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共1112篇|

方俊傑:「去吧!啦啦兵團」———人際關係比一切才華重要

日本仍然定時定候推出同類型的青春校園熱血勵志電影,仍然可以看得觀眾熱淚盈眶,不得不佩服。最新一套叫「去吧!啦啦兵團」,今次改編真人真事,但更加具備戲劇性。

最新一套叫「去吧!啦啦兵團」,今次改編真人真事,但更加具備戲劇性。在日本,打棒球的,打到去甲子園就算是登上頂峰。這齣電影,主角卻是一班高中生啦啦隊,目標更加遠大,用三年時間,從位於鄉村地方的福井,由一隊烏合之眾,被訓練成為全球冠軍,連啦啦隊殿堂的美國隊都被擊敗。如果不是真有其事,或者,我會嗌一句:有冇搞錯呀,就似你話我知有非洲運動員打敗中國乒乓球隊一樣。不是憑空創作的話,只能輕嘆一句:真係吹佢唔脹。

鄭立:大西鐵——又越過高山又越過谷,鄉下佬好似飛機,出城就會飛

大西鐵(Great Western Trail)其實是一個鄉下佬出城的遊戲,那個時候,大西鐵還沒有建成,你要捱過那條和屯門公路一樣難捱的路,走出省城賣牛。你可以自由選擇你去省城的路,在路途中你會越過高山又越過谷,並遇到各種奇遇和停站機會。

張鼎源:不用考慮與肉痛,要開就開吧!

在自由行及大陸經濟的影響下,香港曾集中進口高貨值的布爾岡(Bourgogne)酒釀,投資及豪奢主導市場,這的確讓人賺到錢,但那些天價極品又真是平凡人家在品飲享受嗎?財富增多當然快樂,不過酒釀的美好,該在於開心或傷心時,開一瓶好酒,不用考慮,就開了!正常健康的經濟,應該建立在正常健康的日常。近期,根據官方數據,熱潮似乎退了。所以,只能說發燒一定要看醫生,因為燒腦下,決定總會「與別不同」。

宇澄:有種人叫群組表演員

正所謂「扮工室」,現今世代手機「扮工」少不了——扮講電話、扮傳短訊、扮同個客 Email、扮做 Research 。自從 Whatsapp 的 Group Message 出現後,更成為一些同事的表演舞台。老闆在群組內寫一句,大量直豎拇指及拍手的圖案,水如泉湧,各式各樣的圖案「叮叮」、「叮叮」不停出現。同事間更需要鬥快,否則被人截足先登,又要想過新的圖案或內容,到時候,後悔也太遲了。

唐明:倫敦的士司機是怎樣煉成的

如果聽起來還不是太難的話,那是因為我們不知道這方圓六英哩到底涵蓋多少東西。其中地標約 20,000 個,街道約 25,000 條,考生還要記得哪些是單行路,哪些是死胡同,哪裡是迴旋處,而街道上有些甚麼更是鬼見愁,考官甚至會問:一座一呎多高的兩隻老鼠偷芝士的雕塑在哪裡——答案是倫敦橋附近 Philpot 巷一座建築的外牆。

紅眼:園子溫末日狂想曲「東京吸血鬼飯店」(上)

「東京吸血鬼飯店」是園子溫玩得相對有自己味道的作品,在夏帆和客串演出的中川翔子周街開槍殺人之際,我總是在男主角滿島真之介被迫浮誇的肢體動作,以及那說了等於沒說,沒具體內容的末日預言中,對園子溫腦海裡假得來又很有趣的「世界末日」感到萬分好奇。

李衍蒨:生死也受惠——同位素分析

上回講到,法醫人類學的技能除了用在屍體上,亦會按情況運用到活著的人身上,主要都是進行失蹤人口身份比對這方面。上次輕輕探討過以骨骼生長及融合(fusion)週期來推斷年齡,這次就解釋一下如何以同位素分析(Stable Isotope Analysis),收窄地理位置搜索範圍,幫忙推斷死者生前的出生地及在生時的旅遊史。

包大人:保育做公關

保育在香港向來都是富爭議性議題,由皇后碼頭、藍屋到何東花園,一旦有古蹟或歷史建築需拆卸或改建,便會成為政府、保育團體和發展商之間拉鋸的戰場。不過若果保育的公關功夫做得妥當,絕對可以扭轉負面印象,提升機構或企業形象。

鄭立:非難!——保皇黨戰民主黨戰共產黨激戰排外法西斯

「非難!」的擴充版,雖然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但是你不會在裡面見到常見的美國日本蘇聯德國英國,而是四個不同的意識形態,分別是保皇黨、民主黨、共產黨和法西斯。遊戲裡每個玩者扮演不同的意識形態,每個意識形態不僅代表一個勢力,它們同時也有不同的特性和計分方式,而最後以最高分者勝利,所以意識形態會影響你的玩法。

綠色和平:逢節一定要送禮嗎?

剛過去的父親節,你送了甚麼禮物給爸爸?每逢過節,不論在商場、電視、社交媒體,都會收到海量的「孝順必備」、「送禮佳品」、「買一送一」等促銷廣告,鋪天蓋地宣傳及洗版。香港有近七成人多以送禮表達心意,而且逾六成人受社交媒體影響觸發購物慾,節日期間 Facebook 高互動率的貼文竟有逾半是促銷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