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29篇|

日本偏鄉威士忌,身價超越法國五大酒莊紅酒

從茅台、高粱到法國五大酒莊紅酒,天價炒過一輪之後,中國的尋酒客現在把眼光放在日本,瞄準的是偏鄉僻壤小店中的陳年威士忌。佳士得前亞洲區名酒部主管 Charles Curtis MW 指出,日本威士忌是全球酒類蒐藏市場最大的時尚風潮:香港拍賣商邦瀚斯(Bonhams)去年以港幣 380 萬元賣出一整套逾 50 瓶日本頂級輕井澤威士忌,創下日本烈酒史上最高價拍賣紀錄。

張鼎源:不要再問我多大,你喜歡便好了——無年份標示(NAS)的逆襲

愈來愈多的蒸餾廠商推出無年份標示的高階威士忌,在著重陳年長短的威士忌,著實引起一番討論。因為這不只是新酒款那麼簡單,那是一次少少的營銷及品味革命,從客觀的年歲,跳越至主觀的風味,尤如在追逐年輕青春的世代,一位女性大喊:最要命也最致命的,是你一次邂逅後,從心底愛上。

牛角尖中的 AA 制與三割九分

牛角小事件中,討論的焦點是一人一半(50%),還是一人全付(100%),其實事件中隱藏了更有趣的數字。兩人曾共賞的酒是「獺祭三割九分」,不是要市儈評說這瓶酒的價錢,而是三割九分(即 39%)這數字,對於出品這瓶酒釀,抱持「不是為了讓人一醉方休,也不是為了銷售量而釀酒,單純追求讓人回味的酒」的信念的旭酒造公司,有著生死攸關的意義。不過,點了這瓶酒釀,不論是男是女,多一點幽默,就應是:「天意早定,就以 39% 及 61% 分帳」,至少不損雙方體面,也對得住酒造人的苦心。

人之水滴之十三瞞徒

終於不用等「葡萄成熟時」,傳統釀酒,陽光不足,葡萄分分鐘未熟,這種情況下,酒很容易就有生澀的味道。不過初創科技公司 Ava Winery 說釀葡萄酒,邊駛用葡萄?你想要咩味,就有咩味,想要邊支就有邊支。日日平飲 Dom Pérignon,真是有可能?不知道「神之水滴」中的兩男主角會如何評論 Ava Winery 的「瞞徒」作品?

張鼎源:容不下敗家仔的意大利葡萄酒

「工作不是勞動,而是人生一部份」,意大利人是抱著這樣的精神過活,由於是人生,當然可以與交友攀談、吃飯聚會的人生部分互相置換,所以你看見意大利人的浪漫即興一面,但由於也是人生,他們視其手中所出盛載著自己的尊嚴,所以意大利的家族公司出品,世界知名。將工作結合人生,是因為在意大利,家族就是公司,公司就是家族,父親也是老闆,母親便是經理,在當中工作,你分得清,計得到,到底自己是員工,還是他們的子女?那是上天給你的人生,而人生目標當然是不負家聲。

張鼎源:金,並非全部也是土豪金

農曆新年金紅相雜,喧聲震天,誓要將地球上所有的生靈也吵醒,才得安樂。你可以說這是憤世嫉俗,但機場總是擠滿上飛機到京都的人群,身體最誠實。如果硬要在香港,其實不一定硬食俗套,至少,在顏色上,不一定艷紅耀金,紅可有桃紅,金也有香檳金。自己新年自己過,當然你認為這種一連數天的假期非要經歷聲嘶力竭不可,則無話可說。

平安夜,優雅雖過時但有用

1902 年,藝術家 Emile Galle 為 Perrier-Jouët 香檳瓶身繪上美麗高雅日本銀蓮,就在此刻,Perrier-Jouët 已不再只是一瓶上好的香檳,而是生活中的藝術。香檳產區,名莊林立,能突圍而出,談何容易。不過,這正好說明,酒釀不止於味道,他有著追尋精神美感的優雅特質。

張鼎源:本來無一物的雞尾酒

雞尾酒的精神著重於融合及嬉戲娛樂,聽上去,是不是十分美國呢?他的調混哲學更像是烹調,簡單講,就是不先設限制,甚麼也要溝在一起試一下,禪一點說,雞尾酒的精髓,就在於「本來無一物」。這種精神,結合美國在二戰後的國力,雞尾酒文化征服全世界,因為有人會不喜歡特定酒釀,如葡萄酒或威士忌,但絕對不可能不喜歡隨時隨地能融合當地文化的雞尾酒,而且這賦予雞尾酒產品無限彈性。

喝一口 18 世紀的沉船酒

即使你品酒無數,恐怕也難以匹比以下這個實驗室釀出來的 18 世紀沉船手工啤。1797 年,一艘小商船沉沒於塔斯曼尼亞海岸,寶物沉歸底。在 1990 年代的挖掘期間,搜索隊發現幾瓶倖存的啤酒,直接將之移送到鄰近的維多利亞女皇博物館,束之高閣。然而,文物保存者和化學家 David Thurrowgood 認為即便事過兩個世紀,啤酒中仍有酵母存活,僅作展出實在暴殄天物,於是邀請澳洲葡萄酒研究協會的 Anthony Borneman,一起重釀啤酒:「這極有可能是世界唯一一批工業革命前的釀造酵母。」

日本啤酒能走出世界嗎?

朝日(Asahi)、麒麟(Kirin)、三得利(Suntory)等都是香港人耳熟能詳的日本啤酒品牌,在日本也穩據銷量三甲。但是,有見國內啤酒市場日漸縮減,日本啤酒公司不敢故步自封,打算到外國大展拳腳。不過,雖然他們在國內穩坐江山,到了國外,將會體驗何謂「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日本啤酒的國外擴展計劃,或許不會一帆風順。

張鼎源:泥煤天國 Laphroaig

Laphroaig,在香港,本屬小眾喜愛的泥煤威士忌,因為村上春樹,然後加上威士忌風潮,變得更紅。就像數個男生發現了好地方,明明說好緊守秘密,獨佔快樂。但最後也沒有,就在村上筆下,秘密通天,任何特別版、限量版都給搶光,明明不能止渴,卻像沙漠中的河馬遇上法國礦泉水……有一位英國作家曾經說過,醉鬼沒有朋友,只有共犯,人數愈多,愈開心,美好的罪惡快樂。

看電影,學弄經典 Cocktail

葡萄酒及威士忌,知識故事一大堆,雞尾酒的歷史文化其實也絕不單薄!況且夏天,飲雞尾酒才是常識吧?為了冠冕堂皇地進行一件躲暑偷懶的事,透過五套經典電影,學習五種雞尾酒,傷心有時,慵懶有時,食力有時……最緊要微醺有時。

紅酒、白酒,還有……藍酒?

提起葡萄酒,自然會想起紅酒、白酒或玫瑰紅酒。但來自西班牙的 6 個年輕企業家告訴你,還有藍酒!這瓶看起來有點像漱口水的葡萄酒,就是由他們所成立的公司 Gik 研發出來的。Gik 的創辦人有感於西班牙的葡萄酒業深受傳統侷限,一般人難以接觸葡萄酒文化,因此決定改革行業,創作出為年輕人及非嗜酒者而設的飲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