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共930篇|

鄭立:白手興家的原罪

萬一你是白手興家,創業成功,名成利就,那豈不是苦盡甘來,歡天喜地嗎?當然,這是值得欣喜的事情,不過,你會發覺,你甚麼都沒做,就多了一些不知為何總是看你不順眼,想你失敗的敵人。你會莫名其妙,很多時你不認識他們,甚至人生完全沒有交集,為何他們會無端討厭你?

Chester Ho:人工智能持續突破,但為何要恐懼?

轉眼間,AlphaGo 擊敗圍棋高手李世石已經是一年前的事情。過去一年,人工智能有持續的突破,例如 Google 把深度學習應用在語言翻譯領域,不但提升了自然語言的翻譯質素,翻譯系統更能夠自行發展了一套方法去學習語言。從前人們聽到這種科技突破必然會興高采烈,並期待新科技可以改善生活。可是,現在我們每次知道人工智能的新發展,都會有懷著矛盾的心情:我們仍然期待新科技帶來便利,卻同時害怕人工智能有朝一日會取代人類。

利雲:最後十輪,英超勝利大逃亡

唔覺唔覺,英超又進入最後大直路,得返最後十輪賽事,冠軍應該無咩懸念,熱刺、曼城似乎可以保住歐聯席位,問題係利物浦、曼聯、阿仙奴拎到尾席。除咗前列位置,榜尾形勢都爭持激烈,由榜尾嘅新特蘭到第 15 位嘅李斯特城相差十分,究竟邊三隊降班呢?邊隊能夠勝利大逃亡呢?

李明熙、Kimberlogic:熊本城的氣派及鹿兒島指宿砂浴

當天下著毛毛細雨,我們笑說,帶有地震傷痕的熊本城,更有一種凛冽的歷史感。對於熊本城的復修工程,我倆都看得嘆為觀止,他們就連掉下來的一磚一瓦,都寫上號碼,分批存好,務求重建跟原貌一樣。整個修復費將會用上 600 億日元,計劃在 2036 年完成。花 20 年去修復?難怪工人可以如此仔細地把磚瓦記錄。我們都在籌募箱捐奉,並誠心祈求熊本城在這 20 年間,不再遇上天災橫禍。

紅眼:電影自有波鞋寶鑑

早前有一少女四處尋鞋,聲稱在鞋舖見過,後來就見不著了。細問是何許款式,結果只得兩個線索:Nike,粉紅色。自問不是福爾摩斯,唯有苦笑不語,很難想像這年頭還有人只記得看顏色,不認得鞋款。輾轉數周,少女忽然傳來喜訊,照片一張,原來在網上碌來碌去總算找到了。隔著手機忍不住大笑,遂問:「你有看過「阿甘正傳」嗎?」不認得鞋的長相,至少也該多看幾部電影。

鄭立:秘密月亮——捉住對狗男女浸佢地豬籠

秘密月亮(Secret Moon)是一個是一個死死團大戰情侶的遊戲,甚麼叫死死團?死死團就是因為自己沒有伴侶,或者伴侶令自己不滿,所以對於甜蜜的愛侶非常妒忌,誓要將之拆散摧毀的人。這遊戲背景就是封建時代,和那些現在基本上已沒甚麼人看的文藝片或者「雷雨」差不多,發生在一個資產階級世家大族,裡面的大小姐,給一個擺明沒有錢的廢青搞上。

Live Norish:杜林普誤稱恐襲 瑞典如何應對假新聞?

杜林普就任美國總統後,新政府團隊除了炮製出「另類事實」( alternative facts)一詞,被斥玩弄語言偽術之外,新政府還不時狠批主流傳媒散播假新聞、混淆視聽。有趣的是,杜林普上月出席在佛羅里達州造勢集會時,錯誤暗示瑞典遭恐怖襲擊,此言被質疑並非事實,網民隨即嘲諷他才是製造假新聞的罪魁禍首。事隔數天,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近郊移民區發生暴亂,到底是杜林普一語成讖,還是瑞典治安真的因為移民問題變差了?

阿嬋:高第式超現實建築 華德福建築奧秘

1919 年始創的華德福學校(Waldorf School),以奧地利哲學家、教育家兼作家 Rudolf Steiner 創立的人智學(Anthroposophy)為基礎,主張從小透過藝術、工藝、玩耍等,讓小朋友發揮想像以及尋回自己的靈性。此具爭議性的另類教育於歐洲實踐多年,近年於中國也備受吹捧,但原來除了教育法具開創性外,Rudolf Steiner 的建築師身分及其作品,對建築設計也影響甚深。出自他手的作品,跟其所提倡的教學方式一樣非主流,其流動、不規則的建築形態,處處展現出其著重人類與靈性結合的哲學思想。

鄭立:控制你的妒忌心,老闆

很多有過創業經驗的人,跟你談甚麼人會創業,很常會見到這樣的說法:一個人創業,不太可能純粹為了錢。大家都會說,其實創業者,多數是有一道底氣。所謂有一道底氣,簡單來說,就是不甘於平凡。可能你追求的還是大富大貴,但並不是單純的富貴,就這樣繼承你老母的遺產或者中一次六合彩,不是這種富貴,而希望自己因為自己創造的財富而顯貴。

英雄:特首選舉的短袖子與私生子

魯迅在「小雜感」一文中曾經寫道,「一見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臂膊,立刻想到全裸體,立刻想到生殖器,立刻想到性交,立刻想到雜交,立刻想到私生子。中國人的想像惟在這一層能夠如此躍進。」這段文字鞭辟入裡,將中國人的特性描繪得入木三分。為甚麼要提魯迅這段舊文?全因百年過去,這段說話依然深烙於中國人的 DNA 之中。

方俊傑:「活埋 35 夜」——值得用幾多條命來換一條命

寫電影觀後感,最怕劇透。一劇透,預了會被咒罵;有時迫於無奈,不劇透的話,根本無字可寫,就只好自私一點地慷慨就義。都盡量唔好爆結局啦,未開場已經預知結果,就似知道比分後觀看錄播足球賽,真係無癮到極點。所以,見到香港片商將韓國災難片 Tunnel,改名為「活埋 35 夜」,實在很驚訝,也相當吹脹。

唐明:不快樂更好——馴服抑鬱的邱吉爾

我們印象中像一頭老虎狗那樣剛猛的邱吉爾,小時候蒼白消瘦,加上口吃,即使心比天高,卻十分自卑,即使成年之後也沒改善,根據邱吉爾私人醫生莫蘭男爵 Charles Wilson 的日記,邱吉爾初入政府幾年間狀態極差,充滿焦慮和絕望,一不留神就有自殺的念頭:「當一輛列車駛來,我不敢站在月台邊緣,最好有個抱枕之類的東西擋在我跟列車中間。我也不敢站在船邊往下看,下一個動作可能就會結束一切。」

紅眼:「四重奏」之夢想醒來後只是一場夢

四重奏(Quartet)的意思,字面上即是四件樂器繞著一個主旋律合奏,也儼然是一個說故事的獨特節奏,一套細節豐富、不容易完全解讀的敘事手法。在坂元裕二的劇本下,「四重奏」的主角真紀、別府、家森和小雀,除了當真組成了弦樂四重奏團隊「Doughnuts Hole」,角色之間的互動都有這樣的連結。四個人的故事,就如不停為彼此的情節作鋪墊,是對方滑音時的點綴,休止靜默時的註腳。

方俊傑:「創世魔劫」——人類不比喪屍值得存在

喪屍片大熱,陸續有來。粗疏地分類,一類像「生化危機」(Resident Evil),英雄打怪獸,賣點是官能刺激。你當班喪屍是恐龍是金剛是外星人,也可以。另一類像「屍殺列車」,靈感可能來自 The Walking Dead,講人類面對絕境時的人性顯現,賣煽情。第三類,似這齣英國片「創世魔劫」(The Girl with All the Gifts),講整個人類文明應該如何自處。接受不到聽道理的,可能會嫌悶嫌平淡;喜歡思考一下的,大概會欣賞電影提供另一種視點。評價兩極,很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