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20篇|

張鼎源:金,並非全部也是土豪金

農曆新年金紅相雜,喧聲震天,誓要將地球上所有的生靈也吵醒,才得安樂。你可以說這是憤世嫉俗,但機場總是擠滿上飛機到京都的人群,身體最誠實。如果硬要在香港,其實不一定硬食俗套,至少,在顏色上,不一定艷紅耀金,紅可有桃紅,金也有香檳金。自己新年自己過,當然你認為這種一連數天的假期非要經歷聲嘶力竭不可,則無話可說。

平安夜,優雅雖過時但有用

1902 年,藝術家 Emile Galle 為 Perrier-Jouët 香檳瓶身繪上美麗高雅日本銀蓮,就在此刻,Perrier-Jouët 已不再只是一瓶上好的香檳,而是生活中的藝術。香檳產區,名莊林立,能突圍而出,談何容易。不過,這正好說明,酒釀不止於味道,他有著追尋精神美感的優雅特質。

張鼎源:本來無一物的雞尾酒

雞尾酒的精神著重於融合及嬉戲娛樂,聽上去,是不是十分美國呢?他的調混哲學更像是烹調,簡單講,就是不先設限制,甚麼也要溝在一起試一下,禪一點說,雞尾酒的精髓,就在於「本來無一物」。這種精神,結合美國在二戰後的國力,雞尾酒文化征服全世界,因為有人會不喜歡特定酒釀,如葡萄酒或威士忌,但絕對不可能不喜歡隨時隨地能融合當地文化的雞尾酒,而且這賦予雞尾酒產品無限彈性。

喝一口 18 世紀的沉船酒

即使你品酒無數,恐怕也難以匹比以下這個實驗室釀出來的 18 世紀沉船手工啤。1797 年,一艘小商船沉沒於塔斯曼尼亞海岸,寶物沉歸底。在 1990 年代的挖掘期間,搜索隊發現幾瓶倖存的啤酒,直接將之移送到鄰近的維多利亞女皇博物館,束之高閣。然而,文物保存者和化學家 David Thurrowgood 認為即便事過兩個世紀,啤酒中仍有酵母存活,僅作展出實在暴殄天物,於是邀請澳洲葡萄酒研究協會的 Anthony Borneman,一起重釀啤酒:「這極有可能是世界唯一一批工業革命前的釀造酵母。」

日本啤酒能走出世界嗎?

朝日(Asahi)、麒麟(Kirin)、三得利(Suntory)等都是香港人耳熟能詳的日本啤酒品牌,在日本也穩據銷量三甲。但是,有見國內啤酒市場日漸縮減,日本啤酒公司不敢故步自封,打算到外國大展拳腳。不過,雖然他們在國內穩坐江山,到了國外,將會體驗何謂「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日本啤酒的國外擴展計劃,或許不會一帆風順。

張鼎源:泥煤天國 Laphroaig

Laphroaig,在香港,本屬小眾喜愛的泥煤威士忌,因為村上春樹,然後加上威士忌風潮,變得更紅。就像數個男生發現了好地方,明明說好緊守秘密,獨佔快樂。但最後也沒有,就在村上筆下,秘密通天,任何特別版、限量版都給搶光,明明不能止渴,卻像沙漠中的河馬遇上法國礦泉水……有一位英國作家曾經說過,醉鬼沒有朋友,只有共犯,人數愈多,愈開心,美好的罪惡快樂。

看電影,學弄經典 Cocktail

葡萄酒及威士忌,知識故事一大堆,雞尾酒的歷史文化其實也絕不單薄!況且夏天,飲雞尾酒才是常識吧?為了冠冕堂皇地進行一件躲暑偷懶的事,透過五套經典電影,學習五種雞尾酒,傷心有時,慵懶有時,食力有時……最緊要微醺有時。

紅酒、白酒,還有……藍酒?

提起葡萄酒,自然會想起紅酒、白酒或玫瑰紅酒。但來自西班牙的 6 個年輕企業家告訴你,還有藍酒!這瓶看起來有點像漱口水的葡萄酒,就是由他們所成立的公司 Gik 研發出來的。Gik 的創辦人有感於西班牙的葡萄酒業深受傳統侷限,一般人難以接觸葡萄酒文化,因此決定改革行業,創作出為年輕人及非嗜酒者而設的飲品。

張鼎源:干邑的進擊回應

正當全球不斷在談威士忌,由麥種、木桶、年份、蒸餾壺,及無年份的新趨勢時,可能是干邑的宣傳太成功,稱霸烈酒市場太久,大家只記得干邑雍容華貴,而忘了干邑一樣講求葡萄的品種、產區、蒸餾設備、木桶陳年。而且香港人如果真要懷殖民地的舊,一定要飲法國出品的干邑!

夫婦之道:同飲共醉,方能長久

做夫妻,除了要同甘共苦,還要同飲共醉,方能長長久久,白頭到老?美國一項長達 10 年的研究發現,假若老婆閒時愛喝兩杯,她老公的卻滴酒不沾,這些女性對婚姻的滿意度會較低,但如果夫婦二人的習慣一致,同樣愛好杯中物,或彼此對酒都敬而遠之,婚姻關係則較為圓滿。

紅酒城:最清靜主題樂園?

無論是大陸「萬達城」,還是美國「迪士尼」,任它再大再豪再有特色,都離不開一個字:嘈。孩子們的嚎哭吵鬧、亂跑亂撞,難免令人煩躁。想找清靜一點的主題樂園?法國波爾多新開張的 La Cité du vin(紅酒城)適合你,因為它沒有美國隊長或白雪公主,也沒有迴旋木馬或摩天輪,只有一支支兒童禁品、成人恩物:紅酒。

最長的一帶一路:貴、多餘、不現實

張德江出席一帶一路高峰論壇,表示一帶一路「不是私家小路,是攜手的陽光大道」,甚至能夠「維護世界和平」,但世界對此似乎甚有保留。中國斥巨資在東南亞、中亞、東歐一帶興建鐵路,有意「促進建設及全球經濟繁榮、交流」,但分析顯示,海上貿易本已十分發達,加上陸路成本昂貴、風險較大,不少商人棄鐵路取船運,令中國製的鐵路變成一條「孤獨的夢碎大道」。

美國選戰的手工啤酒戰役

香港立法會及特首選舉將到,不論你是想成功選到(立法會),還是好好睇睇地被相中(做特首),現時皆要認真向美國大選偷師,學一兩句當然可以,不過一些細眉細眼,花錢少、功效大的活動,才是學習重點。原來在美國選戰,象徵美國精神的百威啤酒已經過氣。現時,候選人鬥飲本土細廠的手工啤酒,以表示自己支持本地製造,熱愛有人味有人氣的產品。還記得陳茂波的醉駕風波嗎?當年他飲的是德國貨,如果他飲的是本地薑,至少也可以多個「支持本土」的漂亮借口吧?

張鼎源:田野一隅 低地精品 Auchentoshan

Auchentoshan 於蓋爾語的意思是「田野角落」,簡單明瞭描述了酒廠環境。20 世紀期間曾多次易手,現由 Beam Suntory 持有。歷經風浪,但守得雲開見月明,麥芽威士忌風潮一到,仍然堅持低地傳統,採用三次蒸餾的 Auchentoshan 便成為低地的代表作。

張鼎源:微醺,甚或暴醉的人類文明

現在常說第四次工業革命,其實根據日本史學家宮崎正勝的新書「酒杯裡的世界史」原來酒釀本身,已經伴隨著人類走畢五次的文明模式躍進,包括 1. 狩獵及採集、2. 農耕開始與都市出現、3. 歐亞大陸各文明的大交流期、4. 大航海時代及 5. 工業革命至現在。

而因應這五次的文明躍進交流,及生產及經濟規模變革,基本上已造就了我們眾多現時所見的酒款雛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