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生活

|共1815篇|

28 年前,克羅地亞獨立第一仗 —— 足球

同為前南斯拉夫加盟國,這個巴爾幹半島上的國家,知名度本來不及鄰近的科索沃、塞爾維亞,卻屢以運動上的佳績活躍於世界,世界盃正是其一大舞台。然而,足球運動並非第一次成就克羅地亞的名聲,早在 1990 年 5 月,當時仍屬南斯拉夫一部分的克羅地亞,正以一件足球事件為導火線,最終走上獨立之路。

作者的簽名,是無價之寶還是糞土?

近日,英國拍賣網站 Vectis 有一套 7 本的「哈利波特」(Harry Potter)待售,拍賣價估計為 9,000 至 15,000 英鎊。貴上逾千倍的價值,幾乎都來自作者 J. K. Rowling 於書上的親筆簽名。但與此同時,一位(不記名的)作家回鄉探望父母之時,在當地一間二手書店找到自己的著作。而令他匪夷所思的是,那居然是一本他簽了名的書 —— 上款寫著:給爸爸和媽媽。

合照

與時光一起合照
與快樂一起合照
與青春一起合照
與夢想一起合照

我們害怕忘記
把一切美好都擠進相片裡
收藏在心靈每個角落

幸福有時會忘記我們
但我們不可以忘記

【抉擇世盃】大家都是同族人,就必定要支持嗎?

今屆世界盃來到尾聲,將由首入決賽的克羅地亞,迎戰久未奪冠的法國。前者與東道主俄羅斯同為斯拉夫人(Slavs),按理勉強算有主場之利。但事實上,未必每個俄人都樂見克國捧盃。這不僅因為俄國是被克羅地亞淘汰出局,更因為在歷史及政治上,兩國關係複雜糾結。即使雙方同族也好,感情卻不算得親。

【故宮書摘】祝勇:猶在鏡中(節錄)

故宮博物院裡,存著春秋戰國以來的四千多面銅鏡,光影陸離,照亮兩千多年的歲月。只不過,在今天的鏡子裡,已經甚麼都看不到了。那圓形的或者棱花形的,無柄的或者有柄的鏡子,只是一些空的、已然失憶的鏡子。所有在鏡中出現過的人與物都消失了,除了一個銅綠斑斕的粗糙表面,甚麼也沒有留下,彷彿枯萎的花朵,見證著時間的荒涼。因此,在博物館裡展出的,通常都是銅鏡的背面,它們很少以正面形象出場。那些古鏡的背面,是遠古的龍飛鳳舞,是朝代的繁華盛開。

【星 CUP 人物】 居法潮人 Sony 談法式戀愛態度

「在法國居住,就算法文未通,都要識著衫!」法國棟篤藝人兼時裝潮人 Sony Chan(陳茗倫)也認同此番見解,認為法國人穿著品味甚少出錯,但她指出,法國人看重的美態,並不只是衣著打扮。今集「星 CUP 人物」,香港出生、居法多年的 Sony 繼續與陶傑談法文。甚麼是法式含蓄?原來法國人也常用委婉語和反話?她更分享自己的戀愛哲學,還有 17 年來跟法國男友「保鮮」的秘訣。

止步

“Success is how high you become when you hit bottom.”
― George Smith Patton, Jr

所謂成功,端看你從谷底反彈之後能跳得多高。
- 喬治巴頓(美國陸軍上將)

消失之地:曾經不能踏足的世界盃城市

俄羅斯世界盃終於進入最後階段,有球迷在電視屏幕前緊追每場賽事,亦有人選擇親赴現場,見證入球一剎觀眾席上數以千計球迷的歡呼聲。而且,球賽以外,可能更是他們人生首次踏入 Samara、Kaliningrad 或 Nizhny Novgorod 這些城市。未到過這些地方其實毫不出奇:「在 30 年前,你根本不被容許進入這些禁地。」這 3 個城市,雖在今日因為體壇盛事備受全球注目,卻可以追溯回冷戰時期那一段封閉、神秘和充滿政治色彩的過去。冷戰已過,世界盃的喝采聲中,蘇維埃的音容猶在。

載舟之水

“If my critics saw me walking over the Thames, they would say it was because I couldn’t swim. ”
– Margaret Thatcher, Former British Prime Minister

如果我的批評者看到我沿著泰晤士河散步,會說是因為我不會游泳。
– 戴卓爾夫人(英國前首相)

【世盃迷思】不同母語的比利時球員,說哪種語言才團結?

球星都愛說,踢世界盃是非一般的經驗。不光能為國爭光,亦因為同聲同氣。從落場的球員到場外的球迷,大家都以一樣的語言來歡呼怒吼,那份一體感絕非踢職業聯賽能夠比擬。但今屆殺入四強的比利時,卻是一支操多語言的國家隊。即使同為隊友,卻你有你說法文,我有我說荷蘭文。怎讓他們良好溝通合作無間,成為球隊爭標的一大關鍵。

教主伏法,再讀村上春樹「地下鐵事件」

奧姆真理教教主麻原彰晃早在 2004 年被判死刑,終在上週五被處決,距離由他發動的東京地鐵沙林毒氣事件,亦已相隔 23 年。日本作家村上春樹曾在事發翌年年初(1996 年),走訪 62 名涉事受害者,寫成「地下鐵事件」及「約束的場所:地下鐵事件 II」。事過境遷,重讀這兩部作品,日本文化中的某些特質是否已改變,還是種種的「惡」仍在肆意發酵?

方俊傑:最佳球員

足球賽事,有一項細節,我向來相當有意見。有關 MVP 的選舉。細如一場球賽的 MVP,往往在完場之前已經選出並公佈,視最後的幾分鐘如無物。假如,補時階段,某表現平平無奇的球員突然神勇,憑一己之力轟入反敗為勝的一球,不值得被選為最有價值球員?但入球時間推前十分鐘的話,又必定獲選喎。你話奇怪不奇怪。

夕立:為何松岡茉優會被稱為「自然派女演員」?

「日經新聞」最近公佈了日本最受歡迎女演員排名,新垣結衣、綾瀨遙、石原里美等女演員,名列前位毫不令人意外。值得討論的卻是在「急上昇女演員」排名裡面的兩位:松岡茉優以及吉岡里帆。她們在媒體裡面表現出來的形象與所謂「正統派女演員」大相逕庭,之前甚至有日本評論人以「自然派女演員」稱之,究竟她們出道到現在與其他女演員的分別在哪呢?

坐郵輪之前,你有計過墮海率和獲救率嗎?

近日發生了一宗海上「奇蹟」事件,一艘挪威郵輪在駛經古巴以北海域期間,船上一名 33 歲的海員失足墮海,搜索不果。但離奇的是,在接近 22 個小時之後,他被另外一艘剛好經過的嘉年華郵輪發現,並化險為夷。次「奇蹟」引伸出人們對墮海事件的各種猜想。過去有多少人在豪華遊輪上墮海?其中,又有多少人成功獲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