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爭

|共38篇|

曖昧的內戰概念史

第一次世界大戰是歐洲內戰(凱恩斯語)?美國獨立戰爭不是革命而是內戰,反而美國南北戰爭不是內戰?敍利亞衝突是一場「非國際性武裝衝突」?二戰之後世界兵連禍結,所謂「長期和平」並不存生?哈佛歷史系教授 David Armitage 表示,以上說法都有根據。

方俊傑:「十個拆彈的少年」——仇恨 VS 惻隱

「十個拆彈的少年」(Land of Mine)是丹麥片,故事發生在二次大戰剛結束。丹麥軍官被安排新任務,帶領一班德國戰俘,去沙灘人肉掃雷。如果,班戰俘是樣衰衰成年人,對軍官來說,應該是優差。可以親眼目睹仇人們不斷被炸到死無全屍。可惜,班戰俘只是十幾歲的𡃁仔,不要說參與戰爭上陣殺敵,就連地雷係乜,都未必清楚。德國犯錯德軍犯錯德國佬犯錯,係咪等於整個德國上上下下也需要背負責任?電影問了一個問題:仇恨再大,大不大得過惻隱?

戰爭玩具給兒童上的課

戰爭明明是會死人的事情,但我們卻不顧忌給小朋友玩戰爭玩具。戰爭玩具到底是鼓吹戰爭,還是給小朋友先上一課?1902 年,英國作家 E.J. Hawley 寫了一篇小故事,故事中一名男生 Bertie 正在和他的玩偶玩耍,那是一個英國士兵玩具及敵人波耳。Bertie 興高采烈地想像前者殺死敵人波耳,恰巧反映了當時英國在殖民戰爭勝利後高漲的愛國主義。

4 個問題了解敍利亞局勢

敍利亞戰爭 5 年以來,造成 45 萬人死亡,過百萬人受傷,敍國逾半人口--1,200 萬人--流離失所。近日政府軍重奪阿勒頗,戰況似乎進入白熱階段,但幾乎同一時間,激進武裝組織在另一戰場報捷,雙方互有消長,戰況仍未明朗。敍利亞如何走到今日的局面?難民何去何從?這個國家還有沒有未來?

偷襲珍珠港:一場種族主義災難

75 年前的今日(12 月 7 日),日本偷襲珍珠港,造成美軍數以千計傷亡,輿論一夜扭轉,美國隨後宣佈參戰,世界戰局從此改寫--如此重要的事件,原來是一場偶發災難,本來完全能夠避免。美國記者 Simon Worrall 新作「倒數珍珠港」(Countdown to Pearl Harbor: The Twelve Days to the Attack)指出,日軍之所以偷襲成功,主要出於美國種族主義,美軍大意輕敵,雖然曾就類似偷襲狀況進行軍事演習,但始終不以為然,對各種情報線索視而不見,終於釀成悲劇。

陶傑:欣賞藝術不要涉及政治

山田洋次的「給兒子的安魂曲」,如黑澤明的「亂」,是大師在夕陽滿眼、獨立幽默谷的另一立碑之作。山田洋次 85 歲,到了這個年紀,而且經歷過第二次世界大戰,國寶級的日本老導演看破生死,超越古今,對戰爭的反省,對亡靈的讚頌,一切都凝聚在這齣拍給自己看 、也拍給日本下一代看的傑作。繁花滿眼,雲彩漫天,山田洋次這部電影,確實是為自己預先立下封碑。

向以色列學做民粹領袖

右翼民粹近年席捲歐美,在脫歐公投、杜林普上台之前,匈牙利、波蘭早已落入極右政黨手中,稍後還有法國國民陣線、意大利五星運動、德國選擇黨挑戰主政,當代歐美不缺民粹領袖,但真正的大師在以色列。現任總理內塔尼亞胡(Benjamin Netanyahu)曾四度勝出大選,由 2009 年起蟬聯三屆,2019 年屆滿,成為現代以色列立國以來任期最長的國家領袖。究竟內塔尼亞胡有何民粹秘訣,長期保持人氣不墜?

後 ISIS 之變:髮型、香煙、牛仔褲

伊拉克城鎮 al Fazliya 位於第二大城摩蘇爾(Mosul)北面 20 公里,距離最近的 ISIS 據點僅 5 公里。早前,在庫德族敢死隊增兵下,伊斯蘭國(ISIS) 才撤離 al Fazliya。「慶幸惡夢終於完結,過往幾日我們都在慶祝。」城民終於重獲過「正常生活」的自由。

全美領袖覆亡,誰接替總統一職?

想像以下畫面:適逢美國年度國情咨文,總統正於國會山莊演說,振振有詞地分析國情,闡述國策。山莊內,全美政治風雲人物齊集、星光熠熠,內閣大臣、最高法院大法官、軍部參謀、參眾兩院議員濟濟一堂,靜聽總統一字一句。忽然,恐襲發生,國會倒塌,火光熊熊,全人罹難。這時候,誰該接替總統一職,帶領國家渡過難關?

哥斯拉來襲的話,日本如何應付?(下)

對極具憂患意識的日本人來說,哥斯拉一直是現實議題:2007 年防衛省曾召開記者會,公佈應付哥斯拉的對策;防衛大學校及幹部候補生學校(培訓自衛官的軍校)有課程探討「哥斯拉登陸東京並撞倒 Sunshine 60 瞭望塔」如何應付;自衛隊甚至會認真分析哥斯拉的戰力,衡量兵力與戰況。日本記者秋山謙一郎就此採訪多位自衛官,了解各編制的災難對策。

哥斯拉來襲的話,日本如何應付?(上)

電影「真 ‧ 哥斯拉」票房超越 2014 年荷里活版,打破日本同類作品紀錄,片中怪獸大鬧東京的情節,也引起極具災難意識的日本人一陣熱議:哥斯拉真出現的話,日本政府會如何處理?日本前防衛大臣、現役自衛隊員對此均發表了意見,自衛隊各編制之間的看法不乏分歧,甚至有隊員大膽批評:防衛省才是敵人。

樂施會:受夠了,敍利亞要停戰!

空襲過後,一名五歲敍利亞男孩被救出,在救護車上靜待救援,臉上染血,他一手輕抹臉上的血跡,像抹去泥巴那樣,抹到座位上。無聲的一幕,卻震撼著全球心靈:持續五年的敍利亞內戰已導致逾 480 萬人被迫離開家園,棲身他國,尋求庇護,仍在國內戰火中掙扎求存的人直迫 660 萬。然而,至今仍未有停戰跡象。

2016:史上最差一年?

2016 年還沒有過去,悲觀情緒無處不在,英國著名投資者羅傑斯甚至將當前的危機比作 1920 年代,稱股市將狂瀉 80%,慘況前所未見。「這是最衰的一年嗎?」是社交網站上最多人問的其中一個問題。2016 年真有那麼差嗎?我們來看看歷史上特別衰的一些年份。

邱吉爾上前線帶些甚麼?

邱吉爾是一個說不完道不盡的人物,除了最新上任外相的 Boris Johnson 那本邱吉爾傳引人注目之外,近來一部舊書新版也不容錯過,寫的是第一次世界大戰戰場上的邱吉爾,作者 Andrew Dewar Gibb 當時任職少校。這本書最早是在 1924 年出版,沒有用真名,只署名 X 上尉(Captain X),或許是考慮到時機和局勢的問題。

宣明會:誰可理解的人道救援工作

1996 年我首次接受宣明會的委派進入盧旺達,旅程中我看到更多恐怖不公的事情,但我也看到一絲曙光。宣明會在應對人們的即時需求的同時,將重點放在和平與復和上。點滴匯川,寬恕和悔改在盧旺達全國伸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