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健康

|共376篇|

過勞死是員工的事?瑞銀:員工健康才是公司潛在優勢

根據瑞銀(UBS)日前發佈的企業健康白皮書,企業健康指的是公司勞動力的身體、心理和情緒健康及員工工作環境的健康。當中最大的威脅,就是過勞與壓力。當財務報表將員工視為「人事成本」而非「公司資產」時,健康議題永遠不會受到重視。瑞銀認為,一間重視人才的公司,健康不應被視為企業營運的成本,反而應被視為潛在的競爭優勢。

密集恐懼,「幻覺嚟嘅啫」?

一想起「蓮蓬」這個名字,腦中就會出現大量細小、密集而且形相齷齪的黑色小洞,甚至乎你只是讀到這段文字,都會突然毛管戙,渾身不舒服。無數「受害者」都相信這是一種名為「密集恐懼」的焦慮,而且都有親身經歷,只要不慎看見這些叢集而分佈不規則的小洞或凹凸物,洗眼都來不及,視覺上的衝擊會帶來持續許久的心理陰影,莫名其妙的不安感亦揮之不去。但事實上,密集恐懼很可能是子虛烏有的說法。之所以讓人極度生厭,並非精神疾病或其他,卻可能是源自於生物學,一種人類共有的習慣。

男性為何要以自慰來騷擾女性?

荷里活的性醜聞愈揭愈多,從製作人、編劇到導演甚至演員諧星,都被指控曾性騷擾女性,而他們的手法之一,是強逼受害者觀看他們自慰。假若指控屬實,為何這些在行內坐擁權力的男性,偏要在女性不情願之下,在她們面前進行這種私密行為?美媒 CNN 及 NBC 探討這個現象,多名心理學家相信這是出於裸露癖,一些性治療師亦認為,此舉多是為了對人施加控制,而非企圖誘惑對方。

空氣污染?A、B、AB 型血的朋友請迴避!

有說血型會影響個性,但科學家則指沒有太大根據。不過能夠肯定的是血型能影響體質,母親血型的正負會影響胎兒的安全,早前土耳其 Ordu University 的科學家更發現:A、B 與 AB 型血的男士出現不舉的機率比 O 型血的男士高出 4 倍。同樣地,最近在美國加州安納海姆(Anaheim)舉行的美國心臟協會(American Heart Association)科學會議上,科學家公佈新發現 —— 非 O 型血人士在嚴重空氣污染環境下,與 O 型血人士相比,罹患心臟病或胸口痛的機會更大。研究人員警告非 O 型血人士在此等環境下,應該考慮留在室內,減低誘發潛在心臟疾病如冠狀動脈疾病(Coronary artery disease)的風險。

【崇尚自然】天然添加劑比合成更易致敏?

相比化學合成的添加劑,天然食品提煉出的添加劑,可能令情況更為複雜。由於近年崇尚天然的飲食習慣,生產商遂採用天然食品取代合成添加劑;斯克里普斯研究所(The Scripps Research Institute)過敏症專科醫生 Ronald Simon 指:「天然物質可能含有會導致人體免疫系統產生反應的蛋白質,因此更容易引發過敏反應。相比之下,免疫系統識別合成添加劑可能性更低。」

你也能做超人了:超級能量飲品面世?

如果咖啡都不足以提升生產力,還有甚麼可以?矽谷初創公司 HVMN 總裁 Geoffrey Woo 一定會說是其本月新推出的「超級能量飲品」 酮酯,這個零脂零蛋白零碳水化合物的飲品,卻標榜可在短時間內增加專注力、運動能力和體力,神奇程度堪比聰明藥,而且已獲 FDA 批准上架,正待開展一個以科技增強人類能力的新時代。

填色書如何改善精神健康?

成年人的填色書近年在坊間流行,深受年輕白領喜好,說是能放鬆心情,但不少人質疑其實際作用。如今終有科學證明,OL 們所言非虛。紐西蘭奧塔哥大學(University of Otago)的最新研究發現,成人持續進行填色活動,真有紓緩壓力的功效。而更有趣的是,這種填色書的歷史其實源遠流長,最早可追溯至 400 年前的文藝復興時期。

佛洛伊德:宗師還是騙子?

美國一位英語系榮譽教授 Frederick Crews 最新出版的佛洛伊德傳記 Freud: The Making of An Illusion,被視為至今對佛洛伊德名聲最具破壞力的作品。作者指控佛洛伊德故意扭曲了父母的事跡,以便推銷自己的理論。有評論認為,同樣的結論,也適用於這本傳記,作者Crews 對佛洛伊德的一言一行,或許也有所扭曲,以便證實自己對於佛洛伊德的評價:他是一個無能的變態。

活炭 VIVA —— 你還相信「排清毒素身體好」嗎?

有淨化和濾毒用途的活性炭(Active charcoal),近年從「外敷」轉移到「內服」層面,進食活性炭產品,竟成為都市人著重健康的新潮流。為何現代人會迷上一種本是用作生火煮食而非食材的物質呢?在鋪天蓋地的宣傳和羊群心理下,活性炭被標榜為健康食材之一,對人體有益,而不少傳媒都大造文章,渲染活性炭有淨化體內毒素的功效。然而,相關醫學專家已陸續表示,這只是健康偏執盲的穿鑿附會想法,有如調味劑或色素的「黑材料」,可能是對人類有害的真正「黑材料」。

死亡自決權:安樂死賦予的是權利,還是義務

在最理想情況中,安樂死合法化讓我們掌握死亡自決權。然而當法律賦予我們安樂死的權利,又如何不讓它成為一種對社會和家庭的義務?作為病人母親與照顧者,兒玉真美將對世界各地有關安樂死議題的所見所聞所想寫成書作「死亡自決權」,說出「安樂死」二元論之不必然。其實,好死與賴活兩個看似非黑即白的選項之間,還隱藏了很多問題。

為何人對災難如此好奇?

從上班途中路過的嚴重車禍,到日本連環殺人肢解凶案,甚至紐約曼克頓恐襲……毫無切身關係的天災人禍,人總會駐足觀望事態發展或追看後續新聞報道,難以壓抑好奇。這些消亡和破壞如此慘痛殘酷,卻似乎有股莫名的魔力,奪去人們所有的注意,甚至急於搜尋事件的前因後果。科學家認為,如斯心態並非單純的八卦,更多是源於求生的天性。

里爾克與閒散人生規劃

「你必須改變你的生活」可能是德語詩人里爾克最著名的詩句。驟聽相當積極正面,其實里爾克崇尚閒散,大半生流浪歐洲各地,受聘寄居於主顧家中賦詩,不事生產,放諸今日香港的標準,大概是個未有做好生涯規劃的廢青。美國科學家 Andrew Smart 偏偏以里爾克為例,表面閒散不但是種藝術,腦神經科學更已證實有其好處,能夠啟動另一組大腦活動模式,激發意想不到的創意。

不是疫苗,又是甚麼引致自閉症?

在美國,每 68 名美國兒童中,就有一人患自閉症。香港自閉症兒童則由 1992 年的 2,400 人激增至 2016 年的 10.8 萬人。許多病童的父母試圖理解為何他們的孩子會得病,並把自閉症歸因不同的後天原因,其中疫苗引發自閉症之說亦已流傳多年。但美國梅奧醫院(Mayo Clinic)自閉症研究人員 Sunil Mehta 博士就指:「我們幾乎比任何人都確定,疫苗不會導致自閉症。」其致病關鍵在於先天。了解基因如何在不同方面引致自閉症,有助於日後從根本作出治療。

Healthy aging:擺脫名為長壽的惡夢

今人平均比半個世紀前的前人多活 20 年,但活得長不代表活得健康,正如香港人長壽全球稱冠,老人也不見得特別健康幸福。在剛過去的文化節「蘇黎世與香港的約會」中,蘇黎世大學與香港大學一眾學者齊集公眾論壇,討論「健康老齡化」研究進展與成果,如何讓高壽人類健康地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