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共1953篇|

鄭立:恭喜發財 —— 我們香港人全是孤兒仔,你哋唔自愛,無人救到你哋

最近沙中綫出現沉降,應該會令很多人想起這套 30 多年前的賀歲片,這套賀歲片就叫作「恭喜發財」,台灣叫作「神仙龍虎豹」,這應該是最令人留下深刻印象的場景。只是當時這是幻想,今天不會變成事實吧?

Live Norish:北歐社創(二)—— Busking 街頭音樂節

北歐眾多 Busker 參與的瑞典街頭音樂節源於 2010 年。當年,瑞典警方因一名街頭表演在斯德哥爾摩街頭無牌表演而成功對他作出檢控,引起瑞典民眾一片譁然,認為市民的公共空間被侵佔,繼而表達自由受到侵犯。原打算舉辦遊行示威抗議的街頭表演者組織卻一反傳統,認為與其用示威吶喊等方式去訴諸不滿,倒不如讓街頭表演遍地開花,以贏得民眾的歡呼,讓監管部門及瑞典政客正視公共空間使用管理的問題,結果成就了第一屆斯德哥爾摩街頭音樂節。

小灰:大丈夫應當如此

在英國的奧爾德肖特,有一座全英國最大的騎馬雕像,屹立於一個公園的小山丘上。雕像所紀念的,正是在英國軍隊中赫赫有名的威靈頓公爵(Duke of Wellington)。雕像有 30 呎高,26 呎長,淨重 40 噸,成為奧爾德肖特其中一個最著名的地標。但威靈頓公爵是何許人也?

紅眼:「假面騎士」見證社會變遷的 20 年之旅

對我來說,9 月已無開學這回事很久了,但多年以來,對這個月份仍有期待。因為每年 9 月,都有新一輯的「假面騎士」開播。平成之末,同系第二十人,Zi-O 隱含了 20 之意,而這一代的主題是手錶,明顯是要玩時空穿越。誠然,「假面騎士」和時代一直有著緊密關係。除了因為一年一輯,作品逐年累積,也因為故事設定本身具有時代色彩,若能細心一看變身腰帶的設計,更是社會變遷的見證。

廖康宇:行人專用區殺無赦(下)

「自我陶醉」式的獻唱原先只活躍於例如廟街等與公眾距離相對較遠的商業或半開放式的活動空間,打賞歌手不在人前,社會的反響因而較少。但隨著歌廊結業,上一代欠缺其他音樂空間,只能搬到行人專用區等公眾地方繼續,變相與年青音樂人及街頭表演者(Busker)直接競爭場地。不論是年青還是年長一代,欠缺音樂空間的問題於香港依然存在,表演者四散尖沙咀、銅鑼灣各個街頭熱點,只會令爭議擴散開去。

張鼎源:阿根廷不用心酸!今次無份又如何?

中美貿易戰熱鬧刺激,葡萄酒成了血肉橫飛的戰場,美國葡萄酒受制於關稅,哪國有機可乘?早前品嚐了數款阿根廷的葡萄酒,質素非凡,物超所值,而且曾到訪阿根廷,對當地民風印象深刻,無形中又為酒釀加了分,是故想起了阿根廷酒釀能否跑出?

李明熙、Kimberlogic:俯瞰鳴門漩渦 到訪零廢城市上勝町

離開鳴門漩渦路上,尋找烏冬店醫肚。食過四國的手打烏冬,才知道以前食的烏冬如何不入流。這裡的烏冬有韌度和有口咬,還能食出小麥麵粉香,就算在街頭點一碗簡簡單單的蔥花生蛋烏冬,加幾滴豉油,亦絕不會失望。

鄭立:希臘有靚地 —— 土地不夠就填海,但填完土地還是不夠

在「希臘有靚地(Attika)」這個遊戲中,表面上你扮演的是希臘某個城邦的政府。這遊戲的政府,對國泰民安完全無興趣,也無關係,勝利條件是把手頭上多個地產項目(碼頭、公路、豪宅區等等)全部建出來,把該消費的水泥全部消費掉。可見,這遊戲的所謂政府,只是一些偷竊搶劫市民餵建商的狗。

邱翔鐘:郝爾彬如上台,英國將大倒退

郝爾彬這樣持極左觀點的人當選為黨魁,我以為那是工黨黨人和親工黨人士大選失敗後的條件反射,一種慪氣的自然反應,冷靜下來後,會轉趨溫和;而毫無領袖群雄經驗的郝爾彬很快會被工黨議員轟下台。不料,他的黨魁位子似乎坐得安穩,因為年輕黨員擁戴他。這一代英國年輕人沒有嚐過實行社會主義制度的苦頭,相當天真。大批懷抱理想主義情懷的青年選民,包括女性選民,在支持工黨的集會上,像簇擁歌星那樣歡迎郝爾彬,發出尖叫。

夕立:對讀「小偷家族」、「誰知赤子心」的鬱結

是枝裕和金棕櫚得獎電影「小偷家族」在香港,甚至在整個東亞地區都大收旺場。不少影評人藉此電影回顧是枝裕和整個「家族」電影的系譜。此電影可謂他集大成之作:沒有履行養育責任的父母、養育時動了真情的假父母,兩大母題皆處理得很出色。然而平心而論,他在 2004 年執導的電影「誰知赤子心」,卻比「小偷家族」更能掀動觀眾情感,更致鬱。

林喜兒:Sharp Objects —— 總是發生在小鎮

Sharp Objects 故事講述由 Amy Adams 飾演的女記者 Camille Preaker,被上司派遣回到自己家鄉報道兩名少女遇害事件。回到從前的家,除了母親、後父、同母異父的妹妹,還有從前的自己。躺在床上,頓時想起逝去的妹妹,是夢中的畫面還是幻覺,究竟她在這裡留下甚麼傷痛,讓她不只以酒精麻醉自己,更自殘身體,身心都是傷痕的 Camille 藉著追查案件被逼重新認識過去。

鄭立:CODE GEASS 皇道 —— 聖人不死,大盜不止

莊子主張「聖人不死,大盜不止」,意思就是說,追求合乎所有道德的聖人,因為服務制度和社會的限制,終究只會變成了惡人的下屬,大盜的爪牙。想要有好的結果,還是想要堅持自己的手段,你只能捨棄其一,不能兩者皆取。如果你想兩者皆取,就只會像朱雀一樣,最終兩者皆失。

小灰:Trooping the Colour 與禦林軍

Trooping the Colour 是一項在每年 6 月為慶祝英女皇官方生日的大型閱兵活動。閱兵的主力,當然就是名義上隸屬於英國皇室的禦林軍。根據官方數字,為了準備閱兵,士兵進行了為期 6 星期的訓練,每名士兵一共步行了超過 120 公里,距離比由倫敦市中心出發徒步行去牛津更加遙遠。

江皓昕:請回答 2000 之「逆流大叔」

「逆流大叔」其實是一部穿越電影,帶我們暫且回到了更簡單、更純粹的香港。無邪年代,香港人原來是低處未算低,樂觀真能救世界。4 個大叔其實就是網絡短片「香港海底奇兵」(不是 Pixar 那部)中跌落坑渠的肥仔,即使站在水中央,渾身濕透,連部單車也失去,然後自己爬上來,大叫一聲:「唉唔 L 驚!」,就繼續人生 —— 而現在呢?對不起,水早已浸到天花板,再吸一口氣吧,香港差不多沒頂的了。

紅眼:「刪除人生」沒有你想像中那麼容易

「刪除人生(dele)」的劇本是一個合時的嶄新嘗試,描述一個附屬於律師事務所的分支部門「dele.LIFE」,運作形式類似黑客,但擁有職業操守,專門在委託人過身之後用最快速度 delete 其電子產品上的重要資料,以免訊息曝光或被他人盜走。有趣的是,「dele.LIFE」為每個委託人都設定了死亡預警機制,一般在 36 或 48 小時內,只要沒碰過手機、電腦,警號就會響起,代表委託人可能遭遇不測,會打電話或派人登門查證對方是否仍然在世。在今日,只要連續 2 日不上線,你已經是個疑似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