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

|共57篇|

歐洲免費大學教育有多好?

紐約州州長 Andrew Cuomo 於 1 月初宣布,從 2017 新學年起,州內的高等教育學府將實行免費教育。入讀州立或市立大學的本科生,凡是家庭全年收入不到 10 萬美元,學費都獲得豁免。屆時約有數以十萬計學生受惠。計劃促使紐約州成為美國首個提供免費高等教育的州份。反觀追求福利和平等社會理想的歐洲諸國,卻早已實行免費高等教育多年。

法國第五共和應該終結?

法國大選在即,政局洗牌之下,是屆變成局外人的主場,非主流政見亦因而大量浮面。例如極左派梅朗雄(Jean-Luc Mélenchon)提出修憲創建第六共和,左翼社會黨的哈蒙(Benoît Hamon)亦提議召開相關討論會。改元更張當然是大事,要理解修憲主張,須先清楚法國共和政體的歷史及理念。

印象英倫:倫敦文學情感地圖

維多利亞時期的倫敦曾是英國文學重鎮,從偵探推理如「福爾摩斯」,以及流竄的外國革命者如「雙城記」,任何文學題材皆有。史丹福大學的文學實驗室利用大數據梳理 18 至 19 世紀的倫敦文學作品對市內各地的情感印象,整合出一本名為「情感倫敦」的地圖小冊子,回顧當年文學世界中倫敦眾多城區的幸與不幸。

【法國大選】100% 入息稅:梅朗雄是誰?

法國大選第一輪投票在即,日前 11 名候選人同台辯論之後,民調顯示極左派梅朗雄(Jean-Luc Mélenchon)表現最佳(25%滿意度),「最具說服力」,對比極右派馬琳勒龐(Marine Le Pen)的表現滿意度只有 11%。法國大選由各初選以來一直是局外人之爭,在首輪選舉前夕趨勢依然持續,梅朗雄近日民意支持度急升,甚至超越執政黨的哈蒙(Benoît Hamon),人氣高漲背後,難道是源於 100% 入息稅的倡議?

【法國大選】一幅圖看政治傾向

日前法國總統選戰辯論,史無前例聚集 11 名候選人之多。第一輪投票將於 4 月 23 日舉行,距今不到兩星期,但據民調所示,將近四成選民尚未確定投票意向,世界報(Le Monde)特此整理各候選人政綱的政治取向以供選民參考,以下僅撮要 5 位民意較高者:

陶傑:為常識和公義而戰

法國當代最負盛名的小說家桑賽爾(Boualem Sansal)(右二)應法國領事館和法國文化協會邀請訪問遠東。他的成名作小說「德國村莊」(Le Village d’Allemand)講阿爾及利亞的兩兄弟,發現他們的父親曾經為納粹德國工作。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德國納粹攻佔法國,法國成立貝當傀儡政權。被法國統治的北非殖民地,痛恨法國殖民統治,卻有不少人寧願與納粹德國合作,認為是反法國殖民的愛國行為。

法國總統大選白熱化,全球經濟慎防「巴黎症候群」

作為世界夢幻都市之首,巴黎每年可以吸引到 8 千多萬個遊客前往觀光。但一位日籍精神科醫師太田博昭卻在臨床實驗中發現,每年有十幾名首次到巴黎的遊客,會出現類似於精神崩潰的症狀。原因是這些遊客到了當地才發現,真實的巴黎與他們夢想中的樣貌有著天壤之別。他將這種精神疾病命名為「巴黎症候群」。

【法國大選】非典型局外人之爭

法國大選選情近日劇變:左派初選由執政社會黨的異見分子哈蒙(Benoît Hamon)爆冷擊敗前總理瓦爾斯(Manuel Valls)勝出,而中間偏右的共和黨代表菲永(François Fillon)受利益輸送醜聞所累,民調支持度大跌,落後於獨立中間派的前經濟部長馬克宏(Emmanuel Macron)以及極右國民陣線的馬琳勒龐(Marine Le Pen)。短短一星期內,法國大選即演變為局外人之爭,為選情再添黑天鵝因素。

糞便的妙用與誤用

現代人對糞便往往缺乏耐性,排便之後即時沖廁,很少會像傳統德國人那樣「正視」排泄物,但原來歐洲曾經有一段「黃金時期」,糞便登上神枱,號稱用於治病、助燃、施肥、美容甚至解咒功效卓著,當時科學界乃至文學家雨果對糞便也盡表溢美之辭。這段「啡歷史」究竟是不是一場美麗--或醜陋--的誤會?

張鼎源:金,並非全部也是土豪金

農曆新年金紅相雜,喧聲震天,誓要將地球上所有的生靈也吵醒,才得安樂。你可以說這是憤世嫉俗,但機場總是擠滿上飛機到京都的人群,身體最誠實。如果硬要在香港,其實不一定硬食俗套,至少,在顏色上,不一定艷紅耀金,紅可有桃紅,金也有香檳金。自己新年自己過,當然你認為這種一連數天的假期非要經歷聲嘶力竭不可,則無話可說。

沈旭暉國際郵覽台:雞年特備——法國與高盧雄雞

儘管世界各地都熱衷在農曆雞年推出不同以雞為主題的郵票,但畢竟只是 12 年一次,一到明年就會換成下一個生肖,雞頓時被冷落。那麼,有哪個國家是對雞這一種動物「矢志不渝」呢?談起雞,很自然會令人想起法國。很多國家都有其象徵動物:美國是鷹、英國是獅、中國是龍,而法國則是雞。羅馬帝國時期,法國是帝國的其中一部分,當時羅馬將法國地區,連同意大利北部、荷蘭南部等地區一同稱為高盧(Gallia),當地人——高盧人就是「Gallus」。巧合地,在拉丁文之中,Gallus 的另一個意思就是雄雞。現代法國人自視為高盧人的繼承人,不過早期,高盧/法國和雄雞並未有直接連繫在一起,要到約 14 世紀左右,法國人才開始以雄雞為法國象徵。

這份百年週報不賣廣告 仍賺千萬

香港潮流雜誌「東 Touch」在 2016 年最後一星期停刊,可見紙媒似乎正走向絕路。與此同時,法國一份週報正步入它的第 101 週年,而且在法國傳媒中依舊保持著屹立不倒的地位。它以幽默諷刺時弊著稱,政商界調查報道為賣點。若有一天法國爆發醜聞,那天多半是星期三,即「鴨鳴報」(Le Canard enchaîné)上架的日子。1 份 1 歐元,沒有相片,沒有廣告,網站版寒酸如小學生作品而且只刊每期頭版,但據講每星期讀「鴨鳴報」是平常法國家庭的家傳習慣。

彬彬有禮救國有道

「大革命之前,法國貴族是社會禮儀的標準,但這一切隨著革命而隨風飄逝,禮儀變得愈來愈隨便,甚至十分僵化,客套敷衍。」從 1830 年開始,法國人一度開始向英國人學習,維多利亞時代含蓄低調的禁慾風格大受歡迎,當時法國人用餐時甚至不說 Bon appétit,也不聞紅酒,因為這樣做是在表現身體慾望。今天法國的一些禮儀譬如吻手禮,其實是由俄羅斯和東歐引入。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彬彬有禮被視為過時、小資階級,源頭正是1968年的五月風暴。

名牌「體貼式」監控營銷

有無試過,上網不慎按了一次廣告,從此該品牌就恆常出現在 facebook 和 instagram?這是因為社交媒體從 Cookie 收集你的個人瀏覽紀錄,並據此制訂營銷策略。現在,有新創公司將數據收集技術應用到實體店,記錄每位來客的瀏覽時間、消費喜好等資訊,務求提供更「體貼」的服務,名牌大國法蘭西已有品牌採用技術,全面普及看來只是時間問題。

【圖輯】戰時宣傳地圖

地圖絕不客觀,但失真不一定出於比例不當,也可能是動機不純。倫敦 Map House 近月一場展覽就展出了以戰爭為主題的一系列卡通地圖,示範政治宣傳如何凌駕地理知識。但從失真地圖之中,或者亦能體察到時人的觀點觸角,未嘗不是一種歷史事實。

法國戴卓爾的挑戰

來年法國總統大選由右派初選揭開序幕,前總理菲永(François Fillon)大敗另一前總理朱佩(Alain Juppé)及前總統薩爾科齊(Nicolas Sarkozy),代表共和黨明年對陣左派的社會黨及極右勢力國民陣線(Front National)。菲永立場保守右傾,曾公開讚揚戴卓爾,其施政方針亦如出一轍,包括大市場小政府、重商主義及愛國民族主義,然而不少政綱甚難實踐,而且面對左派與極右夾擊,保守右翼能夠突圍而出嗎?

新民族主義 將全面進場

民族主義是把雙刃劍,對民族而言,可以有益,又可有害,視乎其發展傾向。如果是較為溫和、前瞻,擁抱自由平等價值的「公民民族主義」,有助國家團結,形塑向心力,加拿大及今日的德國就是例子。然而,若國家發展出狹隘偏激的「種族民族主義」,以種族血緣劃分敵我,那只會引領世界走向混亂鬥爭,如同 20 世紀的兩場大戰一樣。近日杜林普當選美國總統,不只是國內的平民革命,更是全球「新民族主義」(New Nationalism)興起,打擊「公民民族主義」的實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