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

|共106篇|

【虛擬建國】愛沙尼亞因何令加泰效法?

愛沙尼亞在國際舞台上名不經傳,但在西班牙加泰羅尼亞自治區的獨立運動中,這個波羅的海國家原來早已參了一腳。西班牙「國家報」日前披露,加泰自治區自兩年前起,定期派員到訪愛沙尼亞,學習架構數碼政府的技術,以便日後若遭中央政府阻撓,流亡政府仍能在網絡世界運作。愛沙尼亞作為取經對象,在電子行政方面到底領先多少?其他有意獨立的地區,又能否參考借鏡?

暫緩獨立步伐:加泰打的是甚麼算盤?

加泰隆尼亞的獨立之路再現波瀾,自治政府主席 Carles Puigdemont 周三公佈,暫緩單方面宣佈獨立,尋求與中央政府談判的可能。此話一出,隨即引起各種揣測,到底這是故作扭擰,抑或準備縮沙放棄?美國 CNBC 及英國「金融時報」訪問多名政客、學者及獨統兩派人士,探討加泰下一步會如何走,與西班牙的對立局面,又該如何收場。

雨傘:從貴族和黐線佬開始普及

談起傘,一般人或會想起外貌像手杖的那一種,傘頂有關節可張可合。另一種則為「縮骨遮」。歷史學者研究傘從何而來時,發覺在各地文明古國都有傘,但通常用來遮太陽。不過,開傘以遮太陽,在英國曾經是難得一見的奇事。1750 年,英國旅行家及慈善家 Jonas Hanway 於法國買了把大傘作手信,回到倫敦後在街上打開使用,雨中閒逛,途人對 Hanway 之舉非常訝異,傳聞還有司機特意他面前停車,罵 Hanway「黐線佬」,算是此等「黐線佬」的先驅者了。

如果加泰成功獨立,下一個到誰?

臨近雙十節,台獨議題又再吵熱,明明台灣已有完整主權,可是仍為是不是「中國」,還是「台灣」爭論不休。另一邊廂,西班牙加泰隆尼亞自治政府明目張膽提倡獨立,不惜違憲舉行公投,無論最終能否獨立,結果除了關係到加泰人與西班牙人的福祉,對於歐洲的分離主義運動亦有影響。歐洲分離主義運動小至城鎮,大至整個地區,尋求獨立的動機同樣多樣,包括語言與文化差異,以及經濟和歷史緣由。雖然有些分離主義運動的目標其實只為擴大自主權,但亦有像加泰隆尼亞般的地方,寄望能夠完全獨立成國。如果加泰成功獨立,下一個又可能到誰?

【沒外語方言之別】宛如兄弟的北歐語

香港大約有 7 成人能使用普通話,就算不能說,一般也能基本理解普通話口語。這與香港在主權移交後的「兩文三語」政策,以及香港受中國影響愈來愈大有關。廣東話在中國屬於方言。沒有廣東話聽說經驗的中國北方人,大多聽不懂廣東話。一國之間兩地語言不甚相通,在世界另一端,北歐核心三國語言:丹麥語、瑞典語和挪威語,同屬北歐日耳曼語,三者宛如兄弟般親近。

另類選擇黨躋身議會,能為德國和歐洲吹起甚麼風?

德國大選結果出爐,觀眾最關心的不是誰人能黨選總理,而是極右政黨「另類選擇黨」(AfD)以 12.6% 得票率躋身國會,為戰後首個能進入國會的極右政黨。許多觀察者因此憂心忡忡,尤其是當 AfD 掌握了聯邦議會的資源和影響力,極端民粹會否因此抬頭。到底 AfD 在今次選舉的成果,對德國和歐洲有何啟示?於民粹主義研究極具分量,美國佐治亞大學政治學的副教授 Cas Mudde 日前在衛報的分析,值得參詳。

歐洲建築師在中國的淘金夢

中國房地產過熱不是新鮮事,政府愈調控,市場愈興奮。除了四平八穩建住宅,中國還是建築意念前衛程度數一數二的國家 —— 即使「前衛」搞不好就成為「奇怪」,奇怪到甚至讓中國國務院頒布指示,要求防止修建「貪大、媚洋、求怪,特色缺失和文化傳承堪憂」的建築物,並要遵循「適用、經濟、綠色、美觀」的方針。中國樂此不疲地興建前衛建築,歐洲建築師也積極參上一腳。

冰島:33 萬人口如何應付 220 萬旅客

死寂的火山,荒涼的冰川,壯麗的極光 —— 自然環境的冷酷異美令數之不盡的旅客近年紛紛慕名到訪冰島。然而,一如香港和其他旅遊熱點,旅客之於冰島也是一把雙刃劍,一邊刺激了本地經濟,另一邊卻損害了生活環境,「華爾街日報」報道更形容,冰島是其「自身成功的受害者」。

恐襲背後:加泰隆尼亞的獨立攻防戰

加泰隆尼亞自治區將於 10 月公投,決定是否獨立於西班牙。選前不足兩個月,首府巴塞隆拿卻受到恐襲,造成數十死傷。在 3 天哀悼期內,統獨雙方暫時鳴金收兵,停止拉票活動,兩派政要更齊聚巴塞悼念。表面看來,恐襲成為團結一致的契機,然而實際上,彼此都拿恐襲「借題發揮」,踩底對方抬高自己,乘這人心脆弱之時,將遊離的選民搶過來。

由偏鋒到主流:「行為藝術」百年簡史

今年初,主張「行為即藝術」的中國藝術家艾未未重訪希臘,模仿「海灘男孩」,俯卧岸邊假裝死去,藉此呼籲公眾關注難民危機。雖然他出發點是正面,但其行為卻惹來批評,人們指他惺惺作態、逾越倫理——而這正是討論「行為藝術」(performance art)時的常見情況:喜歡就視為藝術,討厭的則是故弄玄虛,意見兩極。其實「行為藝術」至今已有百年發展史,並正從偏鋒走向主流。

零陵香豆:冒死一嚐的禁忌滋味

南美洲的神秘魅力,在於其原始野性,和那伴隨的致命危險。來自亞馬遜森林的零陵香豆(Tonka bean),正是這樣的魔性美食。它的濃郁香味,叫人一聞難忘。即使豆內含有化學物質,若是食用過量,或會毒發身亡,食家還是趨之若鶩。一些大廚更不惜以身試法,將其走私到美國境內,也要讓人品嚐這種禁忌滋味。

站在反恐最前線的 Google

上年 6 月,有巴黎恐襲死難者家屬對 Google 提告,指控 Google 違反「反恐法」,容讓恐怖組織伊斯蘭國(IS)使用其影片平台 Youtube 宣揚極端思想,令 IS 得以發動恐襲。當時, Google 只重申有明確規定限制內容發佈,亦一直有刪除恐怖組織的帳戶。一年後今日,Google 高級副總裁 Kent Walker 表示 Google 將進一步打擊恐襲,並從人工智能、人手、資訊審查手段與內容四方面對付極端思想傳播。

古中國落後歐洲列強幾多年?

1839 年,對許多中國人而言,是中國「喪權辱國」繼而落後於歐洲的開端。那一年,鴉片戰爭爆發,「船堅炮利」的英國以無人能阻之勢節節擊敗清軍,並於 1842 年逼使清朝簽訂「南京條約」,割地賠償,自此,中國走向衰落——依此理解,1839 年是歷史分水嶺,在這之前的中國應是富甲天下的「天朝大國」。然而,據歷史學家的研究,中國落後於歐洲的時間不只 175 年,更長達 600 多年。

哪裡的兒童擁有快樂童年?

童年應當快樂,但童年能否快樂取決於諸多因素,其中最重要的,除了家庭環境,就是生活的地區。救助兒童會(Save the Children)近日發表報告,列出全球童年最受威脅及最不受威脅的地區排名,其意旨為:比起生於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兒童,生於歐洲的兒童更幸福。各地兒童遭遇懸殊的情況已持續甚久,我們必須繼續關注,正視問題。

左踩倫敦右踢都柏林,里斯本成科技金融新創重鎮

說到「歐洲最型的城市」,你腦海會浮現甚麼名字?文藝浪漫發源地巴黎、金融中心倫敦、設計之都米蘭,還是工業製造大城法蘭克福?Bloomberg 與 CNN 給出的答案可能出乎你意料:葡萄牙首都里斯本。理由是,這裡不僅有悠久的歷史、美味佳餚和豪華酒店,近年來還成為科技與金融新創重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