貧富懸殊

|共34篇|

經濟學家:庸才不及天才,天才不及有財

庸才固然不及天才,但天才竟也不及有財。美國「華盛頓郵報」報道,兩位經濟學家利用一種以基因組為基礎的全新研究方法,發現無論孩子來自低收入還是高收入家庭,從父母遺傳得來的天賦幾乎相等,但中上階層內最沒天分的孩子,從大學畢業的比例,卻遠高於低下階層中最有天分的孩子。所以換言之,家底厚勝過基因好?

三藩市高薪請「糞便巡邏隊」

三藩市「遍地黃金」—— 說的不是矽谷的創業前景,而是走在街頭隨時會踩中大便。「糞便危機」並非新聞,今年市政府便增聘「糞便巡邏隊(poop patrol)」,名額 5 人,人均薪水每年 71,760 美元,加上津貼福利,總收入超過 IT 工程師的平均收入。

芝加哥學校告訴你:輸在起跑線,卻能逆轉勝

贏在起跑線,對於現今家長來說,就等於孩子的一切,為此更甘於做孟母,搬到名校區,以求一勞永逸,孩子就從此走上成功的坦途。但在美國,也有龜兔賽跑的特例 —— 芝加哥公立學校系統入學率一直下降,所得資源不足,學校 4 分之 3 的兒童來自低收入家庭,這種情況似乎令人對該地區不抱太大期望。但根據史丹福大學研究人員的最新數據顯示:這裡學生的進步幾乎比美國國內所有學校的學生都要快。

美國 WiFi 校巴:消除數碼世代的教育不平等

在美國當窮學生,可能比在別國都要苦,既因拖欠餐費沒午飯吃,還因沒錢上網耽誤學業。美國校園近年積極推動電子學習,但皮尤研究中心指出,近 500 萬個育有學齡兒童的家庭未有連接上網。研究人員還發現,這些學童因家裡缺乏穩定網絡,難以完成及提交習作,進一步加劇低收入社區的不平等現象。為縮窄這種「功課差距」,部分校區引入 WiFi 校巴,透過車內裝設的路由器,讓學生透過公共網絡接連互聯網,車程長的便可在路上完成功課。

民主的條件(二):中產階級

英國歷史學家 Niall Ferguson 在著作 The Great Degeneration: How Institutions Decay and Economies Die 論及,民主並非單指投票,點票是否公正、法律系統如何處理選舉糾紛等等制度問題同樣至關重要。換言之,缺乏健全法治,現存社會便難以實踐民主。而對法律學者 Ganesh Sitaraman 來說,美國民主與法治均須依賴中產階級的興盛,一旦中產沒落,憲法亦會陷入危機,民主計劃隨之遭殃。

地獄朝鮮:南韓無業青年捱餓省錢

南韓年輕人近年常以「地獄朝鮮」(헬조선,Hell Chosun)形容國家,原因無他:年輕人在南韓工作,不但薪酬與工作量不成正比,某些工種要求員工長時間辦工,通宵達旦,動輒數天,有人甚至會帶衣服回公司留宿;活在南韓,猶如活在地獄。然而,在年輕人失業率高企的南韓,有工做,已經要感恩。

冬甩經濟模式:救世良方?

二戰以後,全球經濟整體平穩成長,由 1970 年計至今更激增 3 倍,按照預測,屆乎 2050 年將再升 3 倍。長遠而言,經濟增長前景相當明朗,但無可否認的,隨之而來的問題也極度嚴峻:貧富懸殊持續惡化、全球暖化急速加劇、環境污染日益嚴重。一味追求經濟增長,無助解決當代種種問題,那麼世界需要甚麼經濟模式,才能糾正疑難?英國經濟學家 Kate Raworth 就提出「冬甩經濟學」(Doughnut Economics),為經濟、環境與民生擘劃一個平衡方案。

我懂很多詞彙

“I used to think I was poor. Then they told me I wasn’t poor, I was needy. Then they told me it was self-defeating to think of myself as needy, I was deprived. Then they told me underpriviledged was overused, I was disadvantaged. I still don’t have a dime, but I have a great vocabulary.”

– Jules Feiffer, creator of the comic strip Feiffer

輸在起跑線,永遠無翻身?

成功靠父幹,贏在起跑線,是社會苦澀的現實。富裕家庭能提供較好教育,教育決定將來收入,是不言自明的道理。不過,窮孩人卻不一定全無優勢,逆境在某方面或能提升他們的解難能力。例如 2015 年刊登在「性格與心理期刊」的一項研究顯示,童年家庭經濟較不穩定的家庭,定力方面較差,卻有更佳的轉換任務表現。

科技真的讓社會愈不平等?

全球貧窮率在近 30 年來逐漸下跌,但除了患貧,世界更患不均,尤其是在較富有的已發展國家。科技一方面提升生產力,促進經濟發展;另一方面取代了待遇好的藍領工作,他們只能轉為投身相對較低薪的零售及服務。科技發展掀起了促成貧富懸殊的論戰。

中國致富模式:房地產與金融

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經濟爆炸式增長,創造巨大財富同時,亦造成嚴重社會不公。據 2015 年統計,中國有 100 萬人擁逾 100 萬美元資產,人數按年增加 16.2%,增速冠絕全球,而且預期未來趨勢將會加劇;與此同時,中國貧富懸殊亦是數一數二,據成都西南大學研究,2010 年堅尼系數高達 0.61,相當於 178o 年代法國大革命爆發前夕,反映社會創造財富的方式出現問題,那麼中國富豪是如何致富的?

如何評價奧巴馬經濟遺產?(下)

奧巴馬任內 8 年,美國貧富差距擴大?是,也不是。奧巴馬政府在緩和貧富不均方面的支出比例冠絕歷屆總統,任內所有階層工資見漲,基層和中產受惠程度近數十年最大,貧窮人口大幅下降,加上平價醫保法案實行以來,起碼 1,600 萬基層得以津貼投保,即使陷入貧困亦不至於失去醫療保障。生活質素與經濟條件普遍改善之下,為甚麼在數字上貧富程度依然日益懸殊?

來到亞洲?印度也想「全民派錢」

2017 新開始,由派錢做起。芬蘭正式試行「全民基本收入」(UBI)計劃,看失業者每月甚麼不做也能「袋袋平安」,會否增值自己充實生活。歐美多國近年亦積極討論和推動 UBI,希望一併解決貧富不均、全面自動化、精神壓力過大等問題。反觀亞洲,UBI 多被視作天方夜譚。唯一例外的,是全球人口第二大的印度。近日就有經濟學家透露,印度將於本月發表報告,倡議實試 UBI,形容此概念「切實可行」。

社會不公的弔詭

全球貧富不均日益加劇,相信無人否認--然而,有關社會不公的議題仍不乏爭議,由定義、國情、影響、性質到程度均複雜難解,例如貧富差距多大才叫懸殊、如何介定過渡抑或持續性質、不平等的負面影響幅度、對社會心理的形塑等等,置於全球語境之下,比較更形弔詭。社會不平等固然是真實議題,但其弔詭一面不可不察。

【美國大選】左翼哲學家怎樣看?(Jürgen Habermas 篇)

美國杜林普挾民粹上台,全球政治光譜日益靠右,左翼學者如何理解趨勢轉移?德國哲學家、社會學家哈伯瑪斯(Jürgen Habermas)認為,杜林普及右翼民粹崛起出於政經結構失衡,加上眾多巧合而成,雖然並非一種新式專制主義,但卻帶來兩極化的趨勢,足以動搖西方政局穩定。左翼受限於全球新自由主義思維,無法解決貧富懸殊,右翼民粹乘勢「竊取政治議程」,反全球化的主張引來國族主義的復興。哈伯瑪斯表示,左翼勢力應該通過跨國合作,致力解決社會不公,達致一種「合乎社會期望的全球化政經體系」。

樂施會:消除貧窮,是夢不是夢?

聯合國於去年 9 月總結了「千禧發展目標」,並訂立了 17 項「可持續發展目標」,涵蓋消除極端貧窮、減少貧富差距、性別不公平等範疇,是未來 15 年世界發展的藍圖。新的目標不只要減少貧窮人口,更要做到「一個都不能少」。當各國領袖充滿雄心壯志,希望 2030 年達致「零貧窮」,但原來全球普遍民眾卻對滅貧工作感到悲觀,而且並不知曉極端貧窮人口於過去 20 年已成功減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