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

|共51篇|

印度個人財富增速,為何將是世界之冠?

長久以來,印度的富豪大都來自家世顯赫的企業家族,不過隨著年輕創業家崛起,印度的財富分配產生了巨大變化,愈來愈多白手興家的平民成為富裕階層。據 AfrAsia Bank 估計,未來十年,印度的個人財富增長速度將達到 200 %以上,超越中國成為全球第一。其調查報告指出,全球財富增長最強勁的 10 個亞洲城市之中,印度就佔了 6 席。

Chester Ho:印度,兵家必爭之地

過去 3 年,印度 GDP 均錄得 6% 以上的增長,目前是世界第三大石油輸入國,國際社會熱烈討論它是否會成為下一個中國。世界級企業當然不會放過擴充業務的機會,來自五湖四海的財閥一直覷覦印度這塊肥肉,卻礙於政策、文化等問題未能取得滿意的成績。就以網上零售為例,亞馬遜、沃爾瑪、阿里巴巴多年來各自以自己的方式進入印度市場。與歐美、北亞這些市場不同,印度有過半的人口居於鄉郊地區,缺乏網絡基建,而且零售商規模比較小,加上主要使用現金,網上零售業務並不蓬勃。面對如此惡劣的投資環境,外資依然願意充當開荒牛,當然是因為有利可圖。

賤民抗爭手段:轉信佛教

佛教雖然源於印度,但在印度早已經式微,不過近年卻出現一股復興之勢,幾乎每日都有數百名印度教徒集體皈依佛教,原因卻遠不是出於心靈需要,反而是出於一場曠日持久的政治及社會抗爭,而近年右翼印度教民族主義高漲,更成為這場抗爭運動的催化劑。

虛報素食人數,到底有何著數?

以往曾有「非正式」估算,聲稱超過 3 分之 1 的印度人都吃素。印度 3 個大型官方調查亦指,相信約有 23% 至 37% 的印度人是素食分子。但人類學家 Balmurli Natrajan 與經濟學家 Suraj Jacob 的最新研究直指,印度並非素食者為主的國家。他們表示,其實只有 20% 的印度人是素食者,但很多調查基於「文化及政治壓力」,誇大食素者的數目,而漏報吃肉 —— 尤其是牛肉 —— 的人數。

一個演員能否改變兩個國家?

印度著名演員兼製片人 Aamir Khan 的新作「神秘巨星(Secret Superstar)」,在中國僅上畫 2 日,就超越了在印度全國上映的總票房。宣揚個人自主意志是 Aamir Khan 過去多部電影作品中的明確主題,針對印度封建社會所強調的追夢、獨立以及為弱勢(女性)爭取權力,正好是中國觀眾對之受落的原因。在 2012 年,Aamir Khan 登上「時代雜誌」封面,當時的副標題是「一個演員能否改變一個國家?」在 2018 年,答案可能是兩個國家。

土地問題,先人要「上樓」了

人口爆炸土地不足,生人要有斗室安居尚且奢侈,逝者遺體更是無處安放。在據分析已超前中國成為第一人口大國的印度,礙於宗教規條所限不能火葬,墳場空間不足唯有層層疊式安葬先人,新人疊舊人,盡用有限墳地。除此以外,更有填場辦起垂直墳墓,只為壓縮墳墓佔地。

被中印衝突淹沒的城邦

年屆 60 的 Bimati Hajarika 居於印度東北部的阿薩姆邦,至今已因同一條河的氾濫遷居 5 次。「我過去所住的 4 條村落,都已被浸在這水裡。」這名數度讓她流離失所的「元凶」,正是亞洲最大河流之一的布拉馬普特拉河。英國廣播公司記者走訪當地,發現很多村民都有類似經歷。惟雪上加霜的是,自從中國與印度的邊境衝突升級,位處此河上游的中國便停止分享河道的數據。由於這些水流、分佈和水質的資料能用作評估水量,對下游國家發放水浸預報尤為重要。「想想我們不會再由中國接收到任何資訊,那會發生甚麼事?」村民 Sanjiv Doley 直言:「沒有一條村莊會是安全的。」

IT 的悲劇:搶你飯碗的,卻要向它求助

對印度的 IT 人而言,AI 既是競爭對手,卻也是心靈慰藉。隨著自動化技術普及,印度科技業界出現裁員潮,被炒的 IT 人失去收入甚至存在意義,但在這空虛頹喪之時,他們尋求輔導的對象,竟是搶其飯碗的 AI。當地利用 Chatbots 接受網上心理治療的科技界人士,現時數以千計。從敵人身上尋求安慰,聽來既荒謬又羞辱,但比起向真正的心理醫生求診,此舉不只方便及便宜,更重要是夠隱秘。

趕絕隨處便溺之法:當眾侮辱

人在印度,如廁亦是一大挑戰,不少人因為缺乏公廁,往往要露天處理「大小事」。為解決廁所不足問題,總理莫迪自上任後推動的「清潔印度(Clean India)」計劃,其中一環即為增建公廁,避免國民每日在戶外不斷「增廢」,造成嚴重衛生問題。莫迪上台至今,印度共增建約 5,200 萬所公廁。乍看數字,似乎頗為成功,然而印度人仍習慣露天排泄。面對國民難以改變的習慣,政府祭出頗具爭議的新策 —— 公開羞辱隨處便溺者。

【何謂尊重】印度國歌法的爭議

內地本月實施國歌法,有傳中央有意透過基本法附件,將此法引入本港實施。法例規定,不得在公眾場合侮辱國歌。但何謂「侮辱」?面無表情夾口型算嗎?走音掉拍唱錯詞又算嗎?光靠那數十秒鐘的「表現」,就能證實你是否愛國?這些疑問近月在印度社會亦引起爭議。去年印度最高法院裁定,全國戲院在每場放映前,必需播放國歌及映出國旗,期間所有觀眾必需站立以示尊重。執政黨喜見這「愛國」之舉,不少專家卻批評裁決乃司法越權及對言論自由的攻擊,更多印度人更疑問:愛國不愛國,真與站不站起來有關?

印度人也癡肥

過往印度給人發展中國家的印象 —— 人多、貧窮,隨之而來是三餐不繼,想當然很多人是瘦骨嶙峋。事實上,印度自 1980 年起,平均每年經濟增長有約 6% 之高。經濟發展,生活改善,尤其是在城市中富起來的一群。而現代社會的都市問題 —— 肥胖,也來了印度助興。

印度男女用餐有先後,竟致營養不良?

對大多數人來說,與家人共餐是平常不過的事。但在印度,部分傳統思想根深柢固的農村中,一家人不能齊整坐低食飯。因為在當地的傳統用膳次序下,男人先用膳,小孩再來,最後才是婦女。父權與兩性不平等的狀況明顯,但另有一個更實際的問題 ── 男人吃完飯後,剩下的食物往往不多,導致排在後面的婦女長期無法飽腹,普遍營養不良。

陶傑:愛國者的品格

「打死不離三父女」的印度式愛國主義宣傳並不討厭,因為即使在競技場上,其他的摔跤選手沒有被醜化,也沒有渲染仇恨,電影集中在兩個摔跤女兒的奮鬥,最終為國爭光,此一過程不須煽動家仇國恨,打倒任何強權。看「打死不離三父女」令人快樂而不是亢奮,令人欣喜而不是仇恨。愛國主義與個人奮鬥、親情和國家感情,巧妙地在交織在一起,而且以父女的感情為主,其他一切次要。

印巴分治 70 年:懸而未決的克什米爾問題

70 年前的 8 月 14 及 15 日,巴基斯坦與印度先後宣布獨立,告別英國殖民統治,從此自己當家作主。兩國既是毗連,亦曾同為英屬印度一分子,關係理應親如兄弟,但現實剛好相反。印巴分治後勢成水火,至今衝突不斷,逾半世紀的爭執焦點,都是圍繞克什米爾(Kashmir)的主權問題。

中國印度新仇舊恨:在不丹一觸即發?

中國印度兩國在西藏南部洞朗地區對峙廿日有多,互不退讓,爭持不下,隨著中印不斷增兵派援、局勢持續升溫,若雙方稍有不慎,擦槍走火,很有可能會自 1962 年中印邊界糾紛以來再度開戰。究竟為何中印會陷入如此僵局?哪邊較有道理?有報道評論指出,今日的中印之間硝煙味濃,是源於中國對不丹的無理據擴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