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生活

|共2320篇|

一定是凝視你太久
開始忘記自己的樣子

一定是你走得太近
太近我的未來

一定是你走得太遠
又離開自己原來的位置

【專訪】郭子健與黃鐦:用香港特色,跳出本土

影壇大哥的一席話,令新導演黃鐦受到「啟發」,構思出「刺殺黃大仙」這個電影計劃。故事講述解籤學徒乘師傅跌傷休養,聯同好友擅自替信眾解籤,而他們發現藉著人為的「運氣」,能改變一個人的行為,於是企圖透過「改運」,阻止區議員通過「VR 活化黃大仙」這項大白象工程…… 從本地的求籤文化,講到「運氣改變行動」,感覺有點神怪跳脫。但去年郭子健看過大綱,隨即接下監製一職。

手機成癮?不妨多買一部手機

沒有了智能電話,生活不知如何過。然而,智能電話是雙面刃:為人提供極大便利,同樣也為人帶來資訊疲勞。該如何擺脫無止境地沉溺於智能電話,又能保持與外界接觸?有人想出了新方法:多置一部低智能手機,即新一代極簡、功能有限的小尺寸手機。「華爾街日報」記者訪問了相關用家及生產商,了解這是否可行的方法。

告別百年傳統,日本銀行業逐步棄用印章

日本銀行業終於放棄了它們其中一個最古老的傳統行規。過去,日本國民在銀行開設賬戶或提取資金,都規定要使用個人印章,即所謂的判子。從日本幕府時期開始,判子被沿用至今,但礙於技術層面沒太大演進,已跟不上今日的金融科技革命。日本有部分大型金融機構逐漸醒覺,如今正改革體制,試圖摒除文件工序,提高效率,跟這個久遠傳統分道揚鑣,迎合年輕一代。

揭竿之時

“Let us not be content to wait and see what will happen, but give us the determination to make the right things happen.”
— Horace Mann, American educator

別甘於守株待兔,而是下定決心讓正確的事發生。
— 霍勒斯曼(美國教育學家)

富商後代的他們,何以把逾 10 萬件藏品的藝術館獻給政府?

18 世紀前,藝術收藏及展示主要限於貴族、統治者等私人享受及作消遣娛樂。18 世紀後半葉才開始有貴族把私人收藏開放參觀。然而,俄國卻有一個由商人之力而成的畫廊,他們更希望讓公眾共同欣賞,最後畫廊漸變為國家美術館,成為了俄羅斯國立特列季亞科夫畫廊(The State Tretyakov Gallery)。

語言學家為何要保育土著語言

語言消亡,優勝劣敗,人們只是轉向更為「實用」的語言,許多人對於語言消失或許並不以為意。有些人則將之類比作物種滅絕,對之感到悲傷。除了訴諸情感,有些語言學家則關注語言本身的損失。丹麥語言學者 Jeroen Willemsen 和 Kristoffer Friis Bøegh 就認為,從功利角度,仍有保護語言的需要。

3.11 八周年:「年青人」與「外來者」的災後復興

8 年前的今日,一場強烈地震引發海嘯,在岩手縣宮古市造成 569 人死亡及失蹤。很多倖存者因核事故一去不返,令這個城市頓時失去近 6,000 人。偏偏在去年 8 月,兩名青年選擇回鄉,搭上兩名他縣出身的外人,在 JR 宮古站附近開設民宿。但他們在創業之外,更想為自己、災民甚至其他年青人,創造另一個「故鄉」。

要領袖「千秋萬代」,靠俄國科技

美朝第二次峰會無協議告終,金正恩隨後留越南繼續訪問,並到訪越南國父胡志明陵墓。即使金正恩出國外訪經驗甚少,向一具經防腐處理的共產領袖遺體致意卻絕不陌生。因為其父親金正日、祖父金日成「永垂不朽」的遺體,亦安放於錦繡山太陽宮。無獨有偶,兩國三名領導人的屍體防腐工作,最初均由為保存列寧屍體而成立的莫斯科「列寧實驗室」專家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