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共872篇|

江皓昕:「月亮喜歡藍」——如果何寶榮和黎耀輝是黑人

香港終於有一個漂亮的外語片譯名。月亮喜歡藍,意境溫暖而深沉,取自原著舞台劇「In Moonlight Black Boys Look Blue」,以至電影版中的一句對白:在月色照耀下,黑人看起來也帶點幽藍。這一個「藍」還吃了同音字「男」,點出這是一部同性電影。

鄭立:創業者應該有薪水嗎?

如果這個企業是合資的,特別是有投資者出錢,例如基金投資者時,就會出現這問題。自然地,創業者沒有錢才會需要出錢的人,企業裡有一個會行動但不太有錢的創業者,以及投資者投下的資金。那我們應該用這些資金,去支付一個固定的薪水給那位創業者嗎?

阿嬋:不為人知的設計故事 選票設計令布殊當上總統?

當坊間談論設計,很容易套用美觀/實用、天然/人工、自我膨脹/社會關懷、簡約/複雜等對立概念,但除此空洞的形容詞之外,那設計到底好在哪?實在很難說得清。與其光對成品評頭品足,倒帶去發掘那設計品由意念到落實所走過的迂迴曲折,背後那極其複雜的實際操作,那無數的遊說與妥協,以至把設計放諸時代和社會脈絡,也許是賞析和批判設計的不二法門。Netflix 本月推出的紀錄片「抽象」(Abstract),就嘗試帶觀眾穿梭各個設計領域,從個別設計大師的腦袋和經歷出發,進而了解多一點不同的時代、城市和社會。

利雲:李斯特城再創奇蹟?

終於、終於,FIFA最佳教練都要放棄喇!李斯特城宣佈炒領隊雲尼亞里。再唔炒,就唔洗再炒啦,因為英超已經完成咗三分之二嘅賽程,而身為上季神奇球隊李斯特城由天堂跌落地獄,飽受降班威脅,打破上屆車路士創出嘅多項最差衛冕冠軍成績,暫時同榜尾嘅新特蘭只係相差兩分,炒領隊係顯示管理層防止降班收場嘅決心。李斯特城今季究竟出咗咩問題?

陳蕾:荷里活黑歷史

荷里活素有夢工場之稱,歌舞愛情片 La La Land 以追逐夢想為主幹,向經典影片致敬的橋段為人津津樂道,在今年奧斯卡橫掃 14 項提名,追平最多提名紀錄。不過,荷里活也曾有一段迫害自由意識的過去,70 年前的「荷里活黑名單」提倡意識形態審查,令不少業內人士受獵巫式打壓,星光夢碎。

江皓昕:「第一夫人」——沒多少個妻子會親眼目睹丈夫被爆頭

英文片名「Jackie」,Jacqueline Kennedy 的暱稱,就是創作人開宗名義的跟觀眾說:「小心,這會是一部很私人隱密的人物故事。」所謂私人隱密的意思,就是主角雖然是美國第一夫人,故事卻聚焦於她的個人情感變化和心理狀態。站在世界之巔,我們不談國仇家恨,只談風月。

綠色和平:香港人,你快樂嗎?

「港青裸辭出走歷盡人生百味」、「情侶窮遊世界愛得及時」,我們每看到這些新聞,或多或少覺得這些都是離地和任性的故事,內心卻又按捺不住懷疑自己:每日暮晨起床上班,為生活博得千金,買盡心頭好,甚至窮盡餘生換來蝸居,但我快樂嗎?為甚麼我們「賣了任性,日拼夜拼,忘掉了為甚麼高興」?這條看似簡單的問題,是很多香港人無法回答的人生難題。

Chester Ho:不談口號式綱領,只談踏實轉型

電影「我,不低頭」(I, Daniel Blake)描述英國一位患有心臟病的工人申請失業救助金,卻被繁瑣的申請流程折磨得苦不堪言。電影上映後在英國引起極大迴響,有人說電影誇大求職中心的官僚程序,污衊部門的形象,導演卻斬釘截鐵強調故事裡頭的情節都是事實。面對冷漠無情的制度,男主角那句 When you lose your self respect, you are done for,把草根階層的心聲鏗鏘有力地說出來。

紅眼:致已逝去的日系摺機年代

難得休假數天,空降台北,與幾位讀書時期認識的八十後舊同學漫談長夜,畢竟都是十年起跳的日劇迷,對近期大熱的「逃避雖可恥但有用」雖一致力讚,但熱情有限。兩杯過後,當酒吧突然播起 SPEED 的「White Love」——確實是一家品味不俗的酒吧,頃刻,喉頭一甜,那感覺也許反覆聽一百次星野源的「戀」都不會有。遂問席上眾人,平生最愛哪一部日劇,哪一首主題曲,客觀來說,過譽的「逃避雖可恥但有用」和「戀」純屬時令小炒,十大不入並不出奇。

鄭立:商人很現實,但你知道短視的現實是危險的嗎?

在香港這樣的社會中,「很現實」,在意義上,常常並不是一種貶低反而是一種讚美。在香港很喜歡用務實,現實這樣的事情是形容自己或稱讚別人,倒過來說,如果說一個人很理想主義,那多數是有著諷刺意味或者貶義。在香港你說一個人理想主義,大概就是指說的話不切實際,務虛而一事無成。

原人:悲情的黑色旅行——離不開戰火的巴爾幹

波斯尼亞、柬埔寨、波蘭,有何共通點呢?他們都是黑色旅遊熱點,旅遊中找回可怕戰爭和屠殺的記憶。黑色旅遊是一種文化旅行,不少港人旅行愛好遊山玩水,吃喝玩樂和購物,但有否想過走入本地人的遭遇,望著滿佈子彈孔建築,走入被炸彈破壞得支離破碎的大屋,聽著當時人回首黑色的歲月。

唐明:扮咩離地?

簡單來說,人可以離地,但不能沒人性,尤其當你的工作是跟人打交道,譬如說從政。戰後邱吉爾連任失敗,英國人普遍覺得他就是個「大寫的離地」,因為他代表戰爭、貴族、大英帝國,逆歷史潮流,大家不想再看見他。連邱吉爾夫人也深表認同,老先生一輩子沒搭過地鐵,沒出過白廳範圍,在倫敦其他區他會迷路。

紅眼:特修斯之船與客製化商品

比奢侈品更上一層樓的,是如今大行其道的所謂客製化商品。傳統上,買專業耳機,連同做耳模的話,會比較昂貴;而選擇買正式西裝,tailor-made 就是客製化,自然亦貴幾倍,更不用說高級訂製服(Haute Couture)。製作高級訂製服的設計師和時裝店都有嚴格認證,有著官方之中的官方地位,然而,情況相反的是,目前潮流界不少客製化商品,如手錶、著物和球鞋,都屬於非官方產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