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國

|共46篇|

如何制止孤狼式恐襲?

近年歐美發生一連串「孤狼」(lone wolf)恐襲--不受組織指揮,自發施襲--人心惶惶之下,國土安全變成社會重大議題,催生正反回應,積極重塑政治光譜。孤狼未必有跡可尋,突然發難,固然不可能杜絕,但亦不表示政府對其無計可施。美國外交事務教授 Daniel Byman 分析孤狼今昔策略,並提出多項建議,從各方面打擊獨行恐怖分子。

為創作自由可以去到幾盡?

最近有一齣作品掀發巨大爭議,有說令人倒胃,惡劣之至,玩笑開得太殘忍;但也有人說,這讓人回味起 Monty Python 的時光,英國幽默的本色終於又回來了。有關作品是 BBC 製作的一條僅 2 分鐘的短片:「真正的 ISIS 師奶」(The Real Housewives of ISIS),諷刺那些投奔 ISIS 的英國女性,屬於 BBC 2 台的諷刺小品 Revolting 的系列之一。創作人 Jolyon Rubinstein 和 Heydon Prowse 聲言,他們的目標是諷刺當今社會的虛偽、腐朽、荒唐的一面,身為喜劇作家,挑釁是他們的天職。

土耳其與 ISIS 的恩怨轇轕

新年伊始,伊斯坦堡發生大型槍擊案,釀成過百人死傷,似乎預告 2017 年土耳其仍將動盪不安。去年土耳其恐襲不斷,有庫爾德民兵策動,亦有其他武裝組織發起,但除 11 月一宗汽車炸彈襲擊,伊斯蘭國(ISIS)罕有地承認責任,有分析指 ISIS 試圖引起土國不穩,同時極力避免與其全面衝突。土耳其與 ISIS 轇轕由來已久,有恩有怨;一個固然恐怖,另一個也不全然是反恐。

4 個問題了解敍利亞局勢

敍利亞戰爭 5 年以來,造成 45 萬人死亡,過百萬人受傷,敍國逾半人口--1,200 萬人--流離失所。近日政府軍重奪阿勒頗,戰況似乎進入白熱階段,但幾乎同一時間,激進武裝組織在另一戰場報捷,雙方互有消長,戰況仍未明朗。敍利亞如何走到今日的局面?難民何去何從?這個國家還有沒有未來?

陶傑:只能意會

莫禮(記者):政治敗壞,因為理念敗壞。歐洲的理念敗壞,因為言論自由敗壞了。
指的是歐洲的左翼「政治正確」橫行,伊斯蘭化擴大,非法移民大量犯境,無人敢挺身直言,因為恐懼被指為「種族主義」和「法西斯」。言論自由受威脅,政治就會失去理性平衡,一面倒之下,社會只有各走極端。

後 ISIS 之變:髮型、香煙、牛仔褲

伊拉克城鎮 al Fazliya 位於第二大城摩蘇爾(Mosul)北面 20 公里,距離最近的 ISIS 據點僅 5 公里。早前,在庫德族敢死隊增兵下,伊斯蘭國(ISIS) 才撤離 al Fazliya。「慶幸惡夢終於完結,過往幾日我們都在慶祝。」城民終於重獲過「正常生活」的自由。

連 ISIS 都不敢招惹的中東商業新星城市

杜拜、阿布扎比之外,哪裡是中東下一個新興的商業城市?答案可能會讓你嚇一跳:伊拉克北部的第三大城、距離 ISIS 大本營僅 70 公里的艾比爾(Erbil / Arbil)。這裡,是中東少數同時擁有石油、天然氣與水源的區域,資源豐沛。每到春夏交接之際,高山融雪順流而下,呈現乳白色澤,彷彿聖經上所說「流著奶與蜜之地」,整個伊拉克有三分之一的水源靠此地供給。

ISIS 如何遙距指示恐襲?

德國近期恐襲頻生,內政部長 Thomas de Maizière 談及搗破最近三宗恐襲計劃,表示個別兇手背後受到「遙距控制」。所謂遙控,即是 ISIS 一類恐怖組織毋須親自殺到,僅利用互聯網指示信徒發動襲擊,包括近日遊德港人火車遇襲事件,兇手都有與 ISIS 網上聯絡的紀錄。那麼 ISIS 是如何指示信徒犯案?

IS 的進化:高低科技防追蹤

美俄日前宣布就敘利亞停火方案達成協議,在消滅 ISIS 上或能取得進展。但近期歐洲接二連三發生恐襲,如在過去 20 個月,便已造成超過 200 人死亡,美國國防局官員就表示,近期的恐襲顯示 ISIS 運用了新式行動策略和科技,全球對 IS 的攻防戰仍勝負難分。

稱霸地上 敗走網上的美軍

在 7 月法國尼斯恐襲後,極端組織伊斯蘭國(ISIS)繼續肆無忌憚,在德國、敍利亞及伊拉克等地發動襲擊。雖然近日 ISIS 接連有領袖被殺,但這不代表和平指日可望。反之,在當前恐襲改為支持者自發(crowd-sourcing)的模式底下,亂事無日無終。為遏止恐怖主義在民間傳播,防患未然,反恐戰場逐漸轉移到網絡上,而在這戰場,「要槍有槍,要炮有炮」的美帝束手無策,現正尋找出路。

破壞文物要坐 30 年監

海牙國際刑事法庭指控一名伊斯蘭激進份子蓄意破壞中西非歷史古城廷巴克圖(Timbuktu)內的歷史建築,該位名為 Ahmad al-Faqi al-Mahdi 的被告承認控罪。案件成為在國際刑事法庭例以破壞文物罪名起訴並獲勝的首宗案例。弱弱一問,那些在歷史古蹟灑尿留糞,刻上以任何語言寫成的「到此一遊」的類人類,也會被檢椌嗎?

恐怖分子屍首如何處理?

回教恐怖分子死後,屍體處理十分尷尬,假如按其宗教儀式落葬(例如 2015 年加州槍擊案兇手),似乎正合宗教狂熱分子之意,或會鼓勵更多同類恐襲;若果隨便丟棄屍首,又有組織批評違反人權。各國如何處理恐怖分子的身後事?