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

|共82篇|

納粹幫兇還是間諜?為納粹研發核武的諾貝爾獎得主

海森堡頭頂量子力學始創人、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等光環,然而對後世而言,更引人入勝的也許是他在納粹時代領頭為希特拉研發核武的一段黑歷史。儘管他自辯假意配合實際旨在拖延納粹研究,但千夫所指中各執一詞,遺下的只是一場羅生門。

希特拉下落之謎:納粹與南美的千絲萬縷

雖然公認的歷史說法是希特拉於 1945 年 4 月 30 日自殺,但是有關他逃走的傳聞一直甚囂塵上。而美國中情局(CIA)最近解密的檔案之中,就有一份報告稱希特拉 1950 年代身在哥倫比亞。這份報告由中情局設於委內瑞拉卡拉卡斯的情報站呈遞,報告聲稱,一個名叫 Phillip Citroen 的人曾於 1954 年接近美國情報人員,聲稱自己遇見有人自稱是希特拉,住在波哥大以北的小鎮 Tunja,化名 Adolf Schuttlemayer。

希特拉推薦你飲甚麼咖啡?

日本人為方便省時而發明了罐裝咖啡,至於德國的代表作,則離不開政治色彩濃厚的另一大發明 Decaf(脫咖啡因咖啡)。
德國與 Decaf 關係密切,並不僅僅在於它是由德國商人 Ludwig Roselius 發明。無獨有偶地,納粹相當欣賞 Decaf 這項發明,並提倡國民應該轉喝這種咖啡因含量較低的咖啡。因為高層傾向認為咖啡因對人體有害,尤其影響眼睛。除了個人健康因素,這跟納粹的種族主義亦有關連,作為優秀強大的民族,他們深信不應借助咖啡提神,更不能倚賴咖啡這種會上癮的習慣。不過,極其諷刺的是,納綷以個人健康和種族健康為由推行 Decaf 風潮,卻正好暴露了愚昧和科學知識匱乏的一面。看起來會令人更加健康的產品,其實含有可能致癌的有毒物質。

德國經濟學家:8 小時工作制太落後

當兩岸三地還將拚搏掛在口邊,日本甚至不時傳出過勞死新聞,西方社會已著手顛覆傳統工作模式,讓人為生活而工作,而非為工作而生活。早前先有瑞典實驗縮短工時,現時再有歐洲國家高呼推翻 8 小時工作制。只是沒想到,這個想要鬆縛工時概念的國家,竟是以做事死板而「聞名」的德國。

Gloria Chung:因牛油而生的洗衣機

19 世紀,人們都在家中製造牛油,將牛奶放入利用分離器,透過劇烈搖動便能使乳脂從牛奶中取出,這原理竟然是洗衣機的前生。Miele 於 1899 年成立時,當時洗衣服需要用煮熱水消毒,並不停的攪拌以及搓揉,不但費力費時,而且有燙傷清洗者的風險。創辦人之一——Carl Miele 的工廠,原本是製造牛油分離器的,他及後靈機一觸,將相同運作原理應用於洗衣機上,並於 1901 年研發出第一款洗衣機,避免了因傳統洗滌方式而灼傷的危險,更大大省卻勞動力,連小孩也可以協助父母洗衫,是工業化生活的一大進步。

陶傑:動盪的勞資未來

最低工資會逐步調高,21 世紀,馬克思預言的資本家和勞工階級的衝突,不會減少,反而因為人權、AI 和工會勢力的增長而激化。德國人要求 28 小時每周工時,就像德國帶頭推廣電動汽車、淘汰燃油汽車一樣,預示了 21 世紀的產業和資本結構重整的新面貌和大方向。

新柏林人:他們心中尚未倒下的圍牆

「話說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近日的歐洲社會,正好體現這句「三國演義」名言。這邊廂,加泰隆尼亞進行獨立公投,遭西班牙警方暴力鎮壓,加泰人誓言爭取到底。那邊廂,德國慶祝該國的統一日,亦即是 1990 年東西德統一後的國慶。但「德國之聲」的報道發現,對統一前後出生的柏林青年而言,過去的分裂和阻隔,至今仍在他們心中。

阿嬋:德國 70 年代 Cult 味兒童節目

最近一個當幼稚園老師的德國朋友,介紹我看一套伴他成長的 70 年代兒童節目 Die seltsamen Abenteuer des Herman van Veen。故事主角,荷蘭著名音樂家兼表演家 Herman van Veen 樂器不離手,喜歡整蠱人,他跟另外 8 位樂手以及其長得有點像鄭裕玲的妻子一起住在一座神奇風車屋,屋內掛滿畫作,Herman 可以像隨意門一樣「穿越」到畫作內的世界。節目每一集就以不同的畫作,作為每個奇幻故事的起點。

另類選擇黨躋身議會,能為德國和歐洲吹起甚麼風?

德國大選結果出爐,觀眾最關心的不是誰人能黨選總理,而是極右政黨「另類選擇黨」(AfD)以 12.6% 得票率躋身國會,為戰後首個能進入國會的極右政黨。許多觀察者因此憂心忡忡,尤其是當 AfD 掌握了聯邦議會的資源和影響力,極端民粹會否因此抬頭。到底 AfD 在今次選舉的成果,對德國和歐洲有何啟示?於民粹主義研究極具分量,美國佐治亞大學政治學的副教授 Cas Mudde 日前在衛報的分析,值得參詳。

Gloria Chung:德國香腸的困境(下)

「別忘記我們的歷史,東西德統一不過 27 年。」柏林一星米芝蓮餐廳 Nobelhart & Schmutzig(N&S)的店主兼侍酒師 Billy Wagner 解䆁,「說實在,柏林在美食上仍然有很大的進步空間,我們還未建立到自己的聲音。」兩年前,德國政府趁柏林圍牆倒下 25 周年,進行現況調查,結果發現東西德的經濟條件仍有差異,而最重要是「人們腦中的牆」還沒有倒下,雙方對大家仍然有刻板的印象。不過近兩年,情況開始有所改變,主要是生活較富裕和社會更趨國際化,而德國的廚師在國際的 Haute cuisine 餐廳工作過後,將新銳的角度帶回德國, N&S 是其中一員。

德國人哪來的效率?

說起德國人,似乎都是高效率的佼佼者,實質卻不一定經得起深究:說他們勤勞,他們的低工時冠絕全球;說他們有效率,端看柏林勃蘭登堡機場,2006 年動工時預計 2010 年開張,至今卻連竣工日都遙遙無期;德國鐵路誤點嚴重更是遠近馳名為人詬病已久。那麼德國的效率神話又緣何而來?

Gloria Chung:德國香腸的困境(上)

德國啤酒節又來了,身穿巴伐利亞低胸宮廷裝的美女送上一份份豬手、香腸、酸菜和啤酒,一年一次吃德國菜,之後,你還會想吃嗎?到底是我的亞洲胃太強,還是德國菜太悶呢?法國和意大利菜有傳統的文化優勢,德國呢?新派的德國菜又如何?西班牙有 elBulli,北歐有 Noma,德國菜在當代國際餐飲的舞台上又扮演着甚麼角色呢?我嘗試在柏林尋找答案。

默克爾值得勝出選舉,但可以做得更好?

默克爾因 2015 年接收大量難民的政策,有些人標籤她為「左膠」,殊不知默克爾所代表的基民盟屬中間偏右政黨。道聽途說者,還以為默克爾在難民政策進退失據,勢必大失民心。臨近選舉日,民調顯示基民盟支持度仍領先對手社民黨近 15%,連同電視辯論的表現,默克爾帶領基民盟再度勝出大選近乎毋庸置疑。最新一期「經濟學人」以「為何默克爾值得贏得德國選舉」為題,闡述一項項默克爾領導德國創下的驕人政績,如何成為默克爾的連任資本,同時痛陳其不足之處,寄望她能領導德國更上一層樓。

德國科研成就,默克爾之功?

德國於 9 月 24 日即將舉行大選,由現總理基民盟的默克爾,對決曾任歐盟議會會長的社民黨舒爾茨,民調顯示默克爾穩操勝券。默克爾成功俘虜的,還有德國科學家 ——「自然」期刊日前刊登社論稱許默克爾「值得連任德國總理」,基於她任內讓德國科研穩定進步。歐洲科學政策記者 Alison Abbott 就於刊內社評,闡述當代德國的政策,如何把德國聞名天下的科研傳統,發揚光大。

阿嬋:到明斯特除了看雕塑 還有這些精彩建築

托十年一遇的明斯特雕塑展的鴻福,近幾個月,大批遊客從世界各地千里迢迢來到這隔涉的德國小城市,為小城市增添人氣。各大師的作品已被許多媒體介紹過,在此不贅,難得來到,除了欣賞雕塑作品之外,市內也有不少出色的當代建築,「跑景點」期間路過不妨望多兩眼。

陶傑:詮釋資訊的力量

德國網購公司奧圖收集了 30 億個網購和信用咭的買賣紀錄,再研究這 30 億宗生意交易時的天氣和交通條件,用電腦更精確計算手機時代人類的消費行為。奧圖發現:即使網購,只要消費者等待時間超過兩天,就可能失去耐性,從而出現所謂的「購物悔意」(Buyer’s Regret)。奧圖的 AI 系統,在一堆錯綜複雜的數據中精密計算,其中 9 成準確,能預測哪一些貨物在入貨之後可以在 30 日內售出。

納粹宣傳片應在德國解禁嗎?

納粹德國當年能煽動人心,那些宣傳片可謂「功不可沒」。二戰結束至今,仍有 44 套納粹宣傳片被禁止公開放映,惟在演講及討論時才獲准播放。不少人質疑,在這網絡時代,當媒體消費已經徹底改變,相關禁令是否已經過時。電影專家 Anne Siegmayer 近日接受「德國之聲」訪問,解釋為何禁令仍是合適和必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