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

|共91篇|

從挖地道開始的「推牆」抗爭

柏林圍牆豎立超過 28 年,如今距離圍牆倒塌的那天,也過了整整 28 年。在德國還被一分為二時,部分東德人民獲西柏林人協助,試圖經地下越界西逃,估計挖在牆下的地道多達 75 條。近日一名考古學家就在圍牆公園附近,發現其中一條的出入口,這地道亦正是 Carl-Wolfgang Holzapfel 將近 30 年爭取推翻圍牆的開端。

德國脫膠從超市開始

日常生活中為了保持食物乾淨,或證明產品全新未被開封,產品多會添上了一層膠,雖說包膠是為乾淨,但實際上卻令人類的飲食更不乾淨,塑膠物料的製作及廢棄都跟水有關,不僅威脅自來水供應,更會透過魚和海鮮進入我們的食物鏈。為了減少塑膠廢棄物,德國先由超市貨品着手減少包裝,做法好像香港舊式糧油雜貨舖,顧客自己帶容器,買多少就盛多少回家,減省不必要包裝。

汽車廢氣測試:用猴子做實驗,比用活人更可惡?

德國大眾汽車被爆曾用猴子和活人進行實驗,以證柴油車廢氣對人體無害。總理默克爾發言人 Steffen Seibert 直斥:「這些在猴子甚至人類身上進行的測試,完全無法在道德上站得住腳。」環境部長 Barbara Hendricks 及反對派政客 Stephan Weil 亦分別形容,涉事實驗「可恨」甚至「荒謬和可惡」。但今時今日,動物實驗以及受薪臨床試驗仍司空見慣,何以大眾的廢氣測試就令人神共憤?原因可能在於猴子身上。

希特拉要上位 自創德國救星人格

1923 年夏天,縱使當時德國的政治經濟亂局及國內情緒,有助時為納粹黨黨魁的希特拉實踐野心,國內並沒有人認為他是德國應許的政治領袖,甚至對希特拉此號日後驚天動地的人物毫無認識。這是希特拉自己的錯,在 1923 年前,他十分抗拒宣傳照片拍攝、少讓外界了解他的過去生活,所以無論他演說有多動聽煽情,他的人氣還是限於瓶頸 —— 為了突破此困局,希特拉決定自創另一「人格」,重塑公眾形象,說服人民他是國家民族救星。

基因編輯能解救糧食危機?

最新研究指出,假如全球溫度上升多攝氏 2 度,世上超過 4 分之 1 的土地將會面臨永久乾旱。此外,全球暖化亦加快了植物疾病和感染的擴散速度。而據德國波恩大學發展研究中心的預算,到了 2050 年,全球糧食產量或會減少超過 20%,但與此同時,全球人口將在同年增至 98 億。為迴避氣候引致的糧食危機,現時生產和分配糧食的方式,需要適應環境的轉變。而對農作物進行基因編輯,加強彈性之餘,還能提高產量。這項嶄新技術是否能為人類未來帶來希望?

德國推「出租男老師」,全因生活中缺乏男性?

男老師是德國小學中的「稀有動物」,對當地的孩子來說,小學生活首 4 年能見到一位男老師是不得了的經歷。為了改變這種扭曲的情況,不來梅大學教授 Christoph Fantini 在 5 年前在當地發起了「租借男老師計劃(Rent a Teacherman)」,學校可以聘請正在修讀教育課程的男學生到校,這樣對教學雙方均有好處:仍在學的男老師也可以獲得寶貴經驗及賺一點薪水,而孩子們看到男性也可以當小學教師,明白職業沒有性別的規限。

Heinrich Böll:對抗時代的諾貝爾文學獎作家

「我想為被殺的人唱一首歌。」一語道盡 Heinrich Böll 這個被譽為「國家良心」(Gewissen der Nation)的德國諾貝爾獎文學獎得主的寫作初衷。經歷一戰與二戰,見證國家從戰敗到乘納粹崛起而復興,以至再次戰敗瓦礫滿城。他的作品充滿對戰禍的反思和反抗國家組織的叛逆思想,成為德國廢墟文學代表作家。

納粹幫兇還是間諜?為納粹研發核武的諾貝爾獎得主

海森堡頭頂量子力學始創人、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等光環,然而對後世而言,更引人入勝的也許是他在納粹時代領頭為希特拉研發核武的一段黑歷史。儘管他自辯假意配合實際旨在拖延納粹研究,但千夫所指中各執一詞,遺下的只是一場羅生門。

希特拉下落之謎:納粹與南美的千絲萬縷

雖然公認的歷史說法是希特拉於 1945 年 4 月 30 日自殺,但是有關他逃走的傳聞一直甚囂塵上。而美國中情局(CIA)最近解密的檔案之中,就有一份報告稱希特拉 1950 年代身在哥倫比亞。這份報告由中情局設於委內瑞拉卡拉卡斯的情報站呈遞,報告聲稱,一個名叫 Phillip Citroen 的人曾於 1954 年接近美國情報人員,聲稱自己遇見有人自稱是希特拉,住在波哥大以北的小鎮 Tunja,化名 Adolf Schuttlemayer。

希特拉推薦你飲甚麼咖啡?

日本人為方便省時而發明了罐裝咖啡,至於德國的代表作,則離不開政治色彩濃厚的另一大發明 Decaf(脫咖啡因咖啡)。
德國與 Decaf 關係密切,並不僅僅在於它是由德國商人 Ludwig Roselius 發明。無獨有偶地,納粹相當欣賞 Decaf 這項發明,並提倡國民應該轉喝這種咖啡因含量較低的咖啡。因為高層傾向認為咖啡因對人體有害,尤其影響眼睛。除了個人健康因素,這跟納粹的種族主義亦有關連,作為優秀強大的民族,他們深信不應借助咖啡提神,更不能倚賴咖啡這種會上癮的習慣。不過,極其諷刺的是,納綷以個人健康和種族健康為由推行 Decaf 風潮,卻正好暴露了愚昧和科學知識匱乏的一面。看起來會令人更加健康的產品,其實含有可能致癌的有毒物質。

德國經濟學家:8 小時工作制太落後

當兩岸三地還將拚搏掛在口邊,日本甚至不時傳出過勞死新聞,西方社會已著手顛覆傳統工作模式,讓人為生活而工作,而非為工作而生活。早前先有瑞典實驗縮短工時,現時再有歐洲國家高呼推翻 8 小時工作制。只是沒想到,這個想要鬆縛工時概念的國家,竟是以做事死板而「聞名」的德國。

Gloria Chung:因牛油而生的洗衣機

19 世紀,人們都在家中製造牛油,將牛奶放入利用分離器,透過劇烈搖動便能使乳脂從牛奶中取出,這原理竟然是洗衣機的前生。Miele 於 1899 年成立時,當時洗衣服需要用煮熱水消毒,並不停的攪拌以及搓揉,不但費力費時,而且有燙傷清洗者的風險。創辦人之一——Carl Miele 的工廠,原本是製造牛油分離器的,他及後靈機一觸,將相同運作原理應用於洗衣機上,並於 1901 年研發出第一款洗衣機,避免了因傳統洗滌方式而灼傷的危險,更大大省卻勞動力,連小孩也可以協助父母洗衫,是工業化生活的一大進步。

陶傑:動盪的勞資未來

最低工資會逐步調高,21 世紀,馬克思預言的資本家和勞工階級的衝突,不會減少,反而因為人權、AI 和工會勢力的增長而激化。德國人要求 28 小時每周工時,就像德國帶頭推廣電動汽車、淘汰燃油汽車一樣,預示了 21 世紀的產業和資本結構重整的新面貌和大方向。

新柏林人:他們心中尚未倒下的圍牆

「話說天下大勢,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近日的歐洲社會,正好體現這句「三國演義」名言。這邊廂,加泰隆尼亞進行獨立公投,遭西班牙警方暴力鎮壓,加泰人誓言爭取到底。那邊廂,德國慶祝該國的統一日,亦即是 1990 年東西德統一後的國慶。但「德國之聲」的報道發現,對統一前後出生的柏林青年而言,過去的分裂和阻隔,至今仍在他們心中。

阿嬋:德國 70 年代 Cult 味兒童節目

最近一個當幼稚園老師的德國朋友,介紹我看一套伴他成長的 70 年代兒童節目 Die seltsamen Abenteuer des Herman van Veen。故事主角,荷蘭著名音樂家兼表演家 Herman van Veen 樂器不離手,喜歡整蠱人,他跟另外 8 位樂手以及其長得有點像鄭裕玲的妻子一起住在一座神奇風車屋,屋內掛滿畫作,Herman 可以像隨意門一樣「穿越」到畫作內的世界。節目每一集就以不同的畫作,作為每個奇幻故事的起點。

另類選擇黨躋身議會,能為德國和歐洲吹起甚麼風?

德國大選結果出爐,觀眾最關心的不是誰人能黨選總理,而是極右政黨「另類選擇黨」(AfD)以 12.6% 得票率躋身國會,為戰後首個能進入國會的極右政黨。許多觀察者因此憂心忡忡,尤其是當 AfD 掌握了聯邦議會的資源和影響力,極端民粹會否因此抬頭。到底 AfD 在今次選舉的成果,對德國和歐洲有何啟示?於民粹主義研究極具分量,美國佐治亞大學政治學的副教授 Cas Mudde 日前在衛報的分析,值得參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