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屍

|共9篇|

鄭立:軸心同盟戰殭屍 —— 如果第二次世界大戰出現殭屍會點?

「軸心與同盟」系列,每次出新版都是把規則重做,地圖重畫,所以三十幾年來每個版本都有很大的不同。終於玩到有傻佬提出,不如就加入殭屍吧。結果就有了這個新作,那就是「軸心與同盟與殭屍(Axis & Allies & Zombies)」。殭屍聽起來很像一個單純的噱頭,但據測試者所言,殭屍的加入大幅改變了「軸心與同盟」的戰略。

鄭立:亡命之途 —— 你試過走難未?

香港的近代史,起源自國共內戰,大量難民為了逃避共產黨的統治,而走難來一個南方小島,再加上後來各種中國的政治運動和文革,使香港大部分人口都是源自難民,「走難」一詞就變成了香港的共同記憶。雖然我們這些世代的人已定居下來,土生土長,多數都沒經歷過走難,可是我們卻總會在長輩口中聽過相關的形容。幸運的是,現在你也能夠在扑驚當中體會走難的感受了。「亡命之途(Hit Z Road)」就是一個以走難為主題的遊戲。

【不是電視劇】喪屍螞蟻出沒注意

喪屍電影中人類受感染後,就會喪失自己的意志,不由自主地活動,這不是想像,生物界中早有此例。新研究揭示了喪屍螞蟻——熱帶地區木匠螞蟻(carpenter ants)接收真菌的命令而行動,但不是遭其入侵腦部。真菌入侵螞蟻的身體,迫使牠爬去吞食植物,直到受感染的螞蟻後會走到溫度和濕度適合於真菌生長的森林地帶,然後用下顎貼在葉子或是樹枝下面的一個主要靜脈上,並留在那裡直到死亡。最後有毒的孢子從死去的螞蟻的頭上冒出來,並漂到地面, 以傳染更多毫無防備的「喪屍蟻」。

方俊傑:「創世魔劫」——人類不比喪屍值得存在

喪屍片大熱,陸續有來。粗疏地分類,一類像「生化危機」(Resident Evil),英雄打怪獸,賣點是官能刺激。你當班喪屍是恐龍是金剛是外星人,也可以。另一類像「屍殺列車」,靈感可能來自 The Walking Dead,講人類面對絕境時的人性顯現,賣煽情。第三類,似這齣英國片「創世魔劫」(The Girl with All the Gifts),講整個人類文明應該如何自處。接受不到聽道理的,可能會嫌悶嫌平淡;喜歡思考一下的,大概會欣賞電影提供另一種視點。評價兩極,很正常。

鄭立:Mall of Horror——從藍屍手上守住佔領區!

這遊戲是這樣的,有一天,大概是因為佔領甚麼正式啟動,或者是出現帶點藍色的喪屍 (以下簡稱藍屍)的關係,整個社會陷入大規模混亂當中。到處都出現滋擾玩者的藍屍。但玩者們也成立了佔領區,死守市區的大路中心,在各前線用雜物,路障,竹枝之類架起了防禦,就是為了抵擋來犯的喪屍,避免自己的同伴被藍屍們拘捕。你可以當成喪屍遊戲看也可以,當成街頭抗爭遊戲看也可以,反正看你哪個比較有共鳴就用哪個。

全球化如喪屍?

韓國電影「屍殺列車」於今年康城影展「午夜展映」單元首映,好評如潮;而熱播美劇 The Walking Dead 亦即將在 10 月進入第 7 季,喪屍熱潮至今仍歷久不衰。當代喪屍的形象來自於 1968 年由電影「活死人之夜」開始,除了生死存亡下的刺激感、道德淪喪的世界設定,究竟喪屍末日背後又有甚麼意義?

喪屍的五種喪法

不知不覺,美劇 「The Walking Dead 」已播到第六季,再掀喪屍熱。我們對喪屍的想像,大概都是血肉模糊,無意識的隨便咬人的嘔心怪物。但是,其實喪屍也有很多種「喪法」。在多年的喪屍電影中,喪屍略可分作五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