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趨勢

|共1090篇|

老品牌轉用 AI、AR 玩美妝,能改變形象?

根據「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報道,Estée Lauder 集團的年輕化之路,起自於 2014 年底的「參訪日」。當天,所有人離開辦公室,一同去參觀蘋果等各項新形態體驗店與 Pop-Up Store,實地感受一個受年輕族群深愛的品牌,能夠傳遞出甚麼樣的穿透力與渲染力。幾個月後,一場顛覆性的逆向改革工程在 Estée Lauder 內部啟動。

72 歲老婆婆 Estée Lauder 的併購回春術

作為一家以抗老、除皺產品聞名的美妝保養品集團,Estée Lauder (雅詩蘭黛)目標客群為四十歲以上熟齡人士,Estée Lauder、Clinique 兩大主力品牌,曾經幫整家集團貢獻了超過五成的營業額,寫下美妝保養品史上亮麗的一頁。但如同女人的容顏,歲月在品牌上終究留下了皺紋。為了挽救品牌老化的危機,Estée Lauder 集團迫切的想要年輕化。答案就跟所有的女人一樣:花大錢買好東西!

忘我的駕駛態度,不是只有司機一人

在九巴意外,涉及危險駕駛的,理應不只司機。一家巨型專利交通運輸公司,就如一輛載滿乘客的雙層大巴,無止盡衝成本下限的紅燈,其實也屬危險駕駛。九巴 2015 年及 2016 年均錄得巨額盈餘,當然可喜可賀,但如果從整個都市的安危考量,則未必是好事。

手工啤過氣?無酒精才是啤酒業新貴

無酒精啤酒雖仍是個小市場,發展潛力卻不容忽視。因為愈來愈多愛酒之人擔心酒精對健康構成重大風險,這份憂慮令他們開始遠離酒精,改喝一些似酒非酒之物,令無酒精啤酒突圍而出。市場調查公司 Euromonitor International 指出,2015 和 2016 年,傳統啤酒的全球消耗量明顯下跌,無酒精啤酒市場卻增長 5%。再者,無酒精啤酒毋須打稅,相對於一般啤酒,能夠創造多 1.5 倍的收益。大型啤酒商自然不甘後人,爭相插足這個新市場,而一些「前酒徒」亦加入行列,開廠釀酒以及網上賣酒。

5 個意想不到的水荒城市

60 年代的香港,制水乃家常便飯。如今「樓下閂水喉」已成絕響,但缺水問題正威脅全球,我們亦難獨善其身。2014 年一項研究估計,在 500 座世界最大城市之內,有四分之一正值「用水緊張」。其中 5 座面臨水荒之都,比想像中來得先進、發達或富裕,甚至是鄰近香港,與你我息息相關。

迪士尼鉅獻:冬季奧運會

平昌奧運日前在 k-pop 音樂煙花等聲色表演中,於造價 1 億美元但注定只用 4 次便將拆卸的露天運動場開鑼。這種不論花費還是排場都隆重其事的運動盛會,除了有切膚之感的本地人外,相信大概全球觀眾都已習以為常,鮮少人知道的是,形成今天這種晒冷式奧運會的,其實少不了童話王國華特迪士尼的功勞,甚至說,奧運會規模擴展由迪士尼化開始也不為過。

北韓運動員的五指山 —— 無遠弗屆的監視

今屆平昌冬季奧運焦點,除了各項比賽金牌花落誰家外,要數北韓派遣代表團隊訪韓,並隨之而來的冬奧外交。然而,由於一般北韓平民難以出國,而對有機會出國的團體、運動員來說,出國表演、參賽之餘,或許亦是叛逃的大好時機。故平壤政府為防範到韓的各單位中,有成員成為脫北者,將效法以往的措施 —— 重重監視。

「治癒奧運」治癒得了南韓人嗎?

要說南韓近年最流行的關鍵字,「治癒」應排得上名次。南韓人有太多需要治癒的理由:工時長、薪酬低、就業難等基本問題之外,北韓三不五時的小動作亦提醒他們活於核危機陰霾中……「治癒」在南韓無處不在,從電視節目題材、咖啡店、健身房、度假套餐、休息空間,到旅館房間促銷口號,甚至當冬奧來到南韓平昌時,總統文在寅亦不忘為這國際盛事套上治癒力量:「這次奧運有很多重象徵意義:環保奧運、IT 奧運、文化奧運…… 還有治癒奧運。」

「爭取」連任之前,普京向中國偷師?

當你在為假選舉震驚憤怒,俄羅斯人已視之為家常便飯。普京參與下月大選角逐連任,但有意挑戰其總統寶座的反對派,早被冠罪而無法入閘。毫無懸念之下,在未來 6 年,俄國仍會是普京的囊中物。不過這位「現代沙皇」還未能安枕無憂,因為按理他執政至 2024 年,便得從總統之位退下來,為保卸任後仍能平安度日,則要組成能夠維持「普京主義」的團隊和制度。所以在大選之前,普京忙的並非落區拉票,而是扶植忠臣接班。

平昌冬奧前,漢城奧運會戰勝恐怖的一課

平昌冬奧舉行在即,南韓向北韓拋出橄欖枝,金氏卻多番挑釁,忽然取消兩國共同文化表演,還有傳將於開幕前夕閱兵,展示數十支遠程導彈,令全球緊張起來,怕平壤會對奧運不利。其實 30 年前南韓首辦奧運,亦有同樣憂慮。雖然當下的風險似乎更高,畢竟平昌離邊界僅 50 哩,北韓的核野心亦比以往大,但外交政策分析人士指出,漢城奧運會得來的經驗和教訓,反映朝鮮半島有能力舉辦大型賽事,甚至步向長久和平,而藉此對北韓釋出善意,更是正確的一步。

建墨索里尼館,是宣揚還是警惕?

作為墨索里尼故鄉,意大利小鎮普雷達皮奧(Predappio),每年均迎來成千上萬的崇拜者向領袖(意大利語:Duce)致意。不少歷史學家認為,意大利出現懷緬和崇拜墨索里尼的風氣,乃基於國家一直以來對法西斯時代的歷史視而不見,致使現今一直有人視墨索里尼為領袖榜樣。當地政府欲建立一座法西斯主義博物館,左派市長 Giorgio Frassineti 明確表示,建館並非為向法西斯主義致意,而是希望遏止對它的崇拜。

陶傑:由一個 M 字看中國

中國人與「現代」一詞無緣。因為 Modern 一詞,在英文中意義多層,以 M 開頭,至少花開三朵。「現代化」在周恩來鄧小平等共產人的意識中,由於是唯物主義者,純指 Modernisation,別無其他。但除了 Modernisation,「現代」在英文裡還有幾個名詞:Modernity 和 Modernism。

百歲 Panasonic,如何回復初心,守住家業?

1918 年,第一次世界大戰來到尾聲。一個 23 歲的日本人,帶著太太與小舅子,三人從製作插頭開始,在大阪設立了一間電器工場。一百年後,這家三人公司在全球的員工人數來到 27 萬人,子公司多達 581 家,它就是松下(Panasonic),日本最大的家電業者。

沒有炒賣功能的加密貨幣,原來大有用途?

加密貨幣炒得火熱,風高浪急,政府亦看在眼裡,皆因怕其失控,成為避稅利器,蠶食稅收。早於去年 8 月,歐盟成員國愛沙尼亞已積極研究推出國家版本的加密貨幣,並考慮透過 ICO 形式發行,歐洲央行主席德拉吉聞訊稱「不可以」,畢竟會為國家層面的貨幣政策添煩添亂。但愛沙尼亞其中一個政府機構早前再透露新版本的計劃,並指新建議不會引起歐洲央行的憂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