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共2077篇|

紅眼:「今日我至叻」—— 熱血最低點,新派純情昭和風

故事講述在一個連「中二病」這說法都未有的日子裡,兩名轉校生三橋和伊藤,都不約而同想趁著轉校的大好機會,把底子故意洗黑,將薯頭薯腦的自己改造成校園裡最酷的不良少年。一如福田雄一過去幾部代表作如「女子戰隊」和「勇者義彥」,三橋既有一腔熱血,實際上賴皮弱氣,插科打諢般重現了所謂男子漢的約定、公平決鬥和壞人底線等不良少年的荒腔教條。完全過時的誇張演出,連同 80 年代的鮮明角色造型,翻唱那一首「男人的勳章」作主題曲,意外帶起了一種不曾存在過的昭和青春狂想。

彭浩翔.連載小說:《家庭秘密》(七)真正的敏妮

敏妮知道在三歲時死去的姊姊,會以十一歲的形象出現,就是為了提醒自己這個延續版本奪去其人生。敏妮知道姊姊不會原諒她,所以也不會讓她這樣簡單地結束其一生,而是要一直折磨她,讓她感受人生被剝奪的痛苦。雖然在天台是第一次見到姊姊的鬼魂,但敏妮知道這絕對不會是最後一次。

邱翔鐘:沉船前成大副 福兮?禍兮?

侯俊偉(Jeremy Hunt)獲得擢升,成為外交大臣之後,立即顯現想更上層樓的雄心。套用拿破崙的話「不想當將軍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也許可以說,不想當首相的政治家不是好的政治家。所以,在政壇上混,野心勃勃並非見不得人而是正常現象。問題在於,雄心壯志還要有適當的謀略,以及對時機的拿捏。

李衍蒨:藏在暗格的 11 具嬰兒骨骸

美國底特律調查人員接到一封匿名的告密信,說殯儀館入面的假天花裡面有一暗格,告密者更明確指出暗格確實位置。調查人員發現暗格裡面藏有一個紙箱及一副棺材。而當警方打開紙箱及棺材後,發現紙箱內有 9 副非常小的骸骨以垃圾袋包著,而棺材內亦有兩副嬰兒的骨骸!

包大人:明日大嶼 —— 今天的公關災難

良好的公關工程需要爭取持份者的信任,但從頭至今,政府所做的,只是破壞信任。林鄭後來的回應是:不需要糾纏是 1,000 公頃還是 1,700 公頃;面對電台主持的追問,她使用的字眼是「不知道」、「不是我決定」、「唔係好記得」,如此含糊和顯得不負責任的措辭,是關公災難的又一特徵。

Moyashi:駛在軌道外的記憶

1987 年,因連年赤字和管理不善等原因,昔日公營的國鐵民營化,連跟隨是一連串的線路重整。地方都市面對人口老化所帶來的乘客減少問題,客量無法再養活鐵道公司。在結業的邊緣掙扎,只有兩個方法,一是廢線廢站以節省成本,二是積極尋找「交通」以外的收入來源。

廖康宇:人工智能打到嚟,香港九龍新界無得避

在現今這一個資訊氾濫的年代,廣告以及其他免費資訊無限量衝擊消費者,品牌的宣傳攻勢要突圍而出,並不能只靠「創意」或「內容」,必須有策略地針對消費者接收廣告及產品時的個人體驗。當 AI 可以和人類畫出同一樣的圖畫、寫出同一樣的文案,廣告人創作廣告時要問自己的問題不再是 What,而是 How?

鄭立:鐵血戰士 —— 面對強敵與困境,最大的武器就是變通

「鐵血戰士(Predator,1987)」,表面看起來也是這樣的電影,畢竟阿諾飾演的主角是特種部隊猛男,故事又是對抗外星人,看起來就像是那種美國佬拯救地球的電影。但是,相反,「鐵血戰士」完全不是這樣的電影,跟史泰龍無雙的「第一滴血」續集完全相反。

尼爾:敞開心,去看見我們願意注意的事物

The Cove 觸動人心之處,是主角 Richard O’Barry的故事:從青年時已開始與海豚有很深的情感聯繫,曾任海豚訓練師,與他有深刻情感連結的海豚被冠以人類的名字,後來他的海豚朋友 Kathy 在被囚禁的環境之中,在他的懷裡死亡,喚醒了他的良知,因而決定不再繼續站在迫害者的一方,投身及推動拯救海豚的行動。

奧比斯:在埃塞俄比亞打擊砂眼

砂眼是全球導致失明的主要原因之一,這是一種會透過細菌感染,但可以預防的疾病。如果不及時治療,砂眼就會發展成砂眼性倒睫,使眼瞼向內翻,這意味著睫毛會刮傷眼球,導致角膜永久受損。這種疾病在衛生條件差和水資源有限的地方蓬勃發展,由於水資源有限,所以影響了個人衛生,砂眼透過接觸感染者眼睛分泌的細菌快速傳播。

唐明:Mr. Wonderful

今天,依然有許多人在懷念列根,懷念他對自由世界的捍衛,尤其是他寬弘自信,泰然自若的風度 —— 但是大家都心知肚明:當年列根在辯論時常常插科打諢,但對手聽了也忍俊不禁。他的許多玩笑,今天都干犯政治正確的禁忌,會引起大量投訴。必須承認,這樣的氣氛早已煙消雲散,現在面臨的不是對手,而是敵人,敵人是絕不會跟你講風度的。

紅眼:再看一遍「東京愛的故事」?

時隔 27 年,織田裕二再度與鈴木保奈美攜手合作,共演 2018 年的新劇「無照律師」。有點閱歷的觀眾都會想到 1991 年的「東京愛的故事」。由柴門文創作的愛情物語,打從名字便彷彿騎劫了一整個時代的東京人文精神。但畢竟「東京愛的故事」成為了那一代的經典,完治和莉香的愛情故事,本身就是 8、90 年代東京大都會的象徵和寫照。在一個先進發達的新社會,年輕人憧憬著忠誠的愛情,他們心態向上,追求美好和安穩,期望坦誠的付出會得到相等回報。東京的愛情物語確實仍會延續下去,而刻劃在故事背後的情感游移,比起故人面孔上的風霜,更堪細嚼。

彭浩翔.連載小說:《家庭秘密》(六)出現

敏妮從抽屜裡拿出日記簿,拿鎖匙打開了日記簿的鎖。這本日記簿是母親兩年前買給她的生日禮物,母親說,在成長中,一個女孩子要學會記住自己的秘密與教訓,這樣才能長大。自此,敏妮就盡可能把自己的心情都記下來,只是有時候沒甚麼事情發生,所以兩年過去,日記簿還只是寫了過半。

李衍蒨:鐵棺內的女人

鐵棺內的屍體穿著白色袍和及膝襪。這個棺木裡的屍體保存得異常地好,就算皮膚看上去也很細嫩。亦因為屍體保存狀況良好,調查人員當時立刻把現場封鎖成爲兇案現場。不久,隨著調查的展開,知道了眼前的屍體並不是死於最近,而是一位逝世超過 150 年的女士。

Percy Leung:港樂新樂季精選一覽

自 2012 年梵志登接替艾度.迪華特擔任香港管弦樂團的音樂總監後,這支城中旗艦級管弦樂團的水準有著戲劇性的進步。極高質量、精確地奏出每個音符,交融的聲音不同凡響,所有樂手都專心一致地回應梵志登流暢而投入的指揮。港樂新樂季的陣容令人印象深刻,以下是精選的亮點。

伍常:在 AI 年代,我們還需要藝術家嗎?

最近,不少朋友都正在追看以色列歷史學家 Yuval Noah Harari 的全球暢銷著作「21 世紀的 21 堂課」,當中有一部分提到「科技顛覆」將會為人類的生活帶來的可能改變,其中有一點筆者覺得頗有意思的,也在此湊熱鬧分享一下。在人工智能的年代,我們還需要藝術家嗎?

Gloria Chung:蘇丹的馬球

上個星期的馬來西亞之行,我便到了馬來西亞現今歷史最悠久,而且最富傳奇色彩的馬球會 Royal Selangor Polo Club,球會成立於 1902 年,於 2003 年正式名為皇家馬球會,佔地超過 10.6 公頃,位於吉隆坡以東。上星期剛剛好是年度的吉隆坡粉紅馬球賽(Pink Polo KL)大賽,全場人士均穿著粉紅色,以支持這場慈善賽,並為馬來西亞乳腺癌基金會募集善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