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

|共65篇|

【短片】機械人登陸美國 接管外賣速遞

機械人(人工智能)取代人類工作,已逐步實現,現時機械人已能做到送外賣、送餐等工作。低技術、甚或是厭惡性工作由機械人取代,理應感到高興,但原先工作的人類可以幹甚麼?如此問題,特別是已發展國家,除了推行「全民基本收入」外,還有沒有其他方式,例如轉型職業的再培訓,還是其他方法協助?

放大假

“Work is a necessary evil to be avoided.”

-Mark Twain, American writer

工作是該避免的必要之惡。

– 馬克·吐溫(美國作家)

今時今日「全民就業」還未夠

受經濟不景年代的高失業率嚇怕,各國政府均以追求「全民就業」(full employment)為目標,現今的經濟術語則稱作「最大就業」(maximum employment),正如美國聯儲局主席耶倫(Janet Yellen) 早前才表示美國經濟正接近「最大就業」。不過,最新一期經政雜誌「經濟學人」便有文章分析全職就業、最大就業到底所謂何事,並指出今時今日僅追求「全民就業」已不足夠。

6 個矽谷人想要戒絕的惡習

2017 差不多過去 1 個月,年頭說好的新年目標你還在堅持嗎?還是已經被你棄如敝屣?畢竟就是最有毅力的人也很難將目標堅持到底。或許可以參考幾位 Google、Twitter 和 LinkedIn 員工分享矢志今年要改掉的惡習——戒絕惡習要比培養新習慣容易吧——趁著還有第二個新年(農曆年),重寫新年目標吧。

終身學習走崎嶇路

最新一期「經濟學人」的專題報告指出,由學院教育到公司訓練的傳統學習模式正在瓦解。數據顯示,只有 16% 的美國人認為他們的 4 年大學教育能讓同學好好預備找到好工,雖然職業教育學院承諾學生能找到第一份工作,但學習專門技能的人比接受通才教育的更早離開職場,經濟學人認為這與專門技工的適應力較低有關。

救世軍:職場致勝之道

守時、守諾、有責任心,師傅生哥成為阿佳的學習榜樣,「從師傅身上學到如何做人,做甚麼都要冷靜,不要驚,不要怯。」他努力改變自己,追求提升做點心的功夫,亦開始主動與同事溝通了。良好的態度得到師傅賞識,他獲公司推薦跟同事代表公司出戰「2016 美食之最大賞」,一舉勇奪「點心:腸粉」組別銀獎,贏取人生第一面獎牌。

無心工作,如何自救?

四天假期過後,緊接三天新年假,再不足一個月,又踏入農曆新年,這種氣氛,的確很難專心工作,勤力向上。但面前滿是死線,要做又不想做,如何可以扚起心肝?(弱弱一問:你明明有時間在電郵郵箱或臉書中,點讀這篇教你扚起心肝的文章,就是不想工作,就知你病情嚴重,快點讀完,快點做啦!)

梁迪倫:這一代人走在文化路上的心情

在香港,如果是 20 至 30 歲的年輕人,思想最常出現的掙扎,往往是夢想與現實的衝突。大家時常想:「在殘酷現實,經濟完全主導的香港,我心該投向何方?」因為在香港,有一些工作是比較容易搵食,大家都覺得是荀工,搵錢容易;但亦有一些工作是「硬野」,大家都勸你放棄,早點轉行,因為搵錢艱難,時常朝不保晚。但這些「硬野」,往往也是最具文化的工作,可能是畫家、音樂人、作家、設計師、電影工作者等等。

誰發明了返工?Google 員工苦水大全

問世間好工難求,理想僱主何處有?若問 Google 大神,它會答是它自己。這間科技巨擎 7 度獲選全球最佳職場,人工高福利多,還能盡顯才華,發展科技改變世界。有工如此,夫復何求?難怪面試再刁鑽,仍然求職者眾。不過「你睇人好,人睇你好」,多名新舊 Googler 就在網上以實名大吐苦水,道出那個夢幻職場之中,不為外人所知的辛酸。

鄭立:創業家是否該回應每封電郵?

作為一個創業家,你愈有名,愈成功,就有愈多人來找你說話的。你可能會收到陌生人的電話,也可能會收到一些第一次嘗試找你的電郵,又或者你的臉書或推特也會有很多人來回應你。請教你創業,訪問你,問你問題,罵你是死要錢的萬惡資本主義企業家,或者當你的電郵是客戶服務罵你的產品服務,或者詛咒你,總之,各式各樣的溝通都會存在。

經濟增長是否值得追求?

GDP 無視生活質素,發展惡果不會計算在內,但普遍經濟學界仍然執著於數字增長,愈高愈好。鄰近地區高舉「發展是硬道理」,已經釀成不少惡果,由環境污染到貧富懸殊,似乎人民福祉並不比統計數字重要。究竟經濟增長是不是一種迷信?

有種關係叫「工作夫婦」

有種關係,叫「工作配偶」。他們是合作無間、心有靈犀的異性同事,不是戀人卻勝似戀人,在工作上互相倚重,關鍵時刻只消一個眼神便能交換千言萬語。讓你納悶的是雙方明明都各有伴侶,甚或已結婚生子,竟也毫不避忌保持距離。他們不是搞外遇,只是在職場找到一個最佳拍檔。

到日本實習失蹤,中國人最多

日本從 1993 年實施「技能實習制度」,以協助發展中國家培育人才為名,讓這些國家的青年赴日工作 3 年,學習技能或技術,至今已有逾 21 萬外國人藉此赴日,主要來自中國。但留日期間失蹤的,也是中國人最多,5 年內就有 1 萬人。大部分人寧願充當黑工,也不肯回鄉生活。是祖國太苦?還是日本太好?

又一 Start-up 剋星:過勞死

Start-up 公司除了要力敵淘寶山寨廠,還有另一殺手。初創公司「春雨醫生」的創辦人張銳,月初死於突發心肌梗塞,年僅 44 歲。雖然此病成因眾多,發言人亦強調,沒證據顯示張銳之死與過勞有關,但發展流動醫療的先驅,竟因急病猝死,既是諷刺,亦是警號 —— 用健康換名利,是否划算?

為甚麼 21 世紀人類還在工作?

1930 年,凱恩斯在 「後代經濟前景」(“Economic Possibility of Our Grandchildren”)一文中預測,21 世紀一周工時只有 15 小時,如何平衡閒暇與資源,未來將成首要社會問題。到 2016 年回顧,似乎與現實相去甚遠。譬如香港已算富裕地區,一年工時卻長達 2,606 小時,平均每周工作 50 小時,冠絕全球,其他富裕國家如英美日韓亦不見得能夠掌握平衡。人類為何不去珍惜餘暇,難道個個熱愛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