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

|共182篇|

正念:讓大腦休息的簡單方法

怎樣才是理想的休息?去一個長旅行?做水療按摩?還是睡一整天覺?整日放空?但更多時是用盡所有自以為可以休息的方法,或根本不忙碌,卻仍覺疲憊不堪。洛杉磯南灣精神醫療診所 TransHope Medical 院長久賀谷亮指出,這是因為大腦疲勞及肉體疲勞在本質上有很大差異,即使肉體得到休息,大腦仍是閒不下來,一直消耗身體力量。要對症下藥,他認為正念冥想就是訓練之法。

不要問工作意義,應問該如何工作

但顯然,明瞭工作的意義,並不會減輕工作造成的壓力,以及僱員對公司的不滿,這也造成了西方現代社會的終極難題之一:無論從事何等高尚或有意義的工作,為何仍然不快樂?公司總裁對於「工作的意義」,常常說得頭頭是道,確實能自創一套有說服力的理念,但這一切,對於前線員工所感到的壓力和疲累,完全於事無補。

Moyashi:社畜寄生獸

生病了本應該休息,何況流感嚴重起來可致命,傳染力亦高,為人為己也應該請假休息、甚至入院隔離。於是,看畢這宗新聞,我們不能不問一個問題:那名染上流感的 OL 為甚麼還要上班?合理思考下,患流感發高燒,即使回到公司也無法工作,就算工作也不可能有效率。到頭來,工作做不好,感冒還變嚴重了。

Slow Morning 才是 Good Morning

香港早晨總是急急趕趕,但早上如果能夠放慢腳步,享受一陣子的慢節奏,整天都會輕鬆不少。「華爾街日報」記者就訪問了享受緩慢早晨的人,他們表示,在時刻與外界緊密接觸的世界中,這是一種管理壓力、控制焦慮的方法,為全日的工作效率、平靜及專注奠下基礎。

【Soul Monday】每個早晨,都是「重生」的時機

上班總是望放假,但沒有朝九晚八的生活「鞭策」,反而頹廢墮落,然後胖了殘了,始覺追悔莫及。美國領袖培訓公司 VitalSmarts 的最新調查就顯示,26% 受訪者表示 5 大壓力來源之首,是要令自己在長假保持健康、多做運動和避免喝醉,另有 20% 的人表示在長假期間更覺疲累和暴躁。放縱後想重返正途,應從何處著手才對?其實每一個早晨,都是你「重生」的時機。

向中世紀隱修士學習生活管理

究竟工作是賦予我們生命意義,還是掏空一切意義?美國神學家 Jonathan Malesic 指出,中世紀隱修士對此有獨到看法。他們相信工作屬於修行的一部分,但絕非修行的全部,他們的時間管理模式,類似今日所提倡的 Work–life balance;修道院即使採用新科技,也不是為了提高生產力,反而是用來節省勞動時間,以便修士充實精神生活。

在團隊中獲得安全感,工作表現也更佳

工作佔生活大部分時間,如果整天都戰戰兢兢、如履薄冰,身心俱疲之餘,又不能發揮所長。這不只是打工仔的「無病呻吟」,已有研究表明,工作團隊如果令員工擁有「心理安全感(psychological safety)」,成員可以用自己習慣的方式工作,提出意見或批評而沒有後顧之憂,就可以表現更好、更有效地解決問題。

日本一代育兒男

不少人對日本家庭的印象是丈夫在外工作,每月把掙得薪金都交予妻子,由身為全職家庭主婦的妻子決定丈夫的零用錢。劍橋大學研究員 Hannah Vassallo 在其新作 Cool Japanese Men 中,形容:「全心投入工作,是男子氣概的典範。」但近年來,這種男主外、女主內的家庭分工正漸漸變化。Vassallo 訪問的日本爸爸,正樹立育兒男士的先例,用更多時間照顧孩子。

應徵「客戶服務忍者」:何以要為職位另立新頭銜?

找工作時,不難發現高級職位較以往多,更有不少新職位湧現,但不免為「新瓶舊酒」,像肉檔檔販現稱肉類分割技術員,代客泊車現稱座駕管理專員,在美國出現更為另類職位頭銜,如「客戶服務忍者」、「銷售搖滾明星」,工作範圍與一般客戶服務員及銷售人員無異,那何以要從新為職位改名?

【親情的負擔】帶著父母上班日

養兒 100 歲,長憂 99.9,美國有公司能深深體會這種心情,讓父母有機會參與子女的職場生活,了解子女上班後,一整天究竟在做甚麼,恍如在子女孩提時參與其學校中的大小事一樣。但畢竟昔日的孩子已長大,對於爸媽在辦公室中蹓躂,甚至做出各種本著好心,實質卻令人尷尬的脫序行為,不少員工都覺得困擾非常,但正面去想,這可能也是父母藉此了解子女工作的好機會。

想成功?先睡足八小時!

長久以來,睡眠被所謂的菁英族群認為是「懶惰」、「孱弱」、「無能」的行為。不少人以歷史上的強人如亞歷山大、拿破崙等一天僅睡三到四小時為成功者的典範,而一天睡超過八小時的人常常被嘲笑為某種動物。事實上:少睡不會讓你更有競爭力。在競爭激烈的現代社會,睡眠的質量,反倒成為你能否成功的關鍵。而放大來看,甚至影響到一國的經濟成長。

完美主義者為何愈來愈多?

完美主義往往都讓人又愛又恨,它有時代表了積極奮鬥的決心,但同樣地,它從來都是一個人性的弱點。走向極端的完美主義者,不但無法擺脫抑鬱和焦慮,更是一個讓人遠離成功,走向毀滅的漩渦。儘管世界愈來愈不完美,但社會上的完美主義者,人數卻逐年上升。巴斯大學 Thomas Curran 和約克聖約翰大學 Andrew Hill 兩位博士生於今年初聯合發表的一項研究報告認為,今日在英國、加拿大和美國三地的大學生,比起 90 年代抱有更強烈的完美主義心態。

用完即棄的地方經濟犧牲者

為增加勞動人口,日本政府 1993 年開展「外國人技能實習生」的制度,美其名讓外國人學習日本的產業技術,同時彌補不足的勞動力。實情是從中國與東南亞招來廉價勞工,在不景氣的現在,以日本人不可能接受的條件,使其代替農業生產等體力勞動者。除了利用外國人實習生,另外一個方法是向外部創業者招手,發展新產業。

Moyashi:快閃飲杯

看過最過分的是某連鎖餐廳的「30 分鐘酒水放題套餐」,網上文章推薦食法是:屁股碰到椅子之前先點一杯生啤,然後一口乾掉,接下來的 29 分鐘還可以吞下兩至三杯,最後才慢慢吃套餐的食物。原則上就是用盡 30 分鐘的時間,喝下最多的酒精。酒好不好喝?Who cares?「快閃飲杯」講究的只是在短時間內,以便宜的價錢,喝下最多的酒水,與香港人食自助餐的哲學有異曲同工之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