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

|共148篇|

日本經濟起飛時,基層人民的生存空間(下)

「寄場(寄せ場)」的流動下層勞動者,在日本高度經濟成長期的 6、70 年代中,支撐起整個港口與建築的勞動需求。但基於其與文明進步的社會形象有差距,日本政府將勞動者驅趕至特定區域,報紙媒體亦加強其污名化的過程。結果日本社會一方面無法捨棄「寄場」的勞動力,另一方面又將其從「社會現實」中割捨,導致這些流動下層勞動者的生存空間,一直處於矛盾與受壓迫的狀態中。

賭城大罷工,唯獨你是不可取替?

5 月 22 日,拉斯維加斯大約 25,000 名烹飪和調酒師工會成員參與投票,99% 人贊成在 6 月 1 日發動大罷工。工會成員在 34 個不同賭場度假村工作,聚集了集體談判籌碼,準備為新的 5 年合同討價還價。罷工原因不外乎爭取更高薪酬和福利,但這次罷工他們更是為了尋求更佳的工作保障,尤其是來自機械人的威脅。

這鍵盤佈局,或加快打字速度,但卻從不入主流

Barbara Blackburn 曾是英文打字速度最快的紀錄保持者,她能以每分鐘打 150 字的速度持續 50 分鐘,最高速甚至達到每分鐘 212 字,比常人說話的速度還快。據指在電腦運作緩慢的 90 年代,因 Blackburn 打字太快,叫顯示也追不上,亦令她在保險公司的同事們妒忌。但這位「打字達人」用的鍵盤佈局,並非你我常見的 Qwerty,而是鮮為人知的 Dvorak。

Freelancer:自由地工作,自由地被剝削

自由工作者(Freelancer)可以自行選擇工作,有自由的工作時間,可以自己當自己老闆,這樣如閒雲野鶴般的工作方式,實在令人稱羨。但自由總有所代價,美國自由作家及編輯 Sarah Grey 就以「過來人」身份撰文,對自由工作者的 4 個固有定型作出澄清。

成功之道,兄弟姊妹大不同?

出生次序決定你的命運?兄弟姐妹命運各殊,性格亦南轅北轍,部分可能與出生次序有關 —— 有論者指,長子長女通常是行政總裁、創辦人等領導者,更有可能透過傳統途徑取得成功;排中間的孩子往往結合了兄弟姐妹的特點,重視關係,是工作上的好夥伴;排行最小的孩子習慣於得到注意和尊重,並不怕打破規則,自己去定義何謂成功。

把悉尼分為三分,到底是甚麼玩法?

悉尼作為澳洲最大城市,據 2016 年數字顯示,其人口高達 480 萬,預計四十年後增加至 800 萬人。人口增長的壓力為悉尼帶來不少問題。是以負責土地運用的大悉尼委員會(Greater Sydney Commission)宣佈,將在二十年內把悉尼分為「三個獨立但相連的城市」,以解決居住人口過於集中、房租樓價上升、就業配套不足等各項挑戰。然而,僅將同一地方割成幾份,如何滿足未來發展?關鍵在於發展交通運輸、調整土地利用,以平衡三地人口,避免居住地過於集中。

石 Sir:居英工作篇 —— 守舊的工作文化

誠如上篇所言,石 Sir 在英國工作經驗有限,以下只限本人所見所聞。上篇稍提到本土英國人工作上常見的不足之處:國際視野稍缺,尤其對亞洲文化不熟悉。而我也觀察到另一點,與此相關:英國人工作態度普遍因循守舊。所謂因循守舊,指不少人的工作態度是:以往是怎樣做就怎樣做,幾十年來怎樣就怎樣,不會改變。

辦公室復古運動:讓你更健康快樂?

從摒棄加工、高纖高醣食品的原始人飲食法(Paleo Diet)開始,到赤腳跑步、回歸踎廁、睡硬板床等「復古」風潮,都顯示人們意識到生活的「進化」不代表最好,開始擁抱原始生活習慣。近年,這股復古風吹入職場,以期治癒長工時、高壓、開放式辦公室、久坐不動帶來的職業病。

Moyashi:文科乞食論

日本學制是 4 月開學,年頭是大學入學試的季節,補習社廣告、為考生加油的海報隨處可見。選文科抑或是理科,這個問題相信令不少學生在中學時期煩惱不已。很多人選科的決定都來父母的指示,再不然是用消去法 ——「搞不懂數學,讀文科吧」、「不想看字海,選理科吧」。然而,恐怕其中不少人心裡都壓了一句:「讀文科,等乞食」。

從微軟招聘準則,看看求職者常犯錯誤

自微軟行政總裁 Satya Nadella 上任後,要求員工應有「無所不學」(learn-it-all)的好奇心,強調專業知識以外,亦要兼備各種非技術技能,並重視他們的情緒智商,所以在招攬人手的取向上,也有所改變。究竟這間每年收到 200 萬份求職申請的頂級電腦科技公司,會考慮些甚麼呢?負責微軟全球招聘的 Chuck Edward 提供了幾個小貼士,讓應徵者見工時更得心應手,同時鼓勵他們裝備自己。

上司不讚賞 員工壓力大易患病

打工莫望報,也許老闆覺得員工有受薪,所以員工完成工作,不用說「Thank you」,做得好也不會說「Well done」。但作為打工仔,投入工作,卻沒有聽到上司半句鼓勵說話,長遠而言對身體是個負擔。這不只是打工仔的怨言,而是有實驗證明員工在辛勤工作後,得不到回報,所受壓力遠超於工作量大所帶來的,更會影響健康。

熬夜以後:如何提神才能醒神?

打機追劇也好,加班趕工也好,整夜沒睡的日子,你我都曾經歷過。年青時通宵一晚,翌日且能捱過去。到了二字尾三字頭,卻是人未老心已老,24 小時沒休息,跟尋死沒分別。偏偏天光以後,還要上班開會做 present。如何提神方能醒神,讓頹喪的自己似個活人,(勉強)維持正常運作?多名專家教你以下 6 招,讓你捱過睡意濃濃的一天。

選擇錯誤和困難,關鍵在專注力?

厭倦思考時,很容易在工作上做錯決定。在 2017 年個人分析服務平台一項超過 2.25 億小時的工作時間數據分析中,發現普遍用戶每天在工作期間,切換工作超過 300 次。想法切換不僅會影響我們的專注,而且每一次轉換都會稍微影響我們的意志力。 最終,我們會遇上所謂的「決策疲勞」,做出奇差的決定。為免出現這些問題,就要思考導致決策疲勞的因素,並用方法保護注意力和意志力。

日本讚美達人:讓世道變好的「讚美力」

受少子化和年輕不開車的風氣影響,日本連駕駛學校也不景氣,唯獨三重縣一間駕駛學校自從 5 年前改變「教學方針」,學生數目逆市上升不止,而且畢業生出車禍的機率減半,因而受一流企業和學校注目,欲效法之。最近學校代表著書傳授秘訣,談的成功之法不是好車好師資之類,而是獨沽一味 —— 盛讚學生。

雙糧到手,如何辭職才好?

年假放完,雙糧到手,若想轉工,還待何時?然而人在江湖,有時候真的身不由己。每次想向上司辭職,不是對方說有新 project,沒有你不行,就是同事已先你一步揮手說再見。眼見公司人少事忙,實在難以開口「告辭」。如何拿捏適當時機?「紐約時報」特約編輯 Andrew Ross Sorkin 的貼士是 :「關於辭職這件事,你得要自私。」

試行 4 天工作週,公司有何好處?

在 UBS 瑞銀集團 2016 年報告中,香港人工時為全球最長,平均每人每星期工作超過 50 小時,比全球平均工時多 38%,無間做到嘔。而希望遠在彼方,紐西蘭信託公司 Perpetual Guardian 表示他們正在公司試驗一種令人羨慕的工作週期:4 天工作,得到 5 天人工,為員工提供終極「work-life balance」,工時減少之餘,生活仍有保障,有閒暇參與家庭生活,該公司更會成為當地第一個開始創建「適合 21 世紀目標的工作場所」的重要企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