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35篇|

愁上加愁:酒過幾巡鬥大風

城市工人的飲酒規矩,與 16 世紀農人飲酒狂歡的規矩頗為相似,不同之處在於工人飲酒規矩涉及金錢,各人輪流做主,請眾同行者飲酒,直到每個人也做過一次主,這場聚會才算完滿。感謝別人請客時,還有特定的手勢以示謝意。拒與敬酒者飲酒是無禮之舉,會損害聲譽。而蒸餾酒比啤酒性烈得多,工人很快就飲醉,決不能如舊時的農人般飲酒狂歡兩三晚。人類學者牟斯曾在部落社會做觀察研究,發現酒館工人種種奇怪的規矩,與美洲部落社會的「贈禮會」相近。各部族中的富人聚首一堂,互送大禮,送禮不是為了取悅其他部族的大人物,而是勢力的鬥爭。

於是香檳有了父

到了 19 世紀中後期,歐洲太平盛世時,香檳汽酒在各大小聚會例如馬場賽事、單車旅行團、划艇聚會等都必然見到,而香檳汽酒的生產商,為求增加銷量,就為香檳汽酒寫故事宣傳,例如:香檳酒是法國人的光榮成就,而這位偉大的「香檳之父」,就是那位本篤會的修士唐培里儂。在 1889 年巴黎世界博覽會,香檳商人製作宣傳小冊子,圖文並茂向眾來賓說「香檳之父」就是唐培里儂。當時這場博覽會聞名全球,這些小冊子也傳到世界各地。過了幾年,香檳汽酒宣傳品的說法就變得更誇張了,說唐培里儂因循「古老傳統」製酒,而「發現」香檳汽酒的製法。酒中有氣,本是法國香檳省釀酒者的大煩惱。但是到了今天,香檳汽酒卻有了「發明者」,報紙也有報道過,這位「偉大人物」的名字,就叫唐培里儂。

Gloria Chung:Facebook Bartender 的世代

「他們在 Facebook 上載調酒、拋瓶的相片和視頻,看起來酷極了,但真正在酒吧工作,又是另一回事。」Antonio 的幾間酒吧 Quinary、Origin 和 VEA 都名氣甚大,一到周末便水泄不通,他說 1 小時要做上百杯雞尾酒,調酒師要有高度的專注力,精準無誤地調出 100 杯味道和質素相同的酒,非常考功夫,「我問來見工的年輕人,為甚麼想當調酒師,他說:『型囉』。」他馬上反個白眼說:「型不能當飯食呀!現在的後生仔,以為在 Facebook 呃到 like 就好叻,其實要製造幾秒鐘的有型有款,多麼容易!」膚淺,不明所以,似乎是大多數人對新一代的看法。

瑞典酒精管制,到別國買醉的酒經濟!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飲琵琶馬上催。知己相聚,開懷暢飲,是不少酒徒的美事。香港一街一隅,便利店與超市無所不在,買酒非難事;可是在北歐多國,欲暢飲之時,卻未必能買得美酒,皆因有嚴格的酒精管制:酒精飲品價值不菲,又或國營商店早已關門休息。國內買酒難,造就另類旅遊經濟 —— 坐船到別國買醉。

張鼎源:不用考慮與肉痛,要開就開吧!

在自由行及大陸經濟的影響下,香港曾集中進口高貨值的布爾岡(Bourgogne)酒釀,投資及豪奢主導市場,這的確讓人賺到錢,但那些天價極品又真是平凡人家在品飲享受嗎?財富增多當然快樂,不過酒釀的美好,該在於開心或傷心時,開一瓶好酒,不用考慮,就開了!正常健康的經濟,應該建立在正常健康的日常。近期,根據官方數據,熱潮似乎退了。所以,只能說發燒一定要看醫生,因為燒腦下,決定總會「與別不同」。

日本偏鄉威士忌,身價超越法國五大酒莊紅酒

從茅台、高粱到法國五大酒莊紅酒,天價炒過一輪之後,中國的尋酒客現在把眼光放在日本,瞄準的是偏鄉僻壤小店中的陳年威士忌。佳士得前亞洲區名酒部主管 Charles Curtis MW 指出,日本威士忌是全球酒類蒐藏市場最大的時尚風潮:香港拍賣商邦瀚斯(Bonhams)去年以港幣 380 萬元賣出一整套逾 50 瓶日本頂級輕井澤威士忌,創下日本烈酒史上最高價拍賣紀錄。

張鼎源:不要再問我多大,你喜歡便好了——無年份標示(NAS)的逆襲

愈來愈多的蒸餾廠商推出無年份標示的高階威士忌,在著重陳年長短的威士忌,著實引起一番討論。因為這不只是新酒款那麼簡單,那是一次少少的營銷及品味革命,從客觀的年歲,跳越至主觀的風味,尤如在追逐年輕青春的世代,一位女性大喊:最要命也最致命的,是你一次邂逅後,從心底愛上。

牛角尖中的 AA 制與三割九分

牛角小事件中,討論的焦點是一人一半(50%),還是一人全付(100%),其實事件中隱藏了更有趣的數字。兩人曾共賞的酒是「獺祭三割九分」,不是要市儈評說這瓶酒的價錢,而是三割九分(即 39%)這數字,對於出品這瓶酒釀,抱持「不是為了讓人一醉方休,也不是為了銷售量而釀酒,單純追求讓人回味的酒」的信念的旭酒造公司,有著生死攸關的意義。不過,點了這瓶酒釀,不論是男是女,多一點幽默,就應是:「天意早定,就以 39% 及 61% 分帳」,至少不損雙方體面,也對得住酒造人的苦心。

人之水滴之十三瞞徒

終於不用等「葡萄成熟時」,傳統釀酒,陽光不足,葡萄分分鐘未熟,這種情況下,酒很容易就有生澀的味道。不過初創科技公司 Ava Winery 說釀葡萄酒,邊駛用葡萄?你想要咩味,就有咩味,想要邊支就有邊支。日日平飲 Dom Pérignon,真是有可能?不知道「神之水滴」中的兩男主角會如何評論 Ava Winery 的「瞞徒」作品?

張鼎源:容不下敗家仔的意大利葡萄酒

「工作不是勞動,而是人生一部份」,意大利人是抱著這樣的精神過活,由於是人生,當然可以與交友攀談、吃飯聚會的人生部分互相置換,所以你看見意大利人的浪漫即興一面,但由於也是人生,他們視其手中所出盛載著自己的尊嚴,所以意大利的家族公司出品,世界知名。將工作結合人生,是因為在意大利,家族就是公司,公司就是家族,父親也是老闆,母親便是經理,在當中工作,你分得清,計得到,到底自己是員工,還是他們的子女?那是上天給你的人生,而人生目標當然是不負家聲。

張鼎源:金,並非全部也是土豪金

農曆新年金紅相雜,喧聲震天,誓要將地球上所有的生靈也吵醒,才得安樂。你可以說這是憤世嫉俗,但機場總是擠滿上飛機到京都的人群,身體最誠實。如果硬要在香港,其實不一定硬食俗套,至少,在顏色上,不一定艷紅耀金,紅可有桃紅,金也有香檳金。自己新年自己過,當然你認為這種一連數天的假期非要經歷聲嘶力竭不可,則無話可說。

平安夜,優雅雖過時但有用

1902 年,藝術家 Emile Galle 為 Perrier-Jouët 香檳瓶身繪上美麗高雅日本銀蓮,就在此刻,Perrier-Jouët 已不再只是一瓶上好的香檳,而是生活中的藝術。香檳產區,名莊林立,能突圍而出,談何容易。不過,這正好說明,酒釀不止於味道,他有著追尋精神美感的優雅特質。

張鼎源:本來無一物的雞尾酒

雞尾酒的精神著重於融合及嬉戲娛樂,聽上去,是不是十分美國呢?他的調混哲學更像是烹調,簡單講,就是不先設限制,甚麼也要溝在一起試一下,禪一點說,雞尾酒的精髓,就在於「本來無一物」。這種精神,結合美國在二戰後的國力,雞尾酒文化征服全世界,因為有人會不喜歡特定酒釀,如葡萄酒或威士忌,但絕對不可能不喜歡隨時隨地能融合當地文化的雞尾酒,而且這賦予雞尾酒產品無限彈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