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士忌

|共12篇|

實驗室「釀」的葡萄酒,還算是酒嗎?

經過早年電影洗腦,即使不是紅酒迷,亦知道 82 年 Lafite 乃極品紅酒。釀酒講究年份氣候,經典年份一過,就無法再複製。三藩市的初創企業 Endless West,正以科學角度,從分子入手「釀製」美酒。不過,以相宜價錢出售美酒,雖是愛酒人士的福音,卻會衝擊傳統酒業。

日本威士忌 —— 復興十年,又到絕境

經過日本國內機場,難免都會發現免稅店內的日本威士忌明顯減少,隨著原酒庫存量不足,多隻備受追捧的日本威士忌已相繼停售,近日 Suntory 旗下蒸餾酒廠 Suntory Spirits 亦再次公佈壞消息,將由今年 6 月開始,陸續停售該廠兩款威士忌「白州 12 年」和「響 17 年」。儘管 Suntory 旗下蒸餾酒廠亦在 10 年期間增產超過一倍,但只能滿足市場對低年份威士忌的需求,至於高年份威士忌嚴重缺貨的問題,本質上是無法在短期解決的。「我們的市場定位,是將質素放在第一,數量其次。」Suntory 發言人向日經新聞表示:「距離我們再度發售,相信要等一段頗長的時間。」

李明熙、Kimberlogic:愛爾蘭懸崖上的 Airbnb

愛爾蘭的人口只有 480 萬,見羊群牛群和綠油油草地的機會比見人更多。離開首都都柏林後,公共交通配套可謂聊勝於無,要真正看一般遊客看不到的風景,自駕遊是不二之選。我們在都柏林機場租了 5 日車,以西岸的 Cliffs of Moher 和 Dingle Peninsula、中部的 Kilkenny 城堡和東岸的 Wicklow Mountain 國家公園為主要標目,雖然有了方向,但每日的路線仍取決於 Airbnb 的位置。

愛爾蘭的 Airbnb 價格比一般旅館便宜一半以上,選擇多如繁星,我們每晚到埗後才訂翌日的住宿。有的屋主在家,有講有笑可以分享旅遊心得;有的是農村獨立小屋,打開門便是牛群羊群,私隱度高;有的一屋多房專做 Airbnb 生意,似是學生宿舍;有的提供早餐;有的可以煮食;價錢和質素往往未必成正比,因為每個家都各有風格,每次都有驚喜,而且能夠入住當地人的家,已是一個不錯的體驗。

英國和美國的威士忌之爭

比起荷里活的招牌作「007」,大受好評的諜戰片新血「皇家特工」系列,由英國公司 Marv Films 製作,導演 Matthew Vaughn 又是英國佬,其英倫血統更為純正。第一集「皇家特工:間諜密令(Kingsman: The Secret Service)」成功以輕鬆歡樂的節奏顛覆了傳統諜戰片佈局。載譽歸來,近日上映的「皇家特工:金圈子」,故事舞台有一半從倫敦搬了去美國。導演很懂酒史,更懂得經營細節。兩大特工團隊都有偽裝,Kingsman 是老牌裁縫店,Statesman 則是老牌釀酒廠。以威士忌來做文章,意圖也極明顯,電影的副標題,其實可以當成英國和美國的威士忌之爭。

日本偏鄉威士忌,身價超越法國五大酒莊紅酒

從茅台、高粱到法國五大酒莊紅酒,天價炒過一輪之後,中國的尋酒客現在把眼光放在日本,瞄準的是偏鄉僻壤小店中的陳年威士忌。佳士得前亞洲區名酒部主管 Charles Curtis MW 指出,日本威士忌是全球酒類蒐藏市場最大的時尚風潮:香港拍賣商邦瀚斯(Bonhams)去年以港幣 380 萬元賣出一整套逾 50 瓶日本頂級輕井澤威士忌,創下日本烈酒史上最高價拍賣紀錄。

張鼎源:不要再問我多大,你喜歡便好了——無年份標示(NAS)的逆襲

愈來愈多的蒸餾廠商推出無年份標示的高階威士忌,在著重陳年長短的威士忌,著實引起一番討論。因為這不只是新酒款那麼簡單,那是一次少少的營銷及品味革命,從客觀的年歲,跳越至主觀的風味,尤如在追逐年輕青春的世代,一位女性大喊:最要命也最致命的,是你一次邂逅後,從心底愛上。

張鼎源:泥煤天國 Laphroaig

Laphroaig,在香港,本屬小眾喜愛的泥煤威士忌,因為村上春樹,然後加上威士忌風潮,變得更紅。就像數個男生發現了好地方,明明說好緊守秘密,獨佔快樂。但最後也沒有,就在村上筆下,秘密通天,任何特別版、限量版都給搶光,明明不能止渴,卻像沙漠中的河馬遇上法國礦泉水……有一位英國作家曾經說過,醉鬼沒有朋友,只有共犯,人數愈多,愈開心,美好的罪惡快樂。

張鼎源:干邑的進擊回應

正當全球不斷在談威士忌,由麥種、木桶、年份、蒸餾壺,及無年份的新趨勢時,可能是干邑的宣傳太成功,稱霸烈酒市場太久,大家只記得干邑雍容華貴,而忘了干邑一樣講求葡萄的品種、產區、蒸餾設備、木桶陳年。而且香港人如果真要懷殖民地的舊,一定要飲法國出品的干邑!

張鼎源:田野一隅 低地精品 Auchentoshan

Auchentoshan 於蓋爾語的意思是「田野角落」,簡單明瞭描述了酒廠環境。20 世紀期間曾多次易手,現由 Beam Suntory 持有。歷經風浪,但守得雲開見月明,麥芽威士忌風潮一到,仍然堅持低地傳統,採用三次蒸餾的 Auchentoshan 便成為低地的代表作。

陶傑:英國人移民澳洲,咁 BNO 去邊?

這一個叫做 Nick,來自曼城,到雪梨之後,遇上政府舊區重建,他提交計劃,利用一個舊廠房開威士忌釀酒廠,利用澳洲種植的小麥,加一條生產線,做出了幾種層次不同的威士忌。

Nick 說:我將一角蘇格蘭文化,加英格蘭人的開拓精神,在雪梨打出天下,威士忌開始輸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