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

|共11篇|

Selfie 世代下,貼紙相機如何掙扎求存

香港的 8、90 後,學生時代拍了不少貼紙相,超白大眼美顏…… 算是最早期的 PS 照。後來人大了,科技發達了。你不再跟人擠進箱內影相,年紀小的更有 iPhone 隨時自拍。貼紙相機跟電話亭一樣,漸被時日淘汰。如今大型貼紙相機製造商 Make Software(メイクソフトウェア)宣佈破產。其他同業又是如何掙扎求存?

紅眼:「鄰座的怪同學」—— 同學不怪,只缺少了青春一課

常說世代之間有代溝,事實證明,公式化的青春愛情物語,始終是世代相傳的。「鄰座的怪同學」故事溫馨愉快,窮家少女水谷雫發憤向學,遇上從來不想上學的男主角吉田春,原來對方家世顯赫,而且是個天賦異稟的天才學霸。「貴族少年」被「土氣妹」的率直打動,情愫互生,想來每個時代都有這麼一個白璧無瑕的校園神話,如史詩一樣流傳下去。

怎樣才叫「青春」?

青春期少年從何時起化成社會身份呢?有學者認為這種新身份,源自 50 年代沙靈格小說名作「麥田捕手」。小說主角是少年,他與書中的同輩人,就是日後現代社會青春期少年的典範。例如有一人名叫 Ward Stradlater,這個人是怎樣的人呢?主角如此說:「他從來不擦乾淨刮鬍刀。打扮完畢之後,外貌看起來是挺帥氣的,但是你如果像我一樣熟悉他的為人,就知道這個人在私底下就是邋遢鬼。整理儀容,打扮自己外貌,只因為他是自戀狂。他認為自己就是全西半球上最俊美的人。」

【讀者投稿】「以青春的名義」—— 難得一見香港製造青春片

老實講,2017 年的香港電影多少令我有些失望。彭浩翔的「春嬌救志明」完成了這部港男港女三部曲的交代,作為全年票房最好的港產片實至名歸。只是在靈氣上比不上前兩部,實在可惜。舞台劇出身的彭秀慧其首部執導作品「29 + 1」讓人認識到鄭欣宜的演技,但電影本身缺乏亮點。澳門電影「骨妹」的誠意十足,不過梁詠琪讀台詞能力尚有大量改進的空間。就在這香港回歸 20 周年快結束之時,一部「以青春的名義」的出現才讓我重拾對香港電影的希望。

藝評:「青春的角落」—— 對「青春」的苦澀回眸

劇本以「Corner」解散的經過作為線索,描繪「青春」的脆弱易逝,帶出青年難以堅持理想、尋求愛情的挫敗與無力之感,有關內容頗能喚起觀眾共鳴。況晴(黎瑩影飾)請求加入「Corner」之時,組織與學校協議的免費租約即將屆滿,而各成員也將畢業,他們必須決定是否讓「Corner」繼續運行。編劇借「Corner」持續與否的爭論,展現各成員在理念上的衝突與矛盾,亦借各成員之間的愛情關係,寫出青春時的愛情因現實情況而無法萌芽,各人的感情與友誼隨著「Corner」解散而無疾而終。文本中對青春逝去的深切懷念與追憶,加上導演配合得宜的舞台調度,令不同背景的觀眾仍能透過演出,找到那個只屬於自己的心靈角落,重溫或是繼續經歷那終將逝去的美好時光。

當人瑞不再稀罕,長生不老將不再是神話?

長生不老,向來被當成是一種不切實際的神話,但對Google來說,這是他們繼搜尋技術之後,下一個要替人類突破的科技革命。領導 Google 人工智能團隊的工程師 Ray Kurzweil,在與其醫生 Terry Grossman 的合著書 Transcend: Nine Steps to Living Well Forever 中指出, 通往百歲之道有三座關鍵橋樑:第一,是遵守最理想的醫療建議。讓自己活到得以享受第二座橋樑的好處,也就是生物科技帶來的醫療革命。接下來第三座橋樑則是:隨著納米技術不斷進步,人工智能與機械人將有辦法以分子的大小,重新修補老化的身體。根據 Google 的預測,當第三座橋樑的技術趨於成熟時,人類壽命的自然極限,將是目前最高的預測再乘以 10 的次方。

方俊傑:「去吧!啦啦兵團」———人際關係比一切才華重要

日本仍然定時定候推出同類型的青春校園熱血勵志電影,仍然可以看得觀眾熱淚盈眶,不得不佩服。最新一套叫「去吧!啦啦兵團」,今次改編真人真事,但更加具備戲劇性。

最新一套叫「去吧!啦啦兵團」,今次改編真人真事,但更加具備戲劇性。在日本,打棒球的,打到去甲子園就算是登上頂峰。這齣電影,主角卻是一班高中生啦啦隊,目標更加遠大,用三年時間,從位於鄉村地方的福井,由一隊烏合之眾,被訓練成為全球冠軍,連啦啦隊殿堂的美國隊都被擊敗。如果不是真有其事,或者,我會嗌一句:有冇搞錯呀,就似你話我知有非洲運動員打敗中國乒乓球隊一樣。不是憑空創作的話,只能輕嘆一句:真係吹佢唔脹。

江皓昕 :「何者」(下)——不是社會的錯,只是參與社會的你的錯

「何者」的特別之處在於它不是一個單純的校內故事,也不是鏡頭一轉角色們已經長大成人,在社會各處努力打拼。故事著眼的正是校內和校外之間的過渡期,每一個人開始意識到要面對社會,做好覺悟的那一瞬間。

江皓昕:「何者」(上)——請用一分鐘時間介紹自己

「接下來,請用一分鐘時間介紹自己。」這是求職面試裡常見的話,準備良佳的人這時會開始連珠炮發,像 Twitter 或微博般只能用 140 字卻要局限極大化地去推銷自己,把平平無奇,沒甚麼了不起的自己說成一副很厲害的樣子——然而一個活生生的人,又怎麼能用一分鐘去說完呢?

為何總是希望「想當年」?

不論你曾在中學時代經歷過甚麼:逼使你力爭上游的學校階梯、明裡暗裡對你排擠欺凌的偽朋友、無疾而終的 puppy love、高呼過 BFF 的姊妹淘、應試前的挑燈夜讀,無論好壞,青春的記憶都永不褪色直到永遠。如此浪漫,原來根據心理學,都是人類進化過程中的必然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