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爭

|共103篇|

120 年前新界鄉民與英軍之戰,如何決定香港面貌?

120 年前,港英殖民政府正式接管新界,在大埔旗杆山升起英國旗幟,但遭遇超過 2,000 名新界原居民武裝對抗。英軍軍艦要駛入吐露港還擊,最終反抗軍節節敗退至元朗,短短 6 日傷亡慘重。究竟港督對這場動亂的處理方式,如何決定今日香港的面貌?

「硬邊界」以外,愛爾蘭的外交問題

英國脫歐前途未明,愛爾蘭與北愛爾蘭之間的邊界爭議更趨白熱化。然而,都柏林面對的外交問題不止於此。在香農(Shannon)這個民用機場,每日都有美軍的「民航機」載著士兵及彈藥升降起落。愛爾蘭明明是個「中立國」,未與任何國家簽訂軍事協定,卻成為美軍往返北美與中東的中途站。何以有此矛盾出現?

一本納粹育兒「聖經」,禍延後代至今

1934 年出版的育兒指南「德國母親與她的首名嬰孩」,由納粹黨吹捧的醫生哈勒(Johanna Haarer)撰寫,被納粹德國的育兒課程吸納,用以培育冷酷無情、效忠元首的德國人。多個心理學研究批評,這種育兒方式禍害了一整代德國人,使人際間難以建立感情紐帶,而且禍延後代。

鄭立:軸心與同盟 —— 如何建立大東亞共榮圈?

在「軸心與同盟」這遊戲中,因為日本所處的位置比較偏辟,附近並沒有很強的工業中心,盟軍難以支援日本附近的地區如中國、東南亞。但這裡卻是蘇聯與英國的經濟力泉源,所以佔領這些地區,就能破壞英國和蘇聯的經濟力,削弱他們在歐洲的生產能力,幫助德國。如果進展良好的話,日本還可能在亞洲大陸上,建立一支陸軍,在東邊夾攻蘇聯。

鄭立:軸心與同盟 —— 如何服務英女皇之事頭婆我好掛住你呀

英國的主要責任,除了止血外,就是反攻德國。如果沒有英國牽制德國的話,德國就可以盡情的攻擊蘇聯。而英國只要有一支能站住的海軍,就可以同時牽制整個歐洲,逼德國要分散資源去防守,減輕蘇聯的壓力,利用登陸戰每回合上岸消耗德國的軍力,有機會的話成功佔領一格歐陸,還可以諾曼第反攻。

動物武器的演化,如何透視人類軍備競賽?

人類自古便對動物身上的武器目眩神迷,無論是雄鹿的分支鹿角、乳齒象的巨型象牙、銳不可當的犀牛角,往往都巨大得不成比例。為此著迷不已的美國生物學教授艾姆蘭,多年來埋首研究這些動物武器,結果發現其演化邏輯,竟然與人類軍備改良歷程極其相似,成果發表成著作「動物的武器:從糞金龜、劍齒虎到人類,看物種戰鬥的演化與命運」。

鄭立:軸心與同盟 —— 美軍來了我該如何帶路?

大家都知道,這個國家錢又多,又安全。所以很多怕被人打的新手,一開始怕玩錯都會說想用美國,當然,在「軸心與同盟」的世界中這樣的觀念一定是錯的。因為這遊戲,愈安全的勢力代表需要玩得愈主動,會被打的國家新手容易理解,要主動打人的國家,卻更要明白自己在玩甚麼。

鄭立:高立的未來世界 —— 一個軍警開槍甚麼都打不中的世界

「高立的未來世界」這作品,一看就知道,故事背後的訊息應該是環保保育甚麼的。談起環保,我們一般想到的是,綠色生活,再生能源之類的卡通片吧? 即是核子的、工業的就是邪惡的;再生能源例如太陽能、風力,天然食物甚麼的則是正義的。但對我來說,最深刻的部分倒跟環保寓言無關,而是這一段……

從彈震到創傷後壓力症

第一次世界大戰終於結束,倖存士兵終於可以放下步槍,離開戰壕。不過,一些退役軍人的身體雖未受摧殘,行為卻顯得異常。他們的症狀類似以前認為與女性相關的歇斯底里(Hysteria),常出現失憶症狀,又或身體麻痺癱瘓、無法與人溝通。事實上,這些士兵都患上了「創傷後壓力症(PTSD)」,但當時醫學界將病名定為「炮彈震撼症(Shell-Shock)」。由於對症的理解不全面,獲得「彈震症」的士兵多得不到合適治理。

最後勝利

“No one won the last war, and no one will win the next war.”
— Eleanor Roosevelt, Former First Lady of the United States

沒人在最後的戰爭獲勝,沒人將會贏得下一場戰爭。
— 愛蓮娜.羅斯福(前美國第一夫人)

李衍蒨:尋親永都不遲

Hajra 過去 20 年,每一年都期待著戰爭的紀念日,希望當天公佈的各式各樣鑑定結果,可以讓她放下多年的包袱。可惜,暫時還沒有達到這種結果。每一年的失落,並沒有把作為媽媽的 Hajra 擊到。失落過後,繼續懷著難受但盼望的心情,等待著下一個紀念日的來臨。

第一次世界大戰,恐怖電影的起源?

談到恐怖電影的鼻祖級經典角色,科學怪人和吸血殭屍當之無愧,但究竟他們怎麼如此深入民心?歷史學家 W. Scott Poole 新書便考證指出,在一次大戰結束後,恐怖電影如雨後春筍,其幕後的製作人幾乎全部上過戰場,有無法磨滅的創傷經驗,他們以電影語言再現戰場的冷酷異境,科學怪人和吸血殭屍的電影形象亦應運而生,引起時代的共鳴,其影響持續至今。

ISIS 將從頭,收拾舊山河?

曾經穩踞國際新聞頭版的伊斯蘭國(ISIS),如今幾乎消聲匿跡,敍利亞內戰亦似乎步入尾聲,令外界相信和平終於降臨。但華盛頓大學極端主義研究計劃高級研究員 Hassan Hassan 卻撰寫評論警告,敍利亞情況不容樂觀,當地局勢與 10 年前的伊拉克相近,為伊斯蘭國的重整旗鼓埋下危機。

柬埔寨的 1,000 萬個地雷,何時拆完?

上世紀中葉起,不少國家爆發與共產主義有關的內戰,韓戰、越戰都是耳熟能詳的歷史事件。相比兩地的戰事,越南鄰國柬埔寨的內戰,及其後的「柬越戰爭」相對較少被提及。然而,兩國戰爭即使已在 90 年代初告終,但對柬埔寨人來說,戰時的危害仍然存在。因為國內現時仍有數以百萬計枚地雷,在地下埋伏,仍未清除。有非牟利組織,便直接招聘並培訓當地人從事拆彈工作,即拆彈又扶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