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共1708篇|

樂施會:初見玉樹

在高原拍攝,除了擔心高原反應,天氣是最大的挑戰。明明陽光普照,漫天飛雲,突然狂風驟雨紛至沓來,豆大的雨點夾雜著細雪,氣溫即時急降到攝氏零度或以下,我們只能急忙走入牧民的帳篷躲避。我們一身狼狽,牧民從容不迫,笑意盈盈的用他們最珍貴的酥油茶招待我們。身處如此嚴酷的生活環境,每天和大自然搏鬥,仍樂天知命,牧民的堅毅和韌力,令我佩服。

Moyashi:全民中二病

我們所有人無分左中右都有一顆中二病的心。人活到一定的歲數,就會開始為自己生活中,既成事實的悔恨找理由,幻想外在的世界覆蓋著不可名狀的意志。不是自己願意,而是這外在不可名狀的意志操弄著自己的人生。於是其他反抗的人,都是看不到這層隱形的意志。

李明熙、Kimberlogic:兩週學做西班牙人 朝聖「權力遊戲」教堂

來到西維爾差點嚇破膽。西班牙人極為重視復活節前一週的 Holy Week,一連 7 日在各城都有遊行活動。我們一出門便看到穿著全身白衣及蒙面尖帽的群眾遊行,幸好同行友人提醒這尖帽叫 Capirote,以前是罪犯戴著遊街示眾,現今取其意贖罪遊行,蒙面就是隱藏身份,不然我們以為是美國的 3K 黨,Kim 說她會一週不肯出門。

包大人:佛系公關

最近社交媒體掀起一股「佛系」熱潮,包大人跟同事討論過,雖然公關總是予人一種主動進取的印象,不過,適當時候我們也要當個「佛系公關」。所謂「佛系公關」,就是客戶有新服務、新產品,或是,不刻意吹噓;遇上事不關己的危機或災難時,不急於出來劃清界線。總之,緣份到了,自然有人會察覺,或是事件會自我淡化。

李衍蒨:墓園中的「刀仔男」

「鐵鉤船長」,我細細個就聽個呢個名啦!但係現實中又有沒有呢?要在大墓園找上歷史悠久的骨骸並不難。一般這些骨骸如果已經相隔了一段很長的時間,就會被視為考古性質。在一個源自公元 6 到 8 世紀,位於意大利北部的一個倫巴底人墓園,就是一個可以找到數以百計骨骸的墓園。在這些骨骸面前,只有這一副異常吸引大家的目光!

鄭立:七劍定江山 —— 阿瑟王的性別到底是甚麼?

這遊戲很簡單,每回合大家都要翻出一張壞事牌,那張壞事牌就是講社會情況又在惡化,每個問題變嚴重了。只要你抽到一張相關的牌,那件事就會增加嚴重程度,變成民怨。每種民怨都有限額,累積到一定程度就會爆發,那時就會爆鑊,你就要硬食一把黑劍,事件越嚴重食的黑劍就更多,儲齊 7 把黑劍就會 GAME OVER,所以這遊戲叫「七劍定江山」。

Gloria Chung:不浪費的旅遊展

這種環保不是講講就算,傳媒的資料不再是紙本,只有 Links,禮物也沒有甚麼鎖匙扣,攤位幾乎沒有怎麼佈置,大幅減少素材,看起來的確沒有香港的展覽那麼輝煌花巧,但老實說,誰有時間欣賞呢?傳媒和參加者的禮品是 Keep Cup 咖啡杯、Avanti 水壺、Crumpler 背包,全部都是澳洲的著名品牌,又是可以重複使用,設計實在有型,如果看不到 Australia 的字樣,根本和一般產品沒有分別(天啊,這才是送禮的真正意義吧!要人家把你的公司標誌放在身上賣廣告,是不是有些強人所難呢?)我馬上就把 Keep Cup 和水壺拆開來用,兩天下來,起碼省下了 5、6 杯咖啡的紙杯和膠杯。

Percy Leung:香港音樂廳內的尷尬事

光看香港學童學樂器的風氣,其實難以完全說明我城古典音樂發展停滯的問題癥結,讓我們來說說本地音樂廳聽眾各種有/無禮舉止,可能更有啟發性。
By simply looking at how Hong Kong’s children learn the musical instruments cannot fully explain the stagnation of the development of classical music in our city. It is essential to look at the behaviours and etiquettes (or lack of) in the city’s concert halls. The following two areas deserve greater attention.

廖康宇:廣告最緊要有創意?但教主唔係咁諗

近來網上流行分享泰國廣告,就連本地龍頭媒體「100 毛」都要仿效。泰國的廣告大賣溫情,強調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叫人無不動容。而且題材新穎:時有愛情、時有驚慄,天馬行空,甚具創意。一般人想起廣告創作,必定會覺得創意是最重要。但美國廣告界教主大衛奧格威(David Ogilvy)曾經在著作 Confession of an Advertising Man 中指出,他不會接受他的員工以「創意」來形容他們的工作。奧格威認為在廣告行銷當中產品是最重要,一個好的廣告應該要令觀眾留意產品,帶來銷售效果,而並非令觀眾沉迷於廣告本身。

Moyashi:聖巡的真實與虛構

前陣子有朋友來探訪,他不是專程來見筆者,只不過剛好路過筆者家附近,順便打個招呼。說路過有點不準確,因為他是故意「路過」—— 這個朋友正在「聖地巡遊」(或作「聖地巡禮」)。所謂「聖地巡遊」,就是親身到訪電影或動畫等作品的真實場景,感受故事發生的空間。他一面走一面說明,拿出平板展示原場景的圖片,原來樓下的行人路是動畫「加速世界」中的某個場景。筆者在那一刻才發現,自己每天如常經過的行人路、橫過的馬路,竟然是某作品中的場景。

石 Sir:居英工作篇 —— 守舊的工作文化

誠如上篇所言,石 Sir 在英國工作經驗有限,以下只限本人所見所聞。上篇稍提到本土英國人工作上常見的不足之處:國際視野稍缺,尤其對亞洲文化不熟悉。而我也觀察到另一點,與此相關:英國人工作態度普遍因循守舊。所謂因循守舊,指不少人的工作態度是:以往是怎樣做就怎樣做,幾十年來怎樣就怎樣,不會改變。

鄭立:共產超人 —— 共產黨都有好人,而且還是超人?

一般人如你我取得國籍靠投胎,而超人像孫悟空一樣,是靠抽獎,出生時被隨機丟到了美國,而變成了一個美國佬,不用移民和領甚麼綠卡。如果他被丟到共產國家會怎樣?「共產超人(Superman: Red Son)」這個作品裡,超人還是超人,可是還是嬰兒的他,落到地球時卻因為落地點有些微不同,而掉落在烏克蘭的集體農場。當時的烏克蘭被蘇聯統治,導致他自小被洗腦教育思想毒害,反正我們都很熟悉是那種。

奧比斯:秘魯救盲任務

奧比斯眼科飛機醫院在秘魯特魯希略進行為期 3 週的培訓計劃,以加強當地眼科團隊的技巧。這是奧比斯眼科飛機醫院在 1982 年第 1 次訪問後,第 6 次在秘魯執行任務。跟舊眼科飛機醫院 DC-8 相比,現在的奧比斯眼科飛機醫院設備得到了顯著改善,儘管設備及訓練技巧已經取得了巨大進展,秘魯的局勢仍然非常具有挑戰性。

方俊傑:「無聲絕境」—— 殺出一條新血路

我衷心佩服「無聲絕境」的導演 John Krasinski,不單因為娶到 Emily Blunt 做老婆,還因為諗得出「無聲絕境」的概念。明明就是見慣見熟的「末世凶煞」,怪獸襲地球,人類死剩種一步一驚心,配合突如其來的聲效去營造驚嚇效果。個怪獸可以係外星人、係病毒、係變種生物,甚至係人類,類似橋段早早拍到爛晒。「無聲絕境」居然諗得出行去另一邊的極端,創造一個連觀眾食爆谷都會全場聽到的靜默環境,又是一個新境界。

Moyashi:都市的摧毀與再構

可能是「多啦 A 夢」和「櫻桃小丸子」之類,以日本 6、70 年代為故事背景的長壽動畫印象太強烈,許多人對下町與商店街組成、充滿活力與人情味的日本平民風景擁有無限的幻想。然而,幻想非我們異邦人的特權,日本在 2000 年代頭曾盛行過一股「昭和熱潮」。「三丁目之黃昏」(2005)將昭和 30 年代的東京下町描寫成「生活雖艱苦,但充滿希望與人情味」的生活空間。

唐明:完美監獄給現代的啟示

Santa Stefano 小島從古羅馬的時代就已經被用作監獄,奧古斯都的長女 Julia,尼祿的妻子 Octavia 都被流放至此。但今天所存的環形監獄,採納的是英國哲學家邊沁(Jeremy Bentham)的設計,他建議將工廠和宿舍合併建造,環形排列,在圓心設立看守塔,好令所有人在監視下一覽無遺,精妙之處是看守塔可以使用屏障窗簾等掩護,則被監視的人永遠不會知道看守到底在監察誰,甚麼時候在監察,以令他們自覺遵守規矩。此一構思的顛覆之處是其震懾效應不在於幽閉,而在於透明。

李明熙、Kimberlogic:直布羅陀馬騮山 華倫西亞放火節

在山頂可 360 度看到直布羅陀全巿,山上有兩個賣點:一個是玻璃地板的架空觀景台 Skywalk,今年 3 月請了演 Luke Skywalker 的 Mark Hamill 來剪綵,但山本身不高,沒半點驚險感;另一個是數之不盡的猴子,我們對猴子從不抱好感,看到不少遊客抱著猴子拍照,真替他們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