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

|共88篇|

宇澄:有種人叫群組表演員

正所謂「扮工室」,現今世代手機「扮工」少不了——扮講電話、扮傳短訊、扮同個客 Email、扮做 Research 。自從 Whatsapp 的 Group Message 出現後,更成為一些同事的表演舞台。老闆在群組內寫一句,大量直豎拇指及拍手的圖案,水如泉湧,各式各樣的圖案「叮叮」、「叮叮」不停出現。同事間更需要鬥快,否則被人截足先登,又要想過新的圖案或內容,到時候,後悔也太遲了。

劃出反思時間:4 項重奪人生的建議

俗語云:「天生我材必有用。」可是,當人遇上一波又一波的挫折,從未嘗過成功的滋味,不其然會質疑自己:難道我真的是一無是處?暢銷書 Order Unmistakable: Why Only Is Better Than Best 作者 Srinivas Rao,畢業於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但並不成績突出,其後在不同工作崗位曾遭解雇,人生看似就是在累積爛透了的履歷表。不過,這些 Rao 都克服過來,日前 Rao 在網媒 The Emission 撰文闡釋多項可助你重奪人生的建議。

唐明:倫敦的士司機是怎樣煉成的

如果聽起來還不是太難的話,那是因為我們不知道這方圓六英哩到底涵蓋多少東西。其中地標約 20,000 個,街道約 25,000 條,考生還要記得哪些是單行路,哪些是死胡同,哪裡是迴旋處,而街道上有些甚麼更是鬼見愁,考官甚至會問:一座一呎多高的兩隻老鼠偷芝士的雕塑在哪裡——答案是倫敦橋附近 Philpot 巷一座建築的外牆。

德國工時全球最低,但競爭力仍排名世界第五?

德國每人每年總計工作 1,371 小時,等於一天只上班 7 小時,全年還有多達 130 天的假期,成為全球平均工時最低的國家。那麼德國是如何做到最強競爭力?在德國擔任奈米材料工程師的印度移民 Kulpreet Virdi,對德國式效率深有體會。他發現,德國上班沒人遲到、沒人會在工作時間滑手機聊天,午休超過半小時就不能計入工時,臨時處理私事得把時薪扣還給公司。這在亞洲國家簡直不可思議。

真正快樂職場,不在乎梳化酒吧遊戲機

打工仔固然怕老闆黑面,但做老闆的,又何嘗不想員工每天笑容滿臉,朝氣蓬勃上班?歐美商界每年就投放數十億美元,打造愉快的工作環境。不少企業買來梳化遊戲機,甚至設置酒吧滑梯。然而在美國,仍有七成上班族對工作並不投入,缺乏歸屬感。曼徹斯特大學商學院教授 Cary Cooper 認為,其實老闆們都搞錯了。在員工心中,「歡樂」不等如「快樂」,他們所需要的,遠不只是休閒設施和空間。

職場變色龍:為何工作令我們判若二人

老生常談天生我材必有用,在理想世界的幻想中,必然有種工作完美貼合我們的性格特質如度身訂造。但這種願景實在 too good to be true,現實是沒有完美工作這回事,只有為了遷就工作學做變色龍的打工仔,在上下班之間一人分飾兩角。心理學家稱之為「自由特質行為」。

如何讓職業「經得起未來」考驗?

在可見的未來,即使人工智能還沒有進展到「攻殼機動隊」的局面,但是大量工作即將被取代已經不是危言聳聽。如何「經得起未來」(future-proof),經得起未來自動化浪潮的淘洗,是當今職場上最為熱門的一個話題。英國最大的求職搜索引擎 Adzuna 分析全英國去年約 120 萬個空缺職位,其中約 8.71% 的職位最有可能不到 20 年內就會被取代,最高比例是司機,其次為接待員、會計、勞工和侍應。

樂意工作

“The world is full of willing people; some willing to work, the rest willing to let them.”
– Robert Frost, American poet

世上充滿樂意的人;有的心甘情願工作,其餘的人樂意讓他們工作。
- 佛洛斯特(美國詩人)

【斜號族】Audrey:爭取自主工作節奏

在分享中環舊城歷史的講座上,Audrey 介紹自己時,沒說自己是個電台主持或本地導賞的研究員,而是直截了當地說,自己是個斜號族。五年前從政府部門跳出以後,Audrey 現在一星期七天都會主持電台節目,但她說這不能算是全職去做,主持節目之餘,還有許多時間剩下來,可以接自己喜歡做的工作。「全職的電台同事,點止做呢啲?他們仲有好多非節目的工作要處理……」所以,主持以外,Audrey 還替「活現香港」的本地團做研究資料蒐集,另外在大學教廣播,也會接翻譯的工作。「我會說,現在的斜號族,爭取的是一種對工作節奏的自主權。」

為何華為員工人均薪酬逾 60 萬?

華為以高度研發為主,每個員工都把自己當成老闆一樣在拼命,因為他們的收入不只底薪,還有公司的配股。也就是說,公司愈賺錢,其分紅愈高。「我們不像一般領薪水的打工仔,公司營運好不好,到了年底會非常感同身受」,華為無線網絡產品線營運總裁邱恆說:「你努力的程度直接反映在薪金上。」

華為營收再創新高的秘訣:怕死!

根據中國通訊企業華為剛發表 2016 年度財報顯示,其營收達 5,216 億人民幣(約 5882.7 億港幣)。你能想像這是怎樣的數字?在中國,這相當於兩個聯想、三個騰訊、五個阿里巴巴。在全球五百強中,這超越了 IBM、Ericsson 等百年企業,排名第 75。在產業連年衰退、傳統巨頭如 Motorola、Nokia Siemens 等相繼隕落的狀況下,華為逆勢突圍,連續十年正成長,成為全球通訊第一霸主。

日本即將進入「零加班」新時代?

「一生懸命」、「鞠躬盡瘁」、「顧客是神」,「即使拼盡最後一口氣也要完成所有的使命」,這些傳統日本職場的價值,在一個 24 歲女孩過勞死之後,即將成為過去式。日本消費者對於商品、服務的要求,眾所周知是世界第一嚴苛,過去日本人以此自豪,但現在開始反省:「這樣的要求,真的有必要嗎?」

七職位爭一人 日本人才求過於供

當全球大部分發達國家都為房價過高供不應求的住屋問題所困時,日本大唱空城計,地區空房率年年創新高;不料這個國家連勞動市場也同樣異常,當某國為移民人口和自由貿易削弱本地勞工需求爭吵時,日本企業卻苦於有工無人做,急需外援。繼有教育過剩問題,日本終於也步入勞動力供不應求的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