄧寇克大行動」這電影,你會有不同的看法。

鄭立:肥大力 —— 就算陳兵百萬,同時處理四方問題會疲於奔命吧?

「肥大力(Friedrich)」 這個遊戲講的是一個叫作普魯士的國家,被俄羅斯、法蘭西等國家圍剿的故事。在這遊戲裡,隨著玩者數量的不同,你可以同時控制一個至多個國家,達成勝利條件。和一般遊戲很不同,表面上的軍隊再強大數量再多,或者推得很前,都只是幻覺,如果背後你沒有充足的補給的話,再多的軍隊其實也只是一篤即潰的豆腐。相反,有充足補給的區域,就算軍隊不多,雖然其貌不揚卻可以糾纏很久。能夠維持補給的經濟力量才是戰爭力量的泉源,表面的人數沒想像中那麼重要。肥大力是少數能表現到這一點的遊戲。

鄭立:你知道中西「陸軍棋」規則的分別嗎?

很多人小時候應該都在文具店買過「陸軍棋」來玩,大概也對裡面的東西耳熟能詳,例如甚麼工兵地雷手榴彈,軍師旅團營連排,都是在這個東西裡學回來的。有些人以為這個東西是華人發明的,但這很可能是借鏡自鬼佬的遊戲。鬼佬的陸軍棋,叫作 Stratego,它的初期設計早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時已存在,商標在 1942 年的荷蘭註冊,當時好像在打第二次世界大戰吧?證明了就算現實在打仗,也不妨礙大家玩桌遊的雅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