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

|共316篇|

中國特式嘻哈,將成絕唱?

隨著去年綜藝節目「中國有嘻哈」熱播,內地年輕人的圈子旋即吹起一片嘻哈風潮,不過,一年未到已被平息。內地多家媒體報道,中國廣電總局(SAPPRFT)近日嚴正打壓,要求電視台不得再邀請嘻哈歌手上節目,進行一場演藝界大清洗。一個地下文化能突然崛起,也能一夜之間被打壓成地底文化。嘻哈二字,如今成為不能說的說唱,是中國的禁忌,熱潮漲得快,退得更快。無怪有人斷言,嘻哈在中國是原罪。文化有罪,可圈可點,卻是當下最直白的眉批。

陶傑:忍退學

自從大陸改革開放,湧現大量富豪。「忍一時風平浪靜,退一步海闊天空」成為華語世界警世的第一金句。皆因為暴富之後,為了補償出身寒微的自卑,必招搖炫耀。投資連年得手,貪勝不知輸,則樹大招風,在紅眼症嚴重、小人充斥的中國人社會,槍打出頭鳥,所以「忍一時」和「退一步」是所有成功人士的座右銘。

沒有愛人?不要緊,你還有黨啊

在近年,用「聚會」來形容中國相親活動或許已不貼切,因為相親在中國,已發展為成千上萬人參與的「大會」。有父母為子女下半生的幸福操心、亦有希望尋找真愛的男男女女;相親大會儼然中國人走向婚姻的必然一步。除了民間團體舉辦的活動外,近日,更有由共青團發起的相親大會。政府之所以如此關心國民幸福,皆因據估計,在過往的一孩政策,及傳統重男輕女的思想下,到 2020 年,35 至 59 歲的未婚男性人數將達 1,500 萬人。女性方面,中國 2010 年第六次全國人口普查顯示,30 歲以上的未婚女性佔女性人口的 2.47%,已是 2000 年的兩倍。中國政府將要持續面對男女比例失衡,及女性遲婚不婚等現象。

中國要搞「綠色經濟」,還能急速增長嗎?

從前中國經濟爆炸式增長,是以環境破壞為代價,空氣、土地、水資源一一遭殃。要收拾殘局,中國政府無可避免要更嚴格控制和監管工業污染。自 2018 年起,中國拒收多類「洋垃圾」,包括低質的廢木、廢紙、廢膠等。多年來,中國政府發誓要走綠色道路,但進展甚微,一來是監管不力,上行下不效;二來是政府亦懼怕「力度太大」,從而拖累經濟,造成失業。

Chester Ho:微信肯表態,肯定有古怪?

Factwire 去年測試了 5 款香港最熱門的中資網購或電子支付程式,指出這幾款程式會將用戶的敏感資料存檔,可用作追蹤、監聽,並轉移到香港以外的地區使用。測試的程式當中包括微信,騰訊當時沒有作出回應;最近吉利集團董事長李書福公開批評微信監視用戶,擔心因此洩漏商業機密,這次微信表態回應了,不過當中會否「有古怪」?

馬雲新寵盒馬鮮生,將全面引爆新零售革命

「新零售」這三字,自從阿里巴巴創辦人馬雲第一次提出後,成為阿里、騰訊、京東、小米等各大巨頭積極佈局的兵家必爭之地。這種把線上服務、線下體驗及現代物流融合,對商品流動的各個環節進行升級,重塑商業生態的新模式,解構了傳統的消費型態。其中最成功的案例,就是阿里旗下的「盒馬鮮生」。

從芝加哥到深圳 —— 摩天樓的歷史之旅

2017 年是有史以來摩天樓落成量最高的一年,比起 2016 年大幅增加 13%。本起源於 19 世紀末美國的摩天工程,如今已從芝加哥或紐約這些著名的繁華大都會,轉移到地球的另外一端。一枝獨秀的中國正遙遙領先其他發達國家。在今年新落成的摩天樓中,單是中國便囊括了超過一半,數量達 77 幢之多,而深圳繼續是全中國新建摩天樓數量最多的城市,並且蟬聯世界第一。單是 2017 年,便有 12 幢新摩天樓聳立於深圳,而這數字已經超越了整個美國的全年落成量。

希臘與中國締結良緣,全因樓價低迷?

對不少歐洲以外的投資者而言,購買部分歐洲國家的房地產,最大好處,可能是附送的居留權,並藉此踏上成為歐洲居民之路。西班牙、葡萄牙、匈牙利及希臘等國,設有「黃金簽證(Golden visa)」制度,外國人若於本國投資達一定金額,即時可獲當地居留權,並可自由進出神根區域。對手握大量資金的中國投資者來說,可以此橫行歐洲,省卻辦理簽證的麻煩手續。

亢泰:拜倫派與歌德派

拜倫和歌德是兩位世界著名的詩人,一個是英國人,一個是德國人,可是我這裡指的卻同這兩位詩人無關。這正是中文巧妙幽默的特點,我們利用同音異意的辦法來表達一種觀點。這拜倫派和歌德派的說法產生於 1956、1957 年,那時共產黨執政已有 7 年,與 1949 年前相比,中國社會有了許多改善,恢復了民族自豪感,人人都對未來抱有很大希望。社會上有許多人為此歌功頌德,他們當時的確得到許多社會事實的支持,所以人數非常多,他們就是所謂「歌德派」。社會上也有一些人想得更遠一些,他們覺得中國當時實行的「新民主主義」要向前發展,發展成甚麼樣呢?他們覺得英國的議會民主制很有參考價值,老百姓選出他們的代表,這些代表在一起討論如何管理國家事務也許是一條可行的道路,他們就被稱為「拜倫派」。

航班誤點、路面擠塞……泰國受不了大陸遊客這尊財神

自從 5 年前大陸電影 「人再囧途之泰囧」上映,加上泰國當局早前「重量不重質」的吸客策略,大量大陸遊客湧進泰國,4 年內飆升 3 倍,去年更達到 880 萬,名副其實逼爆泰國。隨之而來的除了大陸式零消費鴨仔團,還有超負荷的機場客量和一堵就 5 小時的車龍。雖然近年當局勵精圖治決心改善機場和交通問題應付海量旅客,但基建需時,似乎未必追得上需求。 

中國大媽會否為南極帶來災難?

中國首次有航空公司籌組旅行團,以商用機載著中國遊客飛抵南極,或意味著在不久之後,一般中國遊客都可以自行組團,暢遊南極大陸。不過,由於登陸需要遵照「南極條約」運作,規例相當嚴格,南極目前並不是中國大媽可以隨意撒野的場所。而對南極有深入研究的專家,其實都不太擔心遊客對南極所構成的破壞。讓全球國家著緊的,並不是到訪南極的中國遊客有上升勢頭,真正的驚人增長源自中國政府本身對南極的興趣。

崇煥與崇禎:上司下屬最忌性相近

細數明朝末年那些事兒,忠臣的價值可堪咀嚼。其時於關外稱霸,對明朝步步進逼的後金大汗皇太極,曾非常忌憚兩個人:明朝最後一位皇帝崇禎,以及鎮守遼東的名將袁崇煥。傳聞皇太極派「無間道」入京,崇禎誤中反間計,遂將返京救駕的袁崇煥革職下獄,最終定其通虜謀反之罪,凌遲處死。忠臣伏誅,雖百般唏噓,也未必無因。處死袁崇煥,或是崇禎一生犯下的最大錯誤之一,但袁崇煥之所以被殺,也可能是由於他一生犯下的失誤太多。崇禎愛才,袁崇煥愛國,但在戰亂末世,性情相似並且太有自信的兩個人,結果互相傷害了對方。

被中印衝突淹沒的城邦

年屆 60 的 Bimati Hajarika 居於印度東北部的阿薩姆邦,至今已因同一條河的氾濫遷居 5 次。「我過去所住的 4 條村落,都已被浸在這水裡。」這名數度讓她流離失所的「元凶」,正是亞洲最大河流之一的布拉馬普特拉河。英國廣播公司記者走訪當地,發現很多村民都有類似經歷。惟雪上加霜的是,自從中國與印度的邊境衝突升級,位處此河上游的中國便停止分享河道的數據。由於這些水流、分佈和水質的資料能用作評估水量,對下游國家發放水浸預報尤為重要。「想想我們不會再由中國接收到任何資訊,那會發生甚麼事?」村民 Sanjiv Doley 直言:「沒有一條村莊會是安全的。」

玩命自拍:「極限運動」的大限

極限運動近年成為社交網站的出位之舉,不過,日前證實玩出人命,中國著名極限運動玩家,年僅 26 歲的吳永寧,於湖南長沙的大廈天台失手從高空墮下。死前片段於網上廣傳,震驚整個中國,而玩命達人的一聲慘呼,也喚醒了全球再度關注這一股在摩天樓邊緣玩命自拍的風氣。或者,討論的重要不再是他們為何這樣做,而是當他們爬到這麼高,距離這項極限運動的原意到底有多遠?

電子廢物丟棄量榜首:中國

以前東西壞了,我們會修理,現在東西壞了,我們會丟棄,然後再買下一代新款。聯合國近日發表的「全球電子廢物監察報告」,便強調這是電子廢物與日俱增的主要源頭。從一台多士爐到一部智能手機,當代人的習慣都是棄舊換新,因為修理舊產品的成本很可能貴過購買一部更新的型號。據報告統計,2016 年全球丟棄的電子廢物便創下 4,500 萬噸的歷史新高。以重量換算,即是等同 4,500 座艾菲爾鐵塔。而電子廢物丟棄量最多的國家,如今落在迅速崛起的中國,全年產廢量便高達 720 萬噸,換言之佔了全球的 6 分之 1。

咖啡成金:是星巴克的中國夢,還是中國的咖啡夢?

儘管星巴克是美國連鎖咖啡店的代表,不過,它們如今卻選擇在中國開設全球最大的旗艦店,位於上海的精品烘焙工房(Reserve Roastery)。星巴克的下一目標是在 2021 年於中國擁有 5,000 間門店,換言之平均每 15 小時就有一間新店營業。或者,星巴克的經營之道只表示中產階層的生活品味,但真相不只於此。當咖啡在大城市迅速風行,咖啡豆卻順利讓一個又一個赤貧的農村種出財富。泡一杯品牌咖啡,是中國富裕階層的中產形象,種一籃子咖啡豆,卻是中國農村社會的黃金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