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

|共446篇|

失守全球十大,年內貶值 4 成,騰訊跌破科網股紀錄

從去年增長 1 倍有多的「股王」,到今日市值回落近 4 成的科網大輸家,如此戲劇性的逆轉,令騰訊陷入未知的滑落恐慌,有分析指由於投資者的恐慌情緒,騰訊或會持續被拋售。中國科網巨頭的頹危之勢,綜合內憂外患,也正好對照了中國經濟增長放緩和人民幣轉弱的負面氣氛,再度響起明確的警號。

陶傑:今日彭斯,昨天的杜魯門

彭斯的宣言力數美國政府對華自清末以來的援助和開化,即使爆發韓戰,不計前嫌,聲稱今日的紅色中國,不顧美國扶助鄧小平開放之後的現代化,借機擴大世界影響力兼推動中共意識思維,侵蝕西方文明和自由世界的基礎和利益。彭斯宣言沒有講到的,是美中關係淪為今日的田地,美國的對華外交,七十年來,有何錯誤的責任。

「我能出售梨子,為何女兒不能?」中國農村禮金暴升現象

中國男女比例失衡,男性結識女性、娶妻本來已較困難,有些地方的禮金,更是定價高昂。近日就有傳村莊因禮金公價過高,地方官員要出手阻止,為禮金數目設限。「彭博」專欄作家 Adam Minter 早前就撰文,分析中國的新娘價格(bride prices)現象。

紅眼:標準配備的高牆

聽說今天的中國富二代留學生,Crazy Rich Asians 有一套「標準配備」:Off-white 的鞋,Gucci 的 T 恤,還有 Supreme 的聯乘商品。一式一樣的衣著穿搭,照片鋪滿整個社交網絡。當品味的彰顯已被遺忘,今日興盛的正是一種跟訂造校服差不多,按著「標準配備」而花錢的達標式消費。朝著標配圓滿自身,有沒有品味我不知道,畢竟在今日,追得上潮流,一直更新那張標配清單,可能已是種品味。但某程度上,達標式消費比起上一代的炫耀式消費卑微和軟弱得多,買個奢侈品都無法讓你離地三尺,但需要繼續收集下去,因為標配清單上還有很多空格未打剔。買得不夠興奮,不夠多,甚至不夠錢,要挺而走險將視線由官網移到淘寶網,品味以外,他們還有著上流階層的犯賤味。

「報道」包裝術:中國官方宣傳走向全世界

上週杜林普在聯合國大會演講時提到,中國正試圖干預美國中期選舉。其後杜林普提出證據,認為中國在美國報章的付費版面上刊登報道,意圖製造新聞,控制輿論。然而,除了美國,中國亦向德國規模最大、且為官方通訊社的「德新社(DPA)」落手,以同樣手法,把中國官方信息滲透到西方。

旗不蔽恥

“There is no flag large enough to cover the shame of killing innocent people.”
— Howard Zinn, American historian

沒有一面旗幟,大得足以掩蓋殺害無辜百姓的恥辱。
— 霍華德.津恩(美國歷史學家)

既然有國產大豆,中國為何非要進口外國貨?

中美貿易戰打得如火如荼,中國作為全球最主要大豆消費國,日前對美國進口大豆加徵關稅,意圖拖垮美國經濟,卻又未找到可替代的進口大豆,究竟鹿死誰手尚未分曉。但這場中美大豆之爭,衍生出一個根本問題 —— 中國是大豆原生地,國土遼闊,難道就種不出足夠大豆嗎?何解還要仰人鼻息?美國作家 Jeff Nesbit 新書便指出,大豆屬中國的戰略資源,牽繫到社會及政治穩定,偏偏中國自然環境受嚴重破壞,導致大豆供不應求。

已逝去的老上海:浪漫、前衛與戰亂

欣賞過王家衛和李安的電影,或張愛玲的小說,儘管生不逢時,卻足以明白,影像和文學世界裡念茲在茲所追懷著的老上海,跟今日商業味濃厚的摩登大都會,是兩個不同的城市想像。長期旅居中國、精曉中文,曾以「午夜北平」獲得愛倫坡獎的英國作家 Paul French,羅列出 10 本關於老上海的著作,從上世紀到當代,中外作者,小說、傳記或學述論著,都揭示了戰爭期間這個謎樣都市所呈現的獨特面貌。

港口以外,中國看準的還有印度洋上空

國際傳媒近月報道,中國透過「一帶一路」部署,使斯里蘭卡跌入債務陷阱,被迫出租港口填債,令輿論擔心港口最終變成軍事用途,擾亂印度洋勢力平衡。澳洲國防事務學者 David Brewster 撰文提醒,國際社會不應只顧慮海軍活動,目前印度洋周邊國家的機場控制與航空管制權,已經成為中國與印度的新戰場。

跨國品牌要如何討好中國顧客?

談及適應力,能應付經常改變消費習慣的中國顧客,經營得最出色的外國企業,例子必然要數到可口可樂公司。在中國市場的經營策略,跟它們在其他國家以可口可樂為主打,並依賴品牌知名度的舊手法有著明顯改變:「要不自行在中國摧毀你的品牌,要不別人來摧毀它。」

在亞洲國家教英文,有張「白臉」就可以?

英語作為國際語言,不少國家將之列入課程,亦會聘請英語為母語的外籍教師授課,成為英語國家國民一條就業出路。然而,澳洲廣播公司(ABC)報道,有教育專家就部分不合資格人士成為外籍英語教師感到憂慮。有曾在中國任教英語的外國人直言:「即使你的英語發音不地道也沒關係,『白臉(white face)』才是首要標準。」

江皓昕:「狄仁傑之四大天王」—— 推理小說十誡,不可以有中國人存在

以荷蘭漢學家高羅佩的小說「大唐狄公案」為角色藍本,徐克執導的「狄仁傑」電影系列打正旗號是「中國奇觀+推理破案」,第一集「通天帝國」作為一部超級商業大片可說是娛樂性和野心十足,在明星排場和動作場面之外,還盡力編出一個在廣義上符合了推理故事基本原則,有公平性,有線索有推理,也有殺人詭計的「泛本格」故事。然而到了第三集「四大天王」,理性盡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