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共992篇|

江皓昕:「拆彈專家」——紅隧大爆炸,西隧最開心

你知道嗎?Cool guys don’t look at explosion。要判斷一個電影角色會否在爆炸中死去是很容易:當角色是正面看著爆炸發生,瞳孔甚至會倒照出火光,他一定會死。反之假若他是背對著爆炸,衝撃來襲時他先大叫一聲,輕輕躍起,再跌回地上,那他一定不會死。因為在電影世界裡,小如一枚手榴彈,大如金正恩的核彈,人類的尾龍骨都可以無上限地抵消這種威力,從地上爬起時,極其量只會多了臉上幾條疤痕。很高興「拆彈專家」雖然走不出這個爆炸定律,仍出奇不意地挑戰了不少爆炸 cliché,例如一開場時,拆彈專家也要去做卧底……為了說得盡興,以下劇透。

江皓昕:「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怪怪怪怪戲

電影節閉幕的放映結束後,導演九把刀在問答環節突然打一個岔:「希望在拍攝的觀眾朋友們,不要把這場問答過程放上網。我希望其他的觀眾都能有第一次看結局時的驚喜。」也許這正是他一直反覆強調自己只是一個偶爾跑去拍電影的小說家,所以說出這句話的時候,也確實很從一個影迷和類型片愛好者的角度出發。是以,本文嘗試會用不劇透的方式談這部電影。

Live Norish:瑞典人的日式生活

春天時份的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日照時間加長,雖然還在下雪,但天氣漸漸暖和,遊走城市中心的皇家花園 Kungsträdgården 恍如到了日本東京的上野公園。 滿天盛開的櫻花在皇家花園水池兩排爭艷鬥麗。63 株櫻花樹給整個花園點上了粉紅色。偶爾碰見高挑的金髮女學生可能從 KTH(瑞典皇家理工大學)放學後跑過來裝成日本動漫人物 Cosplay,幾個拿著手機又拍又跳,好不熱鬧!

藝評:「好人不義」——直視罪與罰的本質

主角張宇懷著熱心助人的善意,扶起半路跌倒的陳喜,開車護送她至醫院就醫,甚至慷慨解囊提供金錢協助,從任何角度來看,他的義行完全符合愛人如己的基督精神,卻沒料到換來的下場竟是被誣告撞人逃逸,而這正是劇名「好人不義」諧音隱含的雙關涵意:當好人從來不是件容易的事。

鄭立:神秘大地——老趙戰略篇

可能「神秘大地」畫種族的畫師也喜歡看老夫子,所以他們也有一個貌似老趙的種族,叫作 Acolytes。所以我把他翻譯成老趙族。老趙屬於火山型的種族,能夠將已經拜了的神嘔出來,將地圖上任何地形變成火山。這使很多人以為,這是一個早期攻擊型的種族,濫用這種手段來截斷他人或者快速擴張,這是錯誤的,通常你這樣玩的結果,就是死在老夫子的手上。

護瞳行動:小農村的另類需求

在走進中國農村的路上,沿途風光都是差不多的。從大城巿出發,在高速公路上奔馳,高樓在兩旁飛過。在城巿的邊陲,漸漸見到用土磚建成的矮小房子,中間夾雜農田,樓房的牆紅油大刺刺的刻有政治標語。再然後,車子跌跌碰碰在山路上,然而兩旁已是甚麼都沒有——甚麼都沒有——的自然風光,例如怪石嶙峋,和彎彎的河谷。一晃眼,村子就在前頭。

綠色和平:環保,是一種生活態度

香港的快樂指數全球排名 123 位,為甚麼香港人活得不開心?土地問題、生活壓力、物價、垃圾圍城、中港矛盾,都可能是令你我疲憊不堪的原因。要過好生活,是否一定要有車有樓?要活得快樂,是否一定要以物質財產來量度?想過好生活有好多種方法,環保其實都是一種生活態度。

江皓昕:「非正常械劫案」——文藝牛仔的浪漫

非正常地好看。一對走投無路的兄弟,兩個老幼搭檔的刑警,前者做賊,後者捉賊,德州艷陽下槍林彈雨。然而作為一部西部片,「非」也沒有太多槍林彈雨,反倒是戲中每一個人物,上至幾位主角,下至只出現了半場的路人甲乙丙,他們唸的對白更像一發發的子彈。

沈旭暉國際郵覽台:福克蘭群島——從郵票看阿根廷、英國領土爭端

在一個地方發行郵票,除了實際的郵政用途外,更有另一重要因素,就是要表明地區的主權所屬。不少國家在佔領另一國或別國的城市時,都會發行代表自國的郵票,以示佔領者對被佔領地擁有主權,而郵票上的用字、圖案、甚至所用貨幣,都存在不少解讀空間。

奧比斯:如何避免紫外線影響視力

大家都知道紫外線是有益健康,這是產生維生素 D 所必需的。然而,過度「曬太陽」可能引致多種眼病問題。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HO)數字指出,現時全球有 1,800 萬人因白內障導致失去視力,當中 5% 的病情,有可能由紫外線輻射造成。紫外線的影響還包括其他嚴重眼病:如角膜炎、視網膜破壞、黃斑退化等。

唐明:猜猜誰來吃晚餐?

晚餐的最高級別,是家宴,「家宴」兩個字,僅指晚餐而言。如此則不難理解耶穌與十二門徒共進「最後的晚餐」,為何象徵意義格外顯要:共晉晚餐的本來都是自己人,但其中出了一個叛徒,這席晚餐既是情份的決裂,也是命運的離別。如果人生是一場流動的饗宴,有時命運的轉捩點無非是,出席晚餐的那個人以後再不相見而已。

紅眼:我是眼鏡奴又如何

「眼鏡才是本體」這個梗,源遠流長,近年最為街知巷聞一定是日本長壽漫畫「銀魂」的志村新八,作者甚至三不五時就在漫畫中以此自嘲。這個梗的意思是,脫下眼鏡就變成另一個人,叫人完全認不出來,所以眼鏡比本尊更有代表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