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

|共155篇|

芬蘭另類教育:玩一場模擬人生,學一課工作苦樂

從童年過渡至成年向來不容易,大人無法三言兩語告訴天真爛漫的小孩子:未來未必是你們想像般美好。我們第一次通過遊戲感受到現實的殘酷,充其量是在「大富翁」被一鋪清袋的時候。但假如是把「模擬人生」的遊戲呈現給小孩呢?芬蘭人以優良教育聞名於外,他們近年就有個別開生面的方法。

斯文「掃地」?日本藍領新制服 —— 西裝

西裝在日本,幾乎是白領工作的指定服。日劇男角們在辦公室裡,皆身穿筆挺西裝出鏡;而現實的日本街頭,亦不乏西裝骨骨的上班族。但在不久將來,日本的藍領人士,或亦會紛紛穿上西裝,如常地剪草、掃地,甚至搬運。東京的 Oasys 公司,正推出一系列適合勞力工作的西裝制服,旨在改變大眾一向對藍領工作的艱苦、骯髒及危險印象。

日本經濟起飛時,基層人民的生存空間(下)

「寄場(寄せ場)」的流動下層勞動者,在日本高度經濟成長期的 6、70 年代中,支撐起整個港口與建築的勞動需求。但基於其與文明進步的社會形象有差距,日本政府將勞動者驅趕至特定區域,報紙媒體亦加強其污名化的過程。結果日本社會一方面無法捨棄「寄場」的勞動力,另一方面又將其從「社會現實」中割捨,導致這些流動下層勞動者的生存空間,一直處於矛盾與受壓迫的狀態中。

賭城大罷工,唯獨你是不可取替?

5 月 22 日,拉斯維加斯大約 25,000 名烹飪和調酒師工會成員參與投票,99% 人贊成在 6 月 1 日發動大罷工。工會成員在 34 個不同賭場度假村工作,聚集了集體談判籌碼,準備為新的 5 年合同討價還價。罷工原因不外乎爭取更高薪酬和福利,但這次罷工他們更是為了尋求更佳的工作保障,尤其是來自機械人的威脅。

這鍵盤佈局,或加快打字速度,但卻從不入主流

Barbara Blackburn 曾是英文打字速度最快的紀錄保持者,她能以每分鐘打 150 字的速度持續 50 分鐘,最高速甚至達到每分鐘 212 字,比常人說話的速度還快。據指在電腦運作緩慢的 90 年代,因 Blackburn 打字太快,叫顯示也追不上,亦令她在保險公司的同事們妒忌。但這位「打字達人」用的鍵盤佈局,並非你我常見的 Qwerty,而是鮮為人知的 Dvorak。

Freelancer:自由地工作,自由地被剝削

自由工作者(Freelancer)可以自行選擇工作,有自由的工作時間,可以自己當自己老闆,這樣如閒雲野鶴般的工作方式,實在令人稱羨。但自由總有所代價,美國自由作家及編輯 Sarah Grey 就以「過來人」身份撰文,對自由工作者的 4 個固有定型作出澄清。

成功之道,兄弟姊妹大不同?

出生次序決定你的命運?兄弟姐妹命運各殊,性格亦南轅北轍,部分可能與出生次序有關 —— 有論者指,長子長女通常是行政總裁、創辦人等領導者,更有可能透過傳統途徑取得成功;排中間的孩子往往結合了兄弟姐妹的特點,重視關係,是工作上的好夥伴;排行最小的孩子習慣於得到注意和尊重,並不怕打破規則,自己去定義何謂成功。

把悉尼分為三分,到底是甚麼玩法?

悉尼作為澳洲最大城市,據 2016 年數字顯示,其人口高達 480 萬,預計四十年後增加至 800 萬人。人口增長的壓力為悉尼帶來不少問題。是以負責土地運用的大悉尼委員會(Greater Sydney Commission)宣佈,將在二十年內把悉尼分為「三個獨立但相連的城市」,以解決居住人口過於集中、房租樓價上升、就業配套不足等各項挑戰。然而,僅將同一地方割成幾份,如何滿足未來發展?關鍵在於發展交通運輸、調整土地利用,以平衡三地人口,避免居住地過於集中。

石 Sir:居英工作篇 —— 守舊的工作文化

誠如上篇所言,石 Sir 在英國工作經驗有限,以下只限本人所見所聞。上篇稍提到本土英國人工作上常見的不足之處:國際視野稍缺,尤其對亞洲文化不熟悉。而我也觀察到另一點,與此相關:英國人工作態度普遍因循守舊。所謂因循守舊,指不少人的工作態度是:以往是怎樣做就怎樣做,幾十年來怎樣就怎樣,不會改變。

辦公室復古運動:讓你更健康快樂?

從摒棄加工、高纖高醣食品的原始人飲食法(Paleo Diet)開始,到赤腳跑步、回歸踎廁、睡硬板床等「復古」風潮,都顯示人們意識到生活的「進化」不代表最好,開始擁抱原始生活習慣。近年,這股復古風吹入職場,以期治癒長工時、高壓、開放式辦公室、久坐不動帶來的職業病。

Moyashi:文科乞食論

日本學制是 4 月開學,年頭是大學入學試的季節,補習社廣告、為考生加油的海報隨處可見。選文科抑或是理科,這個問題相信令不少學生在中學時期煩惱不已。很多人選科的決定都來父母的指示,再不然是用消去法 ——「搞不懂數學,讀文科吧」、「不想看字海,選理科吧」。然而,恐怕其中不少人心裡都壓了一句:「讀文科,等乞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