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共2194篇|

包大人:華為「以夷制夷」的公關策略

近日華為 CFO、創辦人任正非之女孟晚舟在加拿大應美國要求被逮捕,中國和美國之間的緊張關係急速升溫。公司一直因為其創辦人任正非獨特的軍方背景等,受到美國政府調查,從大約 2011 年開始就在美國及澳洲等國受到各種限制和禁止,企業聲譽危機重重。有趣的是,在危機之中,華為選擇幫自己維護形象的,是美國的公關公司。

方俊傑:「生命中的美好意外」—— 成佛成仙的智慧

寫過「反斗車王」等迪士尼動畫劇本,Dan Fogelman 本身就應該要擅長用一種有趣味得來老少咸宜的方法去散播正能量。為悼念亡母,執導的新作「生命中的美好意外」,筆鋒一轉,化喜為悲,看到尾,都是喜。花盡心思搞出一個相對複雜的故事,其實只想說 8 個字: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鄭立:特斯拉對愛迪生 —— DC 今次不再對抗 Marvel,而是對抗交流電了

大家都知道,超級英雄的兩大家,是 DC 和 Marvel。前者有超人和神奇女俠,後者有復仇者聯盟,他們的電影大家都看過了。只是對超級英雄有興趣的朋友,想要玩桌遊,該玩甚麼呢?當然就是這個「特斯拉對愛迪生」了。

Moyashi:今日我最慘

香港人總覺得日本的樓價低,等於日本人生活必定非常幸福,最起碼也比香港人好。彷彿房價是世上唯一的社會問題,只要房價相對夠低,那裡就是桃花源。日本沒有房價問題,地方都市房屋多過市民,這個不是天堂,在日本人眼中反而是國家衰退、前路不明卻不見退路的地獄。

伍常:東坡何價?

為何一件講到是「有今生無來世」的中國千年藝術文明遺產,會在現今的二手市場成交中及不上一個外國在世藝術家?蘇東坡公認為過去一千年來最偉大的文人書畫家,當我們已經出到中國藝術史中的「無敵王牌」去與西方當代藝術家 PK 抗衡時,竟然都要輸足幾個馬位,何解?

鄭立:小生怕怕 —— 點解有鬼,皆因我講多錯多

「小生怕怕」的故事,講述鄭文雅飾演的女主角是個寡婦,先後有三人當選成為她的丈夫,但他們都慘遭命運輾碎。為了確保自己遺下的資源不要益政府,三隻鬼決定主動欽點一個大家認同的人選替補。那個人就是譚詠麟飾演的節目主持,這三隻鬼只因為他們都喜歡聽他的節目,就小圈子的決定由他當 Plan B 了,十分兒戲。本來萬事俱備,以為可以奪回這關鍵一席,守住鄭文雅平凡的幸福。

唐明:忘恩負義的大佬

但人總是犯賤的,一群小弟,好逸惡勞,吃裡扒外,翻臉不認人,常常覺得大佬阻住地球轉,只不過,他們一出事都可以找人幫忙,甚至包底。列根總統講過一個故事:美國人和古巴人吹牛誰更幸運?古巴人說當然是我,我的國家出事,我有地方可逃;你的國家出事,可以往哪裡逃?

紅眼:「億男」—— 富豪陷阱,金錢遊戲

由窮光蛋變成「億男」,一夜之間攀上天堂,一朝醒來又跌落地獄。天降橫財,卻遭朋友夾帶私逃,幾億獎金最終一毫子都沒剩下來。一男四出尋訪他的其他土豪夥伴,卻發現他們每個人都財迷心竅,口說一套,心裡另有一套,人前人後神鬼難辨。表面上,他們都已經看穿金錢遊戲,各有一套所謂的經驗之談、財富理論,結果當局者迷,自打嘴巴。有人扮演風光的人生教練,實則神棍一名,有人淪為賭徒,又有人是守財奴,玩弄別人也騙死了自己。金錢囚徒大都口徑一致,認定世間一切皆有定價。人有價錢,時間有價錢,連建立一個夢想,發一場夢,都可以標價出售。

Moyashi:九龍城寨進行曲(十)—— 下町九寨

將過去美化,是一種對當下危機與變動恐懼的反動。因為人類普遍不願意面對自己不熟悉的生活,所以透過回溯歷史,把自己的價值與期望正當化。19 世紀末的美國民眾面對移民與外來價值的出現,透過美化過去的農村生活,強化傳統的家庭道德價值。相同邏輯下,「昭和熱潮」想像戰後「捱過出頭天」的歷史,是日本面對 8、90 年代經濟衰退的文化反動。

李衍蒨:失火「天堂」—— DNA 進步的代價

本年 11 月中,加州天堂鎮的山火肆虐。經過火舌洗禮後,整個城市都滿目瘡痍。當地兩所大學裡面的法醫人類學教授都馬不停蹄,開始到火災現場搜索人體骨骸,務求可以帶回殮房,利用 DNA 技術去企圖鑑識死者身份。同一時間,亦有超過百人志願團隊加入去進行搜索,希望可以加快鑑識腳步,令受影響家庭早日脫離傷痛。

亢泰:可憐的賀建奎

「人民日報」說的是老實話,因為按中國的標準這的確是一個創舉。中國一向所要求的就是「人定勝天」。中國要控制「天」,掌握大權的人比如皇帝,他就是「天子」,他要怎麽就得照辦,如果不符合自然,就要按照他的意願去「改」。現在賀建奎搞成基因編輯人體實驗,更是令人興奮之極,竟然把韜光養晦的政策一時忘記了,洩露了天機。

石 Sir:脫歐與我何干?

不過脫歐亂局,對石 Sir 這一類港人移民而言,影響實說不上很大。強硬脫歐,最終受害的,不是那位家住古堡級大宅的 Jacob Rees-Moggs,亦不是在報章隨便打嘴炮也生活無憂的 Boris Johnson,更不是孩子有德國護照的 Nigel Farage,而只會是伯明翰附近車廠被裁員失業的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