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

|共59篇|

奈波爾:集爭議於一身的諾貝爾文學獎得主

曾獲諾貝爾文學獎的英國作家 V.S.奈波爾(Sir Vidiadhar Surajprasad Naipaul)剛在 8 月 11 日與世長辭,享年 85 歲。印度裔背景的奈波爾畢生著作甚豐,公認為英國文壇最卓越的移民作家,但外界對他的評價亦相當兩極 —— 既有人激賞他是後殖民文學旗手、關懷人類的苦難困阨,亦有人譴責他蔑視第三世界的種族主義者。究竟這位「我們時代其中一位最偉大作家」是何以毀譽參半?

中國稱「壩」:取代世銀,風險更高?

近至東南亞,遠至南美,亦可見中國的投資,但這些審批過程中,有否安全考慮則值得質疑。 哥倫比亞一座在 2010 年由中國資助興建的水壩。當年,該處已有潛在的山泥傾瀉警告,但項目仍獲得批准。上月,水壩所在的山波終於發生山泥傾瀉,需疏散 26,000 人。興建水壩雖能獲得能源,但付出的種種代價,亦需認真考慮。

死刑能阻嚇強姦事件發生?

印度的強姦新聞及個案屢見不鮮,據印度官方犯罪數字顯示,2012 年記錄在案的兒童強姦宗數為 8,541 宗,2016 年更增加至 19,765 宗。印度下議院在週一通過新法例,宣佈強姦 12 歲以下女童者,最低刑期為 20 年,最高可判處死刑。死刑能否減少犯罪,或許曾在不少國家決定死刑存廢時掀起爭議,若以印度的鄰國作例,則似乎不能支持這一論點。

坐牢、辦報、再坐牢:批評才是平常事的公報

日前,喀什米爾知名記者 Shujaat Bukhari 在其辦公室門外遭槍殺。他經營著 3 份日報,並為包括 BBC 在內不同的國際媒體撰文,可見在印度經營媒體的危險性。此事亦讓人想起從前印度報紙的起源:「孟加拉公報」從創辦到結束,都是與腐化權力的一場又一場交戰。美國研究員 Andrew Otis 最近出版著作,講述印度新聞自由的先導者 —— James Hicky 和「孟加拉公報(Hicky’s Bengal Gazette)」的故事。

【日式一帶一路】日本佈陣印度洋

當政府高官和主流傳媒齊齊吹捧中國的「一帶一路」計劃,另一邊廂,卻常忽略日本在交疊的印度洋沿海大舉投資基建,以「優質」和「自由開放」的品牌口號,試圖以另一套地區秩序抗衡。有國際關係學者認為,「一帶一路」計劃有違自由開放理念,而日本的方案正好為國際提供替代選擇。

印度個人財富增速,為何將是世界之冠?

長久以來,印度的富豪大都來自家世顯赫的企業家族,不過隨著年輕創業家崛起,印度的財富分配產生了巨大變化,愈來愈多白手興家的平民成為富裕階層。據 AfrAsia Bank 估計,未來十年,印度的個人財富增長速度將達到 200 %以上,超越中國成為全球第一。其調查報告指出,全球財富增長最強勁的 10 個亞洲城市之中,印度就佔了 6 席。

Chester Ho:印度,兵家必爭之地

過去 3 年,印度 GDP 均錄得 6% 以上的增長,目前是世界第三大石油輸入國,國際社會熱烈討論它是否會成為下一個中國。世界級企業當然不會放過擴充業務的機會,來自五湖四海的財閥一直覷覦印度這塊肥肉,卻礙於政策、文化等問題未能取得滿意的成績。就以網上零售為例,亞馬遜、沃爾瑪、阿里巴巴多年來各自以自己的方式進入印度市場。與歐美、北亞這些市場不同,印度有過半的人口居於鄉郊地區,缺乏網絡基建,而且零售商規模比較小,加上主要使用現金,網上零售業務並不蓬勃。面對如此惡劣的投資環境,外資依然願意充當開荒牛,當然是因為有利可圖。

賤民抗爭手段:轉信佛教

佛教雖然源於印度,但在印度早已經式微,不過近年卻出現一股復興之勢,幾乎每日都有數百名印度教徒集體皈依佛教,原因卻遠不是出於心靈需要,反而是出於一場曠日持久的政治及社會抗爭,而近年右翼印度教民族主義高漲,更成為這場抗爭運動的催化劑。

虛報素食人數,到底有何著數?

以往曾有「非正式」估算,聲稱超過 3 分之 1 的印度人都吃素。印度 3 個大型官方調查亦指,相信約有 23% 至 37% 的印度人是素食分子。但人類學家 Balmurli Natrajan 與經濟學家 Suraj Jacob 的最新研究直指,印度並非素食者為主的國家。他們表示,其實只有 20% 的印度人是素食者,但很多調查基於「文化及政治壓力」,誇大食素者的數目,而漏報吃肉 —— 尤其是牛肉 —— 的人數。

一個演員能否改變兩個國家?

印度著名演員兼製片人 Aamir Khan 的新作「神秘巨星(Secret Superstar)」,在中國僅上畫 2 日,就超越了在印度全國上映的總票房。宣揚個人自主意志是 Aamir Khan 過去多部電影作品中的明確主題,針對印度封建社會所強調的追夢、獨立以及為弱勢(女性)爭取權力,正好是中國觀眾對之受落的原因。在 2012 年,Aamir Khan 登上「時代雜誌」封面,當時的副標題是「一個演員能否改變一個國家?」在 2018 年,答案可能是兩個國家。

土地問題,先人要「上樓」了

人口爆炸土地不足,生人要有斗室安居尚且奢侈,逝者遺體更是無處安放。在據分析已超前中國成為第一人口大國的印度,礙於宗教規條所限不能火葬,墳場空間不足唯有層層疊式安葬先人,新人疊舊人,盡用有限墳地。除此以外,更有填場辦起垂直墳墓,只為壓縮墳墓佔地。

被中印衝突淹沒的城邦

年屆 60 的 Bimati Hajarika 居於印度東北部的阿薩姆邦,至今已因同一條河的氾濫遷居 5 次。「我過去所住的 4 條村落,都已被浸在這水裡。」這名數度讓她流離失所的「元凶」,正是亞洲最大河流之一的布拉馬普特拉河。英國廣播公司記者走訪當地,發現很多村民都有類似經歷。惟雪上加霜的是,自從中國與印度的邊境衝突升級,位處此河上游的中國便停止分享河道的數據。由於這些水流、分佈和水質的資料能用作評估水量,對下游國家發放水浸預報尤為重要。「想想我們不會再由中國接收到任何資訊,那會發生甚麼事?」村民 Sanjiv Doley 直言:「沒有一條村莊會是安全的。」

IT 的悲劇:搶你飯碗的,卻要向它求助

對印度的 IT 人而言,AI 既是競爭對手,卻也是心靈慰藉。隨著自動化技術普及,印度科技業界出現裁員潮,被炒的 IT 人失去收入甚至存在意義,但在這空虛頹喪之時,他們尋求輔導的對象,竟是搶其飯碗的 AI。當地利用 Chatbots 接受網上心理治療的科技界人士,現時數以千計。從敵人身上尋求安慰,聽來既荒謬又羞辱,但比起向真正的心理醫生求診,此舉不只方便及便宜,更重要是夠隱秘。

趕絕隨處便溺之法:當眾侮辱

人在印度,如廁亦是一大挑戰,不少人因為缺乏公廁,往往要露天處理「大小事」。為解決廁所不足問題,總理莫迪自上任後推動的「清潔印度(Clean India)」計劃,其中一環即為增建公廁,避免國民每日在戶外不斷「增廢」,造成嚴重衛生問題。莫迪上台至今,印度共增建約 5,200 萬所公廁。乍看數字,似乎頗為成功,然而印度人仍習慣露天排泄。面對國民難以改變的習慣,政府祭出頗具爭議的新策 —— 公開羞辱隨處便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