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共1587篇|

李明熙、Kimberlogic:拉巴斯遇遊行 科帕卡瓦納大啖歎鱒魚

在玻利維亞三週,停留四個城巿:Tupiza、Uyuni、La Paz 和 Copacabana,除 Copacabana 外,我們在每個城巿都遇上遊行,在 La Paz 這個行政首府一週,就每天都有不同規模的遊行。可幸我們遇上的遊行屬於平和,只是叫叫口號,唱唱歌,向路人派發宣傳單張,小則幾十人,多則上千人亦有。有趣的是,一個遊行隊伍中,有不同的組織作出不同訴求,領頭的是工會,中間有動物權益、文化保育,殿後的是宗教團體,總之有橫額有旗幟就可以參加遊行隊伍,而我們看得最多的是「Coca is not Cocaine」遊行隊伍。

李衍蒨:邊境的骨骸

駐邊境的巡邏人員於稍早追截 7 個非法入境者時找到這具屍體,這具屍體當時位於沙漠範圍的一棵樹下面。發現屍體的位置是距離美國亞利桑那州圖森市西南面約 30 哩。這眼前的屍體,跟一般我們對屍體認知的外觀不一樣。他的皮膚完全風乾,已經變黑及變成皮革質感。這都跟長期暴露在太陽及低濕度的環境有關。調查人員隨即於屍體身上掛上了他最新的代號及名字,「17-1568-John Doe」,是該殮房於 2017 年接收的第 78 具從墨西哥嘗試走到美國的非法入境者屍體。之後,便放入白色的屍袋,放入大雪櫃。

鄭立:頭等艙列車 —— Russian Rail 的全面改良版

「羅剎鐵路」,又稱為「俄鐵」,這遊戲雖然好玩,還是有一些限制的,那就是它是一個需要很專心的遊戲,要完成一個策略,需要很早就計劃,而不能半途出家。例如你想要造最高分的西伯利亞鐵路,就要一開始拿相關的加分工具,最後兩回合才修成正果。如果你中途分心跑了去做別的事,到最後往往完成不了。這遊戲的作者,大概也意識到這些羅剎鐵路的限制,而創造了新的遊戲,就是這個「頭等艙列車(First Class)」,玩過的人,會發覺它無疑是從羅剎鐵路派生出來的遊戲,並針對性的從規則上修正了以上各種問題。

Gloria Chung:有初戀感覺的朱古力

為甚麼情人節要吃朱古力?吃 Macaroon 不行嗎?棒棒糖呢?這個問題一直纏繞在我腦海,每年 2 月 14 都會叫我苦惱。無論如何,百多年來,朱古力已經和戀愛扯上關係,好的朱古力會讓人有初戀的感覺。如果你今年要隨俗,向另一半送朱古力,在香港我覺得非常好的選擇並不多。

方俊傑:格雷的五十道色戒 3 —— 人生真係童話過童話

未知底蘊,跑去看第一集,中伏情有可原。換了導演,希望第二集會有改善,結果又自殺一次,也算有個理由。第三集了,還要去送死?除了有病,已經再沒有解釋。對,我認我是病態,開了個頭不看到結尾便不心息。當年「吸血新世紀」,我都可以由第一齣追到第五齣,無理由頂唔順區區「格雷的五十道色戒」。

Moyashi:文庫本的誕生

每年的書展總搞得像嘉年華一樣,不斷強調入場人數,政府似乎認為自己是「創世紀」中的上帝,用幾日時間就可以創造出閱讀文化。所謂閱讀文化並非單純一個人坐著看書,而是作為社會集體行為有其構成要素,最基本的是識字率、書籍印刷技術、及書籍流通市場。西方英美德等國家在 19 世紀中前期已經達到了以上的條件,而日本在明治開國的數十年間,書籍閱讀與國家現代化一樣搭上由西方趕來的高速列車。

阿嬋:一手設計了一座城市的建築怪傑

世界上不少偉大的城市背後都有一個偉大的建築師,如果巴塞隆拿是高第的,那麼盧比安納就是 Jože Plečnik 的。他在國際上的名氣遠不及其他明星建築師,但其為斯洛文尼亞首都盧比安納(Ljubljana)以及附近的東歐城市設計的多個地標,為當地的城市景貌、美學、格調、城市文化身份,以至人們的公共生活起了相當關鍵的作用。

鄭立:天威勇士 —— 用功夫加美少女將冷門玩具起死回生?

你問會變形成飛機和汽車的機械人,大家第一個想起的當然是「變形金剛」,不過受歡迎的東西當然有模仿者吧?變形金剛在同時期有一個對手的,就是 Machine Robo,雖然很多人以為他們抄變形金剛,但這絕對是大人冤枉他的,因為他比變形金剛更早出現。一將功成萬骨枯,變形金剛踩著 Gobot 成為了經典,後者被打到殘廢,玩具賣不出去。持有這線玩具系列的日本公司,要怎樣拯救這殘局?最終他們痛下險著,啟用了日本的創作者。

Live Norish:「瑞典溏心風暴」—— 從 IKEA 創辦人去世看家族理財

中國人有句古語:富不過三代。後人得到先人的財富不懂得珍惜,變得揮霍無度,最終坐吃山崩的故事比比皆是。但自世界近代史上最富有的 Rothschild 家族計劃出一系列的家族理財安排後,大部分歐美富庶家庭都爭相仿效,設立家族信託、家族基金、以家族資産控股集團等傳承財富,IKEA 創辦人 Ingvar Kamprad 就是其中一個家族理財的能手。

唐明:從文盲到貴族的大變身

說優雅的語言,愛高雅的藝術,成為歐洲宮廷文化和貴族教養的最重要部分,需要不斷的大量投資才能維持高水準,資助藝術家、作家成為歐洲貴族文化的另一大傳統,文藝復興以來多少的畫家、音樂家、藝術家、思想家,無不是貴族資助的結果,此風在 19 世紀的俄國依然如故,譬如柴可夫斯基就是由梅克夫人長期「包養」,兩個人書信往來了 14 年,卻從來不見面。

包大人:倡議式公關有如按摩

倡議式公關是一門學問,壓力團體要向政府表達訴求的同時,態度可不能過分強硬,不然就會被標籤為反對派,到時候想跟政府好好的對話可難了。包大人一向認為倡議式公關有如按摩,力度要恰到好處。太用力的話,對方會痛;相反,太溫柔的話,大概連搔癢也談不上。適當的按到對方有感覺,那就足夠了。

鄭立:死剩種 —— 和平對和平相安無事,和平對暴力渣都無得剩

在我們的社會裡,我們自小就被教育外面很多壞人,除了親人之外全部都不可靠,千萬不要輕易相信別人。不知是否這樣的原因,導致了我們這邊很流行玩狼人遊戲,體驗怎樣不信任人和找出間諜。不過狼人始終是分為村民和狼,大家身份一開始就定好,沒得自由選擇,很多人就常常抱怨怎麼又是當村民。那麼到底有沒有那種互相猜對方是否值得信任,但又不用分陣營的遊戲呢?有,那就是這個叫作「死剩種(DEAD LAST)」的遊戲了。

Gloria Chung:比利時 —— 如何變成青口大國

一年消耗 60,000 噸青口的比利時,其實沒有生產青口,但因為河運發達,成了青口大國。在比利時吃到的青口大多來自荷蘭西部的海岸 Zeeland,16 世紀開始,利用運河 Willebroek,貫穿比利時和荷蘭的河 Schelde,以運送海鮮,此路線連接了布魯塞爾、安特惠普、荷蘭和北海,能每天直送海鮮到布魯塞爾市中心的 Place Sainte-Catherine 教堂廣場。冬天的漁獲較少,只有青口當造,而且價格便宜,是當年「窮人的肉」,現在卻變成「黑金」般矜貴。比利時人吃青口的方法很簡單,乾葱、白酒、番茜、牛油,讓青口的鮮甜肉汁做主角,無需烹調修飾,有些做法會加忌廉,叫做 Moules à la crème,現在亦有不同版本,如加入咖哩粉等等,無論如何,最後一定要跟薯條吃,才是最正宗的 Moules Frites(青口薯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