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共1347篇|

李明熙、Kimberlogic:埃塞俄比亞活火山探險記

達納基勒窪地火山之旅,是我們來埃塞俄比亞的重頭戲。要登上 613 米的爾塔阿雷活火山,因為氣溫關係,必須待晚餐後才能摸黑 3 小時上山。走進火山口時,導遊千叮萬囑只能一個跟一個地走,因為腳下不少乾化熔岩是空心的,踏上去時會發出「咚咚」聲,而且很容易被踏破,若一踏空便有機會失足,掉進萬尺下的熔岩裡。

李衍蒨:肢解 —— 從「蛻繭」到無頭女屍(上)

肢解(Dismemberment)一般都被認為比他殺(Homicide)更為殘暴,這一詞已經撇除了任何意外構成死亡的可能性。從文獻及學術角度來說,肢解可以約分為 4 個類別,以行動動機及目的來區分。當中以「防禦性殘害(Defensive mutilation)」這個類別為最常見。這裡的「防禦性(Defensive )」意指兇手因為想防止被追捕而作出將屍體斬件的行為,以隱藏屍體及方便運送。如果因為一時衝動及激進而移除及殘害屍體上任何部分,則視作為「進攻殘害(Offensive mutilation)」。而「侵略性殘害(Aggressive mutilation)」則泛指以肢解為其中的殺害手法。最後的一種,就是會把屍體的某部位割下來收藏以達至自己的性快感,此稱之為 Necromaniac Mutilation。

包大人:穿了防水衣的林鄭

過去三個多月,特首在處理多項具爭議性題目時,都很懂得避重就輕,絕對不像她綽號「好打得」的性格作風。例如民運人士諾貝爾獎得主劉曉波離世,妻子劉霞被軟禁,她只柔性慰問死者並回應說相信北京會以「合情合法方式處理」;法庭 DQ 多名泛民議員資格,她則說不認為「行政長官或任何官員應該因釋出善意而對法治妥協」,將焦點轉移,到何君堯「殺無赦」風波,她則不點名批評有關言行不能接受,大玩政治平衡;可以說,林鄭像穿了防水衣一樣,不沾污不沾水,非常滑不溜手,很難將有爭議的事情與她拉在一起。

鄭立:大鑊飯 —— 我下面給你吃

「大鑊飯」(Stir Fry Eighteen)這個遊戲,就是模擬當一個中國廚房佬,你的工作就是煮東西給人吃,聽起來像是一個很正經的烹飪遊戲,實際上完全不是。這個遊戲的牌,基本上就是煮食材料,有麵有冬菇有薑有蝦有瘦肉,不能放重複的材料,一次最多放 5 種,就看裡面的材料計分。每人一開始只有 3 張牌,怎樣能變出 5 種材料?這遊戲的精華所在,就是怎樣「等價交換」,你要拿到更多材料,就必須使用鍊金術,也就是「化學」。

Gloria Chung:請不要叫英國酒為 British Wine

英國酒叫 British wine 還是 English wine?這個問題,連英國人也答不到。「British wine 是指在英國入瓶的酒,內裡的原材料如葡萄、濃縮劑等等都是入口的,價錢便宜,但質素參差;English wine 就指使用英國葡萄釀的酒,價錢比較貴,但質素有保證。」英國 Plumpton College 的葡萄酒課程主任 Chris Foss 說。英國酒近年在本土和國際抬頭,人紅自然多「聲氣」,業界紛紛希望把英國酒正名為 English wine,以正視聽。

Live Norish:消失的精靈語 —— Elfdalian

Elfdalian 聽起來像是來自 J.R.R 托爾金魔戒小說中的精靈語,但這其實是一個真正的北日耳曼語系語言,根源自古挪威語,但是自中世紀以來她就孤立地發展,並保留了其他德語甚至冰島語中沒有的古代特徵,最獨特之處是其乃以符文寫成。目前,估計只有 60 個 18 歲以下的人會說 Elfdalian。長期以來,Älvdalen 地區一直在推動 Elfdalian 普及,並希望她在瑞典被正式承認,為後代保留這種文化。也許你會問,為甚麼我們要關心一種瀕危語言?

林喜兒:People v. O.J. Simpson —— 法庭內外都是戲

劇集取材於 Jeffrey Toobin 著作 The Run of His Life: The People v. O. J. Simpson,由於是真人真事,所以當中不少角色都是真有其人,這位作者也出現在劇中。劇集以 1992 年發生在洛杉磯,因 4 名白人警察濫用暴力和涉及種族歧視,卻被判無罪引起的一場暴動作序幕。新聞片段後隨即來到兩年後:O. J. Simpson 前妻 Nicole Brown 及餐廳侍應 Ron Goldman 被殺。O.J. 迅速成為嫌疑犯,從企圖潛逃、警察追捕、起訴,到審訊期間控辯雙方各出計謀,劇集嘗試以一個客觀的角度去重塑案件。對很多美國人來說,劇中很多重要場面都有深刻印象,因為當時電視台作全國直播。事實上這也是首次電視直播法庭審訊,連直播中的 NBA 球賽也要讓路,絕對是史無前例。

樂施會:滅貧之路 —— 在不公平的土壤上長出了公平貿易

要打破貧窮的循環,公平貿易是其中一條出路。樂施會積極支持他們一起推動社區發展項目,協助小農提升自信和能力,長遠推動社區的可持續發展;而從國家及國際層面倡議推行惠貧政策,則能解決導致貧窮的結構性問題。現時,樂施會積極透過政策研究及發表報告、倡議及公眾教育等工作,推動社會公平、公平貿易和其他社會經濟發展模式。

鄭立:村上紀香 RON —— 謝謝你,江青同志,有圖有真相

「龍」的背景是抗日戰爭,武功高強的主角「押小路龍」雖然在日本長大,不過卻有黑眼睛、黑頭髮、黃皮膚,結果在機緣巧合下,發現了自己老母真的是中國人。為了尋根,決定去當年的中國大陸,後來還改名為「李龍」,決心當個中國人。為了貫穿這段歷史,主角的經歷豐富到難以置信,那邊讀完武術學校,後來就變成了企業總裁,連游擊隊都當過了,還玩到上山去學拳,說這是民初版的武俠小說也真的錯不了。

方俊傑:「天賦異能」—— 一個打手的覺悟

嚴格來說,我覺得「天賦異能」的主角,不是一眾異能人,而是兩個異能人的平凡阿爸。阿爸是一個執法者,專門負責生擒異能人。他對異能人無仇無恨,只不過打份工搵飯食啫,職責所在,收指令、執行任務。有朝一日,到他發現自己子女的異能被揭發了,他第一時間斬釘截鐵地請求其他異能人救命。因為,他比其他人更加清楚,當權者的天性就只會計算利益和損害之間的關係,當發現擁有一個普通打手的利益,遠遠比不上帶來的風險,唯一的做法,就只有放棄那個所謂的自己友。反正,要找另一人去頂上又不是甚麼困難的事。想到這裡,我就情不自禁想到何君堯。不要給我猜中,總有一天,他大有可能要倒轉頭找一批小數的「異能人」出手相助。只可惜,「天賦異能」的異能人阿爸,對敵人也以禮相待,沒有甚麼仇口;何律師嘛⋯⋯

Moyashi:孤獨的漫步者

有朋友覺得「孤獨的美食家」很無聊,表示不能理解看人吃飯有何趣味。何況主角吃的不是甚麼山珍海錯,經常都是城街上的尋常餐廳、定食屋之類的平民飯食。五郎的內心獨白也沒甚麼大道理,通常不過是考慮吃甚麼、這個那個好不好吃,順便回想一下自己的過去。結局沒有任何總結,把飯吃完,起身便走。如果沒有景點、沒有爆炸飛車、沒有超展開就是無聊,那的確很無聊,但我們的生活都是同樣地無聊。

唐明:中國君子比紳士差了一點點

「君子可欺以其方」,忠實誠信是君子的必要條件,因此君子都符合老實人的條件,曾國藩生來也是個典型的老實人,甚至天資十分平庸。但「老實」絕不等於愚昧,也不可以一成不變,必須不斷升呢 —— 但不是變成狡猾奸詐,而是將老實修煉成渾厚、大度、博實,用他自己的話來說就是「忠信篤敬」。曾國藩的神奇,在於很多老生常談的道理到了他身上:甚麼笨鳥先飛、將勤補拙、大器晚成、愚公移山,居然都是真的。

紅眼:「戀上香港」—— 從架空回歸真實的香港

日劇涉及香港元素,並不罕見,但像「戀上香港」(恋する香港)這樣專程來香港取景,確實不多。小品之作,拍攝手法頗為特別,而鏡頭下呈現的香港頗為真實,甚至有點小清新。開播之後,不少日本觀眾表示對香港另眼相看。這就有趣了,他們本來那隻眼,到底是看見了一個怎樣的香港?其實日本人對香港並不陌生,但他們熟悉的,很有可能,由此至終都是另一個平行世界的香港。一個與中國主權界線模糊,時代不明,並且時常跟龍連在一起的神秘都市。

Moyashi:九龍城寨進行曲(四)—— 病毒九寨印象

嘗試讓不同人看「九龍城寨」的歷史相片,無關國籍,十個有十個都會說自己彷彿曾經看過。有人會說有科幻電影感、很網絡龐克(Cyber Punk)、或者有後末日世界的氛圍。但當你追問他們從甚麼地方看過、知不知道這是甚麼地方、為甚麼有以上的感覺,絕大多數人都答不出口。對自己一個從來沒有踏足過、甚至不知道名字的城市有印象和記憶,其實滿不可思議 —— 尤其九寨能夠跨文化跨地域,令遠在另一塊大陸的人都有印象。

李明熙、Kimberlogic:聖安德魯斯與愛丁堡古城

聖安德魯斯的高爾夫球歷史可以追溯至 15 世紀,不少球迷遠道而來,就是為了在世界最古老球場之一的「老球場」(Old Course)打球朝聖。若不談高球,聖安德魯斯另一個出名的地方是聖安德魯斯大學,其於學術界中的聲譽及入學競爭度有如哈利波特中的霍格華茲般有名,於 15 世紀成立,是蘇格蘭最古老的大學。花邊一點的新聞,威廉王子和凱蒂王子妃就是在這所學府中相遇結緣。我對聖安德魯斯的認知,只有「烈火戰車」(Chariots of Fire)開場和結尾的沙灘跑步場面,拍攝地點在老球場旁的西沙海灘(West Sands)。

李衍蒨:牙齒鑑定

我經常都被問到,到底人體體內哪一部分最堅硬、最耐用,且無論相隔多久都有助辨別死者身份。如果沒有規定一定是骨頭的話,我會堅決的說是牙齒。牙齒可算是身體裡最堅硬的物質(牙齒不算是骨頭)。就算屍體經過火化,大部分的骨頭都變成碎片後,都總可找到一兩顆。而牙齒之所以那麼厲害,是因為其外面有一層堅固的琺瑯質,只要琺瑯質不受損,牙齒可以保存很久,年期之久可以以世紀作單位來計算。

包大人:請不要用懷舊做公關,除非……

請不要用懷舊做公關,除非你是高手中的高手。事實上,懷舊路線並非每間公司皆可使用。懷舊能感動年長一輩,但網民卻年輕人為主。用懷舊做公關,背後需要詳盡的資料搜集,要小心顧及該段傳統或本土文化和機構業務有沒有衝突,令公眾反感。

鄭立:皇家風暴 —— 萬能插蘇威水史

皇家風暴(Royals)這個遊戲,雖然聽起來好像皇家香港警察 crossover 無綫的電視劇,可是這遊戲跟以上兩者毫無關係,實際上,這就是亂搞男女關係的遊戲。在這遊戲中,你需要透過各種方式去「擴張你的家庭」,其實只是在歐洲食鬼佬鬼妹的藉口。對象分別是英國紳士、德國猛男、法國貴公子與西班牙拉丁情聖,你要透過愛情征服他們,靠取得他們的心達至勝利。

Gloria Chung:為一個嘉年華去旅行

Wonderfruit 已經第 4 年舉辦了,它是亞洲區第一個以環保為主題的嘉年華,一連 4 日,在泰國芭堤雅舉行,活動有音樂會丶藝術展覧丶瑜珈課,亦有各種的環保講座和工作坊,大人小孩也有,可席地扎營和隨歌起舞,非常胡士托。與胡士托或是其他嘉年華不同的地方,是 Wonderfruit 十分環保,例如舞台只用天然和回收物料所製,場內所用的水是從湖中抽出再過濾的,而湖是大會為活動而挖出來的,場內的裝飾丶佈置丶圍欄,都用竹和木製造,美食檔攤也用本地農作物入饌,甚至用 Wonderfruit 農場的出品,整個活動就是一個環保學堂。創辦人 Pete 說他們在設計場地時,以建構一個城市為藍本,在他心中的烏托邦,就是零浪費又好玩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