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生活

|共2074篇|

百年 Bauhaus:政治無法阻礙的設計潮流

一百年前的世界已經很「摩登」,現代主義思潮正盛。德國的 Bauhaus(包浩斯)設計正正誕生於 1919 年,當年大師設計的檯燈、座椅,至今仍堪稱經典,始終不落後於時代,甚至香港人喜歡的品牌「MUJI」其實也是師承 Bauhaus。這股思潮影響深遠,背後故事亦甚有意思。

Selfie 世代下,貼紙相機如何掙扎求存

香港的 8、90 後,學生時代拍了不少貼紙相,超白大眼美顏…… 算是最早期的 PS 照。後來人大了,科技發達了。你不再跟人擠進箱內影相,年紀小的更有 iPhone 隨時自拍。貼紙相機跟電話亭一樣,漸被時日淘汰。如今大型貼紙相機製造商 Make Software(メイクソフトウェア)宣佈破產。其他同業又是如何掙扎求存?

訪問伊東豊雄:當今建築需恢復人類與自然的親密關係

伊東豊雄是日本當代在國際上最享負盛名的建築大師之一,他不但在 2013 年奪得普立茲克建築獎的殊榮,在 2016 年更成為紐約 MoMA 日本建築群星展的主角,其建築美學成就早獲全球肯定。年屆 77 的伊東豊雄至今仍孜孜不倦的創作,對世界建築的未來念茲在茲。他在與 *CUP 的訪談中強調,當今建築師應捨棄「征服自然」的現代主義心態,創造回復人與自然親密關係的建築。

「雙 11」後遺:如何告別衝動消費?

同一個週日,當歐美多國悼念一戰死難者,內地網民為購物節最後衝刺。誰都知道,這種興奮來得快去得更快,往往尚未到貨便在頭痛,當時怎會買了一堆垃圾?但人就是會衝動消費。嘉信理財的最新調查顯示,64% 受訪的美國人後悔為新衣、新車、度假及電子產品等一時的享樂花錢。那麼為何我們像是著了魔,明知要省吃儉用還卡數,卻仍忍不住手買買買?

由一出生開始,就已成為數據的一部分

現時人人、事事皆可成數據,生活中盡是收集個人數據的工具,孩子更是一出世就已被數據化,倫敦政治經濟學院媒體及傳訊教授 Sonia Livingstone 描述現今的兒童是「社會這個大礦井中的金絲雀」,語帶相關,既指他們一舉一動都受到監控,同時意味著這是個不祥的徵兆,但卻似乎仍未有人思考大量收集兒童數據會帶來的後果。

人在芬蘭,二手購物才是生活品味

在芬蘭首都赫爾辛基的郊區,明明馬路對面就是瑞典傢俬巨頭 Ikea,但 Kati Rossi 堅持帶著女兒和小兒子,在當地市政府設立的循環再用中心,尋找一個合適的二手書架。芬蘭人擁有良好資源再用意識,令當地一些二手店和循環物資站相當普及。「我不想買一些跟其他人家裡一模一樣的傢俬。在這裡,我只需要付出一點金錢,就能買到所需,而且,這樣做對地球更好。」

一張笑顏

“Count your age by friends, not years. Count your life by smiles, not tears.”
— John Lennon, English singer

用朋友來衡量年齡,而不是按年月計算。用微笑來評價生活,而非眼淚。
— 約翰連儂(英國歌手)

破釜沉舟

“Always bear in mind that your own resolution to succeed is more important than any other one thing.”
— Abraham Lincoln, 16th Presi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永遠記住,成功的決心比任何一件事都重要。
— 林肯(美國第 16 任總統)

粉紅色的文化史

走過鬧市中的窄巷,粉紅色的霓虹燈管,象徵了廉價和庸俗的色情交易。在 18 世紀的上流社會,罕見的粉紅色衣物,卻曾是奢華風尚的代名詞。幾個世紀以來,社會對粉紅色所代表的意涵產生了巨大變化,它曾經在不同時期被認為象徵女性,代表女權,有時它是色情、媚俗,有時它是高雅,甚至含有犯禁的意味。「所有顏色都有它的指涉,但我認為粉紅色確實是最具爭議性,同時最分裂的顏色之一。它能夠引起人們異常強烈的情緒,無論是好還是壞的方向。」

我們正邁向新白堊紀?

人類談論全球暖化危機多年,氣候變化到近年已經愈來愈著跡,聯合國亦警告溫度升幅超過 1.5°C 水平,一切將不可逆轉。有人樂觀認為,地球氣候始終會達到新常態,人類可以適應過來,但科普作家作家 Peter Forbes 最新文章卻指出,按目前預測,地球氣候最終可能與 6,500 萬年前白堊紀相似,那是恐龍尚未絕種的地質年代,人類不可能適應得來。

經濟不安的最後出路:歸隱山林?

所謂的「田園回歸」充滿了青山綠水的美好想像,摻雜了不少高度現代化社會中,對前現代、前城市化世界的鄉愁。實際情況是,除了地方社區經濟比都市更差,移居後找不到工作外,地方城鎮的社區關係極端封閉,對新移居者不友善,自治體固執而排外,就連地方政府都無從插手。

單手可揭紙本書,從此改變你的閱讀方式

古往今來,書籍除了輕微改變外貌之外,形式上幾乎仍保持舊貌。但書籍太大本,不方便隨身攜帶,即使是袖珍本,也必須空出兩手翻閱,不便於在繁忙時間的車廂中細讀文字,所以也難怪大多數人轉而以手機閱讀。紙本書究竟有沒有機會變得更「User Friendly」?

一公斤有多重?計量制度背後的階級鬥爭

一公斤實際上有多重?我們今日可能都依賴著可靠的電子儀器,無意深究或計較。然而,在重量和長度等公約單位得到準確定義之前,浮動的計量標準其實經常被當權者和執法機關操縱,並藉此巧取豪奪,剝削農民的收穫及偷取土地。追溯計量制度的發展歷史,一公斤的背後,實際上是一場漫長而激烈的階級鬥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