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動人口

|共17篇|

用完即棄的地方經濟犧牲者

為增加勞動人口,日本政府 1993 年開展「外國人技能實習生」的制度,美其名讓外國人學習日本的產業技術,同時彌補不足的勞動力。實情是從中國與東南亞招來廉價勞工,在不景氣的現在,以日本人不可能接受的條件,使其代替農業生產等體力勞動者。除了利用外國人實習生,另外一個方法是向外部創業者招手,發展新產業。

生不生子都是錯,日本女性的職場兩難

東京醫科大學近日被揭發自 2011 年,下調女性考生成績約 10%,導致不足三成的女學生能夠考上。校方的理由是,女性一旦結婚並生兒育女,更難應付醫院緊急的輪班制度,因而造成醫生人手短缺。但諷刺的是,就在較早之前,自民黨議員杉田水脈投稿週刊,批評 LGBT 性小眾族群不會生育,欠缺生產力,引起牽連大波。生又錯不生又錯,日本女性何以兩邊不是人?

後移民時代:白人才是美國的「少數民族」?

過去約 4 分 1 世紀,白人喪失美國的主流地位。2015 年,人口統計學家指加州的拉丁人口已超白人,美國人口普查局亦指,白人嬰兒不再佔大多數。到了去年,所有少數種裔的人口增長都快於白人。像 Heaven Engle 留在家鄉的工廠上班,卻因同事幾乎全是說西班牙語的拉丁美洲人,反令她自覺是「少數族裔」,跟旁人語言不通,格格不入。

脫歐之後,無生果吃?

兩位英國前內閣成員,因脫歐立場與首相不同而辭職,引起官場震盪。加上脫歐談判仍未取得進展,不僅為政者對前景未有清晰路向,英國人民對未來似乎亦顯憂心。其中,英國農夫們便擔心,脫歐之後,偌大的果園將無人打理。因為英國農業相當依靠其他成員國的「自由流動」勞力,到英國為他們工作。假如脫歐之後,允許人口自由流動的政策結束,明年春季,誰來採摘農作物便成為一大難題。

少子化及高齡化的日本,如何解決勞動力難題?

日本的少子化和高齡化愈趨嚴峻,約 1.27 億的全國人口持續減少。本土年輕勞動力驟減,迫使日本政府開始輸入更多外勞,應付多個行業的人手需求。以日本最大的連鎖便利店 7-11 為例,現時就約有 7% 員工是外國人。不過,這些外籍人士離鄉別井,來到一個從文化到語言都很陌生的國家,怎讓他們適應及融入社會,成為僱主乃至當局必需解決的難題。

斯文「掃地」?日本藍領新制服 —— 西裝

西裝在日本,幾乎是白領工作的指定服。日劇男角們在辦公室裡,皆身穿筆挺西裝出鏡;而現實的日本街頭,亦不乏西裝骨骨的上班族。但在不久將來,日本的藍領人士,或亦會紛紛穿上西裝,如常地剪草、掃地,甚至搬運。東京的 Oasys 公司,正推出一系列適合勞力工作的西裝制服,旨在改變大眾一向對藍領工作的艱苦、骯髒及危險印象。

終身就業社會:日本的銀髮打工族

老人家都在家裡蹲?這種概念在日本早就落伍了。現時,65 歲以上的長者當中,平均每 5 位就有 1 位還在工作,比例是德國的 4 倍。他們的工作類型相當廣泛,從零售、製造到護理也有。漸多企業亦以高齡人士為招聘對象,部分甚至明言「60 歲以上、無相關經驗亦可」。「朝日新聞」旗下網媒 AERA dot. 近日撰文探討,當地如何邁向「終生就業社會」。

百年速遞老字號危機,揭示日本深層問題

「在鮮黃色的背景上,大黑貓叼著小貓後頸」,這叫人印象深刻的圖案,是日本百年送遞老字號「雅瑪多運輸」的商標,象徵公司對顧客的包裹視如己出。可是,正因為著重「顧客」和「服務」的定位,雅瑪多近年遇上營運難關,從其難關中更可看出日本社經問題。

經濟愈向上,愈多印度女性放棄工作

印度近年有個怪現象:國家經濟穩步上揚之際,放棄工作的婦女卻愈來愈多。2013 年國際勞工組織的排名顯示,印度的女性勞動比率,在 131 國中排名 121,在全球敬陪末席。世界銀行組織對此深表關注,並由研究人員利用人口統計,以及國家抽樣調查收集的數據,嘗試分析現象的起因。在研究報告中,多名作者強調:「這是令人關注的重大問題。當印度推動經濟增長及促進發展,有必要確保勞動工能充分包容婦女。」

中國有幾多人?

「你讓 13 億人民不高興!」這句話不止有求證難題,可能還有資料錯誤。據旅美人口學家易富賢分析,中國近 20 多年來大幅高估出生率,按其估算,中國截止去年底共有 12.9 億人口,印度以 13.3 億國民取而代之成為第一人口大國。而受一孩政策所累,中國社會邁入高齡化的速度冠絕近代史上所有地區,預計當 2050 年退休潮來臨,勞動力劇減之下,中國將陷入「未富先老」的衰退命運。

東德人口減,難民還是解救出路?

據德國聯邦統計局調查及聯合國統計,2015 年德國人口為 8,200 萬人,至 2050 年人口將下降至 7,450 萬人,屆時每 5 人之中,便有 2 人為超過 60 歲的長者。德國自 70 年代起,死亡率已高於出生率,即人口持續減少。近 20 年來,德國出生率遠低於法國和英國,而與日本相若。但德國本身卻不是一個搓勻的麵糰,不同地區的經濟和人口情況可謂南轅北轍。

社會不公的弔詭

全球貧富不均日益加劇,相信無人否認--然而,有關社會不公的議題仍不乏爭議,由定義、國情、影響、性質到程度均複雜難解,例如貧富差距多大才叫懸殊、如何介定過渡抑或持續性質、不平等的負面影響幅度、對社會心理的形塑等等,置於全球語境之下,比較更形弔詭。社會不平等固然是真實議題,但其弔詭一面不可不察。

輸入中國勞工 肯雅魔鬼交易?

中國的建設項目模型曾在中國造成大型環境污染,並因空氣污染引致過百萬宗死亡個案。中國大部分地區已禁止興建燃煤發電廠,不少中國公司轉而尋找非洲的客戶。當中 Amu Power 將會興建的 Lamu 燃煤發電廠,除了為肯雅帶來相當於現時全國 45% 的電量,還對環境構成多大程度上的改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